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40 算盡天地

dìdū皇宮,高低錯落,壯觀雄偉,紅墻黃瓦,畫棟雕梁,金碧輝煌。殿宇樓臺,連綿不絕,此乃九州大地之上的宏偉杰作。
  但此刻皇家威儀卻被掃盡,蕭晨立身在皇宮上空,手持黃金澆鑄而成的方天畫戟,直呼趙琳兒姓名,要她出來一見。
  侍衛們敢怒不敢言,自從近些年來九州大地之上出現不少會飛的修者后,皇家威嚴遭遇嚴重的挑釁,飛仙的人物似乎根本不懼凡俗界的君主。
  地面上傳來幾聲長嘯,一座宮殿中沖出九名金發太陽騎士,全都騰空而起。他們身著黃金圣甲,手持泛著血光的神兵利刃,沒有任何話語徑直殺向蕭晨,周身黃金光芒絢爛,像是九道神火在天空中騰騰跳動。
  熾烈的刀芒與劍氣,似流星劃空而來,極是璀璨,但是生命卻是如此的短暫!剎那的盛烈,轉而便步入了衰亡,如煙花那般暗淡了下去。
  沖天而來的黃金劍芒,全部被一桿神戟斬碎了!蕭晨手持黃金大戟橫掃四方,金發騎士們手中的神兵利刃全部被斬斷,化成了廢鐵。
  接著方天畫戟一個旋斬,九顆猙獰的頭顱斜飛而去,鮮血自那無頭的尸體沖起數米高,天空都被血水染紅了,血霧在空中繚繞。
  蕭晨緩緩降落而下,提著滴血的黃金神戟,走在人間君主的宏偉皇宮中,如入無人之境,竟然沒有一個人敢阻攔。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任蕭晨大步向著皇宮深處走去。
  清清與珂珂并沒有隨行,蕭晨不想她們成為半祖門徒忌恨的焦點,一切都由他來做,“惡名”在外,不在乎多加幾重罪。
  當然,清清與珂珂也沒有閑著,如果不去洗劫一番,實在對不住這兩位的組合。
  “蕭晨你太過分了。”一聲怒吼,自一間偏殿中傳出,虎家子弟沖出兩人,兇狠的注視著前方的惡敵。既然被發現了蹤跡,縱然知道不是對手也跳了出來,是因為他們太恨蕭晨了,這個狂人血洗虎家重地,與他們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白貓一族?”蕭晨持方天畫戟點指他們,道:“我正想找你們,老貓在何處?還有海云雪等人在哪里?你們可以保持沉默不說,但是我會從你們的神識中自己搜尋。”
  雙方間的仇恨根本無法化解,容不得多說,兩個虎家的年輕高手就沖了上來,虎嘯震動dìdū,毀滅音波直取蕭晨而去。
  只是到了蕭晨這個境界,不說打遍年輕一代無敵手也差不多了,空間神通展出,禁錮死亡音波,而后一個空間大裂斬劈出,兩名虎家年輕高手頓時身殞。
  就是這么干凈利落,實力相差過多,殺人如除草,如此簡單而已。
  強大的神識掃出,搜索那殘存靈識中的印記,結果發現并沒有虎家人的訊息,應該是虎家高手過于謹慎,將外出子弟了解到的秘密抹除了。
  前方是御花園,泉水汩汩而流,奇石羅列,佳木蔥蘢,更有不少亭臺樓閣點綴其間。
  趙琳兒立身在一坐漢白玉筑成的石拱小橋上,身穿光華閃閃的龍鳳袍,頭戴璀璨皇冠,上面鑲嵌滿了明珠,讓本就傾城傾國的女子更增加了幾分威嚴與貴氣,倒也和她的女皇身份相稱。
  周圍并沒有一個高手相護,似乎她專門等在這里相侯蕭晨。
  “我是該稱呼你為女皇,還是稱呼你太陽圣女呢?”蕭晨嘴角帶著一絲揶揄之色,不過手中淌血的黃金神戟卻是殺氣陣陣。
  趙琳兒嫣然一笑,道:“隨便你怎么稱呼,直接喚我名字也可以。”并沒有擺女皇的威儀,她似乎很明白此刻的處境。
  兩人現在的身份大不相同了。過去都是凡人時,趙琳兒貴為皇家公主,在九州天下間無人可抗。當初于昆侖追殺的蕭晨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后逃進了長生界。
  而現在修真界與長生界強者進入人間,縱然貴為人間女皇,如果沒有招募到足夠強大的修者守護,也不能號令天下。
  “那六千鐵騎可是你遣去攻打死城的?”
  “我說不是,你相信嗎?”趙琳兒的笑容很有魅惑力,她攏了攏耳畔的一綹秀發,道:“其實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蕭晨打斷了她的話語,道:“打住吧,沒必要聽你解釋了,你肯定要推到太陽教身上。”
  “蕭晨你要殺我嗎?”
