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12 心境蛻變

當徹底忘卻若水的身影,蕭晨帶著珂珂離開了祖龍村,像是經歷了一次新生,迷惘的過去徹底磨滅,他再一次踏入了修煉界。
  “咿呀咿呀……”珂珂穿越空間,興奮的與蕭晨賽跑。
  蕭晨展開八相極速,風馳電掣,但是卻發現無法將小家伙甩開,后方一道白光像是一顆奇異的流星,尾隨他而來。
  “小東西這么快……”蕭晨笑了起來,捏了捏它的鼻子。
  雪白小獸不滿的嘟囔了一聲,而后美滋滋的抱著一枚朱果啃咬起來。
  “鏗鏘”
  遠處傳來刀劍相擊的聲音,更有能量波動浩蕩而來。
  此地,距離五岳之首的泰山不遠,乃是九州的名山重地之所在。蕭晨與珂珂快速向前飛去。
  山巒起伏,蒼翠青碧,但縱然是東岳,貴為天下名山,也缺少靈氣。
  六道人影在混戰,雙方實力相當,戰的難解難分。一方是修真者,一方是長生界的修者。飛劍、法寶縱橫沖擊,雙方打的甚是激烈。而在前方,更多的喝喊聲傳來,向前望去,可以看到人影綽綽,在泰山附近有不少戰團,全都是年輕的身影。
  這是怎么了,怎么會有如此多的人混戰?
  蕭晨與珂珂像是局外人一般,飛上了東岳泰山,上面的戰斗更激烈,鮮血染紅了天空,修真法寶漫天飛舞,神通法則照亮山巔。
  泰山之巔,血霧彌漫。
  蕭晨驚異無比,沒有想到雙方的戰斗如此慘烈。若不是將長生界的人引入人間,恐怕九州的修者真的無法制衡修真者。
  “哧”
  一道劍光沖來,直斬蕭晨頭顱,珂珂不滿地嘟囔了一聲,七色神光掃出,“鏗鏘”一聲飛劍粉碎。遠處一道人影口吐鮮血,險些墜落下高空,似乎沒有想到闖入戰場的一人一獸如此厲害。
  幾道人影一起向前沖來,快速將蕭晨與珂珂包圍。蕭晨八相極速一展,憑空消失不見,躲到另一個方向觀戰,他不想輕易出手。
  泰山之上戰團很多,到處都是人影,驀然間他看到了熟人。
  撒摩,長生界羅馬帝國年輕一代十大宗教高手之一,正手持一本古經書念念有詞,天空中星光燦爛,十八顆房屋般大小的能量藍星,如隕星一般墜落而下,直將圍攻他的三名修真者打的法寶崩碎,肉身解體。
  “哈哈……蕭兄弟快來幫忙,修真界的人太張狂了,居然想搶占泰山。”撒摩看到了蕭晨與雪白小獸。
  “你怎么來到了此地?”
  “我哭啊,我去了西方,沒有想到那里一片苦寒,封印比之九州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不得已又跑回來了。”撒摩又震飛了兩名修真者,來到蕭晨的身前,道:“據說九州要解封了,修真界的人開始搶占靈山了,各地名山大川都在發生類似的戰斗呢。不過老輩人物都沒有出面,現在都是年輕一代在爭戰。”
  “原來如此。”
  “修真界確實有棘手的人物,很不好對付,前幾日我險些飲恨人間。”撒摩似乎心有余悸。
  蕭晨又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大日葵花朵朵,金色花瓣照亮半面山峰,一道影跡像是閃電般在移動,縱然是飛劍快不過他的速度,他縱橫沖擊,斬斷數把飛劍,更是削掉了幾個修真者的頭顱。
  那不是海云天嗎?想不到很久未見,他魔功大成,不用想蕭晨也知道他修習了傳說中的魔功《葵花寶典》,身影快如鬼魅,劍芒璀璨如長虹。
  “天佛寶輪!”一聲大喝,讓蕭晨轉移了注意力,他看到了楚行狂,命運雙生子罕世神通的掌控者,與佛陀同源的大神通,縱然他大敗過數次,但是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他的對手以一面五行旗震碎了手持天佛寶輪的善子,但是惡子卻持死神鐮刀破入,斬碎五行旗,割下了對手的頭顱,更是破碎了那想沖天而去的元嬰。
  “不少故人來到的人間界啊。”蕭晨感嘆著。
  刷不遠處,一個身姿曼妙的麗人展開不死天翼沖天而起,潔白如玉的雙手像是羊脂玉雕琢而成的一般,不死法印妙到毫巔,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輕松破開兩名修真者的防御,擊破他們的鎏金鼓,將他們打落下山巔。
  此女閉月羞花,傾城傾國,正是那燕傾城,得不死掌教相助,她斬斷了與蕭晨的聯系,而后以自身為鼎爐,時至今日碎魔種神大法終于初成,功力突飛猛進。
  紫衣飄動,美人如花,翩翩然如玉蝶翔舞,燕傾城飄逸靈動,轉身間也看到了蕭晨,似乎有些驚訝,不過很快轉過了頭,開始尋找下一個對手。
  修真者的確很強勢,蕭晨看到撒摩、海云天、楚行狂、燕傾城連勝對手,但是也看到了很多長生界的年輕高手殞落在泰山之巔。
  戰斗是無情的,血花飛濺,雙方皆傷亡無數,并沒有呈現出一面倒的現象。
  撒摩道:“近日來泰山是一個主戰場,不過其他名山也在進行激烈的戰斗,許多故人都分散在各地。據說,修真界的人要與我們擺下一座生死擂臺,雙方派出最強高手對決。”
  “嗚嗚……”正在這個時候,遠空傳來陣陣沉悶的低吼聲,仿佛有一只遠古巨獸在接近,一股雄渾的力量排山倒海動蕩而來。
  遠遠望去,兩艘巨大的戰船,在天空中飛行。
  撒摩皺眉道:“他們的高手來了。”
  那是屬于修真者獨有的巨型戰船,超大型法寶,流光溢彩,穿云破霧,飛快接近,兩艘戰船都長有百米,能量波動非常劇烈。
  “住手!”
