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331 殺晨令

嵩山多古剎,遠處鐘聲悠揚,佛音繚繞。
  蕭晨站在絕巔之上,望著遠空,一動不動,仿佛一尊石像一般。薄士手捧晶瑩的舍利子,跪倒在地,聲嘶力竭的喊著:“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珂珂難得的沒有調皮,老老實實的趴在一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很久之后,蕭晨才收回目光,走到薄士近前,道:“這個仇當然要報。”說話間他一指點在了薄士的頭上,令他當場昏迷了過去。
  薄士的實力現在不足以縱橫天下,面對修真六杰這樣的人都沒有任何勝算,蕭晨不想他去送死,帶著他騰空而起,快速向著雍州飛去。
  將薄士安置在洪荒古村,令他陷入沉睡中,蕭晨大步走了出來。在這一刻,他的氣質大變樣,黑發亂舞,目光凌厲無比,滿身都是殺氣。毫不掩飾,表明是去要殺人!
  雍州山川秀麗,在黃河上游便有一片仙山,名為西戎,飄渺靈秀,虎家在這里修建了大片的宮殿群。可以說,雍州西部的廣袤地域都在虎家的控制之內,甚至洪荒古村都算是虎家的勢力范圍。
  “修者之怒,伏尸百里,血流成河!”
  蕭晨來到了西戎山,對著巍巍山岳大喝。
  云霧飄動,殿宇隱現,這里是虎家的一處重地。
  滾滾音波瞬間驚動了虎家高手,很多人飛出宮殿,立身在仙山之上。蕭晨提著一把戰劍,大步向山上走去,小獸珂珂緊緊跟隨在他的身邊。
  山峰上流泉飛舞,景色瑰麗。
  蕭晨一步步上來,面對亭臺殿宇,戰劍揮動,所過之處,殿宇崩塌,樓臺崩碎,完全是滅派而來。
  “蕭晨你好大的膽子……”虎家一群高手沖下仙山,將他包圍。
  “嗡”字天音直接出口,沖下來的二十幾人當場靈魂潰散,**崩潰,剎那間化成了血霧,飄散在山中。
  “你……”后方一名長老大怒,喝道:“不知道天高地厚,以為有一個小小的惡毒法器,就真的可以縱橫天下了嗎?”
  “縱橫天下不敢說,但殺你們這幫老貓足夠了!”蕭晨渾身都籠罩著血霧,一步步向著仙山上逼去。
  鄉親的死,一真的消逝,已經讓他出離了憤怒,現在他只想殺戮,以平心中的怨憤。
  虎家當代家主欽點的二長老負責西戎山前山的一切,向著左右喝喊:“給我拿下他!”
  “二長老我去殺了他!”
  一個年輕的虎家高手大喝一聲,化成一頭白虎沖下了仙山,四足騰空,魔云翻滾,撕裂出一道道血色的閃電撲向蕭晨。同一時間,白虎身一化數十道,將蕭晨包圍了。
  “影像分身,滅魂大法。”
  白虎一族的年輕高手大喝,他確實是年輕一代的強者,雖然境界不過半神而已,但是掌握的神通很邪異,分身數十道,可以無聲無息間吞噬人的靈魂。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蕭晨直接沖天而起,身影如一縷輕煙一般,戰劍高舉,立劈而下。當中的一頭白老虎面現驚恐之色,竭盡所能躲避,但是怎能快過蕭晨。
  血光迸濺,那頭白老虎被立劈為兩半,當場形神俱滅。天空中撲擊而來的數十頭虎影全部潰散,因為方才崩碎的白虎乃是本體,它一消亡,分身再多也無用。
  “虎家的人你們聽著,血債終須血來還,西戎山注定將被鮮血染紅。”
  蕭晨再一次邁步而上,手中的戰劍在不斷滴血。
  “笑話……”虎家的二長老大怒,一個小小的涅槃修者,沖著山上的長生高手叫囂,這讓他們怒不可遏。“我不信所謂的黃泥臺有多么的邪性,誰下去給我殺了他?”
  “小小的涅槃境界的狂夫,不過一土狗而已,我去殺了他!”一個威猛的虎家高手站出,飛了下去。
  二長老頓時坐不住了,那是虎家家主的長子,雖然年過四十歲了,但是依然像個莽夫,如果在這里出了問題,他實在不好向虎家家主交代。
  “你們都給我上去!”
