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21 眾祖恐懼

北風呼嘯,天寒地凍。
  鵝毛般的大雪漫天飛舞,天地間白茫茫一片。
  古村仿似變成了一個鬼村,寂靜無聲,沒有一點生命跡象,與外界隔絕了數個月,附近村落的人都因恐懼而不敢靠近。
  遠處,爆竹聲連成一片,響個不停,一年最后的除夕夜到了,在這酷寒的夜晚,萬家燈火通明,都在歡度這人間最大的節日。
  古村黃泥臺上,蕭晨雖然醒轉了過來,但是并未動,靜靜感受著自身的變化。強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緩緩流轉起來,如滔滔大河般雄渾,似浩瀚巨海般壯闊,他感覺有著用不完的力量。
  是的,在這一刻,蕭晨感覺自己的修為已達到了自出世以來的巔峰,他有強大的信心可以對抗長生境界的強者。
  涅槃境界是一種玄妙無比的狀態,修為強時可達到長生領域,弱時甚至會跌下識藏境界,波動極大。
  一旦進入這一大境界,修者將危險無比,涅槃九重天,每前進一步,就要經歷一次死劫,動輒就有形神俱滅之噩。
  除非有靈寶護佑,或者有半祖境界的強者保護,不然達到這一境界后,任何一位修者都將九死一生。
  進入涅槃領域后,真正能夠邁過這道“龍門”的,十人中不過一二人而已,大半人都會寂滅。
  震落身上厚厚的積雪,蕭晨自黃泥臺上邁步而下,步履沉穩有力。由于數月來一動不動,任風雨侵蝕,他身上的衣衫片片碎裂,裸露出古銅色的寶體,在風雪中閃爍著晶瑩的光芒。灰白的長發,早已變得烏黑濃密,光可鑒人,在冷冽的寒風中狂亂舞動。
  此刻,蕭晨充滿了強大的生命力量,感覺一拳可以打穿一道山嶺,這是他首次感覺站立在巔峰之上。
  不過他也明白,還要經歷八次死劫,如若不死,方能修得正果。每經歷一次死劫,體質都將發生一次蛻變。因人而異,有些人的蛻變,會徹底顛覆以往對己身潛力的認知。如果每次蛻變都是超越性的,那么九次蛻變過后,一個人等若徹底的脫胎換骨了。
  很多大器晚成者,都是自涅槃境界開啟輝煌歲月的,而有些少年時的絕頂天才人物,如果不能在涅槃境界發生驚人的蛻變,那么便很有可能會泯然眾人矣。
  涅槃境界,是一次真正挖掘沉睡的潛力的大蛻變,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大浪淘沙,真正的絕頂人物會在這一刻百煉而出,浴火新生。
  遠處,巨大的煙花在天空中綻放,像是一顆顆星辰在同時閃耀,絢爛無比,縱然天地間寒風凜冽,但在這個除夕的夜晚,也洋溢起一股歡樂祥和的氣息。
  自神化的穴道空間內尋出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蕭晨收起黃泥臺,大步向著村外走去,眸子中神光湛湛,掃視八方。
  不遠處的古槐林壓落滿了積雪,有些枯枝發出“喀喀”的響聲,仿佛隨時會折斷。
  數十道人影無聲無息間浮現而出,而暗中還有更多的人在靜靜觀望。
  “你們真是陰魂不散,守了幾個月,縱是除夕夜都不肯離去,這樣有意義嗎?”蕭晨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哀樂,對著浮現而出身影,道:“半祖都覺得無力改變什么了,你們守在這里又有何用。”
  不明白半祖在恐懼什么,但是蕭晨知道,那些半祖匆匆離去,是因為明白無法逆轉大勢。
  腳踩在雪地上發出“磕哧磕哧”的聲音,蕭晨如尋常人那般留下兩行清晰的腳印,他無所畏懼的迎了過去,剛剛獲得強大的力量,他想要驗證這一切究竟如何。
  前方,披著黑色大氅的人影緩慢逼近,其中三人走在最前面。
  太陽教的強大騎士,扔掉了黑色的大氅,露出了雄健的軀體,金色的長發隨風飄舞,如金色的陽光一般耀眼,容貌盡顯剛毅之色,手中提著一桿金色戰矛。
  另一邊霞光閃閃,一名修真者身著五色仙甲,腳不沾地,凌空而立,一把紫刀懸浮在他的身前,光輝點點,殺氣逼人,直指蕭晨。
  當正中那人將大氅解開,摘掉斗笠,展露出真容時,蕭晨一愣,竟然是海翻云,曾經將他逼入過絕境的海家家主,也是海云天與海云雪的父親。
  有與虎家綁在同一輛戰車上的海家,還有太陽教的騎士以及修真界的人,顯然這些強大的勢力扭結在了一起。
  “海翻云不去享受你女兒為你掙得的虎福,卻來到這冰寒雪地中,不怕一把老骨頭埋于荒郊野外嗎?”
