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26 鐵劍橫空震九州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泰山為五岳之首,山勢壯麗,雄奇峻秀,殿宇觀堂滿山遍布,更有多不勝數的摩崖碑碣。
  初春時節,萬物復蘇,群山蔥郁翠綠,勃勃生機讓這座天下名山更顯得靈秀盎然。
  只是在這春暖花開,群芳斗艷的和煦時節,泰山卻失去了應有的祥和寧靜,百獸奔逃,萬花凋零,仿佛秋風掃落葉,一派蕭瑟。
  幾十名身背大鐵劍者,在泰山腳下分散開來,成合圍之勢,從四面八方向山上逼去。沒有一把鐵劍出鞘,但是那股殺意卻如嚴冬臘月般刺骨,花木凋零,亂葉紛飛,整座泰山像是下起了鵝毛大雪。
  數十道劍氣沖天而起,猶如幾十根天柱矗立天地間。
  獨孤家的人非常可怕,幾十名高大魁偉的身影,每一個人都仿佛和他們背的鐵劍凝為了一體,劍未出鞘,但是劍意早已由心而發,幾十人等若幾十把天劍插入山腳下。
  “這幫狠人不會把泰山給劈了吧?”蕭晨跟在后面直犯嘀咕。
  不過,獨孤家的人并沒有摧毀人間名山的意思,殺氣未對山體而發,主要集中向山巔方向。
  那里有一片氣勢恢宏的水晶宮,乃是神宮門的大本營。
  這一派以煉器聞名天下,泰山之上浩瀚水晶殿宇連綿成片,雄偉壯麗,既是他們在人間界的根基,也是該派的重寶————神宮。
  那里霞光萬道,瑞彩千條,讓整座泰山充溢著氤氳靈氣,彩霧迷蒙。
  幾十名身背大鐵劍者一步步走向山巔,半路上神宮門布下的亭臺樓閣等全部化為粉塵,在有形劍氣下皆毀滅了。
  蕭晨想笑卻笑不出,這一家族雖然另類,但是卻也讓人不得不心生敬畏。
  此氣勢誰可阻擋?
  “轟”
  幾條擋在水晶宮前、似城墻般的修真建筑物崩潰了,最后的屏障破滅。
  巨大的水晶神宮完全浮現在泰山之巔。
  幾十名身背鐵劍的強大修者,所透發出的浩瀚壓力讓泰山都震動了起來,但是巨大的水晶神宮卻紋絲不動。仔細觀看可以發覺,它竟然并未與泰山真個接觸,而是在靜靜懸浮。
  這是一個巨大的修真法寶,就連獨孤家的強者也沒敢輕舉妄動。
  “獨孤一脈名不虛傳。”神宮中飛出十幾名老者,仙氣繚繞,他們并無怒色,顯得很平靜。
  獨孤家眾人皆沉默寡言,沒有一人說話,全都沉默以對。
  “不過你們太強勢了,我們還未主動去鏟除你等,你們卻直接殺上門來。說不得要留下你們所有人。”十幾名衣衫飄飄,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者,全都涌現出了殺意。
  剎那間,泰山之巔懸浮的神宮光芒億萬道,直沖斗牛,映照的四方山脈都流光溢彩。
  更多的人影在水晶宮中現身,修真法寶漫天飛舞。
  但是面對這一切,獨孤家怡然不懼。所有人動作一致,緩緩拔出了背在身后的大鐵劍,整齊劃一的將劍鋒指向前方的宏偉宮殿。
  “轟”
  暴動!
  強橫的劍氣是無法想象的,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大浪淘沙,幾十名強者都是獨孤家的精英人物,鐵劍齊動,可謂撼天動地,直接將神宮生生給轟了起來,打上了云霄!
