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36 聆聽世界毀滅

云煙迷蒙,一會凝聚成人形,一會兒又如水波一般在石桌旁翻涌,眼前的人高深莫測,讓人無法探其深淺,他的言論太過嚇人了。
  “用心去感應。”神秘人的話語像是有著一股魔力,令蕭晨收斂起凌厲的目光,慢慢散開神識,沖向深遠的蒼穹。
  融入天穹深處時他心神劇震,看到了一幅幅不可思議的畫面。無盡人影在漂浮,那應該是天下眾生,不然怎么可能有如此的多人呢,只是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中。
  一陣風吹來,眾生沉睡的畫面化為飛灰,天地間空寂一片,蕭晨漸漸看到熟知的半祖們露出影跡,他看到了接引道人、準提道人、通天教主、原始等人叱咤風云,接著他又看到了白虎圣皇、三嬰太君、太陽圣神等人縱橫天地間。
  蒼穹震動,更多的人影顯化而出,蕭晨涌起一股奇異的感覺,那些人他明明不認識,但卻一下子叫出了名字。
  獨孤求敗、石之軒、李尋歡……還有許多傳說中的人物,他們在漫天飛舞,馳騁天穹下。
  直至數面天碑飛來,星宇搖動,蒼穹灑碧血,大地生華精,半祖嘶吼,諸神恐懼。
  尸伏千里,流血漂櫓,一幅蒼涼的畫面展現在眼前。
  所有這一切預示了什么?蕭晨震驚的同時,百思不得其解。
  他看到了許多人,甚至以前未曾見過一面,也在剎那知道了那個人影代表了誰,太過邪異與玄奇了。
  里面的大人物非常多,不過似乎少了不少人,未曾見到軒轅大帝、未曾看到戰神刑天、也沒有發現蚩尤,甚至老子與佛陀也都是一閃而沒便消失了。
  這一切如夢似幻,所有影跡都慢慢虛淡而去,空曠的虛空中什么也沒有留下,蕭晨的神識慢慢退走,而后回到了現實世界,一切恢復清明。
  青峰翠谷間,小河叮叮咚咚作響,山鳥婉轉啼鳴,野花迎風送來陣陣清香,一切都是那樣的鮮活自然。
  蕭晨依然在坐在石桌旁,神秘人如磐石般一動不動坐在另一旁,方才仿佛不過是一場夢境。
  小珂珂狐疑的撓了撓頭,它方才也看到很多畫面,疑惑的眨動著大眼,不解的四處打量。
  “那些……到底什么意思?”蕭晨盯著神秘人,他實在難以明晰其中隱情。
  “自始至終我都在說虛幻與真實。”神秘人語不驚人死不休,道:“如果我說半祖是虛無的你相信嗎?甚至,連我不死邪王石之軒都是虛幻的,你相信嗎?”
  蕭晨被驚的目瞪口呆,眼前這個人竟然是不死邪王?讓人不得不震驚,而他說的話更是匪夷所思,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你既然不存在,那么立于我身前的又是何人,從哪里來?”
  “任何事物都可以找到對立面,有真實自然有虛幻,我由虛無而來。”
  對此,蕭晨根本不相信,這真是天方夜譚,太過荒誕了。他有理由相信,邪王走火入魔了。
  “所謂人生就是一場大夢,甚至有的世界就是一場夢境,很多人都是活在別人的夢中。”
  名震千古的人物不死邪王,話語越來越驚世駭俗,讓人難以理解。
  這些話語實在讓人難以相信,因為顛覆了蕭晨以往的認知。但是小珂珂卻在認真傾聽,偏著頭好奇的看著邪王,似乎對這些種談論很感興趣。
  “原始、通天、準提、接引這些人真的存在嗎?誰能在蠻荒歲月中留下的痕跡間找到他們的記載?”
  “咿呀……”珂珂點頭,讓邪王繼續說。
  蕭晨也露出沉思之色,不得不承認邪王還真是邪,言語驚天。
  “燧人氏、有巢氏、伏羲、女媧這些人盡管活在洪荒年間,歷經無盡歲月了,但是還是可以找到他們真實存在過的證據,他們是真正的祖神。而原始、通天、接引、準提、太陽神等是什么?不過是夢幻空花,由虛無而生的偽神。”
  蕭晨與珂珂靜靜的聽著,不在插話。
  “如果說這個世界最強的偽神是誰,那么一定就是鴻鈞了,號稱可以與真正的祖神并駕齊驅,決一生死。”
  蕭晨對于鴻鈞這個名字并不陌生,傳說乃是原始與通天的師傅,想不到今日被邪王給“拎出來鞭抽”了。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鴻鈞由虛幻而來,但是卻已由虛凝實,戰力堪比一個祖神,這是虛到極致的體現。可嘆啊,有些人不去拜真正的祖神燧人氏、伏羲、女媧等,而去對著鴻鈞山呼大道至圣。”
  如果說蕭晨初時還認為邪王在胡說八道,那么現在就是佩服他的勇氣了,敢如此“大逆不道”,那可是冒著被口水淹死,被鴻鈞門徒圍攻至形神俱滅的危險。
  “我希望破滅虛幻,還原真實的世界,看到你時我看到了希望。”
  蕭晨沉默良久,道:“你自己也是虛幻的,為什么如此呢?”
