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330 九燈耀九州

鐘聲長鳴,響徹九州,天下皆可聞。并不震耳,但卻讓人心生恐懼,這仿佛是招魂曲。
  喪鐘為誰而鳴?
  在這一刻天下寂靜,半祖沉默,諸神失音,源于靈魂的不祥預感,讓許多大人物難以安寧。
  直至過了很長時間,天地才恢復清明。
  鐘聲杳逝,九州大地之下,九盞古燈仿佛自亙古時就存在于那里,搖曳出神秘的光芒。
  蕭晨立身在古村陷入沉思中,此地寂靜無聲,隱約間他感覺將有什么重大事情發生。
  自這一日過后,九州大地之上靈氣越來越盛,名山大川間,已經是光霧氤氳,仿佛即將要再現上古時期的洞天福地。
  兩界尋常修者在短暫的驚疑后,再一次開始爭奪名山大川。
  但就在半個月過后,一件重大事情發生,“殺晨令”傳遍天下!
  長生界與修真界幾位半祖白虎圣皇、三嬰太君、太陽圣神等號令天下,誅殺千古罪人蕭晨。
  這是一件天大的風波,據傳除以上幾位半祖外,此舉還得到了其他十幾位半祖的許可。
  殺晨令中指出,蕭晨泯滅人性,令洪荒時期鎮封于古村的惡毒法器再現于世,妄想仗此荼毒天下,滅絕三界生靈。
  此令一出,似隕星撞入巨海,引發軒然大波,浩蕩天下。
  到了現在有些事情已經不是秘密,黃泥臺的存在早已傳遍天下,沒有人認為能誅殺蕭晨成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下修者心里有數。畢竟,很多人親自參與了圍困洪荒古村的行動。
  殺令一出,十方云動。
  要殺的不僅僅是蕭晨,半祖門徒昭告天下,誅殺對象包括還蕭晨的黨羽,雖然未點出姓名,但是柳暮、一真、牛仁等人必然榜上有名。
  天下震驚,驚的不是半祖門徒的“補充殺令”,而是驚于半祖的處境。許多有識之士都已經明白,半祖的命運可能要到盡頭了,不然怎會縱容弟子出如此極端殺令呢?這明顯是要逼蕭晨表態,讓他放棄黃泥臺,甚至是放棄自己的生命,這是**裸的最后威脅。
  消息傳遍天下的當天,滾滾音波在古村內回響。
  “放棄黃泥臺,吹滅古燈。如此,天下太平。”
  看不到身影,唯有浩大的聲音在天空中回蕩,蕭晨仰望蒼穹,僅僅喝喊出三個字:“不——可——能。”
  “你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浩大的聲音突然斂去,天地間一片寂靜,如此修為縱然不是半祖,也定然是其親傳出的弟子。
  在下一刻,蕭晨目眥欲裂,血沖天靈蓋。
  一只白色的大手鋪天蓋地而下,向著不遠處的一個村落拍落而去。剎那間,天搖地動,罡風浩蕩而下,地表發出“喀嚓喀嚓”的響聲,不斷崩裂,房屋在一瞬間崩碎,大地沉陷,村人驚恐的慘嚎持續了不到三秒鐘,地表上的一切便都被抹除了。
  黃土大地崩裂,整個村子徹底消失。
  “你還有沒有人性,對普通人都下的去手?”蕭晨怒發沖冠,騰空而起。
  “這僅僅是開始!”
  白色的大手像是山岳一般,向著另一座村莊碾壓而去,“轟”的一聲巨響,悲慘的哀嚎瞬間消失,村莊被徹底抹平了。
  “毀滅不了你,毀滅不了古村,那就讓臨近的幾個村子徹底覆滅吧。不放棄黃泥臺,不熄滅古燈,就讓你的你的鄉親、你的朋友、你的親人統統去死吧。”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方向出現一只金色的巨手,再一次拍落而下,向著下方的村子拍擊而去。
  蕭晨近乎瘋狂了,他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山村崩碎,化成一片廢墟。
  “哈哈……”放肆大笑聲響徹天地間,無情的話語傳來:“我說過這僅僅是開始,不放棄黃泥臺的話你的朋友、你的親人、一切與你有關的人,都將徹底從這個世間抹去,一個也不會留下。”
  遠空,白色巨手顯化成一只白老虎,他冷喝道:“圣皇第三子虎賁。”
  另一邊金色巨手顯化出一名金發神騎士,開口道:“太陽神子奧力拓。”在他的手中抓著一個昏迷的女子,竟然是蘇瀅。神子奧力拓喝道:“給你三天的考慮時間,不然此女必死。”
  虎賁同樣無情喝道:“這次不過是毀滅了你的鄰村人而已,下次就是真正與你關系密切的人了。”
  蕭晨鋼牙咬破了雙唇,兩個法力通天的人物竟然會行如此無德之事,殃及無辜,向凡人下手,他點指著兩人,怒喝:“虎家、太陽教……天下半祖,和我你們沒完!”
