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295 石人異動

來到蜀山仙島后石人居然顫動了一下,這讓蕭晨有些驚訝,一天連續兩次震動,這是極其少有的事件,或許島上多半有與石人相關的器物,這讓蕭晨非常期待。
  茫茫碧海浪濤洶涌,蕭晨與清清已經飛臨島上,仙氣氤氳,翠綠的神木異樹閃爍著點點綠光,仿佛綠翡翠雕琢而成的一般,流泉飛瀑附近長滿了奇花異草,花香與草香迎面撲來,沁人心脾。
  這的確是一座美麗的仙島,仙山一座座,云霧飄渺,且有霞光不時閃爍而出,上面一座座仙宮若隱若現,像是天宮遺落在世間。
  清清曾經深入過這里,上一次雖然斬獲很少,但是早已探明了路徑。
  “大叔小心,前面是一座五行陣,飛蛾誤入其中都要瞬間粉碎。”
  在一條碧玉帶般的的小河旁,五座涼亭非常勻稱的坐落在那里,其間是一片藥圃,靈氣繚繞,光華陣陣。在仙島的外圍就已經看到了靈粹的園圃,可以想象島上的天材地寶有多么的豐盛。
  雖然不是中心區域的藥圃,但是依然有絕品靈草,一株龍舌蘭靜靜在五行陣中央綻放出潔白如玉的細碎小花,清香陣陣,讓人聞出便通體舒泰,仿佛全身的汗毛孔都張了開來。
  “那可是一株極品仙草,乃是為五行陣提供靈氣才移栽過來的,事實上就是仙島中心也沒有多少株這樣的靈粹。上次若不是這里有人守護,我直接就采摘走了,呵呵,這次不會錯過了。”清清甜甜的笑著,一點也沒有將做賊的羞澀感。
  龍舌蘭翠綠的葉條如綠瑪瑙雕刻出來的一般,綠光流轉。蕭晨估量了一下,這株絕品仙草最起碼能夠神化他一個穴道,實屬極品。
  他從旁邊摘下一片草葉,向著藥圃間射去,“哧哧”破空之響立時傳來,五座涼亭竟然在片刻間射出數百道劍氣,剎那間將草葉絞了個粉碎,連灰燼都沒有殘留,可以想象五行陣的威力。
  “讓我來。”
  清清玉手輕揚,一朵潔白的蓮花在她指尖綻放而出,而后晶瑩的花瓣片片飛舞,分別射向五座涼亭。
  紛飛的蓮瓣像是有著一股特殊的魔力,在天空中灑落出點點清輝,一片柔和的光芒籠罩了五座涼亭,那是純粹的靈力波動。
  禁錮!
  清清輕松的鎮封了五行陣,封印了五行空間。而后輕盈的飛舞了過去,玉足在各種靈草上點過,像是踏破的仙子一般,長袖輕輕一揮,龍舌蘭破土而出,被取到手中。
  “嘻嘻,到手了,走。”
  兩人翩翩如仙,飛越過兩座云霧飄渺的山峰,終于進入了仙島內部,前方一座山谷流光旋繞,點點光輝從谷內蕩漾而出,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陣陣靈氣在波動。
  這里是蜀山仙島的一座重要藥谷,里面集中了這一兩年來他們自海外搜集到的各種天地靈粹,可以說是他們最大的一處藥草園。
  修真者除卻祭煉各種法寶外,煉藥也是他們的一絕,在藥鼎中煉制出的各種靈丹乃是提升他們修為的最主要助力之一,有時候甚至超過他們本身的修煉。
  因此,天地靈粹對修真者格外重要,是他們修為晉級的一大源動力。
  此刻的藥谷中非常安靜,但是蕭晨兩人潛入進來后卻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這里布置有極其可怕的陣法,稍有不慎就會引發仙陣攻擊。很顯然蜀山一脈非常看重藥草園,除卻布置有厲害的陣法外,在爭奪祖龍魂的非常時刻這里還留守有十名高手。
  “哇塞,那是……天神果,想不到在人間界看到了如此神物。”清清非常驚訝,道:“我從小到大也只吃了不足二十枚而已。”
  這讓蕭晨相當的無語,那是靈粹之王天神果啊,傳說乃是已逝天神靈氣所化成的奇樹結出的果實,每株一生也只結三枚果實而已,整片天地間的天神樹那是可以數的過來的。
  這是能夠與紫鉆陰木參果相提并論的東西。
  生長在極陰之地的紫鉆陰木,非十萬年以上者不可結果,強如魔教教祖蚩尤法力通天,為了還珂珂的人情尋遍陰間也不過得到十幾枚而已。
  天神果與紫鉆陰木參果同為靈粹之王,可以想象有多么的難求。而眼下的藥谷中竟然生有兩株天神樹,各掛有兩枚拳頭大小、成菱形的天神果,像是羊脂玉雕琢而出來的一般,光彩流轉,馨香陣陣,讓人為之迷醉。
