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41 可硬抗黃泥臺的力量

蕭晨被困絕谷中,仰天怒吼,濃密的長發倒豎,像是黑色的火焰一般在騰騰跳動。
  額頭正中央那玄秘莫測的古老魔紋,宛如一只豎眼一般睜開了,令前方的空間快速塌陷,開辟出一個不知道通向何方的漆黑通道,陣陣恐怖氣息浩蕩而出。
  濃濃霧氣從漆黑的空間內倒卷而出,像是驚濤駭浪一般將蕭晨那里淹沒,蒙蒙云霧將他包圍,竟然擋住了天空中的密集攻擊。
  通天死橋接引神都洛陽蘊藏的恐怖神力,貫通了山谷個中的可怕殺陣,那是可抗衡黃泥臺的可怕力量。但卻無過多的神力去沖潰霧氣,不過懸掛絕世殺陣八方的半祖圣器,在這這一刻齊動了起來。
  三嬰神燈、白虎圣紋、七彩兇劍、太陽神經等全部打來,目標不是蕭晨,而是那被打開的漆黑空間,想要阻止這一切。
  眾多圣器可湮滅空間,可撕裂天宇,威能難以想象,在轟隆隆聲中,它們齊動,生生關閉了那漆黑的空間,蕭晨額頭上的魔紋有些暗淡,竟然有鮮血溢出,額頭一片血紅。
  不過方才自漆黑空間中涌動而出的霧氣去沒有散去,將他包圍了在里面,如牢不可破的甲胄一般,令他避免受到毀滅性的攻擊。
  黃泥臺似有靈一般,覺察到了蕭晨的危險處境,猛力震動起來,像是瀚海倒翻,像是天宇星河傾瀉,玄黃二氣在一剎那間熾烈到頂點,暫時擊潰洛陽神都激射而來的神光,同時險些震潰絕世殺陣。
  七彩兇劍、三嬰神燈、太陽神經等圣器快速沖天而起,避過玄黃二氣,分守八方,將搖搖欲墜的上古殺陣穩定了下來。
  蕭晨周圍霧氣繚繞,那里模模糊糊,將他映襯的如一道魔影,在這一刻他手中戰劍與他合一,凝聚了極其強悍的力量,璀璨劍芒沖天而起,劈碎數十件法寶。
  天空中墜落一堆廢鐵與玉器,不少人憤怒出聲,痛惜不已。
  就在這個時候,誅神滅魔古陣猛烈震動,刀山火海向著蕭晨壓落而來。
  這是上古殺陣的威勢,而且這僅僅是開始而已,得到半祖圣器守護陣門,有洛陽神都的神圣光輝補充力量,它可以不斷演化出恐怖的殺勢。
  火海首先降臨而下,那是可以毀滅神靈的火焰,是妖異的血紅色,仿佛不是烈焰在跳動,而是血水在翻騰,向著蕭晨洶涌而來,空間似乎都被熔煉了。
  就是這樣的恐怖,不然怎么會被稱作長生界五大兇陣之一呢。
  蕭晨處境極危,戰劍揮動,雖有千百道熾烈劍氣沖天而起,但是根本無法破滅這可燒死神靈的火海。
  天空中眾敵吶喊,聲震天地,漫天法寶也不斷打來。
  同一時間,一座刀山在火焰中浮現,向著蕭晨割裂而去,巨大的刀山爆發出的璀璨刀氣不可想象,橫掃一切有形之質。
  幸虧這是一座封閉的殺陣,不然方圓千百里恐怕都將徹底毀滅。
  刀山火海,名副其實!
  兩者相符相稱,合在一切,斬神滅仙,逃不出此陣,必將是毀滅的下場。
  蕭晨沒有懼意,有的只是殺意,眾多半祖門徒合在一起布局伏擊他,讓他動用了極限力量抗衡。他靜心凝神,自體內那殘破的石人手中將石鉆召喚了出來,握在手中狠狠打了出去。
  恐怖石器對決刀山火海!
  石鉆曾為燧人氏掌握,在長生界南荒被蕭晨所得,除了恐怖的殺傷力外,還有一絲火性。
  沒有任何能量波動,它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而后直接撞擊在了刀山上。
  “轟隆隆”
  天搖地動,旋斬出無盡芒刃的刀山竟然在一擊之下崩潰,化成點點光芒消散在天空中,石鉆打穿巨大的刀山后,仿似可以吞噬火焰一般,將漫天血紅色的神火全部吸納。
  這個結果,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石鉆并未就此止住,而是繼續向著天空中沖去,白虎圣皇第三子虎賁、太陽神子奧力拓曾經吃過大虧,異常警醒,第一時間倒退。
  闡教金仙、三嬰太君的女兒及親傳弟子等眼睫毛都是空的,機警無比,也都在第一時間飛退。
  正如他們所預料的那般,石鉆果然可怕!沖天而起,天空中漫天法寶被打碎無數,而后石鉆更是直接將上百人打穿,天空中很多太陽騎士、修真者、白老虎四分五裂,血霧彌漫。
  且,就在石鉆力量耗盡時,忽然爆發出漫天妖異的紅火,將五六十人籠罩在了里面,慘叫頓時發出,這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場景,數十名半神以及十幾位長生高手,靈魂與**同時燃燒了起來,不到片刻間被燒了個干干凈凈。
  死傷一大片后,石鉆終于耗盡了力量。虎賁、葉笑、太陽神子奧力拓、闡教金仙等同時出手,想要搶奪石鉆。
  只是,無聲無息間,石鉆憑空消失,再一次回到了蕭晨體內的石人手中,眾人一場空。
  強大的威懾力,短暫的鎮住了眾人,不過很快他們便調整了過來,再次發動凌厲攻擊。
