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03 九位半祖

祖龍神船在接近,一股浩瀚的龍氣鋪天蓋地而來,讓所有人都心生敬畏,七色神光閃耀,照亮了整片瀚海,海面之上如夢似幻。
  只是來的人太多了,這簡直像是跨界搬家一般。盡管祖龍神船大如山岳,但是也無法全部容納下天空中那密密麻麻的人影。
  佛陀最先行動一起,口誦了一聲佛號,三顆舍利子浮現在腦后,迸發出千萬道金光,而后一個極樂世界浮現他的頭頂上空,各尊菩薩、五百羅漢……所有佛教弟子全部飛了進去。
  原始頭戴紫金冠,身披陰陽道袍,大袖一揮,罡風撼動了大海,所有闡教弟子全部沖天而起,包括闡教十二金仙等高徒都被卷進了袍袖中。
  通天教主也展大神通,一只巨手撕裂天地,定住一方空間,將所有弟子收容了近去,被煉化成一個光點飛入誅仙陣圖。
  所有半祖各展神通,將各自的弟子門徒收入一方小世界,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人影立刻少了一大半。
  “怎么還有這么多人?”蚩尤皺起了眉頭,來的人真的太多了,超乎想象。
  就在這個時候莊周化蝶而來,蝶翼扇動,一道道漣漪般的波動蕩漾而出,那是一道精神波動,蕭晨以及九名半祖都聽到了他的傳音。
  “神農氏祖神希望能夠帶走更多的人,因為無論如何人間界是不會破滅的。”
  聞聽此話,九名半祖默然,祖神預感到了危險,希望這個世界的火種保留下來。
  蕭晨皺起了眉頭,他可不想當人間界的罪人,如果將災難引到人間,他百死難贖一罪。
  似乎看出了他的憂慮,蚩尤拍了拍他的肩頭,傳音道:“莫要擔心,這些半祖都來自人間,不會惹出禍端,相反會成為人間的守護神。”
  眾人陸續沿著七彩虹橋步入祖龍船,當燕傾城飛來時看到蕭晨的剎那,神情一滯,顯然沒有料到蕭晨還活在這個世上。
  沒有過多觀望,她走上神船,這一次除卻祖神外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何要進入人間界,眾人非常沉默的上船。
  山岳般在祖龍神船堪堪載走了眾人,不過蕭晨和珂珂以及佛陀、老子、蚩尤留了下來,因為還有一大批人將要離開長生界,需要他們協調。
  這……真的是一股大軍,蕭晨本為求援而來,想不到最后演變成了這個樣子。
  蕭晨倒不怕耽誤時間,因為第二批人將乘坐蚩尤召喚的君王船離開,不用等待祖龍船回返。
  望著身后那邊瀚海,穿越過重重水霧,蕭晨仿佛看到了古老壯闊的長生大陸,連長生界的人都要進入人間了,他無需再來了。
  這一次進入這個長生界,有些故人還未曾見面,小倔龍怎能忘記,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怎能自記憶消失?
  “前輩可否與我同行一趟,我要去接些朋友。”蕭晨對蚩尤道。
  既然長生界將來可能會破滅,蕭晨希望能夠將小倔龍帶到人間,不想它發生意外。若是與珂珂一起去獨對南荒老龍實在太危險了,他需要拉上一個半祖。
  “可以。”
  半祖的實力那是毋庸置疑的,蚩尤直接打穿一條空間通道,蕭晨他們幾乎未用多長時間就自茫茫大海來到了南荒最深處。
  對于一般的修者來說,這里充滿了太多的神秘,幾乎無人敢涉足。
  莽莽原始山脈浩瀚無邊,原始老林遮天蔽日,各種洪荒古獸橫行出沒,讓這里極度危險。
  仙樂陣陣,荒山移動,前方的大山像是門戶一般分向兩旁,露出一片瑰麗的世界,彩霞繽紛,神樹搖曳,奇葩盛開,飛瀑流泉,云霧飄渺,一座座瓊樓玉宇懸浮在半空中,夢幻般的景象。
  這就是真實的南荒龍脈。
  沒有外界想象的那般可怕,看起來如祥和凈土一般。
  “哈哈……貴客臨門。”南荒老龍大笑著飛了出來,周身黑色龍甲閃爍著金屬的光芒,令他看起來高大威猛,凜然不可侵犯。當看到蕭晨的剎那,他神情一滯,沒有想到被封的青年竟然脫困了,而后他深深的望了一眼雪白小獸。
  “無他,我來這里領一個小家伙。”蚩尤的話語很簡潔。
  “誰?”
  “小倔龍。”蕭晨開口道。
  南荒老龍頓時皺起了眉頭,道:“他是我龍族杰出子弟,你們尋他作甚?”
