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16 上古戰神

刑天脫困。發下誓言。要斬一位半祖為人間立威。
  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在虛空中如山岳般雄偉。氣勢磅礴。讓人心生懼意。他一步步向著東方走去。每一步邁出都走會前進百里有余。如此玄法讓人驚嘆。
  蚩尤亂發飛揚。也如那太古魔山一般。顯得高不可攀。他也向著東方走去。兩大上古巨頭。睥睨天下。傲視人間。無形的氣勢懾人心魄。讓人膽寒。
  蕭晨展開八相極速才跟上他們緩慢的步伐。這是要去殺人啊。錯。是殺半祖!他們心志堅定。絕不是戲言。當真要做出震驚天下的大事了。就是不知道要斬殺何人。
  僅僅走了幾十步。刑天就來到了東海之濱。在茫茫蒼空之上步入大海間。
  刑天出世。八方風云動。但凡高手都感覺到了他覺醒時的強大波動。許多修者都沖向東海。
  碧浪滔天。云朵潰散。洗凈了藍天。
  海外的修者都被驚動了。因為刑天的殺意是不加掩飾的。數千島嶼都感覺了冷冽的寒意。
  雖然還是盛夏季節。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秋天的蕭瑟與冬日的酷寒。
  遠遠地。眾多修者立身在天邊。噤若寒蟬。不敢靠近一步。只能以各種神通窺視。
  正前方一個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背負兩把長劍。當空而立。眸子開闔間鋒芒吐露。像是劍芒一般犀利。他靜靜而立。讓人望之難以揣測深淺。
  他擋住了刑天的去路。或者說是他知道刑天是為他來。提前現身等在這里。
  “武者刑天。”刑天沒有什么多余的話語。要說的話早已發出。他乃是殺侵入人間地半祖而來。
  “名字早已磨滅。人稱劍主。”沉靜如深淵的青年平靜答道。
  遠空的修者驚呼。劍主何許人也?那是蜀山一脈的鼻祖。過去雖然沒有來過人間界。但是他的道法卻早已流入過人間。人間界蜀山劍俠名傳天下。就是得到了他部分道法的傳承。其中杰出者長眉老祖等人都曾經是人間某一時代的風云人物。
  蜀山一脈整體進入修真界了。自然投到了劍主之下。那是修真界的一大宗派。赫赫有名。
  這次為了某些目的。修真界想要入主人間。作為無敵半祖地青蓮第一個跨界。接著大禹、后裔、劍主等緊隨其后。先后降臨人間界。
  “你想殺我?”劍主背負雙劍。眸綻冷光。
  刑天氣勢迫人。如雄偉的巨山一般。沉聲道:“九州是我祖土。你們在此征戰不休。亂我河山。當誅!”
  聲音之浩大。震動碧海青天。汪洋倒卷。群島震顫。傳蕩千里。
  縱然人間沒落已久。無高手現世。也讓蕭晨聽的熱血沸騰。感覺此刑天不愧為人間戰神。其氣其勢實乃凌日月、壓山河。
  劍主的門徒當中自有不服氣者。在遙遠地后方怒喝道:“刑天你不過剛脫困而已。不去覓地隱修。如此張狂行事。當心惹下殺身之禍。”
  刑天無視那些言論。在如此強者面前。那些人好比螻蟻。就是喝吼如天雷。也難以讓他心中波動。
  不過有些人似乎真的不知道深淺。見刑天無動于衷。以為他已心有忌諱。更加放肆的喝喊道:“沒落的廢土人間。不完全是你們的領土。匹夫刑天莫要夜郎自大。憑你無法封擋我等。”
  刑天古井無波。但是卻緩慢抬手了右手。輕輕向前點去。一道青光掃向遠空。
  劍主雙目中射出兩道冷電。手掐劍訣射出一道劍芒。阻擋那道青光。不然遠空地弟子門徒定然形神俱滅。
  哧哧
  劍芒與青光相遇。發出撕裂的聲響。天空中出現兩口黑洞。而后兩道光束同時消失不見。
