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306 馱死城拔天碑

老龍以一己之力馱起死城,縱然是半祖也瞠目結舌!
  天碑猛力搖動,天空中虛影不斷浮現而出,先后有兩座巨大的碑影自天外飛來,降落在死城中,與龍島天碑并排而列,共同鎮壓死城。
  城墻在下落,老龍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它有些難以支撐了。
  原始、通天、準地道人、蚩尤等人各展大神通,全都想破開地基封印,將當年遺落在死城的至寶取回。
  “轟”
  又一面天碑虛影顯現在天際,浩蕩下莫大威壓,瞬間而至,筆直的插在龍島天碑近前。
  原始、蚩尤等人大叫不好,顧不得取寶,全都竭盡所能相助老龍,但是縱然他們聯合在一起,難以對抗天碑之力。
  “擋住!”
  通天教主急眼了,看到那熟悉的青銅古盾半埋在地基下,他恨不得立刻挖出來,誅仙四劍攻擊力至強無比,如果再加上他當年以心之血祭煉出的青銅神盾,那真是攻守兼備,不可抵擋。
  蚩尤更是不甘心,鐵戈就在眼前,他觸手可及,想要重新握在手中。準提道人與原始就更不要說了,分別對七色兇劍與古杖露出激動的神色。
  “諸位快快來相助。”幾位半祖喝喊,想要讓那些“偷渡”到龍島、隱伏在暗中的半祖相幫。
  ……高天之上,蕭晨近乎石化,整個人與周圍的虛空相融,身影虛淡,他的心神仿佛已經飛到了下方那一排石碑之上。
  龍島天碑是真實存在的,而其他三面天碑則是虛幻的,但卻如真實的碑體一般,透過黑霧若隱若無間可以看到碑體上的刻圖。
  蕭晨將神識的力量提升到了極致,雙目都要崩裂了,盡管那復雜玄奧的刻圖讓他近乎神智錯亂,甚至走火入魔,但是他依然在努力觀看。
  忍受著隨時可能會瘋掉的可能,他終于將一面天碑上的刻圖完全看清,在這一刻他不求理解,以一種印記的方式將那些古碑天圖刻在了心中。
  雖是如此,也讓他有精神崩潰的感覺,印記入體的剎那,他的身體仿佛要隨古碑天圖而動。
  忍受著精神潰散的危險,他瞄向了另一面天碑。
  這是莫大的機遇,他極有可能在今日徹底集全天碑古法,讓自己的修煉法門趨于完美。
  死城下,背馱死城的老龍仰天長嘯起來,聲動星宇,讓龍島搖顫,讓死寂的禁忌之海浪濤沖天。
  “六……道……輪……回!”在這一刻,蒼老的聲音響徹寰宇,撼動天地,在蒼茫大地上回蕩。
  聲音都傳到了長生大陸,讓一些修者震驚。
  四字出口,日月無光,山河失色,天地劇變。
  蒙蒙霧氣繚繞,沒有人看清龍島死城中到底發生了什么,眾人只感覺到一股浩瀚的力量直轟天碑而去。
  緩慢下沉的死城頓時被定住了,天碑的震動出的力量被隔絕。
  所有人都駭然失色,這頭老龍強橫的不可思議!
  六道輪回是什么?那是至尊神通之一!