  蕭晨不想與他多說,對這頭老龍實在欠缺好感,直接自懷中掏出一只晶瑩如玉的龍角,道:“有位老人家想看看小倔龍。”
  “他……還活著?!”南荒老龍顯然被鎮住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蕭晨沒有多說,靜靜的看著老龍。
  “好吧。”南荒老龍也沒什么廢話,右掌輕輕劃下,旁邊一座巨山轟隆隆分裂了開來,后方是無盡蒼翠的原始山林,老龍的一聲長嘯,刷刷刷光影不斷閃爍,五名十一二歲的少年飛快沖來。
  為首的那個正是小倔龍,一看就是那種倔強孤傲的少年。四年未見,他長高了不少,面如刀削,看起來非常剛毅,雙目更加犀利了。
  “蕭晨……”小倔龍露出驚異的神色,他曾經去大陸歷練過,聽到過很多傳言,以為蕭晨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此刻見面又驚又喜。
  “咿呀……”珂珂不滿的嘀咕了一聲。
  “珂珂……”很少有笑容的小倔龍難得的展露出笑顏,而后他像變戲法一般,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包裹,里面各種南荒靈粹應有盡有,閃爍出璀璨的光輝,頓時讓雪白小獸的不滿化為烏有,歡呼了起來。
  五名龍族少年中,挨著小倔龍的那個青衣少年看向蕭晨時露出了希冀的光芒,那是……柳暮的青龍王,當初被龍騰帶入了南荒。
  蕭晨認出了小青龍王,開口道:“請前輩成全,讓我也帶走青龍王。”
  南荒老龍點了點頭,道:“可以。”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猶豫,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小倔龍與青龍王快速沖了過來,故人相見,沒有任何陌生感,有的只是親切。
  蚩尤看向南荒老龍,道:“你不打算派遣一些龍族進入人間界嗎?”
  “已經遣走了部分人。”南荒老龍并沒有隱瞞。
  “如此告辭了。”
  “不送。”
  半祖間的對話非常簡單,沒有任何虛語。
  當想尋找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時,真如大海撈針一般。
  蕭晨與它們最后一次見面乃是在魔鬼平原,當時三具骷髏告訴他將去辦一件天大的事情,結果爭搶二十四戰劍與失樂園時它們并沒有顯現,這讓蕭晨時候奇怪了很長時間,不知道那一次大亂時它們到底去做什么了。
  此刻的地獄空蕩蕩,沒有任何生命氣息,就是所有骸骨都徹底的粉碎消融了,只留下一片荒敗的殘跡。
  無功而返。
  再一次來到禁忌海的外面,此時這里的人影無邊無際,到處都是修者。
  蚩尤皺起了眉頭,道:“不止九位半祖進入人間,和第一批人一樣,這里混有隱藏身份的半祖。”
  蚩尤的修為今非昔比,在軒轅大帝相助的情況下,幾乎已經再現當年的巔峰狀態,更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趨勢。
  此刻,他召喚君王船再不似在龍島時那般費力,直接將九幽通天陣劃刻在虛空中。片刻間,遠方就響起了讓人頭皮發麻的凄厲鬼嘯。
  大如山岳般的黑色骷髏頭骨飛快逼近,煞氣沖天,魔云翻滾,無盡黑霧繚繞在金色的大海之上,頓時讓所有人心膽皆寒。
  許多人面面相覷,不敢動彈分毫。
  佛陀口誦佛號,再一次將極樂凈土打開,收進去大批的修者,不然君王船即便再大,也無法容納遠比第一批多的多的修者。
  老子祭出太極圖,巨大的寶圖一個旋轉,收走海量修者。蚩尤也動手,撐開一方空間,將眾多修者納入了進去。
  剩下的那批人沒有被三位半祖收進空間,因為老子、蚩尤、佛陀都感應到了,在這些人中混有半祖,不好如此得罪。
  陰森森的巨大骷髏骨漂浮在海面上,眾人陸續上船。
  海云雪長裙飄動,被一群年輕俊杰擁簇而來,當看到蕭晨與蚩尤、佛陀、老子站在一起時,驚得目瞪口呆。在她的認知中蕭晨已經死了,如此見面不由她不驚,此刻容不得她多想,急忙上船。
  當眾人差不多都上船后,遠空傳來焦急的喊聲:“等一等。”
  一匹獨角圣獸通體雪白如玉,踏波而來,在它的背上端坐著一位白衣勝雪的少女,超塵脫俗,堪稱傾城佳麗,她似乎很激動,不斷的揮舞著玉臂。
  蕭晨一眼就認出來了,竟然是皇家天女趙琳兒。得到回返人間的消息,她怎能不激動。
  “等一等后面還有人。”
  臨近時趙琳兒吃驚的看到了蕭晨,不過緊接著躍馬飛上,沖上了君王船,生怕沒有位置。
  后方,瀚海生怒波,汪洋卷駭浪,無盡大海在洶涌。
  首先出現的是五百太陽騎士,所有人都騎著能夠踏波而行的蠻獸,有張牙舞爪的巨型獅子,有生翼的飛天神豹,甚至還有鱗甲森然的地龍。
  五百名騎士各個神色肅穆,一個個宛如戰神復蘇,身著鐵衣與青銅甲,閃爍著冷森森的光芒,每副甲胄上面都有刀劍的刻痕,流淌著歲月的印記,記錄著它們曾經的輝煌。
  這絕不是蕭晨當初在殷都看到的那個使節團,這是真真正正的太陽騎士團,在上古年間曾經斬神滅魔,曾經讓整片大地為之戰栗,在那個時代,太陽騎士四個字代表著一種尊耀!
  就連佛陀都動容了,嘆道:“這是太陽教最強大的戰力,當年五百騎士合一,可對抗一位半祖。這五百人當中最起碼有百人是當年的騎士。”
  太陽教等若要把半個家底搬入人間界。
  到了這里之后,幾名年老的騎士撐起一片空間,五百人剎那消失,幾名老人登上了君王船。
  大海繼續洶涌,三圣靈、真主、撒旦等西方族半祖的教派先后到來,這一次君王船容納的人遠勝祖龍神船。
  “嗚嗚……”
  刺耳的鬼嘯劃破長空,君王船啟航。
  蕭晨立在甲板上皺起了眉頭,這一次真的鬧大了,本是為求救而來,結果引來這樣的大軍,人間界恐怕再難平靜了。
  穿云破霧,君王船在禁忌之海蕩起無盡大浪,緩緩駛向龍島方向。
  “身是菩提樹,心若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悠悠佛音突兀的自禁忌海中響起,仿佛充滿了無盡的魔力,一遍又一遍的傳來,似黃鐘大呂一般讓人警醒。
  非常邪異的畫面,黑色云霧涌動,一個無頭和尚白衣勝雪,腳踏金波而來。雖無頭顱,但那殘尸卻飄逸出塵,說不出的靈動,宛如謫仙臨世一般,不沾染任何塵世俗氣。
  無頭……黑霧繚繞……靈動與恐怖并存,這是一個矛盾而又和諧的殘尸,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很多人都向佛陀望去,不少人猜測出了無頭尸體的身份,定然是傳說中的那位佛家大能無疑!
  在佛教中,只有佛陀的言行記錄能被稱作“經”,而縱觀千古唯有一個特例,那就是禪宗第六祖慧能,其言行記錄也被稱作“經”,神通法力與德行隱隱有佛陀第二之勢。
  而提到慧能,卻不得讓人聯想到另一個天才般的人物————神秀。
  正是豐神如玉的神秀太過驚才絕艷,才將六祖襯托的能的更加光輝,他們的爭鋒讓六祖光芒萬丈,神秀的鋒芒被壓了下去,淪為紅花旁的綠葉。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出于六祖慧能之口,卻源于神秀之才。
  慧能是佛陀第二,而那神秀是堪與他爭鋒的人物,眼前的無頭和尚可以說能過蓋過很多菩薩,絕對是佛家少有的大能,法力無邊!不然殘尸怎么能夠在禁忌之海的外圍出沒呢。
  佛陀皺起了眉頭,道:“原來他在這里。”用手一點,一道佛光沖出,想要定住無頭的神秀。
  瀚海起狂暴,無頭和尚猛的一揮手,仿佛天翻地覆了一般,外圍的金色禁海似要倒翻過來。
  眾人都駭然,神秀不愧能夠與“佛陀第二”爭鋒的大能,竟然擋住了佛陀的佛光。
  佛陀皺起了眉頭,突然音如驚雷,大喝三聲:“神秀!神秀!神秀!”
  無頭和尚停止了躁動,慢慢平靜了下來。佛陀用手一點,十二品蓮臺浮現而出,飄入禁忌之海中,無頭和尚略作猶豫,邁步而上,蓮臺將之接引而回。
  刷除卻半祖之外,其他修者立刻倒退,給那無頭的和尚讓出一條道路。神秀并無多余動作,靜靜的立在了佛陀的身邊。
  “嗚嗚……”
  君王船發出鬼嘯聲,乘風破浪而去,在幾位半祖以通天法力的催動下,巨船如飛一般在前進。
  魔霧染黑了大海,一天之后終于來到了龍島。
  蕭晨心中是激動的,即將要回到人間界了,他很想看看九位半祖出現在青蓮天女面前時,她將是一幅什么樣的表情。
  “轟”
  臨近龍島的剎那,所有人都大驚失色,天崩地裂的聲響傳來,整片龍島似乎都在搖動。
  “他們在轟擊神碑!”蚩尤驚道。
  原本最為平靜的老子也露出了驚色,道:“是原始與通天他們,怎么能如此魯莽。”
  這個時候,龍島的上空浮現出一片白茫茫的骨海,一座巨大而又陰森的古堡在上面若隱若現。
  佛陀仰頭觀望,輕聲嘆道:“恐怕我們幾人也得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