  一大片修真法寶被震碎,如殘花一般在天空中紛舞而下,更有些修真者直接化成了血霧,點滴殘碎尸骸都未剩下。
  此刻,遠空來了不少修者,這都是聞訊而來湊熱鬧觀戰的人。見到如此強勢一擊,無人不變色,獨孤家的戰力非常恐怖,如此絕對可以橫掃一方。
  但是,眾人也敏銳的看到了一個問題,晶瑩剔透的水晶宮被轟上天空之后,并沒有碎裂,完好無恙。
  神宮一脈除卻十幾名老者外,余者全都退守了進去,而后駕馭神宮重新降落而下,磅礴威壓讓群山顫栗。
  此乃半祖至寶,神宮一脈鼻祖的法器,是他得道時性命相修靈寶,這一次他雖然還未跨界而來,但是卻將這一水晶巨宮賜給了弟子門徒,讓他們有自保之力。
  十幾名年老的修真者非常鎮定,一人話語轉冷道:“既然如此,就徹底毀滅你們吧。”
  神宮中流轉出一道道光束,掃向四方,所有獨孤家強者都被籠罩在里面。
  劍氣沖天,獨孤一脈眾人鐵劍橫空,硬撼半祖級至寶。光束在碎裂,神宮在搖顫,群山在晃動,遠空眾人心驚。
  “氣貫長虹,威壓人間。”十幾名修真老者大喝,他們也躲入水晶巨宮中,御使此寶爆發出更為強絕的力量。
  一條條七彩長虹像是片片巨大的花瓣一般綻放開來,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打向獨孤家諸強。同一時間,巨大的神宮幻影重重,最后竟然分化出一座座規模同樣宏偉的神宮,向著獨孤一脈眾人壓落而去。
  每一座巨型神宮都瑞彩千萬道,光華綻放,沉重如山,威壓磅礴不可揣測,想要分別鎮封每一位持鐵劍的強者。
  這是半祖至寶的威壓,強大到了讓人脊背發寒的地步,神宮壓落而下!
  數十把大鐵劍橫空而起,擋在諸強身前,無匹劍氣粗大如巨河,滔滔不絕,又像是天柱一般,屹立天下間,沖擊向空中。
  激烈的大碰撞,天搖地動,一座座巨大的神宮在抖動,光芒億萬道,但就是無法觸及到下方的泰山,被獨孤一脈諸強生生擋在了半空中。
  “殺!”
  直到這時,幾十名強者才第一次開口,但僅僅齊聲如一的吐了一個字,如驚雷一般,聲傳百里,震動九天。
  剎那間,光芒沖天,數十股強勢無比的劍氣合在了一起,并聚成一道粗如山岳般的巨大劍光,貫通了天地。
  天空中那一條條七彩虹芒,以及一座座巨大的神宮全部龜裂,而后四分五裂,崩碎在天空中。
  獨孤一脈真的強大的讓人感覺恐懼,半祖至寶發揮出的威力堪比半祖親至,而這幾十人聯合在一起,竟然生生擋住了,破滅了一輪強大的攻擊。
  遠空,所有觀戰者驚駭,如此戰力,在人間何懼他人?
  上古年間,太陽教五百太陽神騎士可撼動半祖,現在獨孤家幾十名強者展現出了同樣強絕無匹的戰力。
  縱然面對半祖也無懼!
  “殺!”
  獨孤一脈諸強第二次開口,舌戰驚雷,震耳欲聾。數十把大鐵劍整齊劃一的舉起,而后同時劈向那本體水晶神宮,璀璨劍氣撕裂天地。
  像是怒濤在翻卷,像是流星雨在降臨,全都掃向了那宏偉的巨宮。
  “轟”
  巨大的神宮被劈上了高天,里面的眾多修真者氣血翻涌,強勢攻擊震動的他們如遭雷擊,各個都臉色潮紅,軀體搖顫。
  如果這不是半祖至寶,恐怕眾人已經被劈碎了,如此防御至寶都被強勢攻擊撼動了,可以想象劍氣多可的可怕。
  “殺!”
