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296 若水

刺骨的寒意籠罩蕭晨與清清,像是有兩把絕世利劍抵在了他們的脊背。
  眼神的力量竟然如此可怕?實乃匪夷所思之事,可以想象那名女子的強大。
  突然間,一道的絢爛的光芒劃破長空,追襲而來。那竟然是一道人影,光芒漸漸趨于平和,在朦朧的光輝中一個女子顯化而出,立身在大海上空。
  當蕭晨看清那名女子的容貌后停了下來,竟然真的與那畫像中的女子一模一樣,似乎就是被他自心間斬滅的若水。
  清清拉了拉蕭晨的衣角,輕聲道:“孕育在蓮臺中的那名女子沒有來,這是她的精氣所化。”
  蕭晨點了點頭。即便面對這名與昔日戀人一模一樣的女子,他心中也沒有半絲波動,似乎是置身事外的局外人,非常平靜的問道:“你是誰?”
  完全由精氣凝聚而成女子,似那清冷的仙子一般孤傲,無視蕭晨,凝視著清清,道:“你以后跟著我。”
  沒有多余的話語,她撕裂開空間,從一條空間通道中穿出,纖纖玉指點向清清。
  蕭晨一驚,沒有想到女子說動手就動手,這等人物的實力不可揣測,看其氣勢恐怕不比半祖弱多少。他抖手將烏鐵印砸了出去,而后以八相極速帶著清清再一次沖天而去。
  烏鐵印曾經滅殺過半祖,如今雖然龜裂了,近乎破碎,發揮不出多少威力,但是唬人還足夠,畢竟其品級令半祖動容。
  瞬息百里,蕭晨與清清飛快遠遁,有些人是不能力敵的,只能飛逃。
  但是,僅僅片刻后那名女子又穿越空間追了上來,可以說能夠追上八相極速的人并不多,然而這個女子就可以做到,足以說明其可怕。
  刷光芒一閃,女子截斷了他們的去路,盯著清清依然是那句話:“你以后跟著我。”
  “漂亮的姐姐為何讓我跟著你呀?”清清問道。
  女子沒有回答,看向了一直被他無視的蕭晨,道:“閃開。”
  而直到這個時候那龜裂的烏鐵印才自遠方飛回蕭晨手中,上面又多了幾條裂紋。
  “為什么要帶她走?”蕭晨擋在了清清的身前,黃金神戟浮現在手中,烏鐵印懸浮在他的身前。
  “滾開!”女子冷冷回應道,飄飄長袖向前揮來,她是由精氣凝聚而成的,長袖自然也是純正的精氣,威力強絕。
  縱然有黃金神戟與烏鐵印相擋,蕭晨還是在剎那被抽飛出去數百丈遠,好在女子沒有下殺手,只是想揮退他而已。
  雖然女子長相像極了若水,但是蕭晨已經將其從心間斬滅,因此情感上并未有絲毫別樣的感覺,有的只是疑惑與憤怒。
  清清快速沖了過來,攙扶住蕭晨,而后面對如影隨行而來的女子,道:“漂亮姐姐我和你走,不過你可不要再出手了。”
  “好。”女子傲然的點了點頭,并未看向蕭晨一眼。
  而在這一刻,蕭晨已經可以確定,這名女子絕非若水,因為在她那孤傲的眼神中充滿了歲月的滄桑感,決不是一個年輕女子所應有的。
  清清用力捏了捏蕭晨的手心,將他想沖口而出的話語堵了回去。蕭晨發現手中多了一個拇指大小的水晶塔,瞬間明白了清清的意思。
  “大叔你要好好保重。”這是清清被那名女子帶走時最后的話語。
  蕭晨悵然若失,同時心中有一股屈辱感,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清清被帶走了,他卻沒有力量去攔阻。
  手中小巧玲瓏的水晶塔溫潤晶瑩,上面流光溢彩,蕭晨輕輕的摩挲著,他知道清清的意思,是讓他以此塔求助那名實力強大而又神秘的怪老伯。
  他沖天而起,向著遠方飛去。
  瀚海深處依然在混戰,巨大的龍珠竟然破碎了,像龍魂一般突破封困,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對決的修真者與海外散修各施展大法力攫取,但是全都一無所獲,碎裂的龍珠無孔不入,全都沉入大海,沖向星羅密布的仙島。
  “果然如老祖預料的那般,強取不得,只能徐徐圖之。”蜀山一脈的修真者感嘆。
  混亂的戰局漸漸平息了,漫天人影逐漸散去,大海中漂浮著很多的尸體,血水招來一群群鯊魚,很快那些戰死的修者就被分食了。
  怎么才能找到那名強大的老人呢?蕭晨將神識沉入到了水晶塔中,意外發現一段精神烙印,講述如何馭使這件寶物。
  “呵呵,陳戰兄我們又見面了。”遠空一道人影飛快沖來,來人豐神如玉,一身紫衣隨風而動,正是蜀山年輕一代的最強修者鄧玉。
  “幸會。”蕭晨雖然對他沒什么好感,但也不想現在與之動手。
  “清清仙子去了哪里?”鄧玉臉上帶著笑意。
  “她有事先行離去了。”
  “真是遺憾,又與她錯過了。”說到這里他似笑非笑的看著蕭晨,道:“陳兄修為精湛,不如我們切磋下,現在沒有清清攔阻,我們可以痛快的交流一番。”
  蕭晨從其話語中察覺出了一絲諷刺,皺了皺眉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你去尋別人切磋吧。”
  “現在清清不在這里,沒有人會阻止我們戰斗了,陳兄就不要謙虛推脫了。”譏諷的意味很明顯。
  “你是想說清清不在,沒人庇護我了對吧?”蕭晨平靜的看著鄧玉。
  “如果你那樣認為也未嘗不可。”鄧玉閃過一絲戲謔的神色,道:“現在清清可不在哦,你最好拿出真本事來,不然小心受重傷。”
  “你在涅槃境界?”
