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22 一夜間震動天下

“嗡”字天音出,上百高手全滅,震驚天下,各方強者云聚而來。
  虎家更是出動大批高手,圍困小山村。海云雪裝若瘋狂,蕭晨當著她的面屠掉海翻云,這完全是在踐踏她和虎家的靈魂與尊嚴。
  奈何,蕭晨靜坐黃泥臺,苦修玄功,任風雪侵襲,一動不動,仿似早已石化,根本不理外界一切。
  首次使用本源八音,一戰過后,蕭晨靜心體悟,“嗡”字天音深入腦海,與他的靈魂契合,他感悟出了更多的真諦。
  雪花越來越大,天地間銀裝素裹,鵝毛大雪再一次將蕭晨淹沒,黃泥臺中古音齊鳴,八音輪動,有時像粗獷的戰歌,有時又像那柔美的樂章,變幻莫測,難以琢磨。
  蕭晨與黃泥臺完全被大雪封在了里面,只能看到一個人形盤坐在臺上。
  海云雪憤怒到了極點,柳眉倒豎,鳳眼圓睜,絕美的容顏布滿了殺機,雙目中煞氣涌現,但是卻根本奈何不了蕭晨分毫,眼睜睜的看著大仇家在那里靜靜修煉。
  方天啟,封王問鼎于泰山,原本就是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之一,如今更加威名赫赫,名動天下,得知弟弟死亡后,率領大批高手趕到。
  葉天,同樣為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之一,封王問鼎于華山,他的妹妹葉君被蕭晨滅掉,故此也帶領眾多高手在第一時間趕到。
  三天來,八方高手皆聞訊而動。
  據說,名動天下的年輕高手趙重陽、雪舞、夢襲孽、滄海也來到了洪荒古村之外,不過沒有人知道他們藏身何處。能夠封王問鼎于一方,自然都是同代中最杰出之輩,都想一見蕭晨如何瞬殺百人。
  自然也有老輩人物趕至。太陽教、闡教、截教等各大勢力遣出的高手就更不用說了,皆是不凡之輩。
  只是這三日來蕭晨不聞不問,身如槁木,陷入死寂中,任外面諸強敵視,不為所動。他內心一片寧靜,天碑玄法浮現心間,本源八音輪響耳畔,周身毛孔溢出絲絲精氣,緩緩在體表流淌,他與外界渾若天成,漸進合一。
  所謂天人合一,在這一刻慢慢體現而出。
  外面有修者敏銳的感覺到了他的狀態,頓時讓方天啟、葉天等人氣惱無比,別人立身在風雪中,他卻在旁若無人的修煉,可惱可恨。
  第四日,蕭晨終于醒轉過來,體外的冰雪碎裂開來,被震落而下。
  此刻,大雪終于停了,朝霞灑落而下,將皚皚白雪映照的一片晶瑩,這是一片如玉般的雪白世界。
  看到村外林間人影綽綽,高手眾多,蕭晨長身而起,待看到海云雪、方天啟、葉天等欲除他而后快的人后,他大笑了起來,隆隆聲音劃破長空,震動的樹上的積雪簌簌而下。
  “蕭晨出來一戰。”方天啟在村外大喝,他周身雖有仙氣流轉,但是卻難以掩蓋那沖天的殺氣。
  葉天更是早已身著紫金仙甲,立身在天空中,一座黃金鐘懸停在他的身前,映照的天空一片通明,就連大地上的白雪似乎都被染上了一層金色,他寒聲道:“若敢出來一戰,我自縛一手,與你對決。”
  “你們說怎樣就怎樣?我說戰時方是戰。”蕭晨掃視前方,最后無視眾人敵意,自顧轉身,向著村中走去,毫不客氣的將眾人晾在了那里。
  “你……”
  一些火氣旺盛的年輕修者皆怒視蕭晨背影,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們在那候著吧,何時戰隨我心情而定。”
  蕭晨的話語自街頭傳來,頓時讓火氣盛的修者火冒三丈。
  “媽了個巴子,老子跑這來,純屬受氣來了。”
  “有種你滾出來,我三根指頭碾碎你。”
  ……不少人咒罵。
  蕭晨沒有理會他們,心中一片寧靜,三日來的默默體悟,讓他對玄法的認知更加深了,古碑天圖、武之印記、本源八音、逆龍七步等一一浮現心間,許多奧義漸漸通透。
  走在滿是白雪的村巷中,蕭晨的身體漸漸虛淡化,仿佛隨時會消失一般,與周圍的天地融為了一體,一切是那樣的和諧自然,這是玄功精進的典型表現。
  來到村中的一片古槐林下,蕭晨感覺到了一股至強的生命波動,那是……雪白小獸,直至步入涅槃境界,他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珂珂的潛力有多么巨大。
  在那毛茸茸如小雪球般的身體中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力量。