  獨孤一脈諸強第三次強勢攻擊展開,凌厲劍氣激蕩天地間,齊齊劈向水晶神宮。
  無需說什么,獨孤家的戰力有目共睹,強勢無匹,讓人感覺靈魂都在顫栗。
  水晶神宮被打翻在空中,發出了恐怖的聲響,仿佛隨時會碎裂開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柔和的光輝自水晶宮搖曳而出,明滅不定,像是一盞燭光一般。但毀滅性的氣息隨之透發而出,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危險。
  一條巨大的虛影浮現而出,看不出具體容貌,但是卻能看到大概的輪廓,那是一個飄逸出塵的老者。
  他高逾千丈,手托水晶神宮,矗立天地間,掃視八方。雖然仙氣繚繞,靈動出塵,但是卻帶給人一股死亡氣息。
  “那是……神宮門的鼻祖!”遠空觀戰的人發出了驚呼。
  “錯,是他的一縷神念祭在至寶神宮中,此刻顯化而出了。”
  任誰都知道,一縷神念雖無長久戰力,但也相當的可怕,如果將力量瞬間發揮到極致,恐怕會令戰局剎那間發生驚天逆轉。
  獨孤家諸強怡然不懼,所有人都堅定如山,鐵劍高舉,想要劈殺半祖。
  遠空,觀戰的人已經得出結論,縱然獨孤一脈眾人勝利,恐怕也要付出部分死亡的代價。
  就在這個時候,天地間突然寂靜無聲了,仿似整個世界失音了。
  遙遠的天際,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不知道何時立身在了那里,仿佛是天地間永恒的一個點,似萬古就長存于那里。
  天地寂靜,無音的世界讓人感覺恐懼發慌。那條永恒的身影背對眾人,背著一把巨大的鐵劍。他緩緩拔劍,頓時間似怒海卷起驚濤萬重,似滿天星辰墜落大地,九天十地都在搖動。
  鐵劍出鞘,八荒皆動,山河失色。氣貫長虹,星月無光,天宇顫栗。
  刺目的光亮成了天地間的唯一,這一刻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無人可以正視。
  鐵劍出鞘剎那,龍吟虎嘯,但緊接著萬籟俱寂,天地間瞬息歸于平靜。
  沒有人看到那個人如何出劍,僅僅看到他飄然遠去,留給眾人一個神秘的背影。
  再看神宮門鼻祖的那縷神念,竟然四分五裂,千丈高的軀體崩潰了。他手中托著的水晶神宮,也被洞穿了巨門,露出里面光燦燦的大殿。
  獨孤家諸強全部騰空而起,持鐵劍殺了進去。
  到了現在所有人都驚醒了過來,誰能有如此氣吞山河的氣勢,劈出傲視千古的的一劍?一個人的名字浮現在眾人心間————獨孤求敗。
  此刻,巨大的神宮中已經劇烈大戰了起來。
  鐵劍對飛劍,神通武者對修真者,劍氣縱橫激蕩,修真法寶漫天飛舞。
  所有人都知道,神宮門完了,定然全滅。
  “走,我們也該出手了,靈藥是時候全滅了。”蕭晨拉起珂珂飛入巨型神宮間。
  雪白小獸比他還要沖動,歡蹦亂跳,已經打開了失樂園,沖到了前面,這分明想來個大搬家啊。
  殿宇間,鐵劍縱橫,無堅不摧,蕭晨感覺到了獨孤家諸強的可怕,修真者難以抗衡。
  重重殿宇內鮮血飛濺,那些鐵劍也不知道劈碎了多少修真法寶,擊斃了數不清的修真者。
  獨孤家數十把大鐵劍聚在一起,從來不分開,根本無人可擋,縱然是十幾名年老的修真者也難以抗衡。
  他們大戰獨孤家強者,飛劍對鐵劍,爆發出一道道絢爛奪目的光芒,鏗鏘之音不絕于耳,奈何在絕對力量面前,再繁復玄奧的招式都是虛的,飛劍被劈斷,修真法寶被震碎。
  “想要進入人間界分得一杯美羹,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嘿嘿……”修真強者慘笑。
  十幾名年老的修真者慘敗,或被劈下頭顱,或被洞穿胸膛,沒有一個人的元嬰逃離而去,全部形神俱滅。
  但是,又有幾名老人帶著更多的中年人殺了出來,激烈的大混戰爆發。
  獨孤一脈如此鐵血,強勢無匹,堪稱狂族。蕭晨心中凜然。他拉著珂珂,從另一扇巨門向里沖去。
  此巨型水晶神宮內別有洞天,像是一處仙家凈土,占地極廣,各座殿宇間奇花異草多不勝數。
  這不是他所需要的,有珂珂這個天地靈粹的克星帶路,蕭晨一路向最深處走去。雪白小獸可愛的鼻子不斷翕動,咿呀的指著前方,大眼中滿是興奮的光芒。
  并沒有遇到多少人阻擊,強大的修真者都被獨孤家引去了,偶爾有人來截殺,也被蕭晨以戰劍劈飛,無人可擋。
