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327 獨孤求敗

此刻,十名手持大鐵劍者一動不動,靜靜的看著蕭晨與珂珂。
  “珂珂將靈丹分給他們一半。”
  小獸不情愿的撐開失樂園,靈藥房內到處都瓶瓶罐罐,擺放的雜亂不堪,甚至地上也有很多。
  “壞了,好東西肯定都被剛才那個瘦骨嶙峋的年老修真者帶走了。”蕭晨頓時感覺不妙,撿起那些玉瓶仔細觀看發覺,上面標明的大多數是“筑基”、“護丹”、“保嬰”等字。
  總算找到幾個“續命”、“長生”的丹瓶,但卻都是空的。雖然抄到了丹房,但明顯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珂珂懊惱無比,同時露出疑惑的神色,它咿呀的告訴蕭晨剛才并沒有在那個老人身上感覺到靈粹的氣息。
  蕭晨摸了摸它的頭,道:“不要懊惱,我們收獲已經很大了。那個老人身上肯定有空間戒指或空間手鐲之類的東西,藏多少東西都沒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這重院落間忽然飄漾出陣陣馨香,聞之讓人全身的毛孔都舒張了起來,通體舒泰無比。四座藥鼎中清香撲鼻,且有陣陣風雷之聲傳來,可以看到一道道閃電環繞在藥鼎周圍劈舞。
  四座大鼎隆隆作響,在猛烈的搖動,里面像是有活物在掙扎一般。
  珂珂從一進這重院子注意過這四座大鼎,不過卻并沒有多么上心,但是此刻情緒陡漲,高興的瞇起大眼靜等大鼎平靜下來。
  在這一刻,蕭晨敏銳的覺察到空間能量的波動,與此同時獨孤家十把鐵劍同時劈向空中,竟然是那名瘦骨嶙峋的老人去而復返。
  “哧哧哧”
  他雖然躲過了十把鐵劍的全力一擊,但是還是受到了一定的波及,當場噴出數口鮮血,不甘的望了一眼院內的藥鼎,再一次隱遁而去。
  “這絕對是好東西!”蕭晨敢肯定藥鼎內的丹丸非同一般。
  那名年老的修真者之所以等到蕭晨與獨孤家殺到才離去,多半就是因為在等藥鼎內的靈丹煉成。傳聞,想煉絕品仙丹非常不易,條件異常苛刻,除卻靈粹材質等要求極嚴外,還要考慮到環境等多種因素,丹爐萬不可以移動分毫。
  當閃電消失,藥鼎平靜下來后,珂珂第一個行動起來,七彩神光掃出,鼎蓋飛走,四座半人高的大鼎內霞光閃耀,氤氳霧氣頓時蕩漾而出,幾重院落都流光溢彩,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氣漫開來,一大片區域全都在藥香的籠罩下。
  每座藥鼎內都有一顆龍眼大小的靈丹,通體碧綠,晶瑩如翡翠一般剔透,像是有生命一般在來回的顫動。
  一爐只煉一丹,就是不懂煉藥的人也明白這是絕品神丹。
  珂珂跳進一座大鼎中,頓時抓住了一顆,光華閃爍的靈丹將它的軀體都映襯的翠綠一片。
  “咿呀……”小獸驚叫了起來,靈丹竟然掙扎著飛出了它的小獸爪,想要破空而去。
  小家伙急忙掃出一道七彩霞光,將之定在空中,小心翼翼的抓了回來。
  “真是神丹!”就在這個時候,就連沉默寡語的獨孤家強者都發出了感慨。縱然他們這一門不仰仗靈粹等外物,但此刻也被這靈丹吸引了,其中兩人邁步而出,掃出兩道光束定住兩顆靈丹取到了手中,準備精研一番。
  剩下的一顆化成一道光束,想要破空而去,被蕭晨一把抓住,定在了掌心。
  “極品藥丹有靈,必是絕品無疑。”
  此刻,神宮內的戰斗基本已經結束了,不說全滅該派也差不多。
  蕭晨帶著珂珂沖天而去,巨大的水晶神宮雖然是半祖至寶,但他卻有自知之明,那是獨孤家的戰利品,他能夠得到不少靈粹就不錯了。
  這一日,震驚天下。
  獨孤一脈鐵劍劈神宮,強大戰力讓兩界修者全都變色,修真界一個大宗派在人間的根基就這樣被滅掉了,可想而知獨孤這一家族有多么變態。
  春風吹綠了柔柳,吹艷了百花。
  洛陽地處九州中央,經歷無盡戰火而不滅,數朝皆將之定為國都,更是古來唯一被稱作神都的巨城。
  在這春暖花開的時節,洛陽牡丹盛會人山人海。
  這已經不僅僅是人間的盛會,修真界與長生界也有數不盡的高手來到神都洛陽,開始了第一次大碰撞。
  神都洛陽,在九州之上極其富有神秘色彩,可以說是人間的一個人文源頭。
  永懷河洛間,煌煌祖宗業。
  上古時期伏羲、女媧、黃帝、帝嚳、唐堯、虞舜等人留下的無盡神話傳說多源于這片區域。
  八方云動,兩界高手同匯于此,只是為了碰撞嗎?顯然不是!