  蕭晨騰空而起,像掏鳥窩一般,自那樹頂枝椏間由靈草編織成的安樂窩中將珂珂揪了出來。
  小家伙睡的香甜無比,蜷縮成一個球狀,被抓出來時還在夢囈呢。
  “咿呀咿呀……”小東西迷迷糊糊睜開了大眼,不滿的叫了起來,似乎在責怪蕭晨打擾了它的美夢。
  睡眼朦朧,圓滾滾的身體似乎又胖了一圈,憨態可掬。光滑如玉的雪白皮毛勝過白雪,閃爍著出點點玉光,它嘟嘟囔囔發泄著不滿,而后懶洋洋的撐開失樂園,拽出一根一尺長的黃金參,足與它的軀體一般長,抱在懷中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蕭晨一下子就被逗樂了,這小東西冬眠了幾個月,剛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還真是本性難易。蕭晨帶著它降落在地,沿著靜寂的街道向著家中走去。
  村內發生的一切很難理解,時至今日,所有村人都還在沉睡,進入了最為香甜的夢境中。
  首先,將兩只蘿莉搖醒了過來,玲瓏與兔兔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就掃出十幾道霞光,劈頭蓋臉,險些將躲閃不及的珂珂打飛,警惕性不可謂不高。
  接著,三個精力過剩的家伙就吵吵鬧鬧的追打了出去。
  蕭晨看著父母,開始輕輕呼喚,最終兩位老人也醒了過來,并沒有任何異常發生,好像僅僅睡了片刻中,不過當他們看到窗外白雪皚皚時,皆驚的目瞪口呆。
  接下來蕭晨又喚醒了部分村人,以老人為主,想問問過去是否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有過,確實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一個年近百歲的老人,顫顫巍巍的拄著拐杖,道:“已經過去無盡歲月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年代,我們村中的人莫名其妙的全都昏睡了過去,一覺醒來,世上已過去成百上千年了。”
  老人慢慢述說著那看似荒誕離奇的秘辛,道:“所有人都以為不過睡了一夜而已,但卻意外得知,外面已經改朝換代好幾回了。可奇怪的是,村內的一切未發生半點變化,甚至壺里的水還是熱的,灶里的火還沒有熄滅,一切都仿佛定格了曾經的那一瞬間。”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蕭晨大吃一驚,過去還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實在有些不可思議。可是,村中被喚醒的這些老人們卻一點也不恐懼,反而一個個露出了喜色。
  “老太爺你您怎么還笑的出來?”蕭晨驚疑的問道。
  那名年歲最大的老人神神秘秘的拉著蕭晨的手,道:“相傳,那一次長眠之后,我們的祖先中出了不少飛天遁地的人物,這一次說不定……”
  這些老者全都笑著瞇起了眼睛。
  蕭晨被幾個老人說的一愣一愣的,難以推測這所謂的洪荒古村到底有何秘密。
  這個時候,未醒的人都被人喚醒了過來。蕭晨急忙告訴他們,莫要走出村子。出乎意料,沒有一個人惶恐,聽了老人們的話語后,所有人全都面帶笑容,不少年輕人都興高采烈,似乎在等著成仙呢。
  蕭晨相當的無語,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不服苦役修黃河,村民的生活很富足,頓時一片喜氣,殺雞宰羊,準備慶賀一番,過一個遲到的春節。
  蕭晨漫步在古村四周,生怕村民們不聽勸告而走出村子,結果放下心來,并沒有人那樣做。
  看到村人忙碌,聞到酒肉飄香,冰天雪地中的那些修者一個個面色不善,盯著轉來轉去的蕭晨放冷光。
  蕭晨的“嗡”字天音再次出口,這代表了生死的力量。不過這一次并非以死的力量進行殺戮,而是以生的力量讓村中的花草樹木煥發生機,破雪而出,吐出嫩芽,綻放出花朵,各家房前屋后的果樹都結出了誘人果實。
  如碧玉般的果樹,枝繁葉茂,綠葉間粉紅的桃子、黃澄澄的柿子、噴香的蘋果、裂開的石榴等壓滿枝頭,碩果累累。
  在這片白雪的世界中,出現這樣生機勃勃的景象,堪稱神跡,村人們喜不自勝,更加確信村內將有飛天遁地的神仙產生。
  看了蕭晨的手段,圍在外面的修者大吃一驚,縱然是長生者也不能如此輕易讓一個村子的草木全部瞬間生機盎然吧,這是何等的力量?