  沖過重重殿宇,直至臨近一片神光沖天的藥草園,才有強大的修真者開始對他出手,這里明顯是重地,有真正的高手守護。
  “你是……蕭晨。”一名中年修真者看到這一人一獸后,先是一愣,而后喝道:“數月前曾與同道去古村殺你而不得,你龜縮不出。現在竟然跑到這里趁火打劫,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蕭晨沒有任何廢話,提著戰劍大步向前,氣勢如虹,整個人如山似岳,撼動八方。
  中年人立時變色,數月未見,蕭晨似乎大變樣,實力讓他難以揣測,想起近來外界的傳言,他立感不妙。七八件修真法寶立刻打了出去,主攻的化血刀更是縱橫劈斬,想要搶得先機。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的,蕭晨就這樣一往無前的走了過來,手中戰劍每一劍劈落而下,都斬碎一件法寶。
  “怎么可能……”中年修真者感覺自己竟然無法控制那些法寶了,似乎被蕭晨定在了空中,靜等去劈砍。
  當修真法寶全部被劈碎,中年修真者感覺自己也難以動彈分毫了,接著他看到一把戰劍揮來,便感覺自己的頭顱飛了起來,一大串血花在空中飛起,元嬰粉碎。
  旁邊的幾名修真者震驚無比,一起祭出法寶,殺向蕭晨,但是結果是毫無懸念的。
  “十丈方圓,有我無敵。”蕭晨像是在收割莊稼一般,手起劍落,五顆人頭飛出去十幾米遠。
  總共有十幾名中年修真者守護在藥草園旁,見到蕭晨如此手段,皆露出驚色。
  “神宮門已經被獨孤家攻破,不想死者從速退去,還可保得一命。”蕭晨大步向前。
  沒有人不怕死,縱然攔住眼前這個人又能如何,外面還有一個變態家族呢。剎那間,眾人全都逃命而去,走了個干干凈凈。
  藥草園中,碧光搖曳,靈氣氤氳,馨香撲鼻,各種天材地寶,皆有光輝在閃爍,整整一園子。珂珂高興的翻滾著,快速行動起來,不斷將靈粹掃向失樂園中。
  因為靈草被移種在半祖至寶水晶神宮中,故此園內并沒有布下陣法。
  珂珂張開失樂園,直接將滿園靈粹收了進去,真是一點也不客氣,來了個徹底大搬家。
  失樂園地域極廣,藥草園占去的地方可謂微不足道。可以肯定,繼正中央那片由半祖殘碎靈力化成的神樹林外,這里必將成為小獸以后天天惦念的又一處寶地。
  “咿呀咿呀……”在這一刻,小獸感覺無比幸福。
  “這個藥草園還真有些好東西,不過這僅僅是我們的目標之一。找找看,附近肯定有一座煉藥房,那里應該有靈丹。”蕭晨鼓勵小獸繼續發揮出對靈粹的敏銳靈覺。
  小家伙的一雙大眼一閃一閃亮晶晶,果然敬業無比,高度集中精神后,很快便感應到了具體位置。
  “咿呀……”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指向一個方向。
  后方殺聲震天,一人一獸卻在大掃蕩,在雪白小獸的敏銳靈覺指引下,蕭晨穿過重重殿宇,來到了神宮門的最深處。在一片殿宇前,幾座藥鼎并排而立,顯而易見這里就是煉藥的所在。
  “哈哈……”蕭晨使勁揉了揉毛茸茸的小東西,這讓雪白小獸不滿的抗議起來。
  雖然僅僅一重殿宇,但是蕭晨估計這里多半抵得上整片藥草園,這里都是煉成的丹藥,縱然數量有限,但畢竟是精華、是成品。
  “吱呀”
  門聲輕響,煉丹房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瘦骨嶙峋的老人邁步而出。
  當時,蕭晨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絕對是一個難惹的人物,肯定是高手。蕭晨將戰劍揚起,斜指南天,冷對這名蒼老的修真者。
  小獸珂珂也覺察到了危險,小家伙非常的機靈,瞬間將失樂園撐開,身處里面,已經先天立于不敗之地。
  蕭晨與珂珂同這名實力恐怖的修真者對峙了起來。
  咚、咚、咚……大地輕顫,十名手持大鐵劍者走入這重院落,擋住了蒼老的修真者。
  蒼老的修真者修為再強橫,也不能抵擋的住十把鐵劍。不過,他根本沒有死戰的意思,出手的剎那,就是神遁之法,祭出一件仙器,穿越空間走了。
  “嘩啦”
  雪白小獸直接將煉丹房收進了失樂園中。
  今日絕對的大豐收,蕭晨估算,穴道可以神化多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