  歷來只在傳說中出現,不想此刻眾人親眼見證了。
  被塵封無盡歲月的龍島發生異變,莽莽原始山脈在劇烈搖動,龍島中心上空魔氣翻涌,浩瀚波動傳蕩十方,莫大威壓像是漫天星辰墜落大地,如末日來臨。
  猿啼虎嘯,飛鳥沖天,蠻獸奔逃,巨龍嘶吼,一片大亂。
  原始、準提、蚩尤、通天等人剎那行動起來,猛烈轟擊死城地基。
  “哈哈……”準提第一個大笑起來,他左手持七寶妙樹,右手提著一口七色兇劍,大步邁出,一劍劈碎周圍的血幕。他得到了失落在這里至寶。七寶妙樹防御力驚天,現在主殺的七色兇劍回歸,他的實力頓時上了一個大臺階。
  “道兄恭喜了。”死城外前來相助的接引道人上前道賀,旁邊佛陀默默無語。
  “吼!”蚩尤一聲大吼,力拔山兮氣蓋世,黑發倒豎,眸似冷電,他持著一桿魔氣滔天的鐵戈大步走出。
  接著原始提著一把古杖也沖了出來。而通天教主更是激動的一聲長嘯,誅仙四劍開道,青銅古盾飛旋在身旁,沖出死城。
  半祖陸續而出,齊聲對著那打出六道輪回的老龍躬身施禮,道:“多謝前輩相助,他日必當相助龍族。”
  就在這個時候,老龍似乎耗費盡了力量,六道輪回生生終止一股讓半祖心悸的能量波動倒卷而回,可怕的力量是難以想象的,縱然是半祖在它面前都有螻蟻仰望雄師般的荒謬感覺。
  傳說,六道輪回一出,最起碼可以毀滅一個世界,而現在老龍蕩出的波動雖然強大,但遠未如傳說那般恐怖。顯而易見,它衰邁到了極糟糕的境地,根本難以發揮出原本的力量。
  “轟”
  又有兩面天碑自天外飛來,六面天碑并排而列。
  老龍口噴鮮血,大喝道:“我……只能為下代祖龍做到這里了。”
  一聲凄絕的龍嘯直沖云霄,血雨紛飛,老龍身體開始龜裂。
  “前輩……”
  通天、蚩尤、準提、佛陀、接引、老子等人皆驚呼,同一時間眾人一起出手,轟向死城,想要解救老龍。
  虛弱的蒼老聲音在飄蕩:“祖龍兩兩不相見,我的力量早已流逝的差不多了,這么多年來真的不該在茍延殘喘,早就應該自己解脫,好讓更強大的新一代祖龍早點來到這個世上……”
  “吼……”
  一聲凄厲龍嘯震動天宇,帶著決絕與悲涼,老龍震碎了了一片山脈般高聳的城墻,同時他的軀體在崩裂,血肉紛飛。
  “以我之血,為子孫染出一條生路……”
  老龍的下半截軀體徹底崩碎了,上半截殘體舞動著,沖向了天碑,微弱悲涼的聲音最后一次響起:“六……道……輪……回!”
  “轟”
  天搖地動,大地陷入黑暗,漫天星斗浮現而出。
  這天地異相,讓龍島上所有巨龍全都悲嘯起來,天地間飄起血雨,驚雷一道道。
  就是遠在數萬里外的長生大陸,也是落英繽紛,天地悲泣起來。
  老龍的半截殘軀在天碑前被震碎成了血霧,那最后消失的一對龍爪生生抹去了碑體上“永鎮龍島”四字當中的“龍”字。同時,也將天碑拔了起來,將它橫壓在那口魔井之上。
  祖龍殞落!
  “轟隆隆”
  天搖地顫,漫天花瓣飄零,落花如淚雨。
  遠處,珂珂、小倔龍、青龍王、碧龍王、黑龍王等淚水不斷滑落而下。
  龍族的悲嘯聲響徹星空下。
  “是你們害死了老人家……”一只白殼小烏龜大吼著,劃破長空飛來。降落在地后,它化成一個白衣中年人。
  原始道:“是那位老人家傳語讓我們轟擊天碑的,他說要助我們取回至寶。將來我們必厚報龍族。”
  事情顯而易見,老龍萌生死志,要為下代祖龍讓路,要為龍族灑出最后的熱血,同時為龍族結下善緣。
  天空之上,蕭晨近乎崩潰了。
  鎮封黃河的古碑、鎮封失樂園的古碑、鎮封龍島的古碑都是蕭晨所熟悉的,上面的功法早已被他刻印心中。
  在崩潰前,他終于將另外三面天碑上的刻圖完整的烙印在心間。
  六面天碑上的心法集全了!
  他不知道還有沒有第七天碑,但是如此已經足夠了。
  死城慢慢消失,白茫茫的骨海浮現而出,天碑倒下了,天際的魔云散去,古堡早已不見。
  在接下來的整整三天當中龍島都充滿了龍族的悲吼聲。
  蕭晨雖然急于回到人間,但是卻也由得珂珂與小倔龍而耽誤了三天,老龍是可敬的,他也心有悲戚。
  在這幾天中他踏遍了龍島,卻未發現那個和他長相一模一樣的人的蹤跡,那絕對就是佟虎看到的那個在一年前從廬山瀑布進入長生界的人。
  他到底有何目的?
  蕭晨不知,最終在一片海灘上發現了線索,那里竟然劃刻著九幽通天陣圖。
  蚩尤觀看后,確認無誤,那個人應該在二十天前召喚君王船離去了。
  那個人竟然去了長生大陸,蕭晨靜靜想了很長時間也沒有頭緒。
  終于要離開龍島了,蕭晨以玉鐲劃碎虛空,除卻蚩尤與老子立身在蕭晨身邊外,其余半祖全部在前開路,畢竟廬山的守護者不是尋常人所能夠抵擋的。
  廬山瀑布前,當佟虎看到接引道人、準提道人、佛陀飛出來的剎那,直接飛上了廬山,根本沒有阻止的意思,他太明白眼前這些人的實力了。
  長生界的大軍浩浩蕩蕩,自廬山瀑布進入了人間界,鋪天蓋地的人影黑壓壓望不到盡頭。
  “我闡教十二金仙回來了。”
  “我多寶道人回來了。”
  “回來了……我回到了故鄉!”
