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00 龍族密地

“咿呀咿呀……”
  珂珂一雙明亮的大眼充滿了歡喜的神色,長長的睫毛不斷眨動,撲到蕭晨肩頭,一只潔白如雪、毛茸茸的小獸爪,死死的攥著蕭晨的一綹長發,生怕一松手就消失不見。
  似走失在沙漠中的迷茫稚童,突然見到了人海、發現了親人,小家伙那種歡暢的心情是無以言表的,不斷咿呀的傾訴著。
  幾個月前小家伙可謂可憐兮兮,獨自在斷木上戚然的眺望遠方悲咽,而后掛著淚水蜷伏在斷木之上,嗚咽到沒力氣放能入睡。
  現在驟然相逢,小東西徹底又恢復了往昔的活潑本性,一掃這幾個月來的頹敗。
  周圍,兩頭小龍王以及近三十頭幼龍看到雪白小獸與蕭晨熟識,全都止住了進攻的步伐,不過敵意猶在。
  蕭晨原本以為得到了噩耗,現在卻發現小家伙平安無恙,真是瞬間由地獄步入了天堂,他笑著取出一枚天神果在珂珂眼前晃了晃。
  馨香頓時在林間流轉,菱形的天神果周圍光霧氤氳,像是羊脂美玉雕琢出來的一般,光彩不斷流動,
  “咿呀……”
  雪白小獸一把抱在了懷里,美滋滋的咬了一口,如黑寶石般的大眼都快瞇成月牙狀了,充滿了陶醉的神色。
  周圍的幼龍看到天神果的剎那,不自覺間露出羨慕之色,這些小不點雖然未來可能會強大到讓眾神戰栗,但是此刻卻都還很稚嫩。
  遠處地老龍竟然如人類一般。輕輕地咳嗽了一聲。所有幼龍如潮水般退卻。回到了老龍地周圍。
  蕭晨略作猶豫。而后大步向前走去。來到了前方地空地。他面對著如皮包骨般地老龍心中充滿了疑惑。風燭殘年地老龍明顯非同一般。不然怎么能呆在這座恐怖地圣山上呢?
  要知道他八年前初次來圣山時曾經親眼看到過。強壯地獅王龍強闖圣山都失敗了。這個龍角脫落、龍鱗掉光、瘦骨嶙峋地老龍卻帶著近三十頭幼龍出現在山上。絕對非同尋常。給人以深不可揣測地感覺。
  不過。蕭晨倒也不擔心。因為珂珂似乎深得老龍寵愛。不然怎么可能可以在它背上酣睡呢?
  “見過前輩。”
  蕭晨恭敬地行了一例。他相信老龍絕對神性多余獸性。能夠聽懂他地話語。
  果然,老龍無聲的點了點頭,渾濁的雙眼中閃現出兩到微弱的光芒,凝視著蕭晨地胸膛部位。
  這讓蕭晨大吃一驚,那里正是殘破石人盤坐的位置,它……居然能夠感應到?這有些不太尋常。要知道半祖都不能覺察出石人的存在,只知道蕭晨的身體有些異常而已。
  蕭晨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殘破的石人在顫動,老龍也在輕微的顫動,而后它探出一只龍爪。一條石臂自那緊閉的龍爪中展現而出。
  蕭晨大吃一驚,一驚老龍的爪臂,那竟然是一條祖龍之爪,二驚圣山上真的有與石人有關地器物,想來一直被老龍收藏,定然是因為那截斷臂的顫動而被它感覺到了殘破石人的存在。
  如一個睿智地老人在思索,老龍抓著石臂沉思了片刻,而后松開了龍爪。無聲無息間,那段小臂向著蕭晨飛來。剎那間沒入了他的體內。
  隱約間,他聽到了“喀嚓”一道響聲,石人右臂重組完整,石人的四肢就這樣集全了。四肢通過暗淡的霧氣相連在一起,雙腿盤坐,雙手托著石鉆與石球,仿似從來沒有動過,似一尊亙古就存在的雕像。
  但是,蕭晨卻涌起一股奇異的感覺。殘破的石人似乎與以往不同了,他竟然可以與之建立起一絲極其微弱的聯系。
  是的,絕對不同以往了,那是一種玄而又玄地感覺,難以言表。
  這讓蕭晨很激動,如果能夠御使石人戰斗,不知道會有多么強大的戰力,他總覺得石人似乎比那二十四戰劍還要神秘。
  “前輩你知道石人的來歷?”
