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319 本源

“所謂的祖龍村竟然就是那個洪荒古村,出人意料。”
  “這里到底有什么?”
  “不清楚,似乎是一個讓半祖忌諱的地方,我們挖地三尺仔細搜索一遍,可疑之物全部帶走就行了。”
  “可是那個老瘋子擋在那里,沒有人可以撼動。”
  ……村外,古槐林間人影綽綽,近兩個月來不斷有修者尋來,皆被山外山阻擋在外。
  蕭晨知道,古村難以安寧了,戰火竟然波及到了這里,他大步走出村子,徑直向著林內走去。
  “嘿,看樣子是個修者,居然向我們來了。”有人冷笑,遠處更多的人選擇沉默窺視。
  古槐林樹影婆娑,灑落下大片的陰涼。
  兩名修者轉身而出,擋住了蕭晨的去路,道:“你是從這個村子出來的,不是尋常的山民,竟然是個修者,說不得請你和我們走一趟。”
  “好笑,你們說讓走一趟,我就跟你們走一趟?”蕭晨慢慢向前走去,不緊不慢的問道:“看你們不像是修真界的人,難道是長生界的人?”
  兩人看到蕭晨如此鎮定,不自禁退后了幾步,他們覺得遇上了高手,不敢再如對待凡人那般放肆。
  “殺了他!”密林深處,傳來一聲冷喝,兩名老人快如閃電一般沖了過來。同時間,蕭晨近前的兩名年輕修者接到這個命令也開始動手。
  靜坐黃泥臺兩個月,蕭晨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蛻變,靈覺敏銳無比,剎那間捕捉到了那女子的影跡,竟然是虎家的人————虎蝶舞。
  這個女子曾經與蕭晨交過手,在長生界殷都之時虎家幾位半神殞落,唯有她獨自逃離而去。她與嫁入虎家的海云雪交情莫逆。
  砰砰兩名年輕修者剛剛殺到蕭晨近前,就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眼中滿是驚駭的神色。蕭晨雙目中的光芒漸漸斂去,眸光綻冷電,堪比劍氣,直接震碎了兩人體內的骨骼。
  與此同時,兩名老者沖了過來,什么話也沒有說,直接向蕭晨下了死手,想要立斃他的的性命。
  “虎家的人真是陰魂不散……”
  蕭晨自出世以來,遇到的最難惹的仇家就是虎家,與他糾纏不休。他以絕世身法,剎那躲過兩名老人的撲擊,如一縷輕煙一般向著林內沖去,殺向虎蝶舞,擒賊先擒王。
  虎蝶舞雖然是虎家的后輩人物,但確是家主寵愛的幼女,有著非同一般的身份,擊殺她勝過殺死兩名年老的半神。
  虎蝶舞冷笑,面不改色。
  刷刷刷林內人影連續閃動,九名老人無聲無息出現,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他們全都深處黑影中,不帶一點生命氣息。蕭晨果斷倒退,沒有半點猶豫。九名沒有生命氣息的老人如影隨形,快如閃電,殺了過來。
  “本是為了對付老瘋子準備的,沒有想到你也在這里,正好取你性命。”虎蝶舞陰冷的笑道:“縱然你是長生者,也難逃魔影之手。”
  這是一種邪術,強者殞落后會有殘魂遺留,數十年如一日的祭煉,可以將已逝的強者煉化成影子,最起碼能發揮出死者巔峰狀態時八成的力量。
  蕭晨感覺大了危險,所以最短的時間內倒退,回頭遇到那兩名虎家半神時,他毫不留情出手,八相世界展開,將他們裹帶了進去。
  后面九道影子風馳電掣,竟然遠比半神要快的多,如果不是蕭晨掌握有八相極速,早已被追趕上了。
  山外山從村中走出,一步打入九名影子之間,傻呵呵的笑道:“專為我準備的嗎?我看看威力如何。”
  說完這些話,一股狂風席卷而出,天地間頓時風起云涌,林間亂葉紛飛,灰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