  第一艘戰船上,一位男子大喝,與此同時,一道劍光如天外飛仙一般自云端劈落下來,巨大的劍光直接震飛了不少修者。
  很狂妄的一劍,想要將泰山之頂削平。立時惹的不少人大怒,這乃是五岳之首,人間界的一種象征,怎容他如此放肆。
  不過沖過去的幾名修者都被震碎了,鮮血長灑,殘軀墜落,他們根本難以撼動那巨大的劍光。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血光崩現,無盡神魔影跡浮現而出,無頭的天使、斷臂的惡魔,伴隨著一把晶瑩剔透、食指長的赤血飛刀,打碎虛空,撞上了劍光。
  小李飛刀的嫡系傳人絕刀出手,那紅色的飛刀正是當年李尋歡的仁者之刀,因沾染了無盡神魔的血液,而成了一把殺氣沖天的血刀,可謂無堅不摧,神魔難擋。
  劍光崩碎,天空中的巨大戰船一陣搖動,上面那個青年男子冷笑道:“有些意思。”
  說話間,兩艘戰船降落而下,浩瀚波動震的眾人倒退,船上有不少修者,為首那名藍衣青年第一個御劍而下,他喝道:“不是已說好了嗎,雙方強者對決,為何混戰起來?”
  一個臉上有疤痕、鷹視狼顧的男子無畏的挺身而出,喝道:“這要問你們的人,為何無故侵奪岱山?”
  蕭晨一愣,這不是大商國都城的王系子弟薄士嗎?那個赫赫有名的兇禿子,看來五大霸主國中的巨族也都送了一些“火種”到人間。
  “岱山不屬于修真界,似乎也不屬于你們長生界吧?”藍衣青年冷笑道。
  薄士冷漠的道:“我們祖輩的根在人間界,現在回來,完全是回到了故鄉,哪里像你們無故入侵。”
  藍衣青年仰天大笑,道:“笑話,我們的祖先大禹、后裔等人也有不少來自人間,現在回來,也可謂回歸故里。其實多說無益,最終還是要來決戰,憑實力說話。距離擂臺生死戰還有段時間,但各地名山大川已經開始進行了封王戰,不然今日我們這里也角逐出幾個王吧。”
  “還怕你們不成?”長生界的人都很憤怒。
  藍衣青年大笑,道:“無需太多人參與,我們各選派出幾人足矣,我肯定在出場之列。”
  “好!”絕刀聞聽此話,向前邁步而去,在虛空中與藍衣青年對峙。
  這個時候,修真一方數名高手來到藍衣人近前,與他并排而列。
  讓蕭晨深感意外的是,他看到了一個熟人,一個臉色蒼白的紫衣人,自第二條戰船上御劍而下,竟然是那蜀山年輕一代第一高手鄧玉。
  他不是被鎮壓在昊天塔中了嗎?蕭晨立時明了,定然是太昊將他放了出去。
  “鄧兄哪里需要你出手,你還是歇息去吧。”藍衣人開口道。
  “無妨,我經過祖師相助,已經復原了。”
  絕刀上前,撒摩、燕傾城、海云天、楚行狂也在虛空中邁步前進。
  “長生界沒落了嗎?就憑你們幾人……”藍衣人冷笑,與紫衣鄧玉站在一起,大有睥睨天下之態。
  “總比人間界強,偌大的九州,連一個能夠出戰的人都找不到。”鄧玉聲音很輕很緩,但是卻清晰的傳遍了泰山,眾多修真盡皆聽到。不過沒有人多說什么,這里除卻蕭晨外,真的沒有一個人間的修者。
  “咿呀……”珂珂氣呼呼的嘟囔著,它靈性極高,知道這是蕭晨的故鄉世界,跟著不滿了起來。
  鄧玉不經意間掃了過來,頓時如遭雷擊,雖然這一次蕭晨的面貌與上次不同,但是那股氣息絕對一樣。
  這一次,蕭晨是以本來面貌示人的,且并沒有隱藏自身氣息。
  “是你?!”他又驚又怒。
  “是我。”蕭晨抱其珂珂,捏了捏它的耳朵,惹的小獸咿呀了幾聲,他顯得很平淡,無所謂的看著鄧玉。
  “我要殺了你!”鄧玉恨透了蕭晨,身為蜀山第一青年高手,上次意外慘敗,成了他的一塊心病,若不是長輩相助,他就徹底被蕭晨廢掉了。
  “要和我戰?可是方才你說了,人間無一人可以出戰,你想和我這個普通的人間修者對決?”
  這話簡直是在抽鄧玉的耳光,上次不管怎么說他敗在了蕭晨的手中。
  旁邊的藍衣人攔住了鄧玉,道:“你我同為修真界年輕最強十杰,不要與人間界的修者一般見識。兵對兵,將對將,王對王,他自有人對付。”
  “哈哈……”蕭晨什么也沒有說,大笑了起來。
  鄧玉臉色發燒,覺得蕭晨這是在嘲笑他,他頓時陰冷無比,道:“上次你仰仗昊天塔贏了我,失去昊天塔后,憑真本領你如何是我對手,二十招內我取你性命。”
  泰山之巔,人影綽綽,修者數不盡,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蕭晨竟然戰勝過鄧玉這個號稱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的人,眾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