  “對,不過我們這里稱之為劫火境界。”
  筑基、金丹、元嬰、劫火、飛仙這是修真者至仙人的五大境界,與武者、神通者一般每個境界劃分為九重天。
  事實上,修真者的境界之分,完全可以與神通者、武者相通起來,在未堪破生死前都是五大境界,筑基對應于蛻凡,金丹對應于識藏,元嬰對應于御空,劫火對應于涅槃,飛仙對應于長生。
  刷光影一閃,鄧玉逼到了近前,一把紫色的飛劍光華閃閃,不過半尺長,懸浮在身前,他冷森森的笑道:“是生是死看你的造化與實力吧。”
  蕭晨并沒有飛遁而去,泛起一絲冷笑,就要祭出昊天塔,雖然剛剛知道御使它的方法,但是他相信這宗寶物的威力。
  哧紫劍碎空,劃出一道長長的紫色尾光,劈斬而來,像是一道紫色的長虹一般。
  拇指大小的水晶塔溫潤如玉,蕭晨以神識沉入其中,令它沖天而起。
  “當”
  昊天塔放大到一尺長時,狠狠的與紫劍撞擊在了一起,蒙蒙混沌之氣彌漫而出,昊天塔頓時震飛了那把光華四射的紫劍。
  這是蕭晨第一次施展的原因,不能做到精準的掌控,不然應該直接收走那把飛劍,哪像現在這樣橫沖直撞,不過發揮出了部位威力而已。
  鄧玉驚疑不定,道:“這是什么寶物?”他心中泛起波瀾,紫劍乃是蜀山一脈的至寶,竟然就這樣被震開了,可以想象寶塔必然來頭甚大。
  蕭晨并不答話,控制昊天塔向著鄧玉籠罩而去。
  鄧玉急忙打出一塊綠玉,迎風一展,一座翠玉山出現在空中,擋在了他的身前。
  “當”
  蕭晨依然顯得很“手生”,昊天塔又撞在了巨大的翠玉山上,直接將之崩裂,碎玉墜落向海中。
  蒙蒙的混沌之氣蕩漾而出,昊天塔在天空中旋轉,而后越變越大,蕭晨總算掌握了控制它的訣竅。
  就在混沌氣息彌漫而出時,鄧玉臉色驟變,沖天而起,喝道:“今日別過,下次再戰。”
  “你想戰就戰,想走就走?沒那么容易。”蕭晨控制昊天塔追了上去,但在剎那間他大笑了起來,收起了昊天塔,道:“涅槃境界真是讓人歡喜讓人憂啊,實力波瀾起伏不定,你現在居然……哈哈……”
  蕭晨直接沖了上去,追上了搖搖欲墜的鄧玉,右拳毫不客氣的與他的右臉做了一次親密接觸。
  “噗”
  鄧玉口吐鮮血,倒栽進海水中,狼狽的沖天而起,憤怒的盯著蕭晨。
  蕭晨不屑的冷笑,八相極速瞬間而只,又是一拳轟出,與其鼻梁骨做了一次親密接觸。
  “喀嚓”那挺直的鼻梁骨頓時斷裂,鮮血長流。
  “你……”鄧玉驚怒交加,同時恐懼無比,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關鍵時刻,由于處在劫火境界而令修為發生波動。
  他知道是受到了昊天塔透發出的混沌氣息的影響,不然按照以往的經驗來說還需要半個月左右才會跌入低谷時的狀態。
  “砰”
  蕭晨的右腿橫掃在了他小腹上,頓時然他慘叫著飛了出去。
  “小子你……”鄧玉感覺快憋屈死了,居然在關鍵時刻掉鏈子,被一個修為不如他的人暴打,沒有比這更窩火的事情了。
  “啪”一個甩抽,蕭晨一巴掌將他拍飛,而后騰身而起,在他身上連踏十幾腳。
  這是**裸的蹂虐,狂毆一個劫火境界的修真者。
  光華閃爍,鄧玉的體表浮現出一層戰甲,連頭部都被覆蓋在了里面。
  “有用嗎?方才我不想殺你而已。”蕭晨冷笑著揚起了右掌,上蒼之手無情出擊。
  “砰”一掌結結實實印在了鄧玉的胸膛上。
  “喀嚓喀嚓”
  龜裂的聲響發出,鄧玉身上的戰甲崩碎了,他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這乃是一件防御寶甲,居然如此輕易的被修為遠低于他的蕭晨震碎了。