  很多人都在激動的大喊。
  龍島空間通道那里,蕭晨在把關,他想留下某一部分人,將他們永遠的困在龍島。但是,到了最后也沒有發現虎家的人出現。
  蚩尤道:“不用等了,白虎圣皇肯定將他們收走了,一位半祖若是有心混在人群中,縱然是我們也很難發現。”
  離去時雪白小獸淚眼汪汪,小倔龍等也是悲傷無比,戀戀不舍,一步三回頭。
  蚩尤與老子也飛入了人間界,走在最后的蕭晨恍惚間聽到了一個聲音。
  “原來那個地方真的存在,戰斗才剛剛開始。死亡并不是終結,僅僅是一個新的開始……”
  那是……老龍的聲音!
  怎么會這樣?蕭晨震驚的望著龍島,但卻什么也沒有發現。
  新的開始……將去哪里?
  飛出空間通道后,蕭晨向蚩尤與老子請教。
  “到底有多少個世界?”
  蚩尤做出了回道:“人間界之外,有四方世界,好像真的在人間的四方一般。那便是武界、咒界、氣界、魂界。”
  “人間界的四方……有四方世界?”
  “顧名思意,武界是武者的世界,咒界是咒者的世界,氣界是煉氣士的世界,魂界是魂者的世界。武界已經演化成長生界,因為純武者消失,這里成了諸多小修煉體系并存的世界,他們最后殊途同歸,向神通者演變。氣界已經演變成修真界,至于魂界與咒界很難說現在怎樣了。魂界是專修靈魂的一大修煉體系,咒界是現在的咒師與靈士的源頭。”
  蕭晨感覺很混亂,過去的修煉體系與現在根本不一樣,似乎很容易混淆。
  蚩尤冷笑道:“無論怎樣變,其實最終還是四方世界的本源力量,神通者、咒師、靈士、修真者……還有其他小修煉體系其實都可用四大體系來劃分。”
  老子點了點頭,道:“一切體系都可以,武、咒、氣、魂四大體系概括。”
  蚩尤更是肯定的回應道:“早晚這四大體系還會成為主導。”
  蕭晨想了很久,問道:“祖神死亡后,靈識寂滅嗎?”
  “祖神萬劫不滅……”說到此蚩尤又沉默了,長生界消逝的祖神可不是一兩個了,就在剛才祖龍不也滅亡了嗎?
  老子古井無波,眼眸深邃如海洋,道:“有一個傳說,祖神的死亡并不是終結,僅僅是一個新的開始……”
  蚩尤眼皮直跳,驚道:“你是說祖神不滅,自毀**,是為了走入……”
  走入哪里?
  蕭晨迫切想知道,但是他問了幾遍,老子與蚩尤都未出聲,他們似乎也陷入了沉思中。
  “傳說,四方世界之上還有一個洪荒天界,那里是……”
  蚩尤說到這里戛然而止,似乎觸及到了某些禁忌話題。
  蕭晨是震撼的,無意間得知了四方世界,而現在又聽問道一樁隱秘,四方世界之上還有一界,那里似乎是祖神的目標。
  他和那些人相比,差的太遠了。
  他收起了雜念,在天空中喊道:“請各位前輩相助,去海外走上一遭。”
  佛陀、莊子、準提、孫武、原始、通天、老子、蚩尤、玄武老祖,甚至還有那接引道人也立身在這里。
  半祖的承諾不會作廢,原始走出對蕭晨道:“為你出手,可能會惹上修真界這個大麻煩,如此算是徹底還了你這次的恩情。”
  九位半祖加上接引道人都點了點頭。
  隨后,他們飛向遠方,各自對弟子門徒吩咐了一番,讓他們先行離去。
  十位半祖與蕭晨向著九州的東方飛去,很快就來到了茫茫大海中。
  去長生界搬救兵,離開了這么久,蕭晨不知道太昊是否拖住了青蓮天女,他在心中祈禱莫要發生意外。同時,迫切想對上青蓮天女,十名半祖來到此地,縱然青蓮天女法力逆天,也難以抗衡!他非常想看看青蓮天女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