  周圍九大高手聞言,一起向著山下飛去。
  面對十大高手,蕭晨怡然不懼,有黃泥臺在他等若有著不死身。他感覺到了正中那個魁梧的虎家強者似乎身份非同一般,八相世界浮現,頓時將所有人卷了進去,但是他獨對正中那人出手。
  “虎嘯大地!”虎家家主的長子仰天咆哮,死亡之源震蕩,音波以肉眼可以看到的形式沖擊而來,隱約間可以看到重重陰兵自音波間浮現而出,死神鐮刀齊舞,劈向蕭晨。
  這是他賴以成名的神通,殺人無數。但是這一切面對蕭晨根本無效,一記上蒼之手,就徹底拍碎了大片的音波。
  虎家家主的長子荒亂打出重重光幕,同時抖開了空間卷軸,就想逃命而去。
  “在我面前你也想逃?!”蕭晨在這一刻是冷血的,根本不會留情,本就是為殺人而來。
  眼眸冷光四射,上蒼之手接連九擊落下,不但神通光幕被打碎,就是空間也被撕裂,想以空間卷軸逃走的虎家長子,被生生自那空間通道中震了出來,接著一只巨大的手掌壓落而下,將他砸成了肉泥,形神俱滅。
  “哎呀!”仙山上二長老大叫,家主的長子死去了,他今后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了。
  小獸珂珂就在蕭晨的身邊,用力撐開了失樂園,瞬間籠罩了整片八相世界。這簡直就是一對無敵的組合,余下的九人全部被收了進去,八相世界與失樂園的配合堪稱完美。
  戰劍揮動,九名強者的人頭飛了出去。
  “虎家都是廢物嗎?難道就沒有一個讓人驚艷的人物?”蕭晨逼上仙山,沖著四方大喝道:“我知道虎家當代家主是一個笑話,那些老不死的們都給我出來吧,過去的家主、過去的長老有沒有人在此,都給我滾出來。”
  滾滾在音波在浩蕩,但卻沒有人應答,唯有群山在搖顫。
  二長老咬牙道:“虎家諸強皆不在,不然怎能容你放肆。”
  “他們去了哪里?”
  “他們去助老祖度劫了。若是在這里,你早已死十次了。”
  “連你們的祖宗都奈何不了我,更遑論他人。既然如此,這里當全滅!”
  “你……”二長老目眥欲裂。
  蕭晨冷笑道:“因果循環而已,從你開始吧。”
  盡管身為長生境界的高手,但是二長老也不可能擋的住此時的蕭晨,不過他根本不想逃,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縱然現在可以逃得一死,也難以逃脫虎家的責罰。
  蕭晨嗡字天音出口,所有沖上來的虎家強者全部殞落。
  血洗西戎山,仙山化為了廢土。
  如此消息一出,震驚天下。
  蕭晨一個人竟然殺上了虎家重地,斬滅近百強者,像是一股狂暴一般席卷了九州大地。
  但是,他自己卻沒有任何成就感,未能殺死一個名動天下的人物,感覺像是在擊殺木偶一般,索然無味。不過,心理多少有些安慰,總算為鄉親與一真討回了部分血賬。
  蕭晨渾身都是血跡,大步走下了西戎山,手中的戰劍不斷有血水滴落。
  “一把戰劍掃天下,虎家僅僅是一個開始!”
  蕭晨傳語天下,這明顯是在向所有半祖挑釁。
  隨后,蕭晨轉戰雍州另一地————華山。現如今這里是三嬰太君一脈的重地。
  此番出擊,天下風云皆動,引得無數人觀望。
  以一己之力,強撼半祖一脈,這需要莫大的勇氣!