  蜀山一脈能夠在海外尋到天神樹移栽至此,說明他們圖謀不小,準備長期駐守人間。
  兩人都非常的高興,這等靈粹難得一見,開始密謀怎樣采摘到手。
  最后,他們悄悄離開了這里,依仗蕭晨的八相極速將仙島中心區域的一座宮殿點燃,而后快速潛回了藥谷。
  “藏經閣起火了。”
  “快來人救火搶救典籍。”
  呼喊聲傳遍島嶼。
  此刻,島上已經沒有多少高手,全部去爭搶祖龍魂了,在沒有主事人的情況下立刻引發一陣騷亂。
  藥谷中的十人自然聽到了呼喊聲,也全都焦急起來,一位中年人點指谷中的手下,命令道:“你們幾個去藏經閣幫忙,你們幾個立即去丹殿看看,我懷疑有人想調虎離山,打丹殿的主意。”
  暗中,清清嘀咕道:“對哦,丹殿里的好東西最多,那是將天地靈粹煉化成丹藥的地方,我們真該先去那里。”
  蕭晨搖了搖頭道:“那里守護肯定更嚴密。現在這里還剩下一人了,但是我感覺這個人很強,很不好對付。”
  清清笑道:“他的實力和我差不多,不過我們不用與他拼命,我這里有個好東西可以制住他。”
  說到這里,她取出一個小巧玲瓏的水晶塔,不過不過拇指大小,光波陣陣,看起來極其精致,簡直就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清清嘀咕了一句咒語,而后祭出水晶塔,刷的一聲寶塔消失不見,而后突兀的出現在那名中年修真者頭頂上空,迅速放大罩落而下。
  “昊天塔……怎么可能?!”中年修真者臉色慘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雖然竭盡全力抗爭,但還是在剎那間就被寶塔收了進去。
  刷光芒一閃,水晶塔化成拇指大小,飛回了清清的手中。
  蕭晨大吃一驚,想不到水晶塔如此厲害,將一個強大的修真者瞬間鎮封了,不過怎么看都覺得水晶塔像是一件修真法寶。
  “嘻嘻,不用懷疑,這確實修真界的寶物,是一個怪伯伯送我的。”清清半開玩笑的道:“幾個月前在海上碰到一個奇怪的老伯,非要收我為徒,說什么我是天生的修真根骨,要將我培養成為有史以來的最強修真者。我想逃都逃不掉,最后他因為有事匆匆離去了,臨走前送了水晶塔給我。”
  “一個修真者想要收你為徒?”
  “是呀。不過那個老伯人似乎不壞,與后來見到的那些修真者大不相同。且他的修為高的離譜,我面對他猶如螞蟻仰望巨象一般。”
  “清清你現在達到何等境界了?”
  “唔,比大叔要強一些,不過大叔不要氣餒,你的潛力無限,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哦。”清清說的很含糊,岔開話題道:“我們趕緊去采摘天神果,機會稍縱即逝。”
  豈止是強一些,蕭晨聯想到當初在凈土養傷時清清的修為似乎很不穩定,很像涅槃境界那種修為忽高忽低的狀態。數年過去了,她既然敢走出凈土去闖練,說明境界已經穩固,如此推測的話……她多半已經進入長生境界了。
  強大的小丫頭!堪與蘭諾相比的千古人杰。很明顯小丫頭有一顆玲瓏心,不想蕭晨信心受到打擊,才將自己的境界說的很模糊。
  怪不得一名神秘而又強大的修真者初次見面就想收她為徒,揚言要將她培養成有史以來的最強修真者。這讓蕭晨頗有些感慨,不過并沒有受到絲毫打擊。
  兩人非常小心的步入藥草園中,盡管他們都精通一些陣法,但是進入其間后還是引發了仙陣的攻擊。
  非常可怕的禁陣!數千道劍氣橫掃天空,交織成一片毀滅性的密集劍網,以仗蕭晨的八相極速發揮到了極致,帶著清清一起逃出了那片天空,慢一步的話就被會被無盡劍芒掃中。
  那片空間簡直不可逾越,數千道劍氣每一道都足有水桶粗細,完全封鎖了那片天空,將藥谷與外界隔斷了。
  這讓兩人有些頭痛,好不容易支開了那些人,現在卻功虧一簣,實在有些不甘心。
  “再試試它的威力。”清清又一次祭出水晶塔,寶塔沖天而起,飛向仙陣中。
  毀滅性的仙陣再次發動,不光有數千道水桶粗細的劍芒,還有無盡的閃電劈舞而出,更有地獄冥火燃燒而起,極其恐怖的陣法,比之仙島外圍的五行陣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蒙蒙的混沌光芒自水晶塔發出,蕩漾出一圈圈光暈,橫掃而來的劍氣竟然全部被震碎,閃電被擊散,火焰也被湮滅。