  刑天面色平靜。在大海上空中邁步。一步邁出。他在剎那間逼到了劍主地近前。一拳轟出。八方風云動。天地瞬間失色。晴朗的天空卷來千萬云朵。驚雷陣陣。雷電轟鳴。
  如此力量不可揣測。一拳轟出。帶動著天氣都發生巨變。巨大的能量波動。將那遙遠天際的風云都召喚到了碧藍如洗的近空。
  劍主自背上取出一劍。并未如尋常修真者那般以神念御劍。而是握在手中格擋。“當”的一聲巨響。拳與劍相交。迸發出千萬道霞光。比之閃電還要刺目。讓遠空的修者睜不開眼睛。
  天空中無盡云朵瞬間被震潰。消失地無影無蹤。如此手段讓人折服與驚嘆。舉手投足間可號令天地。風云變幻。氣象萬千。
  交手剎那。錯身而過。兩大強者對換了身位。刑天背對劍主。面向前方。緩緩抬起右手。一指點出。青光崩現。撕裂向遠方。
  “刑天你……”
  劍主驚喝。手中長劍立劈而下。劍芒粗如山岳。想要追阻。
  刑天冷笑。頭也不回。左手向后斜斬。宛如山岳在搖動。揮動的左臂重如萬萬鈞。一股無形的“勢”透發而出。擋住了那道巨大的劍芒。像是一座大山截斷了一條滾滾長河。
  遠空傳來驚恐的喊叫。但緊接著戛然而止。刑天點指出的青光橫掃那片天際。辱沒人間的幾名修真者剎那化成了血霧。
  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幾人肉身粉碎。蜀山一脈的弟子噤若寒蟬。在無人敢言聲。人間地上古戰神如此威勢。令所有人都感覺心膽具寒。
  凜冽地殺意撼動八方。刑天面對劍主。仿似在看尋常人一般。似乎那根本不是一個半祖。偉岸的身軀一晃。雙手劃動間。淡淡光幕籠罩百里海域。那里像是被隔絕了。但卻又能夠被外界所看到。
  “那是武界。武者地戰場。刑天是一個武者。”有人驚呼。
  很明顯刑天不想毀壞千里海域。修為到了他們這等境界。動輒便有毀天滅地之威。人間是他所要守護地。容不得過分破壞。
  蕭晨以八相極速沖到光幕不遠處。天眼神通展開。他想親眼目睹里面的一切。刑天是武者。如此戰斗對于他來說太重要了。也許。他能夠從中堪破許多未曾通透的武學難題。
  這片的海域的修者都聚集而來了。全都想一睹上古戰神的風采。蚩尤靜靜的立身在高空。掃視著八方。他在關注其他半祖的動向。
  光幕內。劍主拔出雙劍。面對這位傳說中的強勢人物。他沒有一絲一毫地把握。冷笑道:“真的要不死不休?”
  刑天從容而有鎮靜。一步上前。以行動回答了他。右腿橫掃他的腰際。其勢如荒巨山跨越時空鎮壓而來。強大的力場無以倫比。
  劍主凜然。手中雙劍流光溢彩。綻放出萬道霞光。交叉著架了出去。想截斷刑天地右腿。但是縱然其雙劍乃是半祖至寶。當觸碰到刑天右腿時也發出了“鏗鏘”顫音。斬之不動!
  刑天力沉勢猛。右腿沉重如山岳。生生崩開了雙劍。將劍主震退。他立身站穩。靜如深淵。氣勢迫人。而后再次邁步而出。向前逼去。
  劍主松開了雙手。任雙劍縱橫。向前劈斬而來。以神念遙控。同時。他身上霞輝綻放。一副戰甲著裝在身。連頭顱都覆蓋住了。體內的圓嬰更是穿上了一層嬰甲。血光沖天。一桿戰矛出現在他的手里。大步向前迎向刑天。
  刑天舞干戚。其威其勢是不可想象的。今日雖無巨斧在手。但是赤手空拳也好比如武祖重現世間。舉手投足皆是妙理。雙劍被其雙手撼動的不斷倒退。逼至到了手持戰矛迎上來地劍主身前。
  “當”
  一聲悠揚的顫音。傳蕩數千里。像是一道天外劈來地驚雷一般震耳欲聾。刑天以單手截斷了一把長劍的劍尖。接著他連連出手。左拳右掌。不斷劈在那把寶劍之上。龜裂的聲響發出。半祖至寶毀壞。崩碎了開來。像是點點晶瑩的冰花在綻放。又像是一片焰火爆散開來。
  巨大的光幕外。所有人都驚駭無比。刑天竟然赤手空拳毀了一件半祖至寶。如此戰力果真逆天。
  上蒼之手!