  悶雷陣陣,烏光閃閃,里面傳出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同時血光不斷沖天而起。
  當天地恢復清明之際,山外山立身在林內,九道烏黑的灰燼出現在地上,隱約間還可以看到點點未曾干涸的黑血。
  同一時間,蕭晨將裹帶在八相世界中的兩名虎家半神拋向山外山,他再一次沖向了樹林深處的虎蝶舞。
  “想不到……那個老東西深不可測。”九道魔魔影被滅,虎蝶舞充滿了遺憾的神色,看到蕭晨殺來,她并不驚慌,冷笑道:“縱然你有天下極速也無法殺我。”
  蕭晨什么也不說,直接震動靈犀劍波,毀滅性的無形漣漪震蕩而出。
  虎蝶舞冷笑道:“我早有準備,空間坐標已定。”
  當靈犀劍波震動到她身旁時,空間卷軸已經展開,她的身影快速淡去。
  “破開空間就以為可以逃走了嗎?”蕭晨以八相極速沖天而起,縱橫四方,尋找虎蝶舞的影跡。
  刷他快速向著東南追去,看似閑庭信步,但是不斷穿越空間,如流星趕月般快到極致。
  “沒有想到啊,會是你追來,原本我們在此恭候那個老瘋子呢。”海云雪碎花長裙隨風飄舞,立身在云端,雖妖嬈多姿,美艷無雙,但是此刻卻流露出冰冷無情的笑意。
  虎蝶舞立身在她的旁邊,在她們的身后是一片魔影,看得出為了對付山外山,她們準備充足。
  “人生何處不相逢,看來你我間必然要在近期內有一個了斷。”蕭晨知道追殺虎蝶舞失敗了。
  海云雪眸光流轉,收起殺意,露出淡淡笑意,道:“你憑什么和我斗?”
  蕭晨注視著她,道:“你信心真的膨脹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你的弟弟海云天曾經讓我饒你性命,看來他過于憂慮了。”
  海云雪冷笑,露出殘酷無情的神色,道:“我身后是強大的虎家,有白虎圣皇作為后盾,你有什么?你能夠麻煩蚩尤一兩次,還能夠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煩擾一位半祖嗎?”
  她輕輕揮了揮潔白如玉的纖手,身后那一群魔影整齊劃一的向著蕭晨沖來。
  蕭晨轉身就走,道:“曾經的恩怨,就在不久的將來,在這人間徹底解決吧。”他一閃而沒,消失在天際。
  “昭告天下,洪荒古村重現于世,九州將因此而解封。”海云雪對身旁的幾人吩咐道。
  虎蝶舞有些遲疑,道:“家族中的長輩不是讓我們掘地三尺尋出一些東西嗎?”
  海云雪搖了搖頭,道:“我懷疑有半祖坐鎮在這里,還是讓全天下的力量都來吧,反正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們不過是推波助瀾而已。接下來我們在暗中看著。”
  當蕭晨回到村中時,發現山外山老老實實的立身在那里,在他的前方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孩童以及一個流里流氣的青年,人外人與天外天竟然到了,他們正遠遠的看著黃泥臺,但并未接近。
  而后,神情凝重的開始繞村而行,觀看著每一寸土地,仿佛這里是魔窟一般。
  最后,他們三人分守三個方向,盤坐在村外的古槐林間。
  這讓蕭晨很不解,有心想問,但是卻知道這等高人如果不想說,問了也是白問。
  一切好似又都平靜了下來,盡管眾多修者不斷尋來,但是三大高手坐鎮村外,根本無人可以闖進。
  蕭晨什么也沒有問,獨坐黃泥臺上,開始靜心苦修,現在什么都是虛的,唯有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才是真。
  秋風掃落葉,轉眼就到了深秋,蕭晨感覺到了一股肅殺的氣氛,有半祖降臨!
