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37 鞭抽鴻鈞

微風輕拂,古槐林間蕩漾出陣陣槐花的清香氣味。紛紛揚揚,槐花飄灑,天氣漸熱,雪白的槐花終于凋零,像是雪花在飛舞,將這死寂的洪荒古村映襯得有些凄涼。
  落花如淚雨,仿佛預示著一個不祥的動亂時代要降臨了。
  蕭晨在古村中已經靜靜守護四十九日了,來自地下神秘空間中的死城終于漸漸在現實世界中顯化而出。
  就在這一日,它緩緩升騰而出,矗立在了地表之上,不過卻依然朦朦朧朧,仿佛有無盡的霧氣在繚繞,給人以虛幻不真實感。
  死城還并沒有真正破入人間界,但顯而易見降臨已經無法阻擋,徹底顯化而出之日也許隨時到來。
  通體烏黑的城墻高達百余米,厚重而又凝實,帶給人以無盡壓迫感,仿佛五岳合一矗立在了這里!
  雖然有霧氣繚繞,那宏偉的城門依然隱約可見,死亡氣息是難以完全關閉住的,已經可以感應到那種恐怖的氣氛。
  蕭晨與珂珂都曾闖入過死城中,九死一生,種種可怖往事仿佛就在昨日。
  古村已經離地而起,為死城讓出了場地,漂浮到了不遠處的半空中,像是在守護著這座巨大而又宏偉的死亡之城順利降臨。
  不滅的長明古燈脫離了死城,飛到古村上空,定在那里一動不動,照亮了整座洪荒古村。
  隨著一天天過去,古城越發清晰,透發出的磅礴氣勢,威壓日月,讓星宇都為之戰栗!
  王權的更替有時并不需要流血,老皇帝升天后九州皇位易主,但卻并不是他的幾個兒子當中的任何一個,而是他非常寵愛的女兒————趙琳兒。
  篡位、逼宮等等自皇宮內流傳而出,但也更改不了趙琳兒成為一代女皇的事實,在其中一個皇子消失半個月后,各種流言漸漸平息下來。
  趙琳兒面南背北登機坐殿之后,第一時間鞏固了皇權,讓朝內外聲音一致,四海共尊九五女皇。
  而后她下了一道密旨,在天下間開始秘密興土木工程,建立了不少的殿宇。
  幾乎在同時間,太陽神教、白虎圣教、闡教、截教、仙劍教等如雨后春筍,在九州大地各處開立道場,傳教天下,神殿竟然都是為他們而準備的。
  巍峨的dìdū皇宮,可謂雕梁畫棟,金碧輝煌,如天穹的宮闕降臨在了人間,集古往今來建筑之大成,堪稱登峰造極之杰作。
  “九州龍氣沖天,皇權即天權,帝國國運將萬載不衰,女皇將主人世沉浮。當然……要熬過這個非常時期。”
  如果有實力強大的修者在這里一定會驚訝的發現,女皇宴請的幾位客人都是來歷非凡的大人物,比如說太陽神子奧力拓、白虎圣皇第三子虎賁、闡教十二金仙中的一人。
  皇宮內燈火通明,歌舞滿鳥,趙琳兒笑吟吟,與這些修煉界的大人物們相談頗為融洽。
  “那個人不死,我心中始終難安……”神子奧力拓盡管被蕭晨擊碎過半個身子,但是在此刻早已復原。
  “但愿古法有效。”虎賁的一條虎腿都被蕭晨烤著吃了,不過現在也完全恢復了過來,他的嘴角帶著淡淡殘酷的笑意,道:“我迫切希望看到黃泥臺另尋他人而去的畫面,真是等不及了……”
  三嬰太君格外寵信的女兒葉笑是一位雍容華貴的美婦,她搖了搖頭,道:“時間太短,也許很難起到任何效果。”
  “不一定,九州黎民百姓的愿力說不定直接將他咒死,不僅僅是讓他失去黃泥臺那般簡單。”虎賁說話時冷靜中帶著一絲冷酷。
  ……遙遠的天際,一座水晶塔閃爍出七彩光華,在夜空中如一顆巨大的明珠一般璀璨。水晶塔緩緩旋轉,如夢似幻,在下方是一個讓天上的明月都要黯然失色的少女。
  她白衣飄飄,肌膚如雪,長發黑亮柔順,眼眸凝聚著詩韻,充滿靈氣,靜靜的立身在虛空,被朦朧的月華籠罩,比仙子還要出塵與靈動。
  “原來師傅的水晶塔最大的用處就是偷聽,天知道他當年窺視了別人多少八卦。”清清輕笑出聲,似乎永遠都那樣無憂,自語道:“我以為大興土木建立神殿,凝聚黎民愿力是為了為半祖保命呢,原來是行使惡毒咒法……”
  外界的人雖然知道古村似乎有變故發生,但是卻并不了解詳情。洪荒古村周圍黑云翻涌,霧氣彌漫,將那里徹底封鎖,無人敢靠近。
  蕭晨與珂珂坐鎮古村,每日都在靜修,在等死城徹底跨界而來,他想知道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
  但是就在近幾日,他隱約間感覺大事不妙,一旦行功,便有無盡惡魂魔影圍聚而來,想要蠶食他的靈魂。如果沒有黃泥臺在身,他幾次都險些神識潰散,可謂噩運加身。
  黃泥臺不斷顫動,本源八音也不知道震碎了多少惡靈,但這樣也不是辦法,總被打擾,他根本無法修行。
  蕭晨隱約間覺得有人似乎在對付他,但是眼下正是死城將要降臨的關鍵時期,他怕錯過什么,暫時不想走出去。
  “轟”
  靜靜守候六十三天之際,一聲驚天巨響,讓整片九州都顫動了一下。
  死城一角降臨人世間。
  在這一刻,盡管外界不知道死城降臨,但是所有修者都感覺到了可怕的異常,他們感知到不久的將來似乎有天大的事情將要發生。
  在這一刻,天下皆驚!