  海翻云是真正的高手,如今已經成功破入長生境界,他看著蕭晨頗為感慨,道:“人生際遇難以想象,當初實在小覷你了。”
  蕭晨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只是因巡查偶過此地,不想你今日走了出來,失去了古村的庇護,我想我們今日可以來個了結。”海翻云雖然話語平靜,但是殺意是不加掩飾的。
  那名駕馭紫刀的修真者也冷漠無比,道:“走出洪荒古村后你什么也不是!無玄黃二氣護佑,狂妄自大的你這是在自尋死路。”同時他報出了自己的來歷,竟然是封王問鼎于泰山的方天啟的親弟弟。
  “我來自太陽教……”金發騎士提著戰矛逼近。
  “行了,無需多說,在我眼中你們都是死人,死人的名字并無意義。”
  蕭晨如此話語,頓時讓太陽騎士與泰山王方天啟的弟弟動怒,海翻云只是冷笑了兩聲。
  話語落畢,蕭晨主動出手,劃出一道道殘影,瞬間出現在太陽騎士近前,掌刀斜斬而下。太陽騎士雙手持戰矛,斜挑了上來,想洞穿那雙如玉般的手掌。
  “喀”
  蕭晨掌刀飄忽無比,擊在戰矛之上,猛力一按,碎裂的聲響頓時發出,金色戰矛通體龜裂,崩碎了開來。
  太陽騎士心中恐懼,迅如閃電,仰頭向后倒去,脊背貼著雪地如靈蛇一般迅疾,倒飛而去。
  但是蕭晨的速度更快,一步邁出,就追了上去,猛力踏下,強大的能量波動讓這片大地都搖顫了起來,雪浪翻滾。
  太陽騎士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周身綻放出成百上千道金光,竟然一下子沉入了地下,隱去了身影。
  蕭晨表情冷漠,上蒼之手向著地上按去。沒有巨大的能量暴動,沒有可怕的聲響,也沒有刺目的光芒,眾人只感覺大地猛的抖動了一下,一股血浪沖出了地表。
  蕭晨根本未去查看,轉身向著泰山王的弟弟逼去。
  幾名身披大氅的修者,快速沖了過去,撕裂開凍土,發現躲入地下的太陽騎士已經化成一堆肉醬。
  蕭晨的實力讓人感覺恐怖。他破入涅槃境界,處在自身最巔峰狀態時,已經相當于一個長生境界的高手。
  方天啟的弟弟紫刀如閃電般旋斬而至,但是卻在剎那間四分五裂,一只晶瑩如玉的手掌將之震碎,且無情的向前斬來。
  年輕的修真者心比天高,也想如自己的哥哥方天啟那般名動天下,封王問鼎,但是面對一個堪比長生境界的無情強者,他的生命像那凋零的花朵一般迅速枯萎,生命走到了盡頭。
  閃爍著晶瑩光澤的手掌,仿佛有一股邪異而又恐怖的魔力,無物不破,打碎仙之戰甲,崩斷那攔截而出的雙手,打穿胸膛,粉碎那驚慌逃竄的元嬰,撕裂整具**,帶出大片血花,一晃而過。
  “我哥……不會放過你的……”這是年輕的修真者最后的殘靈發出的波動。
  “他來了,我殺了便是。”蕭晨平靜的回答。強勢一覽無余。聽在眾人的耳中,感覺頭皮發麻,這是一個絕對自信與恐怖的人。
  海翻云也變了顏色,雖身處長生境界,但是他選擇了倒退,對身后那些人喝道:“給我殺了他。”
  虎家祭煉出的魔影,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沖過來數十條。而海翻云自己則沖天而去,他人老成精,不想冒任何危險。
  他不過是因為在這個除夕夜巡視各方偶過這里而已,看到蕭晨走出古村,確實想將之擊殺。但是身為一代家主,老到滑溜無比,連眼睫毛都是空的,從不打無把握的仗,看到蕭晨展現出實力后,寧可錯過,也不愿身犯險境。
  蕭晨哈哈大笑,以不可思議的身法,留下殘影道道,幾個閃滅間,沖出重圍。
  他怕有半祖突然出現,抖出黃泥臺,立身在上面,追上了天空。雖然不能催動黃泥臺爆發出可怖的力量,但是此臺邪性無比,似乎讓半祖為之深深忌諱,可護他平安。
  海翻云憑著經驗,感覺今日似乎不妙,根本不戰,蓮花身法發揮到了極限境界,可謂片片花瓣綻,身影如明滅不定的星光,他的軀體直接撕裂了天空,快的讓長生者都要震驚。
  如果不是蕭晨掌握有八相極速,換作他人根本都看不清他的飛行軌跡。
  海翻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沖到百里外的一個州府,虎家在那里有一個強大的據點,除卻白虎圣皇的隱居地外,那里已經算是虎家的第二重地。
  但是,蕭晨快到極致,瞬間就追了上來。
  “海翻云今天我要殺了你。”人影一晃,蕭晨攔住了他的去路,冰冷的聲音比之天地間的大雪還要寒冷刺骨,且透發著無比強大的自信。
