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323 長明不滅

一盞青色古燈長明不滅,靜靜的懸停在空中。
  蕭晨長身而起,走下黃泥臺,而古燈像是與他凝結為了一體,定在他左肩外一尺處,燈火搖曳,映照著他的前路。
  他不想村人們驚異,抬手向著懸在空中的神燈抓去,牢牢握在手中,似握住了生命之火,他感覺自己的生命精元仿佛與之相連在了一起。略微廢了一些力氣,將古燈撼動,移放在了黃泥臺上。
  一座破敗的黃泥臺,一盞長明不滅的古燈,擺放在一起說不出的怪異,籠罩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蕭晨不知道此燈的來歷,更不知道為它為何飛到身旁,他默立良久才大步向家中走去。此刻天色擦黑,年飯已經準備好,村人們都在慶祝這推遲的春節。
  村中熱熱鬧鬧,孩子們沖來跑去,不少村人都聚在一起,要一起過節。蕭晨的家中自然也聚了不少一些親戚,節日的喜慶氣氛一覽無余。
  其中一個太叔公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后,正是開席,長輩們推杯換盞,半大少年嘻嘻哈哈,以茶代酒,來回敬長輩,小孩子們則歡歡喜喜,吃的滿嘴流油。
  嗖嗖三道影跡閃現,珂珂與兩個蘿莉跑了回來,三個精力旺盛的家伙大作戰,整整追打了一天。玲瓏與兔兔小臉蛋紅撲撲,氣呼呼的望著珂珂,顯然吃了小虧,珂珂則賊兮兮的躲到了蕭晨的身邊,一雙大眼不斷瞟向她們。
  “這邊來……”蕭晨招呼兩個蘿莉,為她們添加了兩雙碗筷。
  所謂冤家對頭到了飯桌上也是對手,靈粹對于三個小家伙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算不得稀奇,但是人間的美味卻對她們有著天大的吸引力。
  風卷殘云,一只雪白小獸,兩個粉嫩的小蘿莉,拼命斗法、爭搶,結果讓蕭晨他們這一桌的其他孩子們都急哭了。
  “別搶,還有很多……”蕭晨的母親急忙又重新上了一桌熱氣騰騰的飯菜。
  最終的結果珂珂完勝,足足掃了兩桌美食,兩只蘿莉懊惱的甘拜下風。
  村人對于珂珂早已熟悉,已將它認作一只聰慧的精靈,皆對它喜愛無比,只是對兩個小蘿莉的來歷感覺到好奇,時不時望她們幾眼。
  蕭晨心中嘀咕,如果讓這些族人知道這兩個蘿莉乃是黃帝的幼女,不驚的跳起來才怪呢。
  “蕭晨哥哥告你一個秘密。”精靈古怪的玲瓏神神秘秘的湊到近前,附在蕭晨的耳畔小聲道:“我們的父親讓我們來人間找一個古村,我覺得就是你們這個村子。”
  “什么?”蕭晨頓時一驚,道:“那個風流老頭都說了什么?”
  兩個蘿莉立刻不滿的皺起了瓊鼻,嘟起了小嘴。
  “一不小心說實話了。”蕭晨尷尬的笑了笑,道:“軒轅大dìdū說什么了?”
  “不許說我父親壞話。”兔兔不滿的瞪了他一眼才道:“他說一定要找到一個神秘的古村,但卻根本沒有提示我們哪怕一點點,只是說如果人間界有天大的事情發生,一定要提前躲進這個村子。”
  蕭晨沉思起來,黃帝早有預感,這里到底有何隱秘呢?
