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339 死城城主

死城中寂靜無聲,空曠的街道上唯有那條高大的身影獨自靜立,似不朽的魔石雕刻而成,宛如亙古就存在于那里。
  他雖然一動不動,也沒有任何能量波動透發而出,但是卻帶給人以震懾靈魂的壓迫感。
  那仿佛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汪洋,波濤壯闊,無邊無際;又像是一片星宇,浩瀚無垠,無窮無盡。
  明明是一個人立在那里,卻像是三千大世界真實的定在死城中!
  蕭晨與清清皆一動不敢動,這并非懦弱,而是因為那個人太強大了,僅僅是隨意的立身在街道中就有如此氣勢,可想而知這個人有多么的恐怖。
  就連小獸珂珂也非常緊張,再不敢如平日那般調皮,趴在清清的懷中瞪著大眼凝視著那個人。
  裹尸布隨風獵獵作響,將街道上的高大身影襯托的更加偉岸,就在這個時候隨著微風吹來,那齊腰的長發拂動起來,兩道讓人靈魂戰栗的青光透發而出。
  是那個人的目光嗎?怎么會如此的恐怖……沒有眼白,也沒有瞳孔,唯有兩道刺目的青光,就像是骷髏眼窩中的靈魂之光一般,異常的恐怖嚇人。
  他正在冷冷的凝視著蕭晨與清清,不知道那是眸光,還是真實的靈魂之火,騰騰在眼中跳動,透過遮面的長發透發而出,讓人感覺脊背都在冒涼氣。
  蕭晨有一股真實的感覺,那個人正從頭到腳看著他的每一寸血肉,似乎根本難以掩蓋住任何秘密,里里外外都被他看透了。
  是的,神化的穴道與生長出的神脈有一股灼痛感,似乎是因那逼人的目光所致。且,那個人更是盯著他胸腹看了很長時間,似乎在凝視著那殘破的石人,直至過了許久才移開目光。
  而后,清清也感覺到了相似的強大壓力,被身披裹尸布的強大人物掃視了個通透。
  蕭晨與清清都沒有出手的意思,因為這個人太恐怖了,如果對方不真個露出殺意,兩人都不想惹他。
  最終,空曠街道上的高大身影凝望向了珂珂。且,這一次他竟然動了,緩緩探出一只手,不過有裹尸布覆蓋,看不清那條手臂的樣子。
  “咿呀……”小獸頓時驚叫,未容蕭晨與珂珂采取任何行動,光芒一閃,珂珂憑空消失。而后,剎那出現在死城中,被那神秘人物抓在手中。
  珂珂真的受到了驚嚇,七彩神光一道接著一道的掃出,但是打在神秘人物的身上,就像是彩色的泡影一般,瞬間幻滅,根本起不到絲毫作用。
  恐怖而又邪乎!
  小珂珂想撐開失樂園,將這恐怖人物收進去,不過卻發現無論怎樣都打不開自己的神園,像是被封住了一般。
  小獸第一次被嚇住,渾身柔軟光亮的絨毛都倒豎了起來,張牙舞爪,揮出七彩光幕。
  城墻上蕭晨吃驚無比,沒有任何猶豫,將殘破石人手中的石鉆與石球召喚了出來,隨時準備打出去。
  清清攔住了他,示意他不要貿然出手。
  “他可能是燧人氏,但是情況有點不對勁。”蕭晨低聲對清清道。
  之所以判斷為燧人氏,是因為裹尸布的原因,當然這也僅僅是一種推測而已。
  神秘人探出的手掌間黑霧飄動,難以真個看清虛實,抓著小獸在眼前認真的看了又看,而后一揮手將它拋了回來。
  天不怕地不怕的珂珂第一次有了驚悚的感覺,被準確無誤的送回到了清清的身邊,小東西有些后怕的盯著城內的神秘人看了又看。
  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神秘人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竟然無聲無息間消失,沒有一點能量波動蕩漾而出。
  小家伙有些后怕,嘟嘟囔囔,不斷輕拍自己的小胸脯,似乎心有余悸。
  清清娥眉微蹙,道:“縱然真的是祖神燧人氏,恐怕也出了問題。”
  死城變的靜悄悄,天兵與陰兵不知道去了哪里,除了無盡的古老的建筑物外,空曠的街道間看不到一條影跡,死寂一片。
  珂珂打開失樂園,疑惑的觀察了好半天,似乎在為剛才不能打開而不滿。而后,隨手挖出一顆一尺長的紫金參,那是它的儲備“口糧”,用力的摟抱著,坐在地上啃咬起來。
