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18 古村黃泥臺

蕭晨靜坐黃泥臺上,感受著那古老的本源之音,靈魂仿佛隨著鳴震了起來,整個人不能自主,難以動彈。
  那仿佛是天外魔音,又像是那凈土神律,似粗獷還悠揚,不可名狀,難以描述。
  在這一刻,他仿佛感受到了天地本源就在眼前,鴻蒙天音滌蕩十方,似乎瞬間充斥到了整片天地間。
  嗡、嘛、呢、叭、咪、哞代表六道天音,發揮到極致境界,合一的話可對抗六道輪回,而這黃泥臺內傳出的聲音又是什么?
  蕭晨盤坐在黃泥臺之上,仿佛深陷古老的洪荒世界中,蒼涼就久遠的氣息迎面撲來,幾種本源音節此起彼伏,在無盡的空曠而又死寂的世界中傳蕩。
  似真似幻,似虛似實,蕭晨如在夢中,那古老的天音與他的靈魂共鳴了起來,他仿似隨時會崩潰,但也有一股要重生蛻變的奇異感覺。
  恍惚間,他感覺到了體內有一道漣漪蕩出,竟然源于那無頭的殘破石人,它寂靜無聲,坐于他的體內,但是那道漣漪確實是其漾出的,瞬間讓有身體將崩潰感覺的蕭晨平靜了下來。
  日升日落,蕭晨整整盤坐在黃泥臺三日,當朝霞再一次灑落,他才從那種奇怪的意境中回轉來,古老的天音消失不見,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金色的朝霞灑落在他的身上,讓靜坐在黃泥臺上的蕭晨閃爍出點點金光,仿佛有稀薄的金水在身上流淌,皮膚晶瑩如玉,看起來圣潔無比。
  珂珂正在旁邊的一株古槐上打哈欠,它占據了一個被遺棄的喜鵲窩,學鳳凰那般以各種靈草擴建成一個靈粹窩。剛剛睡醒的它,眨巴著迷糊的大眼看了看蕭晨,嗖的一聲跳了下來。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黃泥臺竟然蕩漾出點點波動,將它阻擋在外。
  “咿呀……”小東西驚訝的叫了一聲,自它能穿越空間后還沒有什么人可以攔阻它的去路。幾經嘗試,小家伙都未能成功,被阻絕在外。
  蕭晨心中一動,伸手探了出去,將珂珂帶到了黃泥臺上,無阻無擋,順利而入。
  “咿呀咿呀……”小家伙更加好奇了,在黃泥臺上摸摸這摸摸那,最后更是將定在失樂園中的戰劍拽了出來,在泥臺上輕輕劃了幾下。
  一點痕跡都未曾留下,黃泥臺看似坑坑洼洼,毫不起眼,但是卻堅硬無比,縱然是鋒利的戰劍也沒有破毀它。
  看起來尋常普通的黃泥臺絕不是凡物,蕭晨讓珂珂收起戰劍,再一次細細打量,不過卻沒有更多的發現。
  “我竟然靜坐了三日?”
  “咿呀”珂珂點了點頭。
  蕭晨靜坐黃泥臺上,處在村中一片古槐下,并不是在家中。他怕修煉過程中萬一出現元氣躁動的情況,而讓父母受驚。兩位老人知道他在修行,因此對于他一坐數日到也不擔心,只有村內的孩子常常在遠處觀看。
  初升的太陽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蕭晨感覺自己似乎有些不同了,具體怎樣他也說不清,軀體仿似經受了一次洗禮,輕便、舒暢了很多。
  他回到家中,與父母相見,吃了一些早飯,便帶著珂珂去黃河邊散步了,小家伙很喜歡游泳,經常獨自去黃河里扎猛子,一游就是數百里。
  那是……蘇瀅嗎?遠處,一個窈窕身影剛從早市回來向隔壁村走去,二十六七的樣子,有著一股書香氣息。
  當年的小尾巴,總是跟在蕭晨的身后,最后大哭著嫁給了一位頗有才氣的秀才。
  蕭晨一愣,許多久遠的往事浮上了心頭,不過他并沒有過去,只是遠遠的看著,不想打亂這個兒時伙伴的平靜生活。
  回來后他讓村中的伙伴大周與光頭他們將一個珠寶箱埋入蘇瀅院內的菜地中,讓一她家誤以為這是祖上留下的。他不想過多的改變昔日那個才女的生活軌跡,甚至從來沒有去看過她。
  刷破空之響傳來,幾道人影降落而下,攔住了蘇瀅的去路。
  蕭晨在遠處的樹林間看的清清楚楚,當時就皺起了眉頭,那是幾名修真者,他們怎么又來了?
