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11 大敗青蓮天女

小珂珂吃力的定住通天死橋一端,令青蓮天女不能運展此橋。
  原始、通天、準提、蚩尤等一起向前逼近,青蓮天女到了現在終于變了顏色,她知道這些人想滅掉她。
  單挑,她已經敗了,現在是討說法的時候,身處半祖境界,每個人都很果斷,當出手就出手,殺人根本不會皺下眉頭。
  “我想留下若水的身體……”這是蕭晨最后的愿望了,若水的靈識已經被徹底碾碎,他不再抱過多的幻想。
  “一具軀殼而已,留下有何用處。”通天教主冷哼了一聲。
  原始也點頭道:“若留肉身,無法殺死青蓮。”
  事已至此,半祖們根本不可能放青蓮逃走。縱然是為了通天死橋,眾人也不可能就此收手。
  準提持七色兇劍對準青蓮,卻面向蕭晨,平靜的問道:“殺還是不殺?”
  通天教主四劍并起,也指向了青蓮天女,劍鋒冰冷無比,寒光四射,靜等他開口決定。
  殺還是不殺?
  這對蕭晨來說很殘忍,青蓮天女絕對不能留,放走她禍患無窮,但是……若水的身體怎么辦?難道要因此而毀掉嗎?那真的是點滴痕跡都不留世間了。
  怎么辦?
  向曾經的戀人身體揮動屠刀嗎?
  這是一個難題。
  “哈哈……”青蓮天女大笑了起來。
  蕭晨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般難以抉擇,這是一個痛苦而又艱難的抉擇,他變得沉默無比,靜靜的想了很長時間。
  若水已經不在了,空留肉殼在此,留下何用呢?殺死青蓮,才能夠給若水一個交代,以青蓮之命祭祀若水!
  沉默了很長時間,他有了這樣的計較。
  讓她的**就如此化去吧,留下來為青蓮所用,是一種侮辱,是一種褻瀆。
  “殺……”蕭晨大吼了一聲,痛苦的做出了決定,亂發飛揚,他閉上了眼睛,眼角濕潤了,臉上有淚滴滑淌而過。
  喊出的剎那,他感覺自己虛脫了。無情的人嗎?竟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他感覺肝腸寸斷,心中難受無比。
  兇名震四界的通天教主第一個動手,四把兇劍并起,同時向前劈去。準提道人緊隨其后,七色兇劍光芒綻放,立劈而下。原始持古杖,撕裂空間,橫掃而至。
  ……半祖齊動手。
  “你好狠的心……”青蓮天女盯著蕭晨,如此說道。
  蕭晨驀地睜開了雙眼,他看到了青蓮絕望的神色,但是那種神態為何像極了若水呢?已經沒有天女的強勢姿態,失望、落寞、凄絕、迷離……交織在一起,那絕美的容顏是如此的讓人心碎,他的心一下子絞痛了起來,為什么會這樣?
  “殺!”
  半祖齊聲喝喊,殺氣粉碎了天空,讓天外的星辰都搖動了起來。
  在這一刻,整片人間界都開始大動蕩。
  半祖們真的沒有任何留情,全都盡全力出手了。
  蕭晨眼睜睜的看著通天死橋上的人影崩碎了,而后他的雙眼模糊了,晶瑩的液體不斷滾落而下。
  曾經的一個夢,為了她而在長生界苦修,終于回到人間,但靈魂殘碎,以無情之法強行自心間斬去那道身影,到如今剎那憶起往事,雖無悲歌,心卻大慟。
  他有一股想痛哭的感覺,淚水無聲滑落而下。
  終究是夢幻空花一場,到頭來依然是一場空。
  模糊……那道身影漸漸在心間模糊了,蕭晨驚恐的發覺,剎那的憶起,又將快速的消失了,想重新感受過去的一切都不可能了。
  縱是是陳放曾經對他說起的那些往事,都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生生碾碎,將不復存在了。
  這真是一個諷刺而又殘酷的結局,連回憶往事都不可能,成了一種奢望。
  曾經的點點滴滴自心間徹底消失了。
  也許,他今后都不知道曾經有一個叫若水的女孩曾經出現在他的生命記憶中。
  想到這里,他放聲悲歌。
  越來越模糊了,真的要重新忘記了,那道身影在心間漸行漸遠,即將磨滅。
  無言的悲哀,連回憶的權利都將不復存在。
  無言的結局……破空而去亦難忘,幾番寒暑生死劫,終迎來了回歸日,到頭來卻夢一場,支離破碎,一切化為虛無。
  蕭晨心中一片枯寂,面色枯槁,仿似在剎那間蒼老了百年。
  沒有了伊人的記憶,苦澀,一個無言的終點,最是無情的落幕,但是那種苦寂的感覺卻永遠的烙印在了他的心頭。
  連回憶都沒有了,但是那種失落悲傷的感覺卻永遠的印在了心間,這是一種可怕的折磨。
  通天死橋上的訣別,今生今世蕭晨都會感覺悲慟。
  漣漪點點,青蓮天女的身影消散,所有半祖團團將石橋包圍,這能夠打開通往洪荒天界的石橋沒有人不在乎。
  “咦……”
  有人發出了驚聲,在那通天死橋上,一株蓮花石刻惟妙惟肖,仿佛真實的生長在那里一般。
  通天死橋上本無圖案,但是此刻卻多了一株蓮花刻圖。
  “這是……青蓮天女的本體?!”