  他們自然不知這不是修為高低的原因。
  蕭晨發現,如此也等若在修煉,操控天音,靈魂共振,似乎對“嗡”字的理解在逐步加深。
  新鮮而富有生活氣息的修煉方式,既滿足了村人,又讓他的修為在凝練,蕭晨將與兩個蘿莉進行“大作戰”的珂珂抓住了,要它自失樂園中取出一些仙樹奇花。
  失樂園中有許多的奇花異樹,雖然結出的果實算不上絕品靈粹,但是相對于凡品來說那也是蘊含著濃郁靈氣的奇果了,若給村民們分享自然會延年益壽。
  小東西非常慷慨,小爪子一劃拉,那意思是隨便取,要多少都行。這種果品遍布失樂園,珂珂的胃口早就被養刁了,根本懶得吃。
  珂珂唯一對失樂園內上心的就是中央一帶的一片果林,那是在長生界古神荒漠大戰異界半祖時,被打入進來的的十幾位半祖的殘碎靈力所化的神樹。
  每株都是參天巨樹,上面結滿了青澀的果實,只要醒來,小家伙恨不得一天七看,希望這片果園早日豐收,奈何這些果子像是熟不了一般,自始至終未發生過變化,饞的它每天都只能眼巴巴的看著。
  不到半日,奇花異果便取代原來的草木,古村內漾起一股股靈氣,更加讓人們確信成仙之說,孩子們迫不及待的爬上去摘金燦燦、黃澄澄的果實。
  蕭晨感覺栽種靈木,果真耗費元氣,但這絕對是一種鍛煉,默念“嗡”字音,于平凡生活中修煉。
  村中人喜笑顏開,村外修者怒目圓睜。
  蕭晨不想當著村人的面出去大戰。
  當正午來臨時,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蕭晨栽種下的奇花異樹溢出的靈氣更盛了,竟然有道道霞光繚繞,根部的積雪在快速消融,整個村子似乎像是一個巨大的生命體開始煥發出生機,而非僅僅限于那些草木。
  不多時冰雪全消,地表流光溢彩,淡淡彩霧升騰而起,朦朦朧朧,繚繞在整個村子中。如夢似幻,宛若仙境,不光村人們吃驚,就連在外圍困的那些修者也都全部變色,驚疑不定。
  怎么會這樣?蕭晨覺得難以理解。他再一次坐在了村口的黃泥臺上,靜心凝神去感應整片村子,發現大地之下靈氣翻涌,與那些奇花異樹的根部溝通在一起。
  奇樹將靈脈溝通了起來,從而致使古村化成了仙境?蕭晨繼續凝神向地下探索,驀然間心中震驚無比,靈氣源泉之下一片巨大的黑影綿綿不絕,那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城池!
  雖然是在用天眼通透視地下,但是卻卻難以看清,模模糊糊,仿佛有無盡黑云在繚繞。
  古村果然來歷非凡,現在蕭晨終于確信,這里遠非表面看起來那般簡單。
  雖然不知道在地下多少里之外,但是蕭晨還是感覺到了沉重與磅礴,那座巨大城池影跡透發著古老滄桑的氣息,讓他心中觸動,心緒隨之波瀾起伏。一股難以想象的強大威壓自地下穿透而上。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一驚,那是……云霧翻涌,地下巨城若隱若現,一點光自亮古城中映入蕭晨心間,頓時讓他如遭雷擊,震的他從黃泥臺上栽落而下。
  村外不少修者幸災樂禍,以為蕭晨練功走火入魔。
  不借助黃泥臺難以感知地下一切,蕭晨不想讓村外的人發覺異常,帶著黃泥臺沖入村中,再一次盤腿靜坐在其上。
  那點光亮再次自地下直達他心間,黃泥臺輕顫,本源古音齊鳴,他終于看清,那竟然是盞神燈,長明不滅,懸浮在古城中,是唯一的一點光亮。
  實在邪異無比,無盡歲月過去了,它竟然不滅。
  本源八音齊響,時而粗獷豪邁,時而宛轉悠揚,最后只能下一個翁字音,黃泥臺劇烈顫動,同一時間蕭晨體內的殘破石人也漾出點點波動。
  “轟”
  劇震!
  這方天地都搖動了起來,蕭晨感覺天旋地轉,而后他周圍的世界一片通明,其他都看不到了,入眼近是柔和的圣光。
  當一切平靜下來,蕭晨盤坐在黃泥臺上,一盞神燈靜靜懸停在他左肩旁,似乎在照耀著他的前路。
  似金非金,似木非木,歷經無盡歲月,古燈長明。
  燈火搖曳,映照黃泥臺,讓蕭晨看起來與它們仿佛凝結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