  蕭晨眸光如電。一瞬不瞬的看著。那些畫面清晰的烙印進了他心海。刑天竟然修地是武體。上蒼之手被其練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有這樣的威力。還祭煉法寶作甚?單修武體足以。
  劍主震怒。另一把長劍撕裂天地。帶著毀滅性半祖巔峰能量浪濤。席卷向刑天。與此同時他手中的戰矛刺出。直取刑天胸膛。周身神甲光輝刺目。他宛如魔神一般。威勢迫人。威壓天地。
  力拔山兮氣蓋世。刑天單手撼天。將另一把寶劍死死的定住了。像是在折斷朽木一般。一段接著一段折碎那把劈落而下的利劍。將之徹底碾碎。而另一只手。精準無誤。抵住了刺來的神矛。掌刀如虹。與之不斷觸碰。
  被武界籠罩的方圓百里內。神光沖天。殺氣彌漫。這里成為了毀滅之地。
  劍主的神矛不是尋常至寶。沒有被刑天毀去。劍主暫落下風后。打出漫天法寶。像是一片片彩云繚繞在里面。但很快殺機崩現。
  毀滅性的風暴爆發開來。無盡修真法寶隨便流傳出一件。都會讓尋常修真者眼紅。此刻卻像是光雨一般無窮無盡。在方圓百里空間內肆虐。
  在可怕地光芒中。眾人看不到兩大強者地身影了。但是都知道他們的戰斗進行到了關鍵時刻。
  果然。片刻后漫天法寶崩碎。一個如神似魔地高大身影披頭散發沖天而起。九記上蒼之手再加上各種外人無法理解的玄奧武學。震碎漫天修真法寶。
  劍主單膝歸在虛空中。他手中的戰矛折斷了。雙手間不斷有鮮血淌出。身上的戰甲更是崩裂。十幾個清晰的掌印浮現在周身各處。
  刑天緩緩降落而下。在虛空中大步向著劍主走去。氣勢迫人。
  就在這個時候。劍主猛然立身而起。雙手自那折斷的神矛間拔出一把光芒如烈日般絢爛的戰劍。在其神念的控制下如一道閃電刺向刑天。
  刑天眼中冷光掃出。雙手截來。硬撼這把光芒格外刺目的戰劍。連續劈斬。竟然無法破碎。毀滅不得。他果斷倒退。但戰劍進逼。如影隨形。似乎不斬他頭顱誓不停息。
  刑天驀地止住了身形。舌綻驚雷。一聲長嘯。雙手連續劃動。而后短暫定住了戰劍。抓住劍柄后他的右手猛力在劍身上用力一抹。劍身立時不動了。被他定在了那里。
  不遠處。劍主當場噴了一口鮮血。他沒有想到刑天強勢到如此地步。竟然抓到戰劍。徹底抹去了他留在戰劍上的靈識。
  刑天手提戰劍。緩緩逼近。像是太古的魔山在壓落下來。強大無匹的力量撼動了整片天地。每一步邁出。這個世界仿佛都在跟著震顫一下。
  劍主知道他完了!一股強絕的力量徹底壓制了他。他竟然一動都不能動。
  刑天無情出手。一拳打出。劍主身上的神甲徹底崩碎了開來。第二拳打出。劍主的軀體四分五裂。第三拳轟出。圓嬰上的戰甲崩碎。
  刑天腿如暴風。橫掃而出。直接將圓嬰撕裂成粉塵。而后他在虛空中一抓。那殘存的靈識被無情碾滅。
  劍主徹底滅亡!
  方圓百里崩潰。能量浪濤席卷十方。所有人都一起倒退。飛快沖向天際。躲避那可怕的毀滅性風暴。
  此刻。刑天高大的身影是如此的魁偉。仿佛高不可攀的圣山。眾人靈魂皆顫。
  他一步一步向著九州走去。步伐很緩慢。但是卻堅定無比。每步都仿佛重如萬萬鈞。偉岸身軀漸漸消失。
  但是。眾人的心神仿佛還沒有從方才的戰斗中回醒過來。
  直至過了很久這片海域才沸騰。
  一個半祖竟然被殺死了!
  半祖歷來難以殺死半祖。一般都只能封印。而今刑天竟然說到做到。斬殺了同級的半祖。
  殺人如撕畫。刑天之威不可想象。方才的戰斗歷歷在目。仿似殺的不是半祖。而只是撕毀了一張畫卷一般。
  可怕的刑天!不愧為人間的上古戰神。
  這是所有人的心語。刑天出世。攪動九州風云。天下難以平靜了!
  蚩尤與刑天并肩向九州走去。路徑一座島嶼時。他們停了下來。望著遠空。
  “大禹你方才想出手嗎?”蚩尤問道。
  沒有人回應他。
  蚩尤平靜的道:“過去你為人間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不到關鍵時刻我不想真個對你出手。不過。你不該將人間的金精帶入修真界。這次你回來了。就將它們留下。不然。我會搶來打碎。灑遍人間。”
  《神墓OL》將要封測了。想要參加封測的朋友。請去看長生界公眾版更新的消息。那里有報名的時間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