  不知不覺,已經很晚了,村內的突然再一次寂靜了下來。
  蕭晨驀然驚醒,發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中,就是兩個小蘿莉也是哈欠連連,快趴在飯桌上睡著了。珂珂還算精神,一邊揉著自己圓滾滾的小肚皮,一邊往嘴里塞東西吃。
  “如果我不叫醒他們,也許他們要沉睡成百上千年吧,這算是最后一次晚餐嗎?”蕭晨漸漸明白,縱然是叫醒村人,他們也還會再一次陷入沉睡中,與其如此不如讓他們享受一個漫長的沉眠。
  蕭晨將所有人送回自己的家中,安排好一切,他揪起貪吃的珂珂,一起向外走去。兩個蘿莉搖搖晃晃,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跟了過去。她們盡管睡意無限,但是卻不想再沉睡了。
  古燈像是有靈一般,蕭晨路過時緩緩浮起,定在了他左肩外一尺處,隨他而動,照亮了前方的路。
  將來何去何從?黃泥臺是否能佑他闖天下而不受半祖威脅?蕭晨堅定的邁著大步。
  來到村口,兩個蘿莉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小臉蛋粉嫩通紅,一起栽倒在幾株靈氣繚繞的奇樹下,即將陷入夢鄉中。
  珂珂跑了過去,挑釁的揪了揪兩個蘿莉的瓊鼻,頓時讓她們睡意少了很多,氣呼呼的半坐了起來。
  當蕭晨出現在村外,敵視的目光的立刻掃視而來,上百道人影分散開來,向前逼近。
  海云雪美目綻放著仇恨的光芒,向前一揮手,數十條虎家祭煉出的魔影無聲無息間飛了過來。
  方天啟殺機畢露,五色仙甲鏗鏘作響,他帶領一批高手準備包抄蕭晨的退路。
  “哈哈……”葉天憤怒的大笑,越眾而出,一步步向前逼近,聲音很冰很冷,道:“終于不再龜縮,敢出來一戰了。今日我要為葉君報仇,讓那逝去的靈魂安息。”
  蕭晨掃了他一眼,道:“想死的話你就過來。”他雖然話語簡潔,但卻顯得強勢無比。
  苦修玄功,靜坐古村戰天下。
  村外的人是他最佳的磨刀石,是磨礪他前進的強盛動力。
  一口黃金鐘如塔樓一般巨大,懸浮在葉天的身前,將漆黑的夜空映照的一片通明,更將他襯托的挺拔出眾。
  “殺我妹妹就是斬我手臂,放眼修真界都沒有人敢動我葉家之人,你莫要以為有這個破村子就能保你平安。”葉天面帶冷酷的殺意。
  “你廢話太多了。”蕭晨冷漠面對葉天,道:“我對你妹妹說過,如果你來了,我殺了便是。”
  步出村子后,蕭晨已經將黃泥臺定在了腳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暗中有個半祖窺視,沒有此臺,他的性命肯定難保。
  “當……”
  黃金神鐘鳴響,聲音悠揚,震蕩于天地間,一道道肉眼可以看到的金色漣漪朝一個方向蕩漾開來。
  所過之處虛空粉碎,威能不可想象!
  與此同時,方天啟帶人阻斷了蕭晨的退路,海云雪派遣的魔影更是圍困四方。
  “憑你們也想殺我?再向老天去借二十年!”蕭晨根本不在乎虎家高手與方天啟的行動,大喝了一聲,一拳向天轟去。
  一股狂暴逆天而起,仿似要打穿太空一般,狂濤沖天而上,恐怖力量浩瀚如海。與金色漣漪不斷發生大碰撞,最終怒拳將金色漣漪打散,“當”的一聲巨響,一個淺淺的拳印烙印在了黃金神鐘之上。
  黃金鐘聲震耳欲聾,葉天一驚,用手一抹,拳印自黃金鐘體上消失,聲音全斂。
  蕭晨也吃了一驚,這口黃金神鐘絕對是非凡靈寶,上蒼之手都未能將其打碎,可想而知多么的不一般。怪不得葉天如此自信,身為修真最強年輕十杰,果然有獨到之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涅槃境界的杰出人物比長生高手還要可怕。
