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24 不滅皇天神鐘

白虎圣皇與三嬰太君沉默良久,縱有毀滅蕭晨之意,奈何面對黃泥臺卻無法付諸行動。
  就在這個時候,珂珂撐開失樂園飛了過來,驚的一幫修者全都倒退,但凡長生界的人都早已漸漸明了失樂園的可怕。
  小家伙飛到蕭晨身邊,氣呼呼的伸出一只小爪子指著空中的白虎圣皇,它歷經生死大磨難與虎家有直接關系。聽著它嘟囔,蕭晨啞然失笑,小東西居然才稱呼白虎圣皇為老貓、白貓。
  白虎圣皇面色無波,在離去時終于對蕭晨說了一句話:“半祖若殞落,你也同寂滅。”
  三嬰太君手拄龍頭拐杖,深深看了一眼蕭晨,無聲無息間在天空中消失。
  “當”
  黃金神鐘光芒璀璨沖天,照亮了整片夜空,悠揚鐘聲傳蕩出去百余里,葉天神色木然,一句話也未說,快速消失在遠空。
  方天啟身著五色仙甲,頭頂上方一座磨盤大小的白玉宮殿在緩緩旋轉,彌漫出蒙蒙的白色霧氣,將他那里襯托的神幻莫測。到了現在,無需隱藏什么實力了,他將至寶白玉神宮展現了出來。
  周圍一干高手在靜他的命令,隨時準備殺向蕭晨,不過方天啟很平靜,并未有任何表示。
  海云雪已經飛退到遠空,躲到了一眾老輩高手的身后,但是虎家那些被祭煉出的魔影卻未撤退,依然在遠遠的圍困著蕭晨。
  修真界最強年輕十杰最起碼來了半數人,但這些人目前還沒有上前動手的意思。而年輕一代另外幾名輕絕頂強者趙重陽、雪舞、夢襲孽、滄海依然未現蹤影。
  蕭晨立身在黃泥臺上掃視眾人,而后帶著珂珂向古村飛去,圍困周圍的虎家魔影剎那殺至,迅如雷電,滾滾魔氣翻涌,血色閃電撕裂天空,數十雙爪影向前探來。
  蕭晨舌戰驚雷,本源八音“嗡”字真言出口,天空中的魂影像是海灘上的沙人一般,天音如潮水卷來,瞬間就讓他們粉碎、消融了。嗡字天音代表了生死的力量,是這種殘碎靈魂的最佳克星。
  如入無人之境,蕭晨沖過阻擋。
  不少人極力克制,強忍著沒有采取任何行動,諸強眼睜睜的看著蕭晨進入古村。
  蕭晨大笑,這讓人村外眾多修者感覺惱怒無比。
  在接下來的數日,蕭晨靜修玄功,偶爾醒來,便步出古村,面對諸強,無絲毫懼色。頗有西秦虎視諸國之勢。百萬之師,叩關而攻秦。秦人開關延敵,九國之師逡巡而不敢進。
  但是,蕭晨覺得自己還不夠強,還遠遠未達到可以縱橫天下的境界。
  若無黃泥臺與古村,他恐怕性命難保。
  他的目標是不仰仗外物,己身達到天下最強一列,再無人敢敵視,再無人敢攖其鋒。
  強大到的可以威懾十方。
  古碑天圖是他的成長起來的源泉玄法,蕭晨從來都不會忘記這一大前提,自然對掌握的六面天圖參悟不輟,想要盡早精通全部奧秘。
  蕭晨靜坐古村中,心中天圖顯化而出,而后逐漸放大,充斥天地間,仿佛六個世界環繞在他的周圍。
  修煉的點點滴滴浮現而出,他仿似重新經歷了一次以往的修煉歷程,天圖烙印深刻靈魂中。全身生命精元如滾滾長江一般奔騰起來,一馬平川,無物阻擋,奔涌向靈魂的瀚海。
  在他左肩外一尺處,一盞古燈長明不滅,燈火越來越璀璨,仿佛代表了他的生命之能,隨著精元的旺盛涌動而越發明亮。