  與此同時,九州之外的汪洋中,一些地方都出現了朦朧的影跡,似乎有巨城、有荒漠、有古島將要跨界出現。
  當然,最為清晰的龍島已經初露端倪了,隱約間東海之上已經可以聽聞陣陣龍吟獸吼。那巨大的咆哮聲讓人心膽皆寒,若隱若無間巨島邊緣地帶顯化的龐然大物已模糊可見,讓許多人第一時間認出那是————蠻龍!
  上古蠻龍出現,自然在第一時間傳遍九州,不少人都開始關注那里,絕對是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讓神都要顫栗的龍族如果重現于世,整個修煉界恐怕都要重新洗牌。
  長生界來的修者深深知道它們有多么的可怕!
  修真者聞言無不變色。
  半祖門徒更是心中惶然,他們隱約間猜想到,九州大地一系列的變化,似乎與半祖走向末路有關,巨城、古島似乎是為半祖而顯化于九州的。
  蕭晨真切的體會到,有人似乎在以不了解的秘法對付他,幾次險些神識崩潰,但是隨著死城一角而出,惡法再無效了。
  死城的城門裂開一道縫隙,似乎所有沖擊而來的惡靈全都被吞噬了進去,這讓蕭晨深感驚訝。
  “不對……”遙遠的dìdū皇宮中傳出驚訝聲:“過去這么久了,黃泥臺怎么還沒有一點動靜,應該被民愿牽引出來才對,奇怪!”
  “難道真的不可撼動嗎?”虎賁眸子綻放出冰冷的光芒,道:“我不信那個小子真的與黃泥臺完全契合了。”
  在接下來的幾日,蕭晨不僅不再被惡怨侵擾,且一股極其純凈的神秘力量,竟然浩浩蕩蕩奔涌而來,這片地域都因此而一片神圣祥和。
  簡直就像是天降甘露,地涌神泉,無盡靈氣被一股溫和的波動驅動而來,天地精氣、日月精華仿佛如受招引,全部集中向蕭晨。
  蕭晨明顯感覺到了,這似乎是與惡怨截然相反的一種神秘力量,無窮無盡,從四面八方凝聚而至,他并沒有吸收這種力量。而是將它帶動而來的無盡靈氣吸納了。
  這是一種無法想象的饋贈,無盡天地靈氣因為神秘愿力而凝聚,將蕭晨淹沒在里面。
  靈氣對于涅槃境界的修者來說,并無多大用處,現在他們需要的是破死劫,而非實質性的靈力。但是,這僅僅是對于其他修者來說,對蕭晨而言這濃郁到將要“液化”的靈氣,實在是一種有效的補充。
  一顆顆穴道像是無底洞一般,瘋狂吸收吞噬,僅僅幾日的功夫,便有六七個穴道光燦燦了,里面凝聚了無盡的靈氣,穴道徹底被神化。
  如此過了多日,dìdū皇宮中才傳出憤怒的聲音:“效果怎么會截然相反?!那片區域分明一派祥和,盡管被黑霧籠罩,但是里面定然霞光千萬道,只不過沒有噴發而出而已。”
  “徹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一日后,虎賁、葉笑、太陽神子等人才被一則消息驚的目瞪口呆,九州之上九座巨大的神殿中供奉的半祖神位竟然被人替換成了蕭晨。
  “噗”
  虎賁直接將皇宮中一名宮女的頭顱抓碎了,氣的直接一掌就拍碎了數間大殿。
  葉笑、太陽神子等人也是臉色陰沉無比,久久未語。
  女皇趙琳兒聞訊而來,了解情況后皺了皺眉頭,她隱約間感覺到事情不妙,多半會受到這些半祖門徒的牽連。
  “查,到底是誰干的?!”太陽神子奧力拓話語雖然平靜,但卻透發出一股寒意。
  而此刻始作俑者清清卻逍遙自在的九州各處游山玩水呢,遍訪了所有名山大川,絲毫沒將替換半祖神位事件當回事。
  “沒意思呀沒意思,洞天福地都被那些大派占領了,去洪荒古村看看。”清清一路西進,悠閑的向著雍州行去。
  本應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劫難,但是因為清清的攪和,蕭晨卻因禍得福,這些日子以來神秘的力量帶動無盡靈氣淹沒了古村,蕭晨的身體像是無底洞,可謂海納百川,整整神化了十幾個穴道。
  且因惡怨侵擾,幾次險些形神俱滅,令他經歷兩次涅槃死劫,順利通過后,他步入了涅槃境界六重天。
  若是被虎賁與太陽神子等人知道這個結果,定然會氣的七竅生煙。
  步入涅槃境界六重天,身體寶藏再次被開啟,無盡潛能釋放而出,蕭晨的修為提升到了一個嶄新的巔峰境界。
