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315 封王問鼎

黃水滔滔,始祖龍之魂沖入大海后,黃河似乎并沒有發生任何異常。蕭晨沿著黃河而上,路過家門未停,直接向西而去。
  常羊山地處九州西部,隨著歲月的流逝,已更名為仇池山,相傳乃是上古年間炎帝的誕生地,更是與黃帝誕生地不過一山之隔。
  可以說此地非常不凡,與許多大人物有關聯。
  綿綿上古山脈雖然不高,但卻透發著一股蒼涼與久遠的浩大氣息,仿佛茫茫神州之源盡藏于此。
  一片原始山脈巍然聳立,雖然高不過一兩千米,但卻氣勢磅礴,讓人心生敬畏,需要仰望視之。
  蕭晨來到這片山脈后立刻感覺到了一股與九州其他地域截然不同的氣息。
  一座壯闊的遠古神山形如臥羊,頭沖東方,尾朝西土,靜靜矗立在那里。不知道為何,看到它的剎那,蕭晨感覺這仿佛是一只活物,似乎是一頭被封印的遠古巨獸。
  “你來了。”
  蕭晨走到巨山前,看到的蚩尤負手而立,正仰望著常羊山蹙眉。如今蚩尤早已恢復到巔峰狀態,給人以如山似岳般的沉重感。
  “未曾有進展嗎?”蕭晨問道。
  蚩尤搖了搖頭道:“封印的力量比之當年強盛了十倍,撼之不動。”
  這讓蕭晨頗為驚異,隨著歲月的流逝,任何封印之力都理應越來越弱才對,此地怎會截然相反呢?
  “是誰封印了此地?”
  “軒轅黃帝。”蚩尤平靜的答道。
  “是他……”蕭晨驚訝無比,道:“軒轅大帝的力量如此強橫嗎?上古的封印到了現在還無法破除?”
  這不由得不吃驚,黃帝上古年間雖然已經臨近祖神之境,但是蚩尤也在半祖之上,差距應該沒有那么大才對,不應該對他的封印束手無策。
  緊接著蕭晨猜測到此地到底封印的是何人了,心中更加震撼,那個人物在九州鼎鼎大名,可謂家喻戶曉。
  “現在已經不是黃帝的封印之力,被另一股神秘的磅礴力量取代了。”蚩尤在山腳下仰望著常羊山,露出思索的神色。
  “怎么會這樣,有后來者施加了更重的封印?”這讓蕭晨露出疑惑之色,但是卻幫不上什么幫,他對上古年間的事情了解有限。
  珂珂無聊的打著哈欠,而后咿呀的比劃了一番,小聲嘀咕這是一只大野羊。
  “大野羊……有點印象。”在山腳下踱步的蚩尤猛的定住了身形,他經歷過無數次的蛻變,軀體換了一具又一具,曾經的記憶若不是黃帝點醒,點滴都不會憶起,忍不住道:“看來我需要去找個半祖級的老古董問問此山的來歷。”說罷,他破開空間,眨眼消失不見。
  蕭晨圍繞著常羊山轉了一大圈,發現此山果真非凡,有一股神秘而又可怕的力量在輕輕蕩漾,根本無法撼動分毫。
  蚩尤僅僅離開了一天,回來時面帶凝重之色,沉聲道:“傳說此山乃是以為蒙昧時代的大能死后的軀體所化。”
  “這……”蕭晨再一次重新打量常羊山,越看越發覺得真是一只巨羊在匐臥。
  “傳說是那人間蒙昧時代十二強之一的未羊。”
  “未羊?”
  “不錯,蒙昧時代的十二強,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午馬、未羊、申猴、酉雞、戌狗、亥豬曾經威震天下無盡歲月,這些強者單以力量而論多半可與祖神抗衡。”
  蕭晨確實被鎮住了,十二生肖與天干地支竟然還有這樣的來歷,這實在讓他不得不驚。
  雖然知道了來歷,但是蚩尤依然沒有辦法,強撼常羊山,根本打不碎,他的鐵戈都卷刃了,也難以劈開此山。
  蕭晨拿出了那把戰劍,但是依然無用,強如蚩尤也無法發揮出戰劍蘊含的恐怖威力,在他的手中只能算是一塊硬鐵。
  蕭晨并沒有就此離去,在常羊山附近開始隱修,他希望能夠看到蚩尤破開封印,見一見那位傳說中的人物。
  “蚩尤叔叔我們來了……”
  “蚩尤叔叔不要怪我們哦,我們忘記將一件東西交給你了,是父親讓我們帶來的。”
  半個月后,兩只歡快的小蘿莉像兩個精靈一般出現在常羊山,她們歡聲笑語,似乎這段時間玩的很開心。
  面對這兩個美麗精致的瓷娃娃,蚩尤也沒有任何辦法,問道:“有什么要送我?”