  蕭晨心中一片寧靜,這次入定后,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實感,體內一條條經脈就像一條條大河一般,溝通了無盡的生命潛能。似乎想要人體那沉睡的力量全部覺醒。
  遠遠望去,夜空下的古村中像是有一輪太陽在緩緩升起,神光沖天,蕭晨與黃泥臺慢慢浮到了半空中。
  生命精元如水波一般自他的毛孔流動而出,而后又從各大穴位間緩緩流入,不斷循環,磅礴的生命元氣在流淌,讓古村外眾人異常吃驚。
  中途蕭晨醒轉了一次,發現體內六十一顆神化的穴道像是力量源泉一般在噴涌,在五臟六腑四肢百脈中奔騰。
  隨后,他又陷入了沉寂中。
  黃泥臺緩緩降落在地,如磐石一般巍然不動,蕭晨仿佛石化了。
  潛藏的精元在爆發,溝通了他自身的寶藏,蕭晨隨時可能會迎來一次蛻變,當然這也意味著一次死劫即將降臨。
  蕭晨寂靜無聲,旁邊一盞古燈明滅不定,代表了他的生命之火在飄搖,時而騰騰跳動,刺目難睜,時而近乎熄滅,光芒微不可見。
  整整一個月,蕭晨身如槁木,仿似已經死去了一般。
  他的體內,能量時而暴動,時而寂滅,劇烈起伏,但是從外看去已經沒有一點生機,像極了坐化的修者,身死如燈滅,成為了一截朽木。
  死劫降臨,生機全消,蕭晨進入到了最為危險的時刻,若成功破入涅槃境界二重天,必將是一次全新的蛻變,但若未通過死劫磨難,就會徹底形神俱滅,化為一掊黃土。
  事實就是這么殘酷,修者飛天遁地,看似風光,但是那排山倒海般的威能全都是建立在重重磨難之上的。
  大多數人都會死在路上,很難領略到長生高山上的風光。
  日子一天天而過,時間緩慢流淌,蕭晨更加的像死人了,內在的生命波動漸漸微弱,暴動的生命精元近乎死寂。
  他仿佛在內耗精氣,挺拔的軀體開始枯萎,皮膚干裂,發絲脫落,皮包骨般的軀體如骷髏一般嚇人。
  不經歷涅槃境界,無法想象其中的艱難歷程,沒有人可以走捷徑,面對死亡的考驗,縱然是千古人杰亦可能朝夕間被打下神壇,從此灰飛煙滅。
  古村外半數人都已經離去,真正的強者不會白白浪費時間,不輟的修煉方可前進。但也部分人在圍困。看到困口黃泥臺上蕭晨如此狀態,不少人在冷笑,古往今來,死于涅槃境界的潛力高手不計其數,也許這就是蕭晨的最終歸宿。
  在此過程中一真、柳暮、牛仁等都曾來過,看到蕭晨此時的狀態,他們也無法,更不能進入古村,只得暫時離去。
  兩個蘿莉毫無意外的陷入沉睡中,珂珂守護了蕭晨一個多月,最后也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
  古村內寂靜無聲,蕭晨的血肉在干涸,每一天都似乎在燃燒著大量生命精氣,現在都快看不出人形了。
  血肉干癟,像極了沉寂的死骨,容貌早已看不清,這怎么看都像是一個死人。古燈幾乎徹底熄滅,微弱的光芒都已看不清,似乎只有一點點無形之火星。
  整整三個月過去了,積雪融化,萬物復蘇,春天到來了。
  也就是在這一時刻,蕭晨的軀體微微動了一下,里面傳出一點輕微的能量波動,而古燈更是閃現出一點火星。
  鶯飛草長,春雨過后,泥土的氣息彌漫開來,讓人感覺到了大地上的生機。
  雪水融化,匯合成小河,涓涓而流,繞村而過。春燕在低空呢喃,劃出優美的軌跡,一切都顯得那樣生機盎然。
  生命的力量在波動。