  “旁邊那個村子可是祖龍村?”一名年輕的修真者向蘇瀅詢問。
  “想不到這等山野之地也有如此秀麗的女子。”另一個人笑嘻嘻。
  蘇瀅點了點頭,道:“那里是祖龍村。”
  “想不到啊,所謂的祖龍村竟然也是那個洪荒古村。”一位女性修真者望著祖龍村道:“不知我們能否在這里有收獲。”
  另一名女子聲音寒冷無比,道:“好辦,將那個村子的人都集中起來,肯定能問出些什么,尤其是那些老古董,肯定知道一些留下的傳說。想不起來的話,就一個一個的將他們抓起里扔到黃河去喂魚,我不信挖不出一些有用的線索。”
  “你們想干什么?”蘇瀅面露驚色。
  “我們的事輪得到你來問嗎?”面色冰冷的女子掃了一眼蘇瀅,道:“去把你們村子的老人都找來我有話要問。”
  隨后,她又向跟隨而來的兩男一女吩咐道:“將附近幾個村子的老人都帶到祖龍村,好好的審問下。”
  “你們不能亂來。”蘇瀅真的怕附近村落的老人因回答不上來而被丟進黃河中。
  “啪”
  冰冷的女子輕揮手掌,一道掌影瞬間抽在了蘇瀅的臉上,將她打飛出去四五米遠。
  “一個小小的凡人也敢在我面前如此說話?”冰冷的女子帶著蔑視之色,掃了一眼摔倒在塵埃中的蘇瀅,道:“讓你去就趕緊去。”
  旁邊那個始終笑嘻嘻的男子,道:“美人快去吧,我師姐可不會如我這般憐香惜玉,摔痛沒有,我幫你揉揉。”
  “現在可不是胡鬧的時候。”神色冰冷的女子瞪了一眼想要湊上前去的男子。
  男子訕訕的止住了腳步,道:“知道了師姐。”
  “葉君師姐,葉天師兄他會來嗎?”旁邊另外一個男子問道。
  冰冷的女子道:“我哥哥正在華山大戰一群神通者,估計要等封王問鼎才能來。”
  “葉天師兄身為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之一,不要說華山封王問鼎,就是在九州年輕一代中封王也不成問題。”
  “你怎么還不去?”葉君冰冷的掃向倒在地上的蘇瀅。
  咚、咚、咚……大地在輕顫,莫大的威壓自古槐林中籠罩而來,林木搖擺,亂葉紛飛,強大的波動瞬間洶涌而至。
  蕭晨一步步走來,倒拖著戰劍,劃刻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溝痕,殺氣是不加掩飾的。
  方才出言調戲蘇瀅的男子回轉過身來,寒聲道:“你是誰?”同時間,一把銀色的小錘被他噴吐而出,擋在了身前。
  “殺你的人。”蕭晨聲音漠然,步履堅定,倒拖戰劍逼近。
  “找死。”男子怒哼了一聲,銀色的小錘瞬間放大到磨盤大小,向著蕭晨砸來,雷電轟鳴,一道道閃電像蛛網一般先行罩落而下。
  蕭晨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依舊在不可動搖的逼近,戰劍向上一揮,“轟”的一聲巨響,大地搖動,劍芒頓時擊潰那片閃電連成的光網。同一時間“鏗鏘”之音響起,那磨盤大小的銀錘被劈為兩半。
  此刻,蕭晨到了那名男子的近前,莫大的壓力頓時讓那男子感覺到了恐懼,未曾想到敵手的實力超乎想象,抽身便退。
  蕭晨怎會給他機會呢,一步就跟了上去。男子大喝,口吐出一道劍光劈向后斬來,蕭晨根本沒有躲避的意思,手中戰劍立劈而下,“喀嚓”一聲,那飛劍瞬間化為廢鐵,掉落在地上。同時,血光崩現,蕭晨一劍斬掉了他的頭顱,猛力一震,那元嬰也碎裂了。
  不遠處,珂珂飛到了蘇瀅的近前,小東西以七彩霞光扶起了她,并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撫去了她臉上那恐怖的掌印。
  “蕭晨哥哥……”蘇瀅抱著不知道是何種動物的雪白小獸,看向蕭晨時,頓時淚眼模糊,似乎有萬千委屈,有很多話想說。
  “讓你受委屈了。”蕭晨未曾想到到底還是與蘇瀅見面了。他提著滴血的戰劍向著另外三人逼去,無情的看著名叫葉君的女子,道:“自己剁掉右手,我給你一個痛快。”
  葉君冷笑:“一個凡人而已,我縱是殺了他,也不為過。你殺了我一個師弟,還敢如此對我說話,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說到這里她搶先發難,一抖手臂,一個金剛圈像是天外彗星般撞擊而來,劃出長長的尾光,璀璨奪目。
  蕭晨戰劍斜劈,“當”的一聲巨響,金剛圈飛轉上天空,但盤旋了一周再一次俯沖而下,狠狠的砸來,空間塌陷,大地龜裂,竟然帶著風雷咆哮之音,貫沖而下一道紫光,將大地打出一個深不可測的巨大黑洞。
  葉君雖為女子,確實有囂張狂傲的本錢,如此修為并不蕭晨弱多少。
  蕭晨眸綻冷光,空間神通張開,青色的光幕籠罩而下,短暫的定住了金剛圈。而后八相世界神通浮現而出,他快如閃電般向前沖去,封困葉君。
  葉君雖然早已沖天而起,但是怎么快的過蕭晨呢?