  葉天大喝,雙手劃動間,黃金鐘鐘聲大作,劇烈搖動起來,天地間元氣沸騰。接著黃金神鐘從天而降,金光耀眼,帶著無盡威壓,如一輪太陽當空懸掛。莫大的壓力如十萬巨山一齊壓落下來,想要將蕭晨籠罩在里面,徹底震碎。
  蕭晨并不驚慌,踏逆龍七步,沖天而起,舉上蒼之手,印向黃金神鐘。虛空被踏裂,一雙腳掌仿佛萬萬鈞之力,手掌晶瑩如玉,打穿虛空,狠狠的拍擊在了黃金鐘上。
  鐘體上一個清晰的掌印深深的烙印在了上面,險些擊穿鐘壁。鐘聲大作,但是黃金鐘以摧枯拉朽之勢,依然不可阻擋的沉墜了下來,璀璨金光成了天地間的唯一。
  蕭晨以八相極速,飛天遁地,想要躲避開威壓磅礴的黃金鐘。
  但是,黃金神鐘神威不可想象,仿似可吞山河、納日月,包容世間萬物,瞬間放大千萬倍,以無法阻擋的趨勢遮攏而下,竟然讓身具八相極速的蕭晨都未能逃過一劫。
  “當……”
  鐘聲不絕,震耳欲聾,許多修者都痛苦的捂上了耳朵。但是,此刻的古村,彩霧氤氳,似隔絕了那浩大的聲音,村人并未受到影響。
  巨鐘震蕩河山,天地搖動,蒙蒙黃色霧氣翻滾,巨大的鐘體鳴顫動不絕,威壓籠罩十方,似無盡綿綿巨山同時在動蕩。
  “自我出世以來,神鐘祭出,無人可敵,你一個小小的武者,如何撼動這皇天神鐘。”葉天負手立身在高空中,道:“我說過自縛一手,也可滅你,現在就以你祭我妹妹之魂吧。”
  巨鐘縮小,但是威壓更盛,強大的壓力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來,金光刺目,天地不斷震顫,鐘聲不絕。
  “你什么也不是,只是我的一個陪練而已。”蕭晨無喜無憂的聲音傳出。
  黃金神鐘內,蕭晨身下的黃泥臺沒有任何特異變化,半祖不出,它便寂靜無波。他的左肩旁是一盞古燈,燈火搖曳,也無任何能量波動。
  他并未有任何懼色,逆龍七步與上蒼之手同時展出,既然試出黃泥臺與神燈對戰斗并無任何幫助,他竭盡所能全力出手。
  逆龍七步,每一步踏出,都崩碎一方空間,上蒼之手不斷打出。黃金鐘體猛烈搖顫,發出的音波不再像開始那般悠揚有規律,漸漸雜亂不堪。
  葉天冷笑,立身在高空之上,寒聲道:“一入此鐘,無人可破,你縱然粉身碎骨,也難以撼動。”
  上蒼之手接連九擊,黃金鐘狂亂震動,但是自內向外打,似乎真的不可破碎一般,蕭晨僅僅在上面留下九個淺淺的掌印而已。
  “蕭晨你枉費氣力,不如自絕鐘內吧。”葉天的大笑聲自外傳來。
  “任何法寶在我面前都是廢鐵一堆。”蕭晨面對越來越小的黃金鐘,打出了最強力量,與此同時逆龍七步邁到了第五步。
  上蒼之手再撼九擊,這種巨大無匹的力量是難以想象的,黃金神鐘整個鐘體都變得近乎透明起來,從外面可以清晰的看到蕭晨的動作。
  晶瑩如玉的手掌重若泰山,每一擊落下,鐘體上都有黃金神光被打散。黃金神鐘越發透明了,像是變成了晶瑩的水晶鐘。
  “轟”
  逆龍七步的第六步踏出,讓蕭晨的氣勢攀升到到一個高峰,上蒼之手全力擊落而下,這一方天地都戰栗了起來。
  “當”
  無匹的手掌拍在鐘體之上,鐘壁上一道道細小的裂紋龜裂了開來,神鐘竟然要碎裂了。
  逆龍七步踏出,蕭晨的氣勢攀升到了頂點,再次拍出一掌。
  “轟”
  一聲巨響,當蕭晨的手掌與神鐘接觸到一起時,天地暴動,神鐘徹底崩裂。無盡黃金神光掃向十方,整片天空都是一片耀眼的金黃色,蒙蒙黃色霧氣翻滾。
  葉天口吐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無比,連連在空中倒退出去十幾步,眼中盡是不可相信的神色。
  “碎了……怎么可能?!”他失落到了極點,不敗的神話就這樣被破除了。
  像葉天這樣的杰出涅槃者,絕對遠比一般的長生者可怕的多。
  蕭晨快如流星,在虛空中一步百丈,瞬間而至,上蒼之手斜劈下來。