  “住手!”遠空傳來破空之響,兩名中年修真者飛來。
  蕭晨頭也不回,直接在鄧玉身上輕按了一下,在這一瞬間鄧玉渾身骨骼都發出了碎裂的聲響,體內元嬰同時被震裂。
  鄧玉慘叫,渾身的精氣神仿佛被抽離出了體外,無力的軟倒在虛空中,向著海面墜落而去。
  蕭晨祭出昊天塔將他收了起來。
  “你……”兩名中年修真者震怒,發出雷霆般的吼嘯,剎那而至。他們沒有想到蕭晨如此果斷與狠辣,竟然毫不猶豫的下了死手。
  “我從來不對敵人留情,絕不會給自己留后患。”蕭晨現在心中已經有底,昊天塔威力巨大,可以應付眼前二人。
  一名中年修真者剎那而至,劍氣橫空。
  對此,蕭晨毫不驚慌,直接祭出了昊天塔,現在他已經完全掌握如何御使這宗至寶了。
  水晶塔旋轉起來,霞光璀璨,照耀十方,快速放大,向下罩落而去,混沌氣息鋪天蓋地。
  “啊……”中年修真者大驚失色,發現竟然無法抗拒那股可怕的力量,一下子被寶塔吞沒。
  光華一閃,昊天塔剎那縮到拇指大小,飛回蕭晨的手中,流轉出夢幻般的光彩。
  “那是……傳說中的昊天塔?”另一名修真者震驚,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道:“怎么可能?!”說完他竟然頭也不回的逃之夭夭,大叫著:“昊天塔重現于世了……”
  蕭晨想要祭出寶塔,將他也鎮封,但是又在剎那間改變了主意,就借他之口將消息傳出去吧,如果那名神秘而又強大的老人還在人間界,一定會主動來找他。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個隱秘的地方藏身,等待強援感應到寶塔內的的精神印記尋來。
  蕭晨不知道昊天塔的來歷,但修真界很多人都知曉有這樣一件圣物,來頭甚大。
  消息很快傳播了出去,蕭晨在一座荒島上等了足足半個月,終于見到了寶塔的主人。
  雖然以前沒有見過面,但是蕭晨第一眼就認定那名老人絕對是清清口中的怪老伯,老人嘻嘻哈哈,似乎是一個非常樂觀的老頑童,滿頭白發亂糟糟,穿著很不講究。
  根本無法讓人揣度出其修為,仿佛如瀚海那般磅無邊,又似真空那般虛無。
  “小伙子你費盡心機引我來,是不是我徒弟出事了?”老人的眼中充滿了智慧的光芒。
  這讓蕭晨很驚訝,他還沒說什么,老人似乎就已經差不多猜到了,這讓他少廢了很多口舌,直接將一切都講了出來。
  “怎么會惹到她……”老人皺了皺眉頭,自語道:“放眼修真界也沒幾人敢招惹她。”
  “這……”蕭晨有些失望。
  “無妨,我們直接去找他,要回我的好徒兒。”老人擺了擺手,道:“不講道理的話,我就跟她過幾招。”
  老人可謂法力通天,伸手一點,就開辟出一條空間通道,拉著蕭晨一起走了進去,幾乎在瞬間就出現在了一座仙島的上空。
  “這不是蜀山仙島。”
  “我知道。”老人帶著蕭晨向仙島深處邁步而去,道:“總共有九座島嶼上的空間之門連通著那個女人所在的次元空間。”
  “怎么會這樣?”蕭晨很不解。
  “九座仙島代表了修真界九大宗派,那個女人來頭大的嚇人,她在看護通天死橋,保障修真界與人間界貫通。”
  說話間他們步入了這座島嶼上的空間之門,而后光芒一閃出現在十二品蓮臺所在地次元空間中。
  “居然被她尋到了十二品蓮臺,這似乎比長生界那個佛陀的至寶更勝一籌,因為它還處在生長中。我知道了,她想用還處在生長總的十二品蓮臺溫養那四把傳說中的戰劍!”
  就在這個時候十二品蓮臺內傳出無比冷漠的聲音:“你說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