  相傳,上古年間洛邑未成村鎮之時,早在洪荒時代就已經是天下必爭的神秘古地。
  在這里成就祖神之位的可不僅僅一兩人而已,幾乎所有祖神都曾經在這里留下過足跡。
  不知道這是不是巧合,那些祖神都是離開這里后,最終才晉升入祖神境界的。
  洛陽盛會,天下修者皆動。
  到了現在,古村黃泥臺等事情早已流傳而出。有傳言稱,神都洛陽乃是九州的本源古地,這里有能夠對抗洪荒古村的力量。
  傳說,每當春季百花綻放的時節來臨,九州本源古地就會有神秘力量波動。
  可想而知,這次牡丹盛會為何會引得八方云動。
  風云際會之際,自然少不了許多名動天下的人物。虎家、太陽教、闡教、截教高手自然齊動,修真各大門派的杰出修者更是不會錯過這樣的盛會。
  距離神都洛陽城數百里外的太行山中,蕭晨正在一座山谷中隱修,他已經將那顆靈丹煉化,整整神化了七個大穴。
  跟珂珂分贓后,他以藥草園中的靈粹為引,又相繼又神化了四大重穴。生命精元更加旺盛,七十二個大穴光芒燦燦,還有那密集的神脈越發完善。
  蕭晨感覺擁有無窮無盡的潛能,似乎隨時會爆發而出。他已經靜靜修煉十幾天了,等待涅槃境界低谷期的到來。
  但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他陷入到了一個極其平衡的狀態,修為稍有下降就會被補充回來。他明顯感覺到低谷期來臨了,可是修為根本不降,似乎有一個力量無窮的寶藏在充盈低谷期的空虛。
  默默思索后,蕭晨覺得一切都與七十二個神化的穴道有關,它們保障了武體的平衡,能量下降多少便補充多少,時時澆灌那陷入低谷的武體。
  有如此力量源泉,對于蕭晨來說,實在是一個福音,涅槃境界對于他來而言,等若根本沒有低谷期一說。
  如果有人想以此來算計他,一定會有“驚喜”發生。
  雪白小獸珂珂正在呼呼睡大覺,它吃了靈丹之后發生了奇異的變化,雪白的茸毛間竟讓蕩漾出點點金色。
  蕭晨搖醒了它,道:“我們去洛陽看看。你這小東西營養過盛,看看連茸毛都不雪白了,已經有雜色了。”
  珂珂咕嚕一下子翻坐了起來,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軀體,而后高興的在草叢間來回打滾。
  “你還高興?”
  “咿呀……”雪白小獸笑起來后,大眼睛瞇成兩條月牙,驕傲的挺了挺胸脯,告訴蕭晨它在慢慢長大。
  據小獸自己講,它剛出生時烏黑溜溜,是后來才變成雪白色的,現在將要變成金色純屬正常,它感覺到了力量的強大。
  珂珂高興的嘟囔著,而后將七彩圣樹自失樂園中拔了出來,先后指著上面的墨玉葉、白玉葉、金玉葉、碧玉葉等。
  蕭晨很驚訝,圣樹有七種顏色,這豈不是說小家伙要進行七次蛻變?兩次蛻變時就能夠打跑半神了,七次蛻變還真是有點無法想象。
  小獸在花草間滾來滾去,而后嗖嗖連續移動身體,真是迅如閃電,輕松穿越空間勝似閑庭散步,并不比步入涅槃境界后八相極速也隨之提升的蕭晨慢。
  不過無論怎么看,它的個頭都未變大。但逆天小獸很不尋常,稍有一點點變化,就實力大增很多。
  “看來我們需要多多的光顧下那些修真大派。”蕭晨站起身來,道“那幫人總想滅我,對他們無需客氣,需要多走動走動。”
  對此,珂珂舉雙手贊同,使勁的點頭。
  神都洛陽城,雄偉壯麗,城墻厚重高大,遠遠望去猶如綿綿長城,氣勢磅礴,透發著一股大氣。
  城中,大街上車水馬龍,人流川流不息,街道兩旁店鋪林立,繁華景象盡顯無疑。
  蕭晨帶著珂珂走進此城后,頓時感覺到黃泥臺顫動了一下,難道外界傳言是真的?此地有對抗洪荒古村的力量?如此,他更要探尋一番了。
  此刻,神都內各處很多修者都有各自的聚會。
  一座園林中海云雪宴請葉天、方天啟等人,眾人坐在臨湖而立的亭臺間,正在交流各種關于洛陽城的傳聞,都想在這古都中有所收獲。
  “有那黃泥臺在,蕭晨等若有了不死身。”方天啟嘆了一口氣。
  “希望我們能夠在這里有所獲。”葉天雙目中射出兩道奪目光芒。
  海云雪立身亭臺間,望向小湖,道:“不知道他會不會來這里,縱然黃泥臺關鍵時刻相護他,但也不是無隙可乘,即便殺不了他,也應該好好算計他一番。”
  “怎么算計?在這次的兩界交流大會上挑戰他,而后讓他踏著年輕一代的王者的尸體更上一層樓?”