  天外天與人外人迎了出去,那個強大的殺氣瞬間消退。
  蕭晨瞬間明了,流里流氣的青年與那白白凈凈的孩子,實在太不簡單了,解除身體封印的剎那,竟然直逼半祖境界。
  洪荒古村到底有何秘密?為何將半祖都引來了?蕭晨心中不安,本是平靜的村落,從此以后恐怕會被鮮血染紅。
  當蕭晨靜坐在的黃泥臺上,再一次陷入寂靜時,天外天與人外人走了過來,默默注視良久,才發出凝重無比的聲音。
  “蒼穹之血,大地之精,陰陽交戰,泣血玄黃,多少人杰伏尸黃泥臺下……”
  “泣血玄黃,我看到了毀滅……這里不需要我們了,走吧。”
  天外天與人外人無聲無息間消失。
  此刻的蕭晨已經陷入一片寂靜中,神游太虛之外,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么。
  近幾個月來,靈覺敏感的的修者都覺察到了天地間的異常波動,有半祖在接連大戰,但是誰也不知道發生在哪里,何人在戰。
  當蕭晨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山外人走了過來。
  “我可能要離開這里了。”
  山外山如此突兀的話語讓蕭晨有些不解。
  “為什么離開?”
  渾身邋里邋遢,像個要老要飯花子般的山外山瞇起了渾濁的雙眼,道:“我師父要我離去,他有一種感覺,這個村子將有大變故發生,再不走的話我就要死在這里了。”
  “你走后誰能夠守護這個村子,你們不是說這里與九州封印有重大關系嗎?”
  “我們看走眼了,這個村子邪乎的很,根本無需守護。”
  山外山竟然這樣離去了,毫不猶豫,剎那消失。
  “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個村子如此可怕嗎?”蕭晨定定的看著那道消散開來的殘影。
  村民并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盡管出去勞作時經常被人問東問西,但倒是沒有慘事發生。
  蕭晨將黃泥臺收入那神化的穴道中,再一次走出了村子,神識掃去,村外的林間隱藏了很多人。他面對窺視的修者,大聲喊道:“想進村的盡管來,但請莫要擾民,如果沒有什么發現,請盡早離去。”
  山外山走后,他不可能攔得住這么多人,與其如此,不如讓他們進來看個究竟。
  沒有人動,似乎擔心有詐。
  “哼,我去看看。”
  “是他……方天啟,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之一,在泰山封王問鼎。”有人小聲議論。
  藍衣方天啟大步入出村中,轉了一圈,并沒有任何發現,御劍而出。
  其他人看到他平安無恙,一起沖來,人影綽綽,根本數不清,足有上千人,而這是明面上行動的人,還有更多的人在村外的暗處。
  上千人沖入村中,頓時讓所有村民驚的閉門不出,躲藏了起來。
  “挖地三尺,探個明白!”