  金剛圈實乃不可多得修真法寶,乃是他們這一脈的老祖三嬰太君親手祭煉而成,崩潰空間,脫離青色光幕,回到了她的身邊。不過這個時候蕭晨已經沖至,八相世界將其覆蓋在里面。
  蕭晨憑借獨步的神通與武體,不只一次戰敗高他幾重天的修者。他有絕對把握滅殺這個比他稍弱的女性修真者,他不想浪費時間,直接展現出最強實力。
  天相與地相交泰,陰陽二氣彌漫而出,封困葉君,蕭晨左手戰劍斜劈,右手晶瑩如玉,上蒼之手直轟。
  這是在逼葉君全力對決,光芒淹沒了天空,戰劍斜劈五記,金剛圈粉碎,上蒼之手九擊,葉君所有修真法寶全部化為廢鐵,元嬰更是被徹底震碎。
  不過她的肉身與靈識卻保留了下來,被蕭晨抓著扔在了地上。
  另外一男一女大吃一驚,完全沒有想到在一個山村遇到這等高手。
  “你廢了葉君,你……可知道她是誰?”那名男性修真者道:“她的哥哥是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之一的葉天,不放了她的話,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蕭晨神色漠然,無情的道:“十杰我都敢殺,十杰的妹妹算什么!”
  “你……你是泰山問鼎的暗王蕭晨?!”女子吃驚的看著蕭晨。
  暗王?蕭晨不知道自己何時有了這樣的封號。
  兩人想跑,但是蕭晨怎么可能給他們機會,空間神通展出,震碎了他們的元嬰,卻未斬殺,將他們扔在葉君的身旁。
  “你們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出手打凡人似乎是應該的事情,那么此刻你們算什么?我現在抽你們的嘴巴,你們是否有話說?”
  “你敢?”葉君尖叫。
  蕭晨一巴掌將她抽飛,冷笑道:“殺你都敢,打你有何不敢?不過我不會如你們一般,我不會對尋常女子動手。”
  葉君披頭散發恨聲道:“你……我哥哥不會放過你的。”
  “他來了我便將他也殺了。”蕭晨再一次將她抽飛。
  旁邊的一男一女皆出言道:“放過我們吧,不然你會大禍臨頭。葉君與葉天兄妹乃是半祖三嬰太君的后代,太君已經來到了人間界,你若殺了她的子孫,必死無疑。”
  “我現在放過你們,就能改變處境嗎?”蕭晨冷笑道:“我做事從來不后悔。現在送你們上路。”
  蕭晨提著三人向著不遠處的黃河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葉君三人大叫。
  “你們不是要將村中的老人扔進黃河去喂魚嗎?現在就按你們的手法來解決你等,將你們去喂魚。”
  “不,你敢?!”
  “放開我們。”
  蕭晨冷笑道:“看來你還真是自恃身份,驕橫慣了,到現在還給我刷刁蠻脾氣。我讓你看我敢不敢!”