  誅神滅魔古陣再次開始演變,煉獄空間浮現而出,向著蕭晨籠罩而去。
  煉獄內巨大的死亡鐵索,交叉縱橫,冥霧涌動,黑暗籠罩一切,惡魂在飄蕩,那里竟然吞噬一切,有修者打下的法寶不小心接近那片區域,瞬間便化成了飛灰。
  蕭晨以空間神通將數名從一旁偷襲而來的半神禁錮在了里面,而后毫不留情的推向煉獄空間。
  結果是可怕的,還沒有接近,一個無法想象的能量波動就蕩漾而出,將他們撕扯了過去,在瞬間化為了灰燼。
  如此威勢,神進入其間,恐怕都要形神俱滅。
  蕭晨沒有猶豫,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他將早已召喚出的石球打了出去。
  絕世石器撼動煉獄,天空中一陣搖動。
  煉獄內鐵索橫空,掃向八方,但是在石球的攻擊下,所有鐵索快速崩斷了,接著煉獄空間崩潰,黑色的冥霧散盡,天空中漸漸恢復光亮。
  石球并沒有就此返回,沖勢不減,進入高空,打穿三十余人的胸膛才憑空消失。
  兩次動用石器,耗盡了蕭晨的力量,短時間再無法重新召喚了。
  而在這個時候,情況極其危急,黃泥臺透發的玄黃二氣與洛陽神光交織在一起,難分高下。通天死橋緩緩降落而來,它連通著洛陽神光,采集了足夠的神力,忽然爆發出千萬道瑞彩,包容了絕世殺陣。
  天空中的七八件半祖圣器,被解放了出來,再也不用守護古陣的陣門,竟然齊齊壓落而下,向蕭晨滅殺而來。
  生死危亡光頭,蕭晨長發倒豎,黑發像是冥火一般在騰騰跳動,額頭魔紋浸血,再次綻放出光華。前方的空間再一次被打開,一個漆黑的世界浮現而出。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樣動用額頭的魔紋力量,似乎完全是逼迫出來的。
  半祖圣器同時打殺而至,但是就在這一刻,那漆黑的空間忽然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城市虛影。
  而是巨城中,一個高大的黑影靜靜的站立著,仿佛就在眼前一般。
  驀地,他猛的回過了頭,漆黑的霧氣在繚繞,看不到他的容貌,只見到兩道青光自他的眼中透發而出,似乎讓這絕世殺陣的溫度都在急驟下降。
  罡風吹動,他身上的裹尸布獵獵作響。
  那是……死城,那是燧人氏嗎?
  蕭晨心中震動,透過漆黑的空間浮現出的高大身影宛如山岳一般高不可攀,不過很快便消失了。
  七八件圣器皆有靈識,在這一瞬間似乎感覺到了危險,全都定在了半空,并沒有砸向蕭晨。
  這是何等的威勢,漆黑空間中透發出一道影跡,便鎮住了半祖圣器!
  大陣之外,通天死橋像是有所感應,轟隆一聲破入陣中央,向著蕭晨這里壓落而至。
  這個時候,漆黑的空間在慢慢擴大,死城的影跡浮現而出,越發清晰。
  兩點青光自死城內掃來,通天死橋如遭重擊,一陣猛烈顫動,倒飛而去。
  而后漆黑空間內,兩道青光便徹底的消失了。
  通天死橋與洛陽神光暫時的斷開了,不過洛陽神光自主激射而來,并沒有消失。但是,一切都發生了改變,沒有通天死橋的引導與轉化,神光與黃泥臺不再相沖。反而像是水乳交融一般融合了在一起。
  無盡光芒向著黃泥臺聚攏而來,像是生命之泉流入了干涸的沙漠,滋潤著這看起來平淡無奇的泥臺。
  七八件圣器果斷倒退,沖上了天空,懸浮在殺陣八方。
  不過白虎一脈、太陽神教、闡教等各大教派的弟子門徒并沒有放棄,反而更加瘋狂,不想精心布置的死局發生逆轉,極力發動殺陣。
  此刻,九天十地誅神滅魔古陣籠罩整片山谷,磅礴威壓不可揣測,殺氣倒卷九重天,古陣八方都有半祖圣器鎮壓,牢牢封困絕世殺陣各門。
  玄黃二氣在繚繞,與洛陽神光不斷交融,黃泥臺竟然在吸收千古神都的力量。
  眾多敵手排列在高空中打下無盡法寶,漫天飛舞,如飛蝗、星光一般,鋪天蓋地,毀滅的力量在翻涌。
  天空中的神通光束就像是雨點一般灑落而下,每一寸空間都遍布了死亡的力量,時時刻刻準備準備攻破霧氣收走蕭晨的生命。
  蕭晨身處黃泥臺上,清晰的感受到了這一切,看到了許多外人難以了解的變化。他眼前現出一幅殘破的畫面,這……平淡無奇的泥臺,似乎是鮮血與泥土鑄就而成的。
  不,也許并不是黃泥,而是血肉。
  洛陽城內的力量如果屬于祖神,那么澆鑄黃泥臺的血肉屬于誰?似乎也是屬于祖神……黃泥臺中本源天音響起,四方天宇都在搖顫,不知道從哪里飄落而來的晶瑩花瓣,灑滿天地間,像是有一曲悲歌在震動天地。
  最后熾烈的光芒一閃,洛陽城的神光似乎被吸干了,全部沖進了黃泥臺中。
  一曲悲涼戰歌撼動天地,本源八音齊動,九天十地誅神滅魔陣竟然開始崩潰。
  與此同時,蕭晨額頭正中的魔紋愈發明亮,有血液在沿著魔紋流動,死城仿佛將要降臨一般。
  “轟隆隆”