  “他是通天死橋上的一面石刻?!”
  ……縱然是半祖,也都變了顏色,通天死橋上的一面刻圖經過無盡歲月后都成了氣候,那么此橋真是了不得!
  古老的石橋上,充滿了歲月的滄桑感,上面刀、劍、戟的劃痕清晰而又真實,可以想象曾經在無盡歲月以前有蓋代強者站在橋上決戰,那應該……不是半祖層次的人。
  因為幾位半祖們的法寶在石橋上難以留下如此重的印記。
  三把戰劍插入石橋之上,一動不動,幾位半祖都沒有去拔,飛上石橋后全都陷入沉默中。
  “那是……”
  蕭晨心中一顫,他看到在那蓮花刻圖的旁邊,還有一道朦朧的身影,凄絕、無助、傷感、絕望、落寞、迷離……那是若水的肉身圖,讓人心碎的刻圖。
  為什么會這樣?她的身影怎會印在通天死橋上?天意如此,不想他忘記嗎?蕭晨心中發顫,他一把抓住了定在失樂園中的戰劍,顫抖著來到那刻圖前,靜心凝神,將那女子的石刻挖了下來。
  周圍的半祖眼神凌厲無比,見他沒有損壞石橋主體,才什么也沒有說。
  蕭晨將若水的刻圖放入失樂園,面對那哀怨、絕望的眼神,他竟然陣陣心顫,難以正視。
  在刻圖旁他立上了一面石碑,刻下若水二字,縱然不久后記憶不復存在,也會知道這個女子的名字。
  做完這些,蕭晨將戰劍打入失樂園,他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疲憊的一天,無力的對珂珂道:“放下石橋,我們走。”
  小獸也有些吃不住了,盡管失樂園非凡,但是它這個主人這幾年來荒廢了太多的時間,修為并沒有提高,難以將石橋收進去。
  “轟”
  珂珂放開通天死橋的剎那,此橋爆發出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動,竟然將十一位半祖都震退了出去,但緊接著他們又沖了過去,團團將之包圍。
  蕭晨不想去爭奪此橋,一是無力去爭,二是無心去爭。悲慟永遠的留下了,他感覺整片天地都一片灰暗,根本不想在此地多停留片刻。
  飛到太昊老人的身邊,最后看了一眼還在恬靜沉睡的清清,蕭晨帶著珂珂化成一道光芒沖向遠方。
  蚩尤傳音道:“有事去常羊山找我,不久我將去那里救一位朋友脫困。”
  太昊與玄武老祖也同時傳音,他們將合力傳授清清法訣,有事可來海外尋找。
  原始則冷聲傳音道:“青蓮天女的門人若來尋仇,自有我等抵擋。此后兩不相欠,因果就此結了。”
  通天教主與準提道人等也都點頭稱是。
  蕭晨沒有回應,一路向著九州飛去。
  若水的身影終于在他心間徹底消失了,但是他依然感覺到了難言的悲慟,到了后來他只知道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卻將要忘記那是誰了。
  “咿呀……”小獸輕輕的抓著蕭晨的一綹長發,有些擔憂的望著他。
  回家,在這一刻蕭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回到自己家鄉,回到那個溫暖的家。
  山外山在村口看到蕭晨后傻呵呵的笑了。
  蕭晨的父母看到他回來,高興無比,游子在外,老人最是擔心,況且蕭晨曾經失蹤了八載。
  在接下來的整整三個月中,蕭晨沒有去尋柳暮、一真等人,一步也沒有走出家門。他變得茫然了,感覺現在失去了方向,似乎沒有了奮斗的目標,像是那大海中的一葉孤舟。
  今后將何去何從?