  “不要那么悲觀。”
  ……蕭晨帶著珂珂先后來到幾大花區,觀看了姹紫嫣紅、熾烈盛開的牡丹王花。就在這時,一聲輕笑在他背后響起。
  一個赤足少女飄舞而來,像是一個精靈一般美麗而又輕靈,黑色衣裙隨風而動,柔軟的腰肢輕輕搖動,晶瑩的腳趾閃爍著惑人的光澤,絕美的容顏充滿了笑意。
  “妖妖……”蕭晨一眼認出,這乃是天魔宮出來的小妖女,不想以前的熟人差不多都來到人間了。
  妖妖如春風般飄至近前,盡顯活潑靈動之態,漾起一絲嫵媚笑意,可謂絕世妖嬈魅惑,她輕笑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來神都洛陽,不怕天下群雄以口水淹死你嗎?”
  蕭晨笑了笑,沒有回答她,反問道:“不穿鞋的女人,我斬過大天魔的頭顱,你不想為你們的祖師報仇嗎?”
  “祖師無恙,我抱什么仇?”天魔宮妖女嫣然一笑,大眼睛水汪汪,嫵媚動人之極。
  “那你找我有事嗎?”
  “你這木頭真是不解風情,無事就不能找你了?”妖妖白了他一眼。
  距離她不足半尺,可以清晰的聞到陣陣沁人心脾的幽香,可以感覺到那如羊脂美玉般的肌膚閃爍出的光澤在流動,這真的是一個有著魅惑的妖女。
  珂珂眨動著大眼,好奇的打量著這個美麗妖嬈的女子,惹得妖妖一陣輕笑,她當然知道這頭小獸有多么的逆天,但是卻一點也不懼怕,笑嘻嘻的向著珂珂伸出了纖柔玉手,道:“讓姐姐捏捏揉揉抱抱。”
  又捏又揉又抱,對于小獸來說,那實在太恐怖了。現在還不是敵人,還不能真個動手,它嗖的一聲躲到了一邊,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警惕的看著妖妖。
  “蕭……蕭晨。”猥瑣的結巴金三億神出鬼沒,竟然在這里再一次與之相遇。
  “你還還還……敢敢來湊熱鬧?”這個家伙雖然在同蕭晨說話,但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妖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完全無視蕭晨。
  妖妖瞟了金三億一眼,道:“小結巴你是在對姐姐說話嗎?”
  “是是是在對蕭晨說。”
  “那把頭轉過去六十度。”
  “哦”猥瑣男頭雖然將頭轉過去了,但是眼睛卻如帶鉤一般,依然斜瞟妖妖。
  金三億要去前方的一座牡丹園,據說有些長生界的年輕修者聚在那里。
  “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蕭晨輕輕給了眼睛帶鉤的金三億一巴掌,將他打醒了過來。
  “其實我也要去那里。”妖妖跟著同行而來。
  牡丹園占地很廣,里面都是名貴王花,其中有些牡丹異常罕見,花朵足有臉盆般大小,花瓣層層疊疊,隔著很遠就能夠聞到沁人心脾的花香,實屬異種。
  蕭晨在這里見到了柳暮,大步走了過去。
  “你怎么走出古村了?”
  “無妨,我有自保發辦法。”
  除卻柳暮、金三億外,蕭晨在這里還看到了絕刀、火裊、撒摩等幾位熟人。
  蕭晨近來名動天下,這些長生界的人看到他都感覺很吃驚。
  與蕭晨他們不分先后來到牡丹園的還有另外幾人,最前方是一個如花樹堆雪般清新飄逸的女子,輕飄飄而至,**空靈,美麗容顏讓周圍的牡丹花都要黯然失色。
  “小暄暄又漂亮了,真是我見猶憐呀。”妖妖嘻嘻的笑著,調侃劍齋仙子,道:“來這邊坐,我給你介紹個好郎君,說到這里她瞟了瞟蕭晨。”
  劍齋仙子暄暄并不動怒,平靜的走了過來,大方的坐在不遠處。
  蕭晨盯住了暄暄身后的一個人,這是一個金發男子,一副神棍的樣子,蕭晨看著很熟悉,驀然想起這不是那個叫托蒂的家伙嘛,在殷都時曾經見過一面,被金三億抓走送給了玲瓏與兔兔那兩個蘿莉。
  不過蕭晨真正關心的是,聽說太陽圣神轉世之后成了他的私生子。
  這個家伙沒有被太陽教雪藏起來,難道不怕別人敲打他而有損太陽圣神的威嚴嗎?
  是不是要收拾下太陽圣神這個便宜老子,而還太陽教一筆血賬呢?未等蕭晨說話,金三億先向托蒂招手,道:“托托托……托蒂過來,哥哥找你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