  “想不到威力這樣大。”蕭晨頗為吃驚。
  清清控制水晶塔快速放大,瞬間遮攏了這片空間,它從天空罩落而下,將涌動而起的毀滅性劍芒、閃電、火焰全部吞沒并化解。
  兩人沒有耽擱,以水晶塔開道,快速沖進了藥谷中,目標直指天神樹。四枚乳白色的果實馨香陣陣,流轉著醉人的光芒,在青翠碧綠的天神樹上輕輕搖動著,分外的誘人。
  蕭晨與清清每人兩枚,快速將四枚天神果摘下,相傳為已逝天神靈氣凝聚而成,果然像是有生命一般,在他們的手中竟然流出點點生命光輝。
  兩人并沒有就此而收手,藥谷中霞光閃閃,還有很多其他靈粹,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如紫云瑤草、翡翠仙葩、九葉玉芝……看到這么多的天地靈粹,蕭晨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珂珂,如果小東西在這里一定會幸福的瞇縫起大眼睛,而后會來個大洗劫,甚至會央求蕭晨幫忙打包。
  為了逃避失去親人的悲戚與感傷,它獨自回到了龍島,像是在自我封閉一般。自從上次蕭晨在廬山劃開空間,看到珂珂孤單的在通天神木斷根上沖著遠方悲凄嗚咽后,那副畫面永遠的定格在了他的心間,讓他心中也很不好受,恨不得立刻將那可憐兮兮的小東西接到人間。
  現在,他瘋狂掃蕩藥谷,讓清清都看的都目瞪口呆,只有一個原因————他要幫小東西收集到足夠的靈粹。
  “大叔你不要太過分哦,要給主人留下一些。”
  絕對的“大豐收”!
  兩人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藥谷,臨去前清清祭出水晶塔,將里面那個陷入昏迷狀態的強者丟在了山谷中。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片刻間的事情,可以說兩人的行動非常干凈利落。蕭晨與清清并沒有急著離去,而是選擇在暗中觀探。藏經閣的火很快就被撲滅了,片刻后藥谷中傳來驚叫聲,那些返回的高手發現藥谷遭竊。
  很快,十幾名高手向著藥谷方向飛去。
  蕭晨與清清相互看了一眼,一致覺得應該去那最重要的丹殿看一看。
  他們飛快接近,但是又在瞬間遠退了,因為里面最起碼有近二十名強者,這乃是重地中的重地,比之藥谷更重要,且布有更加凌厲與可怕的仙陣。以仗蕭晨的八相極速足夠快,在丹殿中人稍有覺察時就已經遠遁不見了。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身體中傳來一陣輕顫,石人動了一下。
  刷蕭晨與清清停了下來,立身在仙島后山之上,這個時候他們都感覺到了一絲異常。
  “那是……”
  山頂上竟然有一道空間之門,里面光芒點點,也不知道通向何方。難道說這便是修真界與人間界連接的通道,修真者們是由此進入人間界的?
  但是,為何沒有人把手,任空間之門大開?似乎絲毫不在乎外人闖到這里而發現秘密。
  方才,石人明顯是因空間之門而顫動,蕭晨決定深入進去看一看。
  清清勸阻道:“大叔不要冒險了。蜀山一脈的人過去打過我的主意,那個叫鄧玉的家伙對你也不算友好,但是方才我們將利息都收回來了,沒有必要在繼續冒險。”
  “你在這里等我,以我的速度來說,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第一時間退出。”蕭晨不想放棄,他體內的石人太神秘了,令它有所感知的東西定非凡物。
  刷蕭晨一閃而沒,沖進了空間隧道。
  不久之后,他發現竟然進入了一片奇異的空間,藍藍的天空中有點點能量波動在蕩漾,沒有太陽,但是空間中的光線卻非常的柔和。
  空間不是很大,方圓不過十里,似乎是一片封閉的虛空,里面綠色植被蔥郁,除了不夠開闊外,和外界的真實天地看起來并無二致。
  刷光影一閃,清清也沖了進來。
  “清清你怎么也來了?”