  飛過古都長安,向東二百余里,便是西岳華山。九州大地靈氣漸漸濃郁,現如今的華山早已成了一個洞天福地。過去這里是天下強者論劍的寶地,但現在已經被三嬰太君一脈霸占了。
  自古華山一條路,最是險奇。
  蕭晨再一次登臨上華山,感受大不相同。
  靈氣氤氳,仙霧飄動,這里竟然被他們開劈出了次元空間,奇花盛開,瑤草鋪地,仙果壓滿枝頭,馥郁芬芳。
  出乎意料,這里靜悄悄,華山之上竟然無人影,當蕭晨踏入開辟出的次元險地時,立時感覺殺氣沖天。
  上古仙陣發動,斗轉星移,鬼哭神嚎,華山之巔風云變化。
  蕭晨被困在了上面。
  “三嬰太君不在,高手雖然也都已離去,但是華山依然不是那么好闖的。”十幾名中年修真者浮現而出,凝視著殺氣沖天的古仙陣。
  但是,他們失望了。
  僅僅片刻間,古仙陣便支離破碎,黃泥臺擊撞四方,仙陣剎那破解。
  遠空的修者凝視著華山,忽然間看到漫天殺氣盡斂,全都吃驚無比。半個時辰過后,他們看到渾身是血的蕭晨提著戰劍大步走出。后面跟著一只抱著靈粹啃咬的小獸。
  天地間死一般的寂靜,當蕭晨提著滴血的戰劍走下華山后,遠空的人才降落在山巔。
  血霧飄動,入目盡是死尸,華山次元空間留守的六十余名修真者全滅!沒有一人活命。且,三嬰太君一脈精心培育的藥草園,被洗劫了個干干凈凈,所有天地靈粹都被收走,一株都未剩下。
  而那煉丹房更是大敞大開,早已被洗劫一空。
  天下震動,蕭晨的手段太過鐵血了。村人的死亡,好友的消逝,讓他的一些列動作異常冷酷無情。
  僅僅休整了三日,蕭晨便再次出現了。
  得自華山的靈藥神化了九個穴道,到了現在整整八十一個正穴完成了神化的蛻變,徹底照亮貫通了全身百脈,生命精元越發磅礴。
  殺晨令傳天下,但是現在卻成了一個笑話,正主大殺四方,卻未見半祖門徒來剿。
  蕭晨的一舉一動都吸引了天下人的目光。
  “蕭晨我與你不死不休!”葉天自語,盡管兩敗于蕭晨之手,但是他現在依然怒發沖冠,戰意高昂。華山重地被蕭晨的戰劍橫掃而過,血流成河,當他得知這一切后咬碎鋼牙。不滅皇天神鐘在他頭頂上方緩緩旋轉。
  聲勢浩大的一場大戰即將來臨,蕭晨傳語天下,要以一己之力獨戰修真界六杰。
  此戰,黃泥臺若出擊,蕭晨便算敗北,他要完全憑借自身修為全滅六杰。
  葉天、方天啟等人難以忍受這種蔑視性的挑釁,修真界六杰齊動,駕臨雍州古都長安。
  長安城,為九州之上赫赫有名的帝王之都,乃是十幾朝的古都。
  獨戰修真界六杰,不仰仗黃泥臺的力量……這似乎只是狂語,沒有人認為蕭晨能贏。
  六杰已經在古都長安顯現了蹤影,但是蕭晨卻依然沒有露面。長安城客棧早已人滿為患,蕭晨將與六杰大戰的消息已傳遍天下,所有人都在期待著這一戰。
  如此過了三日,直至到了約戰的這一天,蕭晨才在長安城上空顯現影跡,身邊跟隨著小獸珂珂。
  不少人影飛上天空,漸漸的,遠空人影密布,眾多觀戰者黑壓壓一大片。
  決戰古都長安長空,這是一次規模極大的正式約戰,引得天下風云動。
  “我本一凡人,想無憂修長生,但卻被逼暴烈行事……”蕭晨指著天空中的六人,道:“今日與你們來個了斷,隨后為那幾名半祖敲響喪鐘。”
  不滅皇天神鐘鐘聲悠揚,聲傳上百里,在古都上空悠悠回蕩,葉天邁步而出,僅僅報以一聲冷哼。
  “如果沒有黃泥臺,我們每人都可以與你獨戰,無人懼你。”六杰當中另一人在虛空中邁步而出,在其頭頂上方,一把修羅寶傘神光沖天,緩緩旋轉,混沌霧氣不時涌動而出,他自報姓名,道:“我乃凌虛衍。”
  玉光閃耀,方天啟駕馭神宮上前,無需介紹,蕭晨早已認識他。
  這三人都有靈寶護身,似乎不比半祖的法器弱,都是強大的敵手。
  隨著第四人的在虛空中邁步而來,蕭晨心中一跳,他感覺到了危險。
  “我叫少羿。”
  這個人竟然背著一把長弓,此弓雖然看起來不起眼,但是古樸中卻縈繞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氣,箭囊中九桿烏黑的箭矢有一股懾人心魄的死亡氣息。
  第五人的出現,讓蕭晨不安的感覺又加深了一步,九座銅鼎懸浮在他的周圍,透發著古老滄桑的氣息,給人以無盡壓迫感,仿佛浩瀚星宇就在眼前。
  “我叫夏鼎。”
  九座青銅大鼎緩緩旋轉,在他的周圍形成一股無形的域場,外人難以靠近半步。
  這是……蕭晨看了看第四人與第五人,他們該不會是后羿與大禹的傳人吧?九鼎與那長弓該不會是那兩位半祖的法寶吧?
  第六人并無法器,他空手邁步而出,道:“我無名。”這個人同樣給了蕭晨危險的感覺,仿似他本人就是一個強大的法寶。
  不過,蕭晨根本無懼意,相反被激發出了高昂的戰意,掃視八方,道:“你們一起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