  “放棄黃泥臺,不然慘事還會發生。”太陽神子提著陷入昏迷之境的蘇瀅,冷漠無情的盯著蕭晨。
  蕭晨展開八相極速沖了過去,到了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殺死兩人。
  珂珂緊緊跟在蕭晨的身邊,張開了失樂園,向前籠罩而去。因為小家伙感覺到莫大的兇險,眼前兩人的能量波動太恐怖了。
  “哈哈……”虎賁大笑,劃開空間,眨眼消失。太陽神子也提著蘇瀅破開空間而去。
  兩大高手走了,蕭晨仰天怒吼。
  大禍啊,周圍幾個村子的人都死了,慘死在神威之下,尸骨都都未能留下,徹底化成了肉泥。
  蕭晨跪在黃土地上,朝著幾個村子叩首,心有悲慟的同時,也陷入了兩難中。
  放棄黃泥臺還是不放棄?
  放棄的話,白虎圣皇、三嬰太君、太陽圣神等人定然平安躲過大劫,仇永遠不可能去報了,且他和身邊的人恐怕都難逃一死。不放棄的話,但凡與他有交情的人恐怕都將在不久的將來陷入險境。
  蕭晨默默祭拜死去的鄉親,心頭在滴血,此仇不能不報!
  他跪了很久才站起身來。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分析眼前的局勢。
  殺晨令如此極端與急迫,嚴重說明了一個問題,半祖的命運恐怕走到盡頭了!想到這個可能,蕭晨的心怦怦直跳。他點燃了九州大地之下九盞神燈,敲響的可能是半祖的喪鐘,他們多半沒有多少時間了。
  因要滅亡而瘋狂!
  半祖們被逼得將要瘋狂了。
  死者已矣,現在重要的是保住還活著的朋友。蕭晨帶著珂珂沖天而起,飛向了九州大地。必須要在第一時間找到柳暮、一真等人,而后將他們接到古村內。
  他在尋找眾人,別人也在尋找。
  殺晨令一出,震驚天下。
  盡管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半祖乃是金字塔最頂端的人物,誰敢批駁?兩界半祖門徒遍布天下,這些人絕對執行祖師的殺令。
  天下皆動,大批高手在尋找柳暮、一真、牛仁等人的下落。
  蕭晨瘋狂了,尋遍天下,但卻不知幾人身在何方。
  半祖在逼他表態,已經沒有時間了,如果再不能將幾人找到,瘋狂的半祖什么都做的出來。蕭晨縱橫天下間,但沒有人敢對他怎樣,所有人都已經知道,有黃泥臺在身,無人可殺死他。
  殺晨令如狂暴一般席卷九州大地,后又有修真界半祖公開表態支持,狂瀾滔天,殺氣彌漫九州。半祖門徒都在行動,尋找那些人的下落。
  “我也傳言天下,但凡護佑我我友人者,他日畢當涌泉相報。但凡加害我友人者,他日我若不死,畢當十倍相還!”
  情況極其危急,蕭晨也如半祖般傳訊天下,“護友令”與“殺晨令”同出,攪動天下風云。
  三天過后,蕭晨終于得到訊息,一真和尚被圍嵩山,殺身之禍就在眼前。
  聽聞這個消息,蕭晨將八相極速發揮到了極致境界,可謂瞬息千里,與珂珂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現在了古木參天的嵩山。
  群山間古剎不時出現,原始山脈中殺氣沖天。一座絕巔之上,佛音久久回蕩,天地同悲。
  不滅皇天神鐘,凌空而懸,通體晶瑩,悠揚鐘聲闖蕩幾十里,璀璨黃金神光直沖霄漢,神鐘之下正是葉天。
  另一邊玉光綻放,座磨盤大小的白玉宮殿在緩緩旋轉,彌漫出蒙蒙的白色霧氣,將那里襯托的神幻莫測,九劫白玉神宮下正是方天啟。
  另有四人,氣勢絲毫不弱于他們,也都各展修真法寶,立身在空中,將一個白衣僧人困在山巔。
  “見實相,諸法空,剎那頓悟萬法同,一旦風光藏不住,**裸的覿面逢。”一真和尚白衣勝雪,立身在絕巔之上,飄逸空靈,超塵脫俗,像是得道的神佛一般。
  但是,蕭晨趕至后,卻心如刀絞,他感知到一真和尚的生命似乎走到了盡頭!