  “不放心愛惹禍的大叔,我準備在關鍵時刻來個美女救大叔。”
  蕭晨與清清一起向前走去,不久他們在一座澄凈的小湖旁駐足停了下來。
  湖中霞光點點,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在那碧葉間一株巨大的荷花超乎想象,仿佛一株參天巨樹一般聳立在湖中。
  在碧綠荷葉的掩映下,在那湖水間有一座十二品蓮臺靜靜漂浮,周圍許多有靈性的魚兒游來游去,有的彩魚竟然在噴吐妖珠,有了一點的道行。
  蕭晨大吃一驚,那晶瑩璀璨的蓮臺竟然讓湖中的魚兒都有了化妖的可能,可以想象靈氣多么的盛。
  當初,珂珂曾在南荒天天帝城的靈粹殿盜來一個九品蓮臺,不過臉盆般大小,當時就已經被奉為天帝城的最頂級天材地寶了。
  而眼前這株竟然是十二品蓮臺,且竟然足足有半間房屋那般大小,可以想象其品級,早已超遠遠越靈粹的范疇,已經算是一件至寶。
  這座蓮臺太像佛陀的十二品蓮臺了,同樣光華閃爍,晶瑩如玉雕一般,流轉著蒙蒙仙氣。無論是從其大小,還是流轉出的靈氣波動來看,都比那佛陀至寶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敢斷定這十二品蓮臺絕不比佛陀的寶物差。”蕭晨最有資格發言,因為他曾經掌控佛陀蓮臺很長時間。但是,他很難明白為何會有同樣一個超乎想象的蓮臺在這里,且還處在生長中。
  就在這個時候他體內石人又動了,但絕非因十二品蓮臺而起,引起石人震動的竟然是小湖上一座看起來極其普通的石橋。
  在蕭晨的體內,殘破的石人已經緩緩抬起了那只完好的左手,點指向前方的石橋。
  清清看到蕭晨舍棄十二品蓮臺,卻飛身而起,關注那古老而又粗拙的石橋,她也飛舞而來,定定的打量。
  石橋的上面有四個模糊不清、也不知道歷經了多少年月的古字。
  “咦,那似乎是最為原始的神文……”清清驚訝無比。
  “你認得?”蕭晨更是吃驚。
  “我學過一些,四個字似乎是……通天死橋。”
  “什么,通天死橋?”蕭晨大驚失色,修真者曾經在黃河邊命人修建過通天死橋,原來竟然有真實的“原型”。
  “大叔你看……那橋洞似乎有古怪,仿佛……連通著另外一個世界。”清清吃驚的點指著暗黑無光的橋洞。
  這片空間光線柔和,但是橋洞下卻漆黑一片,縱然是天眼通也看不真切。
  就在這個時候,湖中的十二品蓮臺忽然震顫了起來,蕩漾出一道道強大無匹的能量不動,頓時讓清清與蕭晨都有一股心悸的感覺,發自靈魂的戰栗。
  “不好,我感覺十二品蓮臺中孕育著一個生命。”清清驚叫,道:“大叔我們快退。”
  蕭晨也在瞬間明白了,怪不得沒有人守護空間之門,里面有通天死橋這等神異之物也不擔心出問題,原來另一件至寶十二品蓮臺在守護著這一切。
  清清開啟了強大的靈覺,驚道:“十二品蓮臺中有一個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女人,她……要覺醒了。”
  蕭晨急忙拉住清清,以八相極速頭也不回的沖向空間隧道,極限速度等若在不斷穿越空間,一步數里,蕭晨他們快速沖出空間之門,而后又在剎那間逃出了仙島,當遠離蜀山一脈的仙島二十幾里時才停下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兩道無比凌厲與可怕光束瞬間掃至,逼得他們再一次飛出去數十里。
  “是那個女人!是她……睜開了雙眼。”
  從與清清相識以來,蕭晨發現這是她一次露出凝重無比的神色。
  “她追來了嗎?”
  “沒有,她還在那片虛空中,依然被孕育在的蓮臺中,但是我有一種感覺,她張開了眼睛,在注視著我們。”
  “眼神之光?!”蕭晨震驚了,雙目的光芒竟然比劍氣還要凌厲,且是相距如此之遠。驀然間,他想到了廬山佟虎的話語。
  “有一雙眼睛在遙遠的地方注視著,那似乎是一雙女人的眼睛,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眼神可以如此凌厲,比劍氣還有強盛百倍。我估計她距離這里足有百里,但是依然可以被我感應到……雖然未曾看到那雙眼睛,但是如果讓我從那凌厲目光來還原的話,我覺得那雙眼睛與你展示給我的畫像中的女子的眼睛很神似。”
  想到這些,頓時讓蕭晨心中劇震,怎么會這樣?
  “清清方才你的靈覺是否捕捉到了那個女人的面孔。”
  “模糊間看到了,非常漂亮,近乎妖異般的美。”
  聞聽此言,蕭晨自袍袖中取出一個卷軸展開,道:“可是這畫中的女子?”
  對此,清清很驚訝,道:“咦,很像,很神似!”
  刷就在這個時候,兩道冷冷的光芒自遠空掃來,比劍氣還要凌厲百倍,震動人的靈魂。
  廬山佟虎的話被證實了!
  蕭晨大叫不好,急忙拉著清清遠遁而去。
  那是誰?
  為何會這樣!
  蕭晨心中充滿了疑惑,難道說……那真的是若水嗎?
  但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