  蕭晨沒有說話,只是舉起了滴血的黃金神戟,遙遙指向了她。
  “還記得蘭諾姐姐嗎,她說過要我們相互扶持,不能自相殘殺。”趙琳兒眼波流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奈何,許多事情總是讓人不由自主。”
  蕭晨冷哼了一聲,道:“似乎從來都是你先對我出手的,到現在再說這些你不嫌晚了嗎?”
  “唉,你真的如此無情嗎?殺了我天下必然大亂,我的幾個兄長為爭奪王位,肯定要引起大戰,黎民百姓必然要遭受兵禍。”
  “說的好像你是救世主一般,這個世界沒了誰都一樣存在,殺了你,我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上位。”
  “那么好吧,我只能與你做交易了。”趙琳兒依然很鎮靜,巧笑嫣然,眸波流轉,美麗不可方物,沒有一點懼意。
  “你憑什么與我做交易?”蕭晨嗤笑道:“**美色嗎?對不起,天下絕色總能找出幾個,有你不多無你不少。”
  毫不留情面的打擊,終于讓趙琳兒難以保持笑意。女人,尤其是她這個當年的九州第一美女自然格外看重自己的容貌,被人如此無情嗤笑,縱然是臉上不表現出來,心中也是異常憤怒的。
  風華絕代帶的趙琳兒臉色漸漸轉冷,道:“我告訴你一個人的下落,以你現在的實力足可救她。我們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如何?”
  “蘇瀅?”蕭晨尋找虎家和太陽教重地,就是為了救出這個兒時的伙伴,那個從小跟在他身后喊哥哥的才女,但是卻一直沒有消息。
  “是。”趙琳兒點了點頭,同時警惕無比,道:“你不要妄想出手,這是我的一縷化身,如果你想拿住我搜神識印記,我的本體有足夠時間自毀。”
  “你說。”
  “我說出后,我們間再無恩怨。我相信你的人品。”
  “可是,我不怎么相信你的人品。”
  “你……”趙琳兒羞惱,皇冠霞帔一陣顫動,但最終也只能隱忍下來,道出了蘇瀅的下落。
  “好,我暫且相信你一次,但如果是虛假消息,你知道后果。”蕭晨收起了黃金神戟,道:“虎賁與太陽神子呢?”
  “前幾天就已經離開了。”
  蕭晨一轉身,破空而去,不過卻沒有離開皇宮,而是殺氣騰騰的闖入了宮殿群間,擊斃太陽騎士與其他半祖的徒子徒孫數十人。
  橫掃了整片皇宮,敢向九州之主揮動屠刀,如此手段確實震驚了所有人。
  與此同時,清清帶著心滿意足的珂珂滿載而來,小獸很興奮,咿咿呀呀的說個不停。
  清清輕笑,捏了捏它那秀氣的鼻子,拉著它飛上天空。
  數日來,蕭晨橫掃皇宮的風聲傳出,引發dìdū震動。
  在去往洛陽城外的路上,清清直言道:“那個女人不可信,我猜多半是個局,請你入甕。”
  “我也不怎么相信她,不過有黃泥臺在,我的安全不是問題,到時你們兩個不要跟進,我放手鬧個痛快。”
  洛陽城,千古一神都。
  綿綿城墻宛如長城,遠遠望去給人以磅礴雄偉之感。
  此刻,清清與珂珂早已止步,隱身到了暗中。
  來到此地,蕭晨皺起了眉頭,上次牡丹花會就傳出此地非同尋常,謠傳有可抗衡洪荒古村的力量。難道說真的被半祖門徒尋到了什么不成?
  繞城一圈,蕭晨向著城東飛去,二三十里外是一片山巒地帶。
  據趙琳兒說,這里是太陽教的一處密地。
  立身在天空中,沒有感覺一絲能量波動,蕭晨透發出神識仔細思索,下方的山谷間似乎有人類的生命氣息。
  他持著一口戰劍降落而下,進入了山谷中。
  但就在這一刻,他知道趙琳兒在說謊,孤注一擲,想設局殺他!
  周圍場景大變樣,九天十地誅神滅魔古陣完整的浮現而出,號稱長生界最強五大殺陣之一,將他困在了里面。
  且,里面有太陽神經、白虎圣紋、三嬰神燈等多重寶物懸掛八方,鎮守住了八方之門。
  誅神滅魔陣中,場景大變樣,眨眼間刀山火海,死亡煉獄浮現而出,向著蕭晨吞噬而去。
  他怡然不懼,舉戰劍抵擋。
  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巨響,蕭晨感覺頭皮都在發麻,腳下被大陣禁錮的土地都龜裂了,一切都是因為上方的巨大壓力。
  竟然是傳說中的翻天印,像一座巨山壓落而來,想將他碾成肉泥。
  黃泥臺自主浮現而出,出現在蕭晨的腳下,玄黃二氣沖天而起。
  原始門下,闡教十二金仙終于坐不住出手了!
  “媽了個巴子的流口水啊……”神化的穴道空間內,烏鐵印無比遺憾的長嘆道:“如果不是身受重傷,老子直接吸干了它,那簡直是大補呀。”也唯有它這等上古魔寶才敢如此瘋言瘋語。
  不過蕭晨聞聽此話后,直接就將它砸向了空中。
  “我@#¥%……小子你想要我老命呀,媽媽的,我還沒復原呢,跟它對上,龍游淺灘遭蝦戲。”
  “將它給我撞碎,回頭我拿不滅皇天神鐘喂你。”
  “好,吼!”