  “大哥……我才知道你是我的大哥……是我連累了你啊……”二禿子薄士抱著一真的小腿放聲大哭。
  白衣出塵的一真和尚似佛像一般,巍然不動,靜靜立在山巔,一塵不染的僧衣隨風飄動,只有悠悠佛音在回蕩。
  “幾回生,幾回死,亙古亙今長如此……”
  “大哥我不要你替我死啊,我情愿代你去死,如果可以,我愿時間倒流……”薄士怒望著空中六人,道:“縱然是死,我也會來找你們報仇的!”
  “一真和尚是個人物,獨對我修真界六杰,還能有如此表現,足以自傲了,當得上一代年輕圣僧。”方天啟與葉天當中的一個頭頂修羅寶傘的人嘆道。修羅寶傘,神光沖天,在他的頭頂上空緩緩旋轉,混沌霧氣不時涌動而出。他望向蕭晨這個方向,道:“正主來了,割下頭顱,送他做禮物。”
  “行也空,坐也空,語默動靜無不空,縱將白刃臨頭顱,猶如利劍斬春風……”一真和尚含笑而立,身軀在慢慢虛淡,如同泡影般將要消逝。
  “一真……”蕭晨大呼,降落在絕巔之上,望著超凡脫俗的白衣僧人,他淚流滿面。
  “大哥是因救我而死的,本來大哥是可以從容而去的……”薄士放聲大哭。
  “你為什么先我而死了?!”蕭晨大喊。
  一道空靈的虛影自崩潰的**中飄出,一個拈花而笑的白衣神僧,橫空于天際,道:“世上誰人不能死?”最終化成一顆晶瑩剔透的舍利子,墜落在絕巔之上。
  “大哥……”薄士哭出了血淚,道:“我大哥以一敵六,因我而不退,力竭而死……是我連累了他。”
  “頓覺了,妙心源,無明殼裂總一般,夢里明明有六趣,覺后空空無圣凡……”那從容恬靜的白衣和尚永遠消失了,唯有最后的佛音在繚繞。
  蕭晨感覺到了無言的苦澀,心中悲慟無比,一個曾經出生入死的朋友就這樣消逝了。縱然心如堅鐵,但在這一刻,他也感覺雙目濕潤了,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
  “一真你大徹大悟而去……但是,這個世間沒有人能夠渡我!”蕭晨站在絕巔之上,話語平靜,但語氣格外的森寒,道:“我要殺遍天下!”
  他雙目中射出兩道厲芒,掃向天空中的六人,道:“修真界六杰,我要一一打死!”
  虛空破碎,白虎圣皇之子虎賁、太陽神子奧力拓出現在天空中。
  “看來消息還算傳的及時,讓你看到了白衣和尚的滅亡。”虎賁有些惋惜,道:“小和尚頗有神佛之韻,潛力很驚人,死的有些可惜。如果你還不放棄的話,你會更痛苦,與你相關的人會在你眼前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讓絕望伴你一生。”
  “你們這樣做,還指望我放棄?!”蕭晨怒望高空。
  太陽神子奧力拓冷漠無情的道:“半祖早就知道你會拒絕。從上次你拒絕開始,我們這些門人也明了,你終究不會答應。既然如此,就讓你慢慢欣賞死亡之曲吧。”
  “那么半祖都去死吧!”蕭晨大喝。
  虎賁冷漠的看著他,道:“半祖早已在準備度劫之法,你慢慢品味絕望般的悲傷吧。”
  “度劫?只要我還活著,白虎圣皇、三嬰太君、太陽神等一個也別想度!”蕭晨點指空中的虎賁與神子奧力拓,道:“我從來沒有這樣恨過某一家族、某一門派、某一人,但是今日我鄭重起誓,必全滅你們!”
  “殺我們?永遠不可能!”奧力拓冷笑,而后與虎賁劃破虛空,帶著六杰消失了。
  “目前殺不了半祖,但我殺的了他們的子孫,我要主動出手,從現在開始殺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