  蕭晨那顆死寂的心,漸漸產生一點靈識波動,他感覺自己仿佛化成了一株小草,終于躲過了酷寒的嚴冬,正在奮力破土而出。
  生命不息,斗志不息,一切為了活下去。
  艱難破土而出,生命在怒放。
  蕭晨的靈識波動在加大,本已近乎死去的軀體被點點生之氣息滋潤而過,輕顫起來。
  那株小草就是蕭晨的意志,奮力掙扎,沖出地表,生長起來。點點生命波動在蕩漾,蕭晨枯萎的軀體在煥發生機,波動雖然如小草一般弱小,但是卻帶來了生的希望。
  歷經死劫磨難,依然生生不息。
  生命之火可以燎原,小草的生命力越發旺盛,而蕭晨的軀體也被生的氣息點燃了,生命元氣汩汩流淌。
  綠色的小生命迎風而立,在長高、在蛻變,那已經不是一株草,而已經成為一株小樹。
  大地回春,小樹迎戰風雨,蛻變成了參天大樹。而后迎風而展,沖破云霧阻擋,聳入天地間,化成生命巨樹。
  全新的蛻變無法阻擋,破滅死寂。蕭晨闖過了死劫,生之力量全面噴涌,死軀重煥磅礴生命元氣,旺盛精元滾滾而流。
  枯萎的肌體一日間超越往昔巔峰,血肉新生,墨發飄舞,眸光比星辰還要璀璨,是名副其實的浴火重生。
  他不可阻擋的晉升入涅槃境界二重天,血肉之軀堪比百煉精鐵,堅不可摧的意志更加無法撼動,這是**與精神的雙重升華。
  蕭晨站起的剎那,這方天地都一陣顫動,玄法感應天宇,肉身溝通天地,不需刻意,天人合一,每一步邁出,都似玄法妙理,仿佛交融了世界之力。
  如此偉力,神鬼莫測,涅槃境界第二次死劫過后,開啟了蕭晨身體的又一重寶藏之門。
  他似乎融入了天地間,一步邁出,就憑空出現在古村之外。
  數十名修者圍了上來,這是太陽教的死士,無懼生死。
  與此同時,遠空虎蝶舞一揮手,天空中十幾名虎家高手破空而來,沖向蕭晨,不求殺死地,只為試探虛實。
  蕭晨古井無波,輕緩踏步,但可怕的結果出現了,太陽教幾十名死士瞬間被大地震起四五米高,而后四分五裂在天空中。
  虎家十幾名高手沖來,如墜泥沼,在天空中艱難掙扎,卻難以動彈。最終,全部在天空中崩裂開來。
  蕭晨似乎真的與天地合一了,舉手投足間皆是妙理,未曾正面對敵出手,但是這方天地仿佛都在他的掌控下。
  “不好!”
  圍困古村的眾多修者全部飛遁,如此狀態的蕭晨絕不是一般人都所能抗衡的,沒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遠空,虎蝶舞吃驚的睜大了眼睛,美目中盡是不可思議的神色,縱是蕭晨在涅槃境界成功闖過一死關,這也太驚人了吧?
  強者在三個月前就退走了,她來此探虛實,似乎陷入了極度險境中。她一語不發,直接展開了空間卷軸,就想逃遁而去。她是虎家當代家主最寵的小女兒,保命之法自然很多。
  只是,時間仿佛凝固了,空間似乎禁錮了。虎蝶舞定在了那里,難以動彈分毫。一只大手緩緩探來,一把將她抓在了手中。
  “啊……”虎蝶舞驚恐大叫。
  巨大的手掌緩慢合攏,將遮攏在里面,緊接著她感覺到了骨骸碎裂的聲音,而后聲音便難以發出了。
  “砰”
  軀體碎裂,虎蝶舞被那只大手攥碎了空中,發出最后一聲哀鳴,便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