  “虛中抱實,實中含虛,我有一顆真實的人之心。”
  這些話語雖然并沒有震動天地,但蕭晨卻覺得這真的堪比毀滅之音,可讓世界寂滅。
  “我很擔心最強偽神鴻鈞干預,那樣的話我怕你會功虧一簣,白白枉死。”
  聽到這里,蕭晨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笑容有一股異樣的燦爛,道:“我是為半祖送終的人,他們不死,我怎能安心,他們不亡,我不會寂滅。縱然結局早已注定……”
  “咿呀咿呀……”毛茸茸的小獸聽到了不妙,極力反對這種不祥之言。
  “說了很多,現在你明白了嗎?蒼穹之血,大地之精,陰陽交戰,泣血玄黃……”
  蕭晨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開天地銅爐的燧人氏等祖神呢?”蕭晨忽然問到了這個問題。
  不死邪王第一次長嘆,道:“其實最讓擔心的是祖神的問題,我懷疑燧人氏、伏羲、女媧等早已死在洪荒年間,我很怕有朝一日挖出他們的骸骨……”
  蕭晨也是大皺眉頭,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問題就極其嚴重了。若燧人氏、伏羲、女媧等早埋骨洪荒年代,那么現在傳頌的是燧人氏、伏羲等是誰?
  蕭晨帶著珂珂離開了風景如畫的南方,離去時他他曾經問邪王若是有變,最恐怖的后果是什么?而邪王僅僅說了四個字:洪荒天界。
  看似所問非所答,但是蕭晨卻知道,洪荒天界這四個字,恐怕沉重如六道輪回。
  由南向北而回時,蕭晨敏銳的感覺到九州之上靈氣越來越盛,已經不比長生界差多少了。
  而就這個時候,九州東方的瀚海突然卷怒波,有半祖大戰了起來。
  當蕭晨聽聞到消息時,戰斗已平息,初時他并不多么關注。但是他忽然得知,交戰雙方中涉及到了凈土中人。
  難道說玄武老祖同人交戰了?清清在與他學藝,極有可能會受到波及。得到這個消息后,蕭晨帶著珂珂向著東海趕去。
  來到東海后未見到凈土中人,卻看到無數修者出現在驚濤上空。
  前方,一片朦朧影跡浮現在碧海中,引得八方修者來觀望。
  那像極了一座漂浮的巨島,非常的廣闊,無邊無際,但是卻模模糊糊,難以真正看清。
  蕭晨心中凜然,他他敏銳的覺察到這座島嶼地處在自成天地的神秘空間中,正在慢慢從遙遠的未知地域連入人間界。
  珂珂當時就驚叫了起來,在蕭晨的肩頭又跳又叫。
  蕭晨當時被驚的出了一聲冷汗,因為小獸在說那是————龍島。
  “怎么會是龍島?!”蕭晨感覺不可思議。
  珂珂認真的點頭,它真的感應到了故鄉的氣息。
  眾多修者回頭怒瞪向驚呼的一人一獸,但當看清是誰后?所有人失語,快速閃出一大片空間。
  魔星蕭晨近期不說打遍天下無敵手也差不多了,威壓年輕一代,更有黃泥臺在手,老輩高手也只能飲恨收場,打的天下人失音,無人敢與爭鋒。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感覺穴道空間內的黃泥臺突然開始顫動,而后竟然自主飛了出來,載著他與珂珂沖天而起,一直向著雍州飛去。
  當回到古村時,蕭晨深感震驚,朦朧的虛影浮現而出,地下的巨城似乎將要顯化在地表之上了。
  這是……有些事情超乎了蕭晨的想象,隱約間他覺得那是一座熟悉的城池!
  “吼……”
  一聲咆哮自地底深處傳來,沉悶的吼聲,震的大地都劇烈搖顫。
  模模糊糊間,蕭晨似乎看到了不少龐然大物在巨城中走動。
  地下古燈長明,但相對氣勢磅礴的古城,它搖曳的出的光芒顯得很暗淡,難以真正看清下方的一切。
  不過蕭晨卻有了一股驚悚的感覺,他真正感應到了一種熟悉的恐怖氣氛。
  而小獸珂珂也難得的露出了緊張的神色,長長的睫毛不斷眨動,充滿了靈氣的大眼緊緊的盯著古村下的大地深處。
  一切從這里開始嗎?
  但是那座古城怎么可能會顯現而出呢?
  蕭晨在古村靜靜守了七日,地下的古城每天似乎都在上升,雖然緩慢,但向上的趨勢是不變的。
  終于模糊的看清,一面巨大的天碑聳立在古城中央,若隱若無間他感覺到了熟悉的死亡氣息。
  死城!
  竟然是龍島死城!
  居然跨界而來。
  它為何將要顯化在人間?!
  這實在超乎蕭晨的預料,萬萬沒有想到洪荒古村地下的巨城,竟然是他曾經闖入過的恐怖死城。
  漸漸的蕭晨明白了,死城哪里是在地下,分明是在一片死寂的空間中,在慢慢向著人間界逼近。
  而連接點將是洪荒古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