  變強,變到最強嗎?他突然失去了那種動力。
  他萎靡不振,陷入到一種無力的狀態。
  蕭晨的父母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他們覺察到了蕭晨的失落,盡管他每日都在強顏歡笑,但母子連心,父子天性,他們怎會感受不到那種苦澀的笑意。
  他的父母強行將他推出了家門,少年時的玩伴大周、小虎、二冰、秀才、光頭等人強行拉著他到縣城去逛廟會。
  整整在家中閉門三個月,突然來到人山人海的鬧市區,頓時讓蕭晨那顆寂靜的心震動了幾下,由極靜到極動,短暫的剎那,蕭晨有了一點點突至的感悟。靜與動在這一刻是如此的鮮明,由一種環境突至另一種環境,連心態也都在剎那間不同了。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他時常被一幫兒時的伙伴拉出去,去黃河摸魚,去荒野狩獵,去遙遠的戈壁跋涉,去百草堂聽書。
  蕭晨那顆迷茫的心,慢慢堅定了起來,他漸漸重新找回了自我。
  他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女人消失了,已經忘了她的樣子,但路還要走,為什么讓心態停留在“失去”的那一刻呢?消逝了終究消逝了,自責頹廢也無用,他還需繼續前行。
  也許那股神秘的力量自行幫助他斬去了那個女子的影跡也是為了他繼續前進吧。
  蕭晨的心境在慢慢發生蛻變,頗有一股撥開云霧見天日的感慨。
  “是無情也罷,是堅定也好,路還要走,我決定重新開始。”
  有八相極速,他朝游東海,暮游西疆,走過戈壁,進過草原,在這接下來的短短兩個月中,心境發生了真正的蛻變。
  賞慣了春花秋月,步入那殺氣沖天的戰場,會有一種不同的感受。久居鬧市,跋一程戈壁的荒涼,別有一番體驗。見慣了小溪潺潺,觀看一番大海的咆哮,必得一種感悟。
  幾個月來從未修行,但是蕭晨的修為卻在激增,心境在提升,修為境界也在蛻變,他竟然邁入了御空境界六重天。
  這讓蕭晨感悟更深了,無知無覺間,他進行了一次煉心之旅。
  “人生誰能一路高歌?”這是他最大的感悟。
  如果沒有那陰霾雨云的暴動,怎會有七彩長虹的絢爛高掛;如果沒有晚霞的暗淡落幕,怎會有朝霞的蓬勃再生;如果沒有人生的灰暗低谷,怎能襯托出一覽眾山小的高遠心境。
  換一種眼光,換一種心態,重新審視過去,一切都將大不相同。
  看到蕭晨重新精神奕奕,最高興的莫過珂珂,小東西抱著陰木參果吃開心的吃了起來,不再像以往那般呼呼大睡。
  渾身充滿了澎湃的力量,蕭晨的武體更進一層,雖然九州之上靈氣匱乏,但是純粹的武者完全是在挖掘己身的力量,無需外界靈氣,對蕭晨無影響。
  他想變得更強,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是他的目標。
  生命中一個女子已經隨風而去,雖有淡淡酸楚,但是已經不再沉湎于過去。他現在感覺心無桎梏,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他攀升極道武境的步伐。
  這是一個大時代,武、咒、魂、氣早晚會一齊重現世間,風云際會,他無法躲避,只能進取。
  當蕭晨重入修煉界時,一個又一個的消息向他砸來。
  龍王戰四野,血染千里海域。當年龍島的所有小龍王盡顯人間,在各自所屬大勢力的支持下,大戰于人間界,競爭始祖龍之龍氣,角逐祖龍之位。
  修真界中的大禹、后裔等半祖降臨人間,與準提、原始、通天等人摩擦不斷,不過卻未真個開戰,現正在廣招門徒,有在人間界傳道統的跡象。
  蚩尤強撼常羊山,將要解救出一位被封印無盡歲月的上古戰神,卻幾次無功而返。
  修真界與長生界年輕一代時時對抗,從九州到到海外不斷爭鋒,有擺下擂臺爭奪年輕一代第一帝王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