  到了現在他已經確定,此刻的戰力可能超越長生巔峰期的高手了,如果順利完整涅槃之旅,那么他真的會像柳暮與牛仁所說的那般,直接跨過長生九重天,邁入更高的一個大境界。
  就在這個時候,正在呼呼大睡的珂珂忽然醒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大眼,鼻子來回翕動,而后狐疑的自漂浮在半空的古村躍出。
  不多時,蕭晨聽到了珂珂聲音,似乎遇到了麻煩。他大吃一驚,急忙帶動黃泥臺沖出古村,立身在半空中向著遠處觀看。
  云霧涌動,珂珂正似乎在人與戰斗,不斷掃出七彩神光,但是那個朦朦朧朧的人影,身法卻如夢似幻,穿越空間勝似閑庭信步,全都躲避了過去。
  隨著小獸掃出的七彩光幕加劇,那個人的身法則更加飄忽,根本難以捕捉,而有一次沖到近前,險些將小獸捉住,讓它發出一聲驚叫。
  無敵小獸險些吃癟?
  珂珂實力大漲,且也擁有了極速,竟然在敵手面前險些吃虧,這讓蕭晨很吃驚。
  最終,小獸撐開失樂園,徹底扭轉戰局,先天立于不敗之地,幾次都差點就對手收進去。
  至此,對手不再進攻了,而是穿越空間,在天空中四方閃現。
  如天籟般的輕笑聲傳出:“好了,小東西不要鬧了,我給你一枚天神果。”
  “清清。”
  蕭晨實在太驚訝了,竟然是清清來到了此地。她依然如過去那般美麗出塵,這個**空靈的少女每次見到讓人感覺很親切,她的快樂似乎能夠感染到別人。
  她避過小獸,輕靈的飛了過來,玉頰上漾起兩個小酒窩,淺笑了起來。
  在過去她早就知道珂珂的存在,早已從蕭晨的口中得知了小獸的稟性,故此在外面用仙果香氣誘惑小獸,想誘捕它。
  知道怎么回事后,珂珂頓時變得氣呼呼,居然被人當作小饞貓了,太沒面子了。不過,隨著清清朝它晃動一枚天神果,小家伙所有不快眨眼消失。
  珂珂美滋滋的抱著天神果,滿臉陶醉之色,當然也順利的被清清抱了起來,對此小獸雖然小聲抗議,但是畢竟拿了人家的天神果,聲音顯得很無力。
  蕭晨被逗笑了,小獸還是第一次讓外人抱呢,還真是遇到了能夠拿捏它的人物。
  當蕭晨從清清口中得知,虎賁、太陽神子、葉笑等人算計他的經過后,頓時明白了這些日子的異常。對于清清的大膽行事,他哈哈大笑,可以想象虎賁等人臉色發綠的景象。
  “這就是死城,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呀。”清清像個精靈一般,圍繞著死城飛舞,想要仔細看個明白。
  “轟”
  死城震動,再次浮現出一角。
  清清抱著珂珂急忙后退,總算感覺到里面的恐怖氣息了。
  如此,她也跟著守候在了這里,直至十幾天過去后,死城徹底降臨!
  就在剎那間,磅礴威壓瞬時席卷九州,仿佛滔天的洪水淹沒了整片大地,而后駭浪又在一瞬間消失了。
  來得快去得也快,所有人都以為是那錯覺,剛才那片刻間,眾生靈魂都顫了幾顫。
  但是,修者還是知道古村出現驚天變故了。
  無盡烏云在翻滾,那里電閃雷鳴,如此過了三日,遮攏在這里的云霧才慢慢散去。
  宏偉的巨城第一次展現在人世間。
  古村再一次成為天下風云之地,眾多修者趕來,遠遠眺望。大地上的死城帶給人一股難以形容的巨大壓迫感,那仿佛是一股龐然大物,隨時會活過來。
  曾經被老祖龍以六道輪回打倒的天碑,早已重新立了起來,如山似岳,威壓十方。
  “吼……”
  古城中偶爾爆發出的厲吼聲,震動人的靈魂,仿佛深淵下的蓋世魔王將要蘇醒。
  當無數修者趕到此地后,發現百余米高的巨大城門樓上站立著兩個人。一個少女冰肌玉骨,體態輕盈,黛眉凝華韻,秋水蘊詩菁,抱著一只靈動的小獸,白衣飄飄,仿若仙子。而旁邊站著一個人,則正是天下公敵蕭晨。
  眾人都感覺不妙,尤其是來自長生界有所了解的人,更加覺得有些不妥,登臨死城城門樓,難道說他們掌控了整座古城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