  海翻云一聲長嘯,傳蕩出去數十里,與此同時他搶先出手。
  天空中蓮花綻放,一朵巨大的黑蓮足有房屋那般大小,每片蓮瓣綻開的剎那,都向著蕭晨迸射來一束毀滅性的烏光。九片蓮瓣綻放,共有九道烏光掃向蕭晨,震的他倒退出去足有百丈有余。
  海翻云在這一刻神色肅穆無比,他立身在巨大的黑蓮中心,猶如魔神一般,強勢氣息爆發而出。已經發出長嘯,眼前他只能靜心一戰,等待強援到來。
  “大日蓮花朵朵綻!”海翻云大喝,漫天黑色蓮瓣飄舞,取代了紛舞的大雪,片片晶瑩的黑色蓮瓣,像是毀滅性的黑色隕石雨,強大而又恐怖,撕裂天空,一齊打向蕭晨。
  “你就是大日菊花朵朵綻也要死!”蕭晨并無懼色,如神鶴翔舞于九天,似金翅大鵬扶搖而起,雙手劃動間,留下一道道玄秘的殘影,舞動起陣陣天風,令那片片晶瑩的蓮花瓣不斷扭曲、崩碎。
  上蒼之手拍出,一切有形之質都粉碎了,蕭晨逆天而上,殺向海翻云。
  “砰”
  蕭晨一記掌刀將那房屋般大小的黑蓮劈的四分五裂,立身在上面的海翻云頓時被打飛了出去。
  海翻云大吼,展現出了最強力量,巨大的黑蓮重組,綻放開來,九道烏光合一,掃向蕭晨,他知道現在氣勢決不能弱,等待強援到來他就安全了。
  晉升入涅槃境界,此刻的蕭晨等若一個長生者,實力正處在巔峰狀態,強勢無匹,加之其超絕的戰斗天賦,讓他穩壓海翻云。
  逆龍七步突兀踏出,超乎海翻云的想象,天空崩裂,蕭晨如魔神在臨近,第二步時他就踏上了巨大的黑蓮,將之震裂的七零八落,第三步時他揚起了上蒼之手,準備擊殺海翻云。
  逆龍七步配上蒼之手這簡直就是絕殺,在蕭晨目前這個狀態,將“武”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再踏出兩步,海翻云必死無疑。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空大喝聲響起,一道道強大的能量波動沖至,虎家的強大修者到了。
  風華絕代的海云雪更是焦急的大喝道:“諸位長老齊上殺了他,父親不要慌亂,我們救你來了。”
  這是虎家真正的強者,一幫老人全都出手,若是蕭晨不躲閃,而是選擇踏出逆龍七步攻殺,自己也會遭創。
  蕭晨那可撼動河山的第四步,踏向了一旁,并沒有選擇前進。海翻云頓時長出一口氣,而不遠處的海云雪更是露出了笑意,冷喝道:“圍殺他。”
  “圍殺我?錯!”蕭晨冷漠無比,道:“今日是我們了結的第一仗,看我取你父親的性命。”
  蕭晨神色肅穆,站在黃泥臺上,舌綻驚雷,靈魂與之共振,一個“嗡”字發出,可撼河山!
  本以為已經逃出生天的海翻云,表情瞬間凝固,死亡氣息鋪天蓋地,將他淹沒了,重創由內而外,他的靈魂在龜裂。
  “啊……”海翻云驚恐大叫,但緊接著聲音戛然而止。
  靈魂被震碎了,接著才是軀體的崩潰,像是冰雪在消融,所有人都被鎮住了。
  蕭晨趁此機會一沖而過,摘下那唯一還沒來得及碎裂的頭顱,道:“我說殺你就殺你,沒有人可以阻擋。”
  可謂強勢無比,蕭晨就這樣當著眾人的面滅掉了海翻云,他掃視著眾人,將那猙獰的頭顱向前擲去,道:“再見!”
  事了拂衣去,當真強勢而又恐怖,蕭晨沖天而去。
  海云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切太突兀與讓人震驚了,蕭晨就這樣在他們眼前斬了海翻云,如一場噩夢一般,她驚怒到了極點,尖叫之聲響徹云霄。
  “殺了他,殺了他……”
  一群高手在后緊追不舍。
  蕭晨掌握八相世界神通,在空中邁了幾步,就回到了古村之外。
  聚在村前的人,見他未走入村中,全都沖了過來,想要圍殺。
  蕭晨的“嗡”字音再告出手,宏大的聲音響徹天地間,如黃鐘大呂一般的浩大正氣波,持續了足有半刻鐘,村外古槐林間圍上來的上百人全滅!
  隱藏的林間深處的高手,涅槃境界以下也是全滅,無一人存活。
  “嗡”字音代表了生死的力量,強大的讓人恐懼,幸存者莫不戰栗。
  蕭晨走入村中,盤坐在黃泥臺上,面向遠方,道:“我靜坐古村黃泥臺,苦修玄功,想殺我皆可來,助我登上極道巔峰。”
  一夜間震動天下,強者要重聚洪荒古村。封王問鼎的年輕修者更是從四面八方趕來,誰是誰的磨刀石很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