  有人叫囂。
  “對,查探清楚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古村,竟然讓我們的老祖都不敢輕履此地。”
  “推倒房屋,挖開此村。”
  聲音嘈雜,有修真者也有長生界的人,現在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山外山、人外人、天外天退走后,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擋他們。
  上千人要暴動,任是蕭晨修為如何強絕,也無力阻擋。
  “蒼穹之血,大地之精,陰陽交戰,泣血玄黃……不想死的快退。”這個時候,暗中傳出這樣一道浩大的聲音。
  但是為時已晚,玄黃二氣彌漫古村,血光崩現,上千修者全部崩碎,血光沖天而起,消散而去。
  當玄黃二氣消失時,村內上千人一個未剩,全部化為飛灰。
  所有人驚駭無比,剎那間陷入死寂,方才那是一幅讓人心膽具寒的畫面,上千修者死于非命,點滴殘跡都未能留下。
  方天啟心中后怕無比,他若不是出來后沒有再跟進去,恐怕也步了那些人的后塵。
  “陰陽交戰,泣血玄黃,人杰伏尸,螻蟻飛灰……”暗中傳來一聲嘆息,聲音漸杳,顯然那個人已經遠去。
  強至半神境界,也算是螻蟻嗎,灰飛煙滅,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唯有村口的蕭晨活了下來,靜靜站在那里,仿佛一尊雕像,他心中也震驚無比。
  刷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快速向著家中沖去。
  房間內,兩位老人發出輕微的鼾聲,竟然陷入了香甜的沉睡中。他連續沖入村人的家中,發現所有人都好像進入了夢想,沒有任何危險發生。
  而后他如飛般來到平日修煉的古槐樹下,飛身而起,伸手向著樹頂那個由靈草編織成的小窩內掏去。
  連續吃了三枚陰木參果而沉睡了兩個多月的珂珂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被蕭晨拉了起來。
  至此,蕭晨才徹底放下心來。
  “咿呀咿呀……”小東西不滿的叫著,抗議蕭晨打擾它睡覺。
  蕭晨帶著它來到了村口,現在可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時刻,隨時可能會引發大戰,他將定在失樂園中的戰劍取了出來,提在手中。
  珂珂顯然也知道發生了什么,張開失樂園,使勁一抖,將玲瓏與兔兔甩了出去,小家伙隨時準備以失樂園抓人了。
  “小東西你太壞了,竟敢囚禁我們,饒不了你……”兩只蘿莉脫困的剎那,就對著珂珂叫嚷了起來,但當她們看清眼前的情況后,立刻又安靜了下來。
  “方才到底發生了什么?”直到這時圍在村外的修者似乎才從那種恐懼中醒轉過來,再也沒有人敢上前。
  “可怕……”所有人都心有余悸。
  整整三天三夜,沒有人敢前進一步。
  “封王問鼎于華山的葉天也來了。”第四日有人低聲議論。一個與死去的葉君很像的年輕男子帶領大批人趕到,與封王問鼎于泰山的方天啟匯合。
  接下來幾日,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來了大半,更是跟隨而來不少老輩修者。
  隨后,長生界強者也趕來很多人。
  第十日,海云雪帶領虎家高手卷土重來,將村子徹底包圍了。
  “呵呵……”海云雪淺笑,對虎家高手道:“這有何難,我們退開,放火燒村。”
  “毀了這個村子?”
  “一個村落而已,并無多少人,縱然全部燒死,也算不得生靈涂炭,再說也不見得能夠燒得了,我們試試看。”海云雪平靜的道。
  “好,放神火燒村。”當時就有修者打出了真陽之火。
  不過海云雪與虎家高手以及方天啟、葉天等大門派都在第一刻后退了。
  主意是虎家出的,但是行使者確是別人,漫天神火向著村中翻卷而去。
  “轟”
  玄黃二氣沖天而起,神火寂滅,放火之人灰飛煙滅。
  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感覺有些膽寒。
  “蕭晨你該不會做一輩子做縮頭烏龜吧。”虎蝶舞諷刺道:“難道你想在里面呆一輩子?此村雖然是你的家鄉,但是卻關乎九州命運,你最好還是配合,將你能夠身處里面無恙的秘密說出來,不然你是在與整個天下為敵。”
  “你算什么,能夠代表了的天下?”蕭晨掃了她一眼,而后直接無視。
  “你……”