  老龍搖了搖頭,此刻它顯得有些疲憊。臉上的倦意非常明顯。周圍的三十頭幼龍都露出了憂色。全都圍了上來。
  而正在抱著天神果的珂珂也有些緊張,快速沖到了老龍的身前。而后輕輕一揮小獸爪將七彩圣樹召了出來,栽在了地上,這里頓時霞光流動,異彩閃耀,氤氳靈氣將老龍籠罩。
  “咿呀……”雪白小獸舉起天神果,向著老龍遞去,看得出它對老龍很有感情,不然決不可能將天神果奉上。
  皮包骨的老龍搖了搖頭,沒有接受,溺愛的探出一只龍爪摸了摸小獸地頭。
  蕭晨有些驚異,老龍似乎命不久矣,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能夠感覺到那種油盡燈枯的狀態。不經意間他看到了老龍后面那片綠洲中的景物,他大吃一驚,那里……竟然是一片墓地。
  樹影婆娑,依稀間可以看到那些墳墓異常巨大,沒有墓碑樹立,但是每座墳墓前都矗立著一對巨大的龍角。
  墳墓不過七八座而已,但是占地卻極廣,可以想象被葬在這里的龍族身份都非同小可,畢竟龍族數量不少,有資格葬在這里的卻也只有這么多而已。
  難道說老龍預知自己命不久矣,想要來此埋葬自己吧?這就讓蕭晨更加確定它身份非比尋常。
  當日,龍島死城浮現而出時,曾經有龍角去轟撞過城池,不知道是否在墓地中的龍角內。看著那一對對巨大的龍角,蕭晨那是相當的眼熱,那絕對都是頂級地至寶,如果被修真界地煉器者看到不瘋狂才怪。
  七彩圣樹流轉出的瑞彩漸漸被老龍吸收,他那疲憊地神態漸漸斂去,似乎精神了很多。突然間,它盯住了蕭晨的左臂,完全不同于方才的沉靜,雙目露出驚異之色。
  “那是什么?”它竟然發出了蒼老地聲音。
  蕭晨心中一動,將手臂上的玉鐲摘了下來。道:“我來自人間界的祖龍村,有人說這是解開人間九州封印的鑰匙之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更新,更快,盡在文學網,電腦站:www.ㄧ6k.cn手機站:wàp.ㄧ6k.cn支持文學,支持!“祖龍村……”老龍露出疑惑的神色,在它的巨爪觸碰到玉鐲地剎那,紫色的手鐲中竟然騰出一道黃金色的祖龍光影,一道道金光射出了老龍的體內。
  “吼……”一聲巨大的龍嘯自綠洲中發出,整座龍族圣山都猛烈的搖動了起來。
  老龍的氣勢太過驚人了。在這一刻仿佛無盡太古巨人一起降世,驚天動地。龍島上各處,蠻龍的咆哮聲,洪荒古獸的嘶吼聲此起彼伏,龍島上一片沸騰。
  綠洲中,除了珂珂還有那兩頭小龍王,其他幼龍都非常驚懼。
  黃金龍影一閃而沒,回到了手鐲中,老龍地嘯聲停止了。此刻的它似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仿佛得到了生命精華地澆灌,精神了很多。
  “看來我不用走進墓地了。也許能夠堅持到破除封印的那一天。”老龍蒼老的話語在綠洲中回蕩,而后它低下頭顱看著蕭晨,道:“玉鐲中有一股始祖龍的精氣,謝謝你延長了我的壽元。”
  “這對我并不算什么,我也感謝前輩將那石臂送給我,難道前輩真的不知道它的來歷嗎?”