  烏鐵印的表現讓人目瞪口呆,縱然是敵手也嚇了一大跳,會大喊大叫的法寶實在太少見了。
  “當!”
  一口巨鐘撞來,悠悠鐘聲險些讓蕭晨的靈魂破滅,竟然是闡教中的靈寶落魂鐘。
  蕭晨的嗡字天音急忙出口,讓將要離體而去靈魂瞬間安寧了下來。
  闡教下了大力量,銷聲匿跡多時闡教門徒紛紛出現,在遠處打來各種靈寶。與此同時太陽教高手也密密麻麻出現在遠空,神光普照,像是有千萬輪太陽同時升起一般,照射向蕭晨。
  太陽神子持著一面神鏡,更是親自出馬,打出一道道毀滅之光。
  “嗷吼……”白虎長嘯,虎家高手也蜂擁而至,神通不絕,各種神通光芒像是一道道閃電一般撕裂而至。
  另一邊,三嬰太君的愛女葉笑帶領眾多門人弟子,也打出漫天的修真法寶,如傾盆大雨般落下。
  此外,還有其他幾個半祖的門徒,簡直就是一個大聚會,在誅神滅魔陣中攻擊蕭晨。
  狂暴將陣中央的所在淹沒了。
  “我X,不玩了,老子撤退了……”烏鐵印長嚎,重回了蕭晨的穴道空間中。
  蕭晨提著戰劍,立身在黃泥臺上,奮力向上沖去,想要盡快逃出這個殺陣。
  他知道對方肯定有極其厲害的后手,不可能是想憑借人海將他擊殺在此,因為對方知道他有黃泥臺,不會犯下低級錯誤。
  “轟”
  九天十地誅神滅魔陣終于開始發揮出了它的威力,籠罩在八方的半祖圣器全都光芒沖霄漢。
  太陽神經劇烈翻動,每打開一頁都有一片刺目的毀滅神光掃向蕭晨而去。白虎圣紋密密麻麻遍布天空,像是無數咒文一般壓落而下,可怕的能量難以揣測。三嬰神燈,火光沖天,照耀十方,火燒黃泥臺。而后,準提道人的七彩兇劍也顯現了,鎮封了一方。
  半祖們雖然沒有出手,但是他們的弟子門徒將這些寶物都借來了,懸掛四方,阻擋、擊殺蕭晨。
  非常不對勁,蕭晨隱隱覺得,這決不是最后的殺手锏,應該還有厲害的后招,必須要盡快沖出去。
  黃泥臺護著蕭晨,快速沖天而起,硬撼半祖靈寶,半祖的法器雖然無法破碎黃泥臺,但是卻有效的將它阻擋住了一段時間。
  就這個時候,天地震動,遠處的洛陽城滿城都是璀璨圣光,而后一道通天光柱沖起,接著被一座古老的石橋導向這個方向,向著山谷內激射而來!
  絢爛的圣光粗大無比,足以將山谷淹沒,各教弟子全都提前退了出去,洛陽城中的神圣光輝將誅神滅魔陣籠罩。
  蕭晨與黃泥臺給生生壓制了下去,被迫降落在殺陣中央,整座絕陣像是活了一般,威力陡增,將蕭晨困在了里面。
  蕭晨瞬間明白了,這才是殺手锏。
  上古時期,洛陽城便是天下重地,女媧、伏羲、神農等祖神都曾經在這里留下過不可磨滅的痕跡。這似乎是他們留下的神力,傳說洛陽神都可抗衡洪荒古村并非空穴來風。
  黃泥臺劇烈顫動,似乎被洛陽城的神光牽制住了。
  半祖門徒竟然尋到了蘊藏在洛陽的恐怖力量,且憑借通天死橋牽順利引而來。
  蕭晨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黃泥臺并不一定能護的住他了。
  分鎮八方的半祖法器太陽神經、白虎圣紋、三嬰神燈、七彩兇劍等威力更盛,不斷掃下毀滅的光芒。
  與此同時,天空中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影,眾強或展神通、或打下靈寶,猛攻而下,想要毀滅蕭晨。
  黃泥臺難以護佑蕭晨周全,被洛陽城內引來的神光不斷沖擊,玄黃二氣劇烈動蕩。
  “砰”
  翻天印砸了下來,竟然自最薄弱的防御地帶攻至,重創了蕭晨,讓他大口噴血。那可連神都要飲恨的靈寶,他以肉身硬抗了半擊,也足以自傲了。
  天空中無盡強者,一起轟殺,想要破碎黃泥臺,殺死蕭晨。
  蕭晨大怒,就在這個時候,他額頭正中的魔紋像是一只豎眼一般顫動起來,而后跳動出騰騰黑色的火焰,前方一個漆黑的通道打開了,里面傳來陣陣恐怖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