  “你們在外面慢慢等待吧,我來修行。”蕭晨毫不避諱,用指一點神化的穴道,黃泥臺一閃,出現在村口,蕭晨盤腿坐在上面。
  小珂珂百無聊賴,打了個哈欠,向著村內那株古槐飛去,想要繼續呼呼大睡。至于兩個小蘿莉則歡快的跟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殺氣沖天。
  大地都在顫栗,無盡人影出現,竟然是一只軍隊。
  為首之人騎著一匹通體光滑如玉的獨角天馬,正是皇家公主趙琳兒,在她的身后是五百太陽教騎士,上古年間號稱敢與半祖爭鋒的第一騎士團。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整個天下都屬于帝國,這個村子自不例外。”
  趙琳兒豐姿絕世,艷冠天下,回到人間后,直接利用五百太陽騎士趕走了那個所謂的國師,重新幫他父親奪回了大權。
  五百騎士各個神武無比,其中有些老騎士都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了,五百人聚在一起,殺氣凜然,直沖云霄,這種氣勢可謂懾人心魄,讓人膽寒。
  他們或背著金色的戰矛,或背著雙手大劍,每個人身上都有淡淡的血氣在繚繞,可以想象他們都是經歷過無數鮮血洗禮的強大修者,那金色的長發在淡淡血霧間飄動,像是陽光一般耀眼。
  各種蠻獸坐騎地龍、生翼神豹、三頭巨虎、飛天魔狼等不斷咆哮。這絕對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上古時最強五百騎士合在一起,可強撼半祖。
  這五百騎士給人的印象觀感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大地在顫動,五百騎士緩緩逼近,各種蠻獸透發的狂野氣息彌漫開來,縱然是強大的修真者與長生界高手也不得不后退。
  雖然這五百人沒有上古那批騎士強大,但是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抗衡的。
  眾人為趙琳兒與這五百騎士讓出了一條道路。
  看到穩坐于黃泥臺上的蕭晨,趙琳兒一愣,道:“真的是你。”
  蕭晨閉目無言,外界發生的事情好像與他無關一般,默默修煉。
  “呵呵……”趙琳兒輕笑了起來,道:“過去間的事情我不再追究,說起來我們也算故交了,這次也幸虧你才使我重返人間。”
  “你不用謝我,只要你不打擾這片山村的安寧就可以了。”蕭晨閉目答道。
  “呵呵……這我不能答應你。”趙琳兒重回人間,掌握大權,有五百強大的太陽騎士作為后盾,無形中她身上多了一股凌厲的氣勢,她沉聲道:“事關九州安危,這個村落我必須控制在手中。”
  蕭晨沒有說什么,開始繼續修煉。
  “你聽到我說話了嗎?”趙琳兒微蹙秀眉。
  “聽到了,你想掌控此村無需和我商量,盡管動手好了。”
  “我需要你的配合,將我們接引進去。”
  “我做不到。”蕭晨直接回絕。
  “蕭晨……”趙琳兒的話語當時就冷了下來,沉聲道:“你可知道現在是在哪里?這是在人間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子一怒,血流成河,你可要知道后果。”
  若是尋常王族如此說話,根本不會被強大的修者放在眼中,但是趙琳兒身后是太陽教,是可對抗任何一位半祖的強大勢力。
  “我知道與否又能如何,你心中早有了決斷,想做什么就盡管出手。”蕭晨話語平靜,依然閉目盤坐。
  “好,既然如此,別怪我無情了。”趙琳兒大喝道:“太陽教神騎士出動,合在一起,轟開這個村子,我不相信玄黃二氣可擋半祖。”
  少數老騎士是在自上古一戰活下來的強者,一人催動蠻荒古獸來到趙琳兒近前,皺了皺眉,道:“這個村子很邪性,不要動用騎士殺陣,讓我們一些老家伙先試試看。”
  并列走出九名老騎士,一字排開,齊聲大喝,或舉黃金神劍,或舉青銅古矛,就要向著村內劈去。
  “陰陽交戰,泣血玄黃臺……你們在找死嗎?”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天際傳來。
  九名老騎士生生停了下來。
  光華一閃,一個老嫗出現在洪荒古村外,滿頭白發,拄著一根龍頭拐杖,雙目如電,掃視著蕭晨身下的黃泥臺。
  封王問鼎于華山的修真界杰出強者葉天急忙走了過來,倒身便拜,口中稱道:“老祖宗……”
  “起來吧。”老嫗點了點頭。
  明白底細的修真者立時驚駭無比,這個人竟然是三嬰太君,一位半祖親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