  老龍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過了很長時間才道:“是一位祖神遺落在島上的。”
  蕭晨看它似乎不愿多說,也不好深問。便詢問起其他問題,道:“龍族到底為何被封印了?死城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古年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古井無波的老龍聽到上古兩字時,漸漸露出無比痛苦地神色,斷斷續續的自語道:“與其說是被封,不如說是因身在龍島之上……而受到了牽連。”
  蕭晨的心中怦怦直跳,終于要觸碰到上古秘辛了。就是旁邊的珂珂以及那些幼龍也都露出了專注的神色。
  老龍如在夢囈般,陷入了痛苦的回憶,道:“人、龍、祖神,都瘋了……都死了!死城。不!應該叫做罪惡深淵,不能打開,不可打開啊!”
  蕭晨聽的不甚明了,上古為何發生了慘烈的瘋戰?罪惡深淵是指死城還是天碑下的那口魔井?他有很多疑問,但是老龍卻有陷入了沉默中,不再說話。
  直到過了很久,蕭晨忍不住問道:“不打開罪惡深淵,龍族怎么解除封印?”
  “待到一個更加強大地新祖龍出現,由它揭開龍族的詛咒。”老龍落寞的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蕭晨真的想迫切知道。
  可是。老龍又陷入了沉默中。
  “都有哪些強者殞落在死城?”
  “數不盡的人、神、龍。進去的無數人近乎滅絕。龍族兩代龍王殞落七名,小蚩尤身殞。小和尚佛陀的惡念之身死亡。有望成為祖神的軒轅被廢,只剩一魂逃去。神農氏……哦,他帶著帶著垂死的十幾人逃了出去,有巢氏失落深淵,燧人氏下落不明,還有……”
  似乎只有神農氏帶著十幾人逃了出去,無盡地仙神都殞落在罪惡深淵。
  蕭晨確實被鎮住了,很久很久他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為什么會這樣?”
  老龍搖了搖頭,陷入了沉默中。
  “珂珂是什么種族?”蕭晨突然間問道,好不容發現這個“活化石”般地老龍,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問。
  聽到他這樣問,雪白小獸也眨動著大眼,盯著老龍。“你無需知道。或者,你就將它當作一條龍吧。”
  “龍?!”蕭晨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
  “咿呀”小獸迷糊地撓了撓自己的頭。
  “為什么其他世界的人都說長生界是虛幻的?”
  老龍面色一滯,良久才道:“也許長生界終將破滅吧,可是……他們哪里知道,終將破滅的又豈只一個長生界。”
  蕭晨在這片綠洲呆了整整一夜,他發現老龍真的很……“沉靜”,他問了很多問題,老龍也不過回答了有限的一些而已。
  而在這個過程中,蕭晨也終于知道他手中的雪白獸皮是怎么回事。
  珂珂在龍島上**再生,又一次從七彩玉殼蛋開始,在這個過程中卻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一頭九尾靈狐覬覦玉殼蛋內的力量,卻無法將之打破,守候了很長時間,自然沾上了七彩玉殼蛋地氣息。
  很不幸招來了幾頭強大的蠻龍,九尾靈狐是圣獸,但是在成年蠻龍面前不堪一擊。自然被擊殺,后被幼龍分食。
  七彩玉殼蛋再現,由此才引得老龍的關注。
  不過這次玉殼蛋破裂比之珂珂第一次出生時快的太多了。
  “我已經從珂珂那里知道了長生大陸上的一些事情,我想請你幫個忙。”清晨,老龍將終于再一次開口說話。
  “前輩盡可吩咐,若能幫得上,我必全力相助。”
  “你見過南荒的那頭龍王,也曾經見過一只白殼小烏龜。唉,他們是親兄弟。竟然把自己地兄弟鎮封成龜,太過歹毒了。”