  “軒轅劍。”說到這里,兩個小蘿莉劃開空間,取出一把光華四射的黃金劍,道:“父親說了,常羊山有個劍孔,可以此劍破開。”
  蕭晨睜開眼睛,從靜修中醒來,飛天而起,來到近前。珂珂看到兩個小蘿莉后,一陣頭痛,居然化成一道白光,一溜煙的逃跑了。
  “別跑……”兩個小蘿莉這次沒打擾蕭晨,直接追小獸而去。
  蚩尤手撫軒轅劍,嘆道:“經歷龍島死劫,他自臨近祖神的巔峰狀態被打落而下,現在他又達到了這個境界,恐怕離破入祖神之境不遠了。”
  半祖性命交修的至寶會隨著半祖修為的提升而進階,蚩尤感受到了軒轅劍的強大與恐怖。
  蚩尤與蕭晨同時行動起來,果然在常羊山的半腰處尋到了一個劍孔,蚩尤手持軒轅劍,猛力刺入了進去。
  黃金神光直沖霄漢,出乎蚩尤與蕭晨的預料,緊接著劍孔中竟然噴出一道道血光,雖然是光霧,但仿佛是血水在流動一般。
  “它……活了?”蚩尤大吃一驚,自語道:“我明白了,軒轅當年的封印之力喚醒了它的生機,讓它漸漸有了復蘇的跡象,融合軒轅之力后它在慢慢壯大與覺醒。”
  “轟”
  天崩地裂,周圍的群山在這一刻全部搖動了起來,無盡巨大的石塊沖上了霄漢。遠遠望去,仿佛有無盡流星雨在劃破長空。
  這僅僅是開始,常羊山大動蕩,周圍像是發生了海嘯,臨近的群山第一時間粉碎,像是堆砌的沙山一般,在潮水下剎那間化無烏有。
  在隆隆巨響聲中,周圍的巨山成片成片拔地而起,被一股磅礴的力量撕扯著四分五裂,而后撞向天際。
  像是火山爆發,像是末世來臨,常羊山周圍的一切都毀滅了,茫茫原始山脈迅速崩潰,無盡山嶺粉碎……除卻常羊山外,周圍竟然徹底化成了一片金色的沙漠,方圓五百里山脈全毀!
  血光沖天的常羊山自那劍孔處慢慢裂開,陣陣黑色的閃電狂劈而下,驚雷一道接著一道,常羊山裂為兩半。
  “不是祖神,死后的軀體也有這般威能……”蚩尤感嘆著。
  常羊山被劈開了,血色光華彌漫,跟真正的血霧沒什么兩樣。
  “刑天還不醒來更待何時?!”蚩尤大喝。
  那常羊山腹內,忽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勢”,撼動了整片大地,滔天的能量波動沖天而起,天外的星辰都搖動了起來。
  在這一刻,九州大地似乎都顫動了起來,但凡修者都感應到了,很多老人都知道一個無法想象的強者覺醒了。
  “轟”
  常羊山搖動,無盡神光沖入霄漢,溝通了天宇億萬星光,一顆頭顱沖天而起,接受那浩瀚星空無盡星辰的洗禮。
  無數道星光灑落而下,同時灑輝于刑天的斷頭之上。
  那是一個英氣逼人的男子,雖然閉著雙目,但是舍我其誰、氣吞山河的英偉氣概一覽無余,絕對那種掌控天地,惟我獨尊的絕代人物。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這便是九州的戰神!一個在上古年間不敬天不禮地、足以與臨近祖神境界的軒轅大帝爭鋒的蓋世人杰。
  億萬星光凝聚出無盡光華,為他重組肉軀,一個偉岸的男子慢慢顯化而出,那緊閉的雙眸緩緩睜開,兩道讓星月失色的眸光綻放開來。
  英姿勃發的刑天,**保留在最巔峰的青年狀態,但是眸子卻顯得深邃無比,露出了睿智的光芒。
  沒有一絲一毫被封印無盡歲月的瘋狂,他顯得很平靜,轉過偉岸的身軀,他面向蚩尤點了點頭,道:“終于再相見了。”
  蕭晨默默觀看,心有敬意。刑天為這片大地的戰神,這等人物恐怕早晚能夠破入祖神之境。
  刑天亂發飛揚,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嘯,滾滾音波瞬間傳蕩千里。緊接著他蹙眉道:“這片大地上的靈氣干涸了。”
  “無盡歲月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蚩尤輕嘆道。
  “我感覺到了十幾股強大的神念在窺視我。”刑天掃視八方,露出了冷冷的笑意。
  “他們來自長生界與修真界,目前都在縱容弟子搶占人間的靈山。”蚩尤解釋道。
  在蕭晨的印象中,蚩尤已經夠強勢了,可謂男人中的男人,但是相比起來,刑天卻更加強勢,睥睨天下,舍我其誰,是那種無視上天的人物。
  刑天語氣平靜,但是聲音極其有力,道:“當人間是什么地方了,讓他們從哪里來滾回哪里去!”
  蚩尤搖了搖頭,道:“有半數人都是自人間證道的。”
  “根在人間,心亦回歸人間,自可留下。若是心在他界,想要爭搶人間,我親手送他們回去。”刑天話語擲地有聲。
  蚩尤亂發飛揚,也沉聲道:“好,我們召集故人,再聯手戰天下!”
  “哼”
  遙遠的天際傳來一聲冷哼,刑天與蚩尤同時望向東方。
  刑天軀體已經由星光凝聚而成,猛的一抖動,億萬星光碎裂,杳逝而去,他邁步而出,來到蕭晨近前,注視著他,道:“我修戰力,在你的體內,我感覺到了同樣的力量。”
  而后他腳踏虛空,大步向著東方走去,聲音傳蕩千里,道:“今日我刑天要滅殺一半祖為人間界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