  蕭晨與清清都笑了,這個小家伙受到驚嚇后,居然以大吃來緩解情緒。
  接連三天,死城都寂靜無波,像是一座自歲月長河中突然跳出的空城,沒有點滴的特異情況發生。
  不過蕭晨與清清都沒有深入,萬一失落在里面,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直到第五天,貪吃的小珂珂突然被靈芝嗆住了,捂著嘴小聲咳嗽著指向城內。
  死城遠處的一座建筑物上,疑似燧人氏的神秘人獨坐在房頂,寂靜無聲,似乎在失神的望著西方那將要下山的紅日。
  夕陽染紅了天空,死城中的神秘人也被染上了點點血色,孤寂、蒼涼凝集在他的身上,似在努力回憶,像是在緬懷往事。
  突然間他霍的站起,驚的小珂珂立時先一步撐開了失樂園,跳到了蕭晨的肩頭,充滿了戒備之色。
  不過這一次神秘人不是沖它而來,他的周身涌動起一股霧氣,裹尸布狂亂舞動起來,雖然沒有任何能量波動透出,但是其氣勢簡直可壓日月、可撼天宇。
  一只巨大的手掌無聲無息探向了遠空,“轟隆”一聲爆響,一座隱伏在云朵中的神島當場崩碎。
  而后一個老婦人狼狽的沖了出來,竟然是那三嬰太君,她震驚無比,沒有回頭,直接向著遠方飛遁而去。
  死城中的神秘人探出的巨大掌影猛力一按,遠空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三嬰太君丟下半截被震碎的身子破開一條空間通道消失在里面。
  死城中探出的巨大手掌瞬間收回,而后那座建筑物上的人影再次無聲無息的失去了蹤影。
  蕭晨與清清相互看了一眼,兩人都充滿了震驚之色,如此戰力誰人能可擋?這十有仈jiǔ真的是祖神燧人氏。
  三天后,蕭晨與清清帶著珂珂離開了,不要說死城中的其他神秘力量,單就有這樣一個震古爍今的蓋世人物在此,就絕對沒有人可以打此地的主意。
  清清百思不得其解,道:“在祖神燧人氏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他的狀態看起來很不妙呀。”
  蕭晨他們離開了雍州。
  此刻,九州之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靈氣進一步增多,九州每一州之上都各有一盞神秘古燈升騰而起,定在了九州的上空。
  半祖的親傳弟子心中惶然,這種變化似乎對半祖不是什么好事。
  同時,海外降臨的古島、荒漠、巨城等等,雖然沒有像死城那般真正出現,但正在變得越來越清晰,出現在人間界的日子恐怕不遠了。
  有長生界的人辨認出,降臨的神秘巨影中,似乎有本已消失的戰族生活的戰谷,有麗人族生活的麗山,有蠻龍生活的龍島,還有飄浮的神村……也有修真界的人認出,降臨的巨影中有修真界的一些神秘地域。
  此外,還有些神秘巨影所有人都看不出來歷。
  繁華的dìdū,車水馬龍,大街兩旁店鋪林立,街道之上人來人往,摩肩擦踵。
  耍猴的藝人周圍圍聚了大量的孩童,碎大石的練功人周圍聚集了不少青年,唱戲的周圍聚滿了老人。
  即便不是節日間,在這平常之日,dìdū也是如此的喧囂熱鬧。
  蕭晨來dìdū是找趙琳兒算賬來的。不管她是不是因受脅迫而派兵攻打死城,蕭晨都覺得該出去處理一些事情,各大教派在朝堂上的勢力應該連根拔起,至于九州之上的神殿更是應該破滅。
  “算天、算地、算盡人間事。”不遠處一個看起來很儒雅的算命先生,坐在桌案之后搖著竹竿上的條幅,道:“算不準倒貼錢。”
  蕭晨根本不信這些江湖騙子,奈何小獸珂珂滿臉好奇之色,跳到了桌案之上,指了指算命先生,又指了指它自己。
  “貪吃的小東西。”算命先生并沒有將它趕走,而是認真的說了這樣一句。
  珂珂頓時氣呼呼瞪著他,咿呀的比劃了一番,意思是然他繼續算。
  看起來很儒雅的算命先生,摸了摸它的頭,道:“雖遭天妒,但卻葬不了你。”
  蕭晨頓時露出驚訝之色,這個算命人似乎并不簡單,該不會是修煉界中人吧。
  “那你也算算我的命。”蕭晨坐了下來。