  葉天驚怒交加,漫天法寶飛舞,但是在上蒼之手下立刻被震碎了大半,他仰天大吼,伸展軀體,爆發出奪目光芒,大戰蕭晨。像他這樣并非專走煉器路線的修真者,也懂得戰技,實力非凡,不過不可能比得上純粹的武者。
  “掌劈你的神鐘,腳踢你的血肉之軀。”
  逆龍七步威力絕倫,蕭晨一步踏出,八方皆動,搖撼了整片天空。葉天連續躲閃,但怎么可能是最精于戰技的武者對手呢。
  逆龍第四步邁出,蕭晨一腳踏在了他的肩頭之上,“喀嚓”一聲整條手臂徹底粉碎,第五步邁出之后,仿佛天崩地裂了一般,十方動蕩,精準的踏在了葉天的胸膛之上。
  胸骨碎裂的聲響清晰的傳遍當場,葉天一聲慘叫,碎裂的心臟自口中吐了出去,緊接著軀體四分五裂,墜落下高空。
  修真界最強十杰之一的葉天,被蕭晨當著所有人的面屠掉,鮮血染紅了地面上的黃金鐘碎片,驚的所有修者心膽皆寒。
  比長生者都要厲害的華山王葉天都殞落了,讓海云雪、方天啟等人心中劇震,終于進一步認清了敵手的強大與可怕。
  方天啟身著五色仙甲,準備出戰,但虎家的人比他先動起來,人影連續閃動,虎家魔影快速,圍困住了蕭晨。
  元嬰靈識呢?蕭晨掃視八方,他有有一絲狐疑,竟然沒有發現葉天的元嬰,似乎并沒有同軀體一起四分五裂。
  “轟”
  一道罡風如銀河傾瀉而下,磅礴威壓難以想象,虎家魔影全部被震飛,天罡掃向蕭晨而來。
  但就在這一刻,黃泥臺不斷震動,玄黃二氣沖天而起,迎了上去,震動高天。
  有半祖出手!蕭晨在第一時間明白發生了什么。
  一頭白老虎撕裂虛空,在天際攪動起無盡魔氣,是白虎圣皇出手了。與此同時,另一股磅礴力量席卷而下,三嬰太君顯現身影。
  玄黃二氣倒卷而上,掃向兩名半祖。
  仿似瀚海倒灌天空,又如星河殞落大地,天翻地覆,十方具亂。
  黃泥臺似乎專門針對半祖,在他們動手后方有反應。
  當一切平靜下來時,白虎圣皇與三嬰太君以替身代死,重新顯化在天空中。
  黃泥臺靜靜懸浮,蕭晨立身在上面,左肩旁一盞古燈長明。
  “就知道你們會這樣。”蕭晨無喜無憂,看著天空中的兩大強者。
  如果不是將黃泥臺帶了出來,此地縱是離古村很近,恐怕他也難以被護佑,必將身死。
  白虎圣皇未發一語,三嬰太君雙手輕輕劃動,虛空破碎,一個元嬰自次元空間內飛出。
  “老祖我敗了……”葉天的聲音很苦澀,他萬念俱灰。
  “不以一時輸贏論英雄,他將來必死在你的手里。”三嬰太君一指點出,地上那四分五裂的**飛上天空,重組完畢,葉天的元嬰飛了過去,短暫瞬間便復原了。
  地上的黃金神鐘在輕顫,竟然自主凝聚在一起,而后重組起來,鐘聲悠揚,響徹天地間,一口黃金神鐘完好如初,沖天而起。
  “此鐘萬古不滅,縱碎亦可活,摧枯拉朽,無人可擋。葉天抱鐘而生,當大興我修真一系,不是你能夠滅掉的,他將來的敵手不是這個層次的人。”三嬰太君冷漠的掃視著蕭晨。
  “哈哈……”蕭晨仰天大笑道:“你在給我制造心理壓力嗎?你自己都不能奈何我,更遑論是他。”
  “葉天潛力無限,神鐘是不滅的,他也是不死的,每經歷一次死劫,都將沖上一個新的起點。”三嬰太君回過頭來,對葉天點了點頭,道:“將來你自己屠掉他。”
  “我會的!”葉天重重的點了點頭。
  蕭晨亂發飛揚,昂然立身于天空中,道:“已經戰敗,在我眼中他已經是爛草一根,我能敗一次,就能敗他十次百次千次,他可以再生?將來我就一次次殺他到死為止。”
  “妄以臆度,你沒有那樣的機會,因為不久的將來你會死。”三嬰太君平靜但卻冰冷的話語傳遍天地間。
  蕭晨古井無波,冷漠無比,道:“當有朝一日,這個大地之上,再無半祖之時,我看你們這一脈將會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