  蕭晨直接直接卸掉了他們的四肢,扔進了黃河中。當然這一幕,他并未讓蘇瀅看到,對于普通人來說這很殘忍,但是對于修者來說這算不得什么。
  黃河水翻卷,很快將三人吞沒了,葉君至死都有些不敢相信,有人不顧忌她為三嬰太君后代的身份。
  蘇瀅看著一別多年的蕭晨,淚水模糊了雙眼,抱著珂珂哭泣道:“我以為你會永遠躲著我,再也沒有與你相見的機會了。”
  “不哭,快成小花貓了。”蕭晨展露笑顏,盡量緩和她傷感的情緒。
  “每當想起往事,我都想哭……”蘇瀅定定的看著蕭晨。
  蕭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短暫的陷入了沉默中,他真的只將蘇瀅當成了妹妹。
  “回村去吧,平平淡淡才是真,我的世界不是你了解的世界。”最終蕭晨幫她擦去淚水,目送她離去。
  蘇瀅最后回頭問道:“你以后還會出現嗎?”
  “會的。”蕭晨違心答道,他覺得今天沒有改變容貌出現是一個錯誤,真的不該出現在蘇瀅面前了。
  九州大地,各處名山大川,皆在進行封王戰,長生界與修真界的年輕一代激烈交鋒,強者名動天下,弱者不斷殞落。
  方天啟、葉天、趙重陽、雪舞等人威震同代高手,聲名越來越顯。
  蕭晨知道祖龍村似乎難以平靜了,不斷有修真者尋到這里,此村到底隱藏了什么秘密呢?
  是黃泥臺嗎?連續七日來,他都靜坐在黃泥臺上,用心去感應那里面的洪荒古音,想要弄個究竟。
  第十日,蕭晨終于弄清到底有多少中天音,靈魂險些粉碎,若不是那石人漾出一道漣漪,他的靈魂就徹底消融了。
  可怕的音節,似乎比佛家的六字真言還要恐怖很多倍。
  嗡、咯、啊、吼、哞、咄、噪、叨!
  第十五日,他終于聽清了八種音節,他感受到了最為本源的力量,當中的“嗡”與“哞”與佛家六字真言相同。
  佛家六字真言與這八音到底哪種更神秘莫測?
  蕭晨偏向于這八音,他很想掌握這本源八音,但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無論他如何模仿,顫音都達不到那種純粹的地步。
  因為,所謂的音節是發自靈魂的,而不僅僅是外在的音波。
  天音難仿!
  精疲力竭,直至蕭晨歷經半月天音碎魂之苦,才勉強發出其中一音。
  在模仿本源“嗡”因之時,靈魂跟隨共鳴顫動,不想最后竟然開始碎裂,也就是這個時候蕭晨發現了自己果然如黃金神戟與烏鐵印所說的那般是殘缺的靈魂。
  碎裂之所以開始就源于殘缺部分,“嗡”音正確,滌蕩全身之際,靈魂無法承受,縱然有石人漾出的漣漪守護,最終也自殘缺處開始碎裂了開來。
  但是蕭晨靈魂共振出的“嗡”字音始終不滅,最為艱險時刻,竟然又開始慢慢讓碎裂的靈魂重組。
  半個月的碎裂與重組,讓蕭晨經歷了一次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的過程。
  他震驚的發現,重組后的靈魂近乎補全了,殘缺的部分已經新生出大部分,但是印記并未多,只是強大了不少。
  蕭晨明顯感覺到了戰力的增加,他驚駭于本源八音的無匹威能,不僅有毀滅性的力量,竟然還有再生的力量。
  他勉強掌握了“嗡”音。
  接下來的半個月內,他再一次在黃泥臺上陷入寂靜中。反復發出“嗡”音,靈魂跟隨同振,他的靈魂共粉碎九次,重組了九次,終于讓那殘缺的靈魂徹底修復。
  當然,所謂的修復完全是源于魂力上的修復,某些印記不可能補上,畢竟從某種意義上說所謂印記就是記憶。
  完整靈魂的再生,讓蕭晨有了一股脫胎換骨的感覺,戰力強大了很多!
  魂魄完整后,他已經掌握了“嗡”音,靈魂可以與之共振,蕭晨知道他掌握到了一種強大之極的力量。
  他想掌握另外七種音節,但是卻根本不能成功,他知道定然需要特殊的機緣方可。
  在此過程中他無意間發現了一點特異的情況,某次他發出“嗡”音時,八相世界中的一相似乎顫動了一下,不過再次嘗試,卻無任何異常了。
  蕭晨走下黃泥臺,來到村口時,從山外山口中得知,近兩個月來先后來了近千人,想要闖入祖龍村。
  洪荒古村……四字漸漸在九州大地上傳了出去,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就連封王戰的戰場都似乎有向這里轉移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