  蕭晨大吃一驚,那只小白龜竟然……真是的一頭龍。且還是南荒老龍的兄弟,這真是出人意料。
  他自神化的穴道中將那條鎖白殼小烏龜的黑鎖鏈取了出來。
  四十九個神化的穴道仿佛四十九面奇異的空間,可以封存任何器物。
  老龍接過鎖鏈看了看,皺眉道:“很惡毒的封印之法,幸好沾染了那頭小倔龍的血液被破掉了。”說到這里它將龍爪一翻,憑空顯化出一個很小、但卻晶瑩如玉地龍角,道:“若是有機會看到那只小烏龜,將這個送給它,可助它恢復過來。”
  最后老龍嘆了一口氣。道:“遇到小倔龍讓他遠離南荒那只龍王,我不喜歡。”
  小倔龍竟然也值得老龍關注,這讓蕭晨有些驚訝。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老龍自語道:“那個倔強的小家伙是我看著出生地。”
  最終,老龍緩緩的探出那只皮包骨的爪臂,輕輕一推,竟然開辟出一條空間通道,直接帶著三十頭幼龍以及蕭晨出現在山腳下。
  蕭晨震驚無比,龍族不是被鎮封了嗎?老龍……它不僅能開口說話。還能夠展現出如此恐怖的神通,真是無法揣度。
  “你們走吧。”來到山腳下,老龍止步了。
  珂珂似乎有些留戀這里,跑到老龍近前咿呀了幾聲,而后非常大方的將蕭晨身上的靈粹分給了兩頭小龍王還有那些尋常的幼龍,令一幫桀驁不馴的小家伙都些不好意思,在老龍點頭的情況下才收下。
  “轟轟轟”
  大地在搖顫,遠處跑來很多強大地蠻龍,包括暴龍、獅王龍、劍龍、雷龍、八臂惡龍等。所有巨龍在這一刻仿如朝圣一般遠遠的跪伏了下來。這個場面真的很壯觀。
  一座座如小山般的蠻龍,將圣山腳下擠滿了。更有不少其他不弱于龍族的洪荒古獸也匍匐了下來,似乎在膜拜。
  蕭晨當真是吃驚到了極點。
  帶著珂珂離開時,沒有蠻龍阻擋,沒有洪荒古獸為難,蕭晨他們順利遠離了圣山。
  展開八相極速,蕭晨帶著珂珂來到了龍島中心所在,白茫茫的骨海一望無際,一面天碑矗立場中央。
  蕭晨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他的一切都起始于天碑,而后更是圍繞幾面天碑發生了各種各種的事情,難道說他地命運與天碑有著關聯不成?
  骨海中天碑附近黑霧繚繞,在它之下就是那罪惡深淵嗎?蕭晨沒有時間去耽擱,短暫的凝望,便帶著珂珂沖天而起,向著海邊飛去。
  金色的禁忌之海封困龍島,如何離去?
  蕭晨在海灘上不斷劃刻,他還清楚的記得魔鬼當初留下的九幽通天陣圖,他想再一次召喚君王船,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珂珂的表現讓他目瞪口呆。
  小家伙神氣活現的站在海岸邊,眺望著大海開始叫嚷了起來:“咿咿呀呀……”
  猶如當初它搗亂似的與十一頭小龍王共同召喚祖龍神船一般,聲音雖然稚嫩,但是卻清晰的在整片天地間回蕩著,仿佛劃破了時空,將它地意愿傳進了禁忌之海深處。
  一股無比浩大、且滄桑久遠地氣息在禁忌之海深處開始彌漫,仿佛有著一股未知的神秘力量開始回應珂珂。
  讓蕭晨感覺不可思議地是,一望無際的金色海洋中,竟然傳來一聲浩大的龍嘯,宛如自亙古傳來的宏大天音,讓人發自靈魂的戰栗。
  這實在讓人吃驚,小獸它竟然可以獨自召喚神船。當初,究竟是珂珂召喚來了神船,還是那十一頭小龍王召喚來了神船?蕭晨感覺很難推測。
  由祖龍之骨與通天神木建成的神船,一直在禁忌海中游蕩,已經漂泊了無盡歲月,它可以自由出入禁忌之海。
  傳說最少需要九頭龍王齊聚,才可以將那傳說中的神船召喚而來。或者,由真正的小祖龍親自召喚,它一個足以頂的上九頭龍王。
  珂珂并不是龍族,但是它怎么如小祖龍一般可以獨自召喚神船呢?蕭晨非常的吃驚,難道說小家伙真的堪比小祖龍?!
  “咿咿呀呀……”小家伙挺著胸脯,賣力的叫嚷著。
  一艘七彩光芒綻放的巨大龍舟乘風破浪,憑空出現在金色的海平面上,仿似真的是從遠古劃破時空而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