  “你命不久矣。”算命先生很平靜的說道。
  小獸珂珂頓時不樂意了,氣呼呼的看著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很鎮靜,看了看蕭晨的手掌,道:“殺人過多。”
  清清笑道:“江湖術士慣于危言聳聽,如果你有真本事就詳細說說。”
  儒雅的算命先生微笑搖頭,道:“我算天、算地、算盡人間事,不是那些江湖術士可比的。”他再次望向蕭晨,道:“雖死也無憾了,有大人物為你陪葬。方才批的幾卦,價值兩株紫金參王,請先支付。”他并沒有向蕭晨伸手,反而笑著看向了珂珂。
  珂珂驚訝的嘀咕了一聲,因為儲備的口糧中,參類就剩下兩株紫金參了,如果不是失樂園并沒有打開,它真懷疑算命先生提前偷看到了。
  蕭晨示意道:“給他。”
  小珂珂滿不情愿的取出兩株和它自己一般長短的紫金參王。
  “你既然可算天算地算盡人間事,那就來說說這個天地,說說這個人世間吧。”
  “唉!”算命先生一臉正色,談了一口氣,才道:“女媧、伏羲、燧人氏帶領人族斬荊棘、拓前路,一切都是為了人類活下去。祖先拋頭顱、灑熱血,伏尸無數,終在那茫茫洪荒間為人類開辟出一片生存之地,譜寫出一首首可歌可泣的血淚戰曲。但是,祖先以血肉之軀鋪就的生存之路,到頭來卻比不上一部虛幻的神曲,任那虛無的‘大道至圣’凌駕人族祖先之上,甚至可奴役我們的祖宗。”
  看到儒雅的算命先生越說越激動,蕭晨徹底認真起來,這等人物怎么可能是尋常的江湖術士呢。
  “人族興旺昌盛了,可以立身在這片大地之上了,但是祖先以熱血和生命譜寫的戰歌早已被世人遺忘,很多人寧愿去唱那虛幻的神曲。”算命先生臉上竟然有淚水淌落,怒道:“虛幻與現實逆轉,陰陽交戰,誰在泣血?是……我們的祖先!”
  “伏羲何在?女媧何在?燧人氏何在?”算命先生怒指蒼穹,道:“縱是祖神幸運活下來,也要流出血淚……”
  算命先生話語如驚雷一般,震動的天上的云朵都崩潰了,dìdū上空血色閃電狂劈,宛如一道道血淚在飛舞。
  但是,大街之上眾人卻毫無所知,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路旁的算命人,只感到了天氣的異常而已。
  或者,與其說是無覺,不如說是麻木無知。
  “不說太古洪荒,只說萬載歲月。潮起潮落,上五千年,人類走向繁盛之極點,本已沖出一條獨特的文明道路,但是終究自毀了。下五千年,更為可怕,虛幻與真實逆轉……”
  “轟!”
  九天驚雷劈落而下,一道巨大的黑色閃電,震碎了虛空,宏偉的dìdū猛烈搖了三搖。
  如此可怕的雷電,生生打斷了算命先生的話語,他仰天凝望虛空冷笑,而后轉身對蕭晨道:“有緣再見。”
  話畢,他憑空消失。
  “是有血有肉的人。”蕭晨感嘆。
  清清認真的朝著算命先生消失的地方拜了三拜。
  小珂珂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重新抱起兩株紫金參王,放回了自己的失樂園中。
  近期必然有劇變發生,越來越多的跡象預示著,蕭晨將有不測,他覺得要趁這有限的時光大干一場,不然實在對不起短暫的生命。
  “轟”
  dìdū一陣劇烈搖動,皇宮方向煙塵沖天,宏偉的殿宇被一個烏黑的鐵印震碎一大片。
  皇宮大亂,許多武士沖出,喝喊道:“究竟是誰大逆不道襲毀皇宮?”
  高天之上,蕭晨手持黃金神戟立身在虛空中,俯視著下方道:“叫趙琳兒出來。”
  “大膽,你竟敢冒犯皇威,直呼女皇名姓,當誅滅九族。”
  “她是你們的女皇,但并不是天下所有人的女皇。”
  蕭晨手中黃金神戟一揮,下方頓時有十幾顆頭顱飛上了天空,鮮血噴涌。
  死去的人乃是太陽教的騎士,比之尋常的護衛強大的太多了,竟然被人如切割稻草人一般斬殺,怎不讓人膽寒?向天空中問罪的人立刻閉上了嘴巴。
  “趙琳兒老朋友看望你來了,還有各位半祖的子弟們,也出來見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