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04 大能

哭泣,兄弟們不要怪我更新這么晚,我剛回到住的地方,這些都是在飛機上寫的,回來后第一時間傳上來了。
  中央骨海的在天碑在搖動,煞氣沖天,懸浮在天空中的古堡并不是死城,但同樣陰森恐怖無比。
  佛陀口誦一聲佛號,當先自君王船步出,走上龍島,腦后三顆舍利子綻放出億萬道霞光,極樂凈土打開,里面中的菩薩、羅漢等全都飛出。
  無頭的神秀無言無語,靜靜的跟在佛陀的身旁,佛教子弟看著他驚異莫名。
  隨后,老子與蚩尤也撕裂空間,放出眾多修者。
  當船上眾人也都走上龍島后,君王船發出一聲悲凄的厲嘯,周圍鬼影繚繞,向著禁忌之海深處駛去,直至消失。
  老子、佛陀、蚩尤三位半祖破開空間,瞬間消失,在遙遠的天際顯化出模糊的身影。
  海岸邊眾人駭然,因為此刻他們的修為全都降到了半神之下,或者堪堪達到半神境界,而半祖似乎并未受到多大的影響,表現出的威壓依然是如此的迫人。
  眾人不得不暗嘆,相差幾個大境界,實力懸殊不可想象。修者們并未多做停留,也全都向著海島中央沖去,想要見證半祖強撼天碑的大膽壯舉。到了這里,有半數人都不能夠飛行了,不過他們或騎蠻獸,或在別人的幫助下前進,并未落后多少,黑壓壓一大片沖向龍島中央。
  鋪天蓋地的修者共同前進,縱然是龍島上的蠻獸兇殘暴虐,此刻也不得不噤聲,這乃是長生大陸的海量修者,聚集在一起。聲勢之磅礴浩大,就是半祖的威壓與之相比都要黯然失色。
  無盡人影聚集在中央骨海。
  此時。原始披頭散發。頭上地紫金冠都已經崩裂了。手持玉如意揮出一道道山岳般粗細地綠色霞光。掃向天碑。
  通天教主也是道袍破裂。誅仙四劍射出一道道混沌劍氣。劈斬天碑。準地道人地七寶妙樹更是不斷刷動。成千上萬道地七彩虹芒落在天碑之上。
  古老地天碑如山岳般沉凝。巍然不動。不過無盡黑霧卻翻滾了出來。直上云霄。與天空中那座神秘地古堡遙相呼應。
  佛陀、老子、蚩尤三人直接沖天而起。向著高空中地死亡古堡沖去。蒙蒙黑霧翻涌。眾人只感覺到那里一片陰森。邪異恐怖。隨后漸漸開始模糊起來。不能看個究竟。
  到底發生了什么。半祖為何要撼動天碑?第二批趕到地人不明所以。心中皆有些惶恐。
  “蕭晨這里來……”小胖子牛仁輕喚道。他與柳暮、一真和尚、金三億幾人正在骨海旁那片死寂地森林中向他招手。
  蕭晨帶著珂珂與小倔龍他們快速沖了過去。當柳暮看到化成*人形的青龍王時立時驚疑不定,而后漸漸露出激動之色,他感覺到了那熟悉地靈魂波動,顫聲道“小青龍……”
  青龍王此刻為十一二歲的稚嫩少年,容貌極其俊朗,青色發絲間那若隱若現的一對小龍角表明了他具有龍族的血統。他重重的點了點頭走了過來。
  “真的是小青龍?”柳暮驚喜無比,同時心中有些發澀,八年前他重傷垂死,小青龍也神識遭創,本以為今生再無相見之日,不想緣起于龍島又重聚于龍島。
  一真和尚的背后也走出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身穿一身碧色戰甲,綠色長發間一對小龍角若隱若現。牛仁的背后走出一個黑衣少年,看起來十三四歲地樣子。體格異常健壯,眼神似電,背背一口古樸的圣劍。蕭晨身旁的小倔龍身著一身銀色戰甲,看起來倔強孤傲無比,也大步上前。
  青龍王、碧龍王、黑龍王、小倔龍四頭龍王分別八年后,重聚在龍島之上,他們彼此相望,有戰意、有敵意、也有手足間地一縷親情善意。
  金三億滿不是味道,結結巴巴的道“不不不……不就是四頭龍嘛。哪哪哪……哪有我這頭坐騎聽話。”說話間他將神奇的小白驢牽了出來。道:“告告告……告訴你們,它它它……它是傳說中的第一天馬。不過還沒有蛻變完全呢。不信……你們等著瞧。”
  眾人莞爾,誰也沒有將他的話當真。
  “原始、通天他們為何轟擊天碑?”蕭晨不解的問道。
  “這幾個老梆子屬于沒事找抽型。”牛仁看著骨海當中的幾人,道:“他們說感應到了各自遺落在死城中的東西,想嘗試破開一角封印,結果騎虎難下,天碑鎖定了他們。”
  牛仁知道蕭晨與半祖間有恩怨,自然偏向蕭晨,晃了晃巨大的牛角,道:“真該讓天碑將他們鎮封。”
  “噤聲。”蕭晨急忙制止了小胖子,半祖神通廣大,萬一被他們聽到,那將是大禍。
  就在這個時候,死寂地深林中傳來輕笑聲,兩個小蘿莉踩著樹梢,笑嘻嘻的翩翩飛舞而來,竟然是軒轅大帝的幼女玲瓏與兔兔。
  “你們……怎么來了?”蕭晨一驚,這兩只小蘿莉身份非同一般,但無論怎么看都是“偷渡客”。
  “蕭晨哥哥我們決定和你去人間。”
  “你們……”蕭晨眉頭微皺,還是讓蚩尤去頭痛吧,他可不想招惹這對蘿莉。“小獸乖乖,快點過來。”兩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兩雙大眼齊齊瞄向珂珂。
  雪白小獸被盯的有些發毛,嗖的一聲跑到了四個小龍王的近前。
  猥瑣男金三億一下子就認出了眼前這兩個十一二歲的小蘿莉就是四年前那兩個七八歲的小女孩,他嘿嘿笑了起來,道:“蘿蘿蘿……蘿莉有三好,清音……柔體……易推倒。”
  “去死!”
  兩個小蘿莉都是小人精,聞聽此話頓時暴打金三億。
  “猥瑣!”
  “下流!”
  “用三界袋將他裝起來,拿去喂家中地阿黃。”
  不遠處的珂珂有些心驚肉跳。
  正在這個時候,蕭晨敏銳的感覺到有人在偷窺,與此同時柳暮、一真等人也發覺了,猥瑣男金三億擺脫兩個蘿莉。將大號菜刀拔了出來,憑空消失,他乃是刺客,最擅長偵測與隱伏。
  “當”
  密林深處火星迸濺,猥瑣男以雪亮的屠刀劈出一只白殼小烏龜。小龜雙眼賊溜溜,對著金三億地面部就是三拳。盡管猥瑣男在第一時間躲開了,但還是驚異無比,小龜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是它!
  蕭晨很吃驚,絕對是天帝城中那只白殼小烏龜,想不到它也跟隨眾人偷渡而來。見到它正好可以了卻一樁心愿,蕭晨制止了金三億,將懷中那只晶瑩如玉的龍角取出晃了晃。
  白殼小烏龜如遭雷擊,瞬間石化,呆呆的愣在了那里。而后如一道白色閃電般沖來。刷地一聲搶走了巴掌長地晶瑩龍角,使勁的抱在了懷中。
  “這是圣山地一頭老龍讓我送給你的,現在你既然已經來到龍島。何不去看看它?”
  白殼小烏龜似乎很激動,雙眼中蘊含著淚光,剎那間遠去。
  小倔龍他們也聽到了蕭晨的話語,齊刷刷望了過來。
  “既然你們回來了,也去看看那位老人家吧。”
  四位少年騰空而起,快速向著龍族圣山飛去。珂珂也緊跟著逃之夭夭,追了下去,面對兩個小蘿莉火熱的眼神,它有些坐臥不安。
  龍族雖然有著屹立于種族之林巔峰的戰力。但這是一個被詛咒的種族,如果不能夠解除詛咒,根本難以再現昔日的輝煌。
  牛仁深深知道這種詛咒地可怕,他的祖先被封龍島后飽受磨難,如果不是因為用九頭新生龍王血液中的生之力量破除了他們地詛咒,縱然是召喚來祖龍船,他們也根本不敢離開龍島,不然必死無疑。
  “轟隆隆”天崩地裂的聲響發出,自那高天之上竟然墜落下大片瓦礫。老子、佛陀、蚩尤三大強者轟碎了高天之上那座古堡的一角。
  但是,三人也被一股殺氣生生逼退了,向著骨海降落下來。
  除卻來自凈土的玄武老祖外,老子、通天、孫武、原始、佛陀等八位半祖一起強撼天碑,各展神通。
  “那是……”眾人震驚,懸浮在天際骨林中的古堡,那殘破的一角變得殷紅凄艷無比,隨后竟然流淌下漫天的血水,像是一道巨大的瀑布一般垂落而下。
  血茫茫一片。澆灌在那天碑之上。這個場面極其恐怖與血腥,讓所有人心膽皆寒。飛流直下三千丈,不是水浪,是真真正正的血水!
  整片天空都被染紅了,赤紅一片。
  天碑之下,一座鬼城若隱若現,無盡骸骨嘎吱嘎吱作響,蒼茫遠古戰場仿佛重現,煞氣直沖霄漢。
  天碑浩蕩出地力量更加強大了,原始披頭散發,怒目圓睜,直接沖到了天碑的近前,頂著莫大的壓力一步步上前,竟然想沖進那漸漸浮現而出的死城中,那里究竟有什么如此吸引他呢,讓他甘愿冒如此大的風險。
  通天教主也是發絲凌亂,道袍破碎,誅仙四劍縱橫劈斬,抵擋著天碑震動出的恐怖血光,一步步向前逼去,漸漸接近了那片虛幻的死城。看得出通天教主也豁出去了,完全是不計后果的向前沖,仿似有無法抵擋的誘惑在讓他前進。
  準提道人左手持七寶妙樹,右手持降魔杵,硬撼天碑不斷劈下地巨大血光,同樣逼近到了那若隱若現的的死城邊緣,一道血跡自他額頭已經流淌了下來。
  眾人非常吃驚,半祖竟然如此瘋狂,敢與鎮封整座龍島的天碑“叫板”,縱然是他們法力無邊,恐怕也要飲恨收場。
  佛陀腦后三顆舍利子流轉出一道道金光,照亮出一片通明極樂世界,他也緩步向前走去。而那堪與“佛陀第二”爭鋒的無頭和尚神秀亦步亦趨,跟隨在他的身邊,與之共同抗衡天碑的毀滅性血光。
  虛幻的死城漸漸清晰,那足有百米的巨大城門緩緩浮現在天碑前,眾人吃驚地看到了佛陀所圖為何,竟然是為那嵌在城門上地一個巨大的法輪而去。
  遠處,蕭晨吃驚且疑惑無比,這些半祖縱然法力通天,也難以開啟龍島封印。他們到底觸碰了什么禁制才致使死城再一次浮現?
  所有半祖全部發威,孫武手持曾被祖神分封地至寶石匕,硬是自那掃落下的血幕間劈開一道縫隙,沖上了死亡之城的城墻。如一把尖刀一般插了進去,后方幾位半祖全都跟著闖上了上去,半祖在拼命!
  佛陀口誦佛號,十二品蓮臺旋轉向嵌在城門上的巨**輪,佛音浩大,響徹天地間,想要將那法輪接引而回。
  讓所有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自那法輪中竟然走出一個道人,那是……
  “接引還不歸位!”佛陀大喝。
  與此同時,蕭晨感覺像是有什么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他感覺一場莫大的機遇將要降臨,這是一種玄而又玄的直覺。說不清,道不明,但是卻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
  “嘿嘿……”突兀的冷笑聲響起,風華絕代的海云雪在虎家幾位中年人以及一些年輕俊杰的陪同下將蕭晨他們團團包圍。
  想阻止我的機緣嗎?蕭晨從沉思中驚醒了過來。這些人想要對他不善,但是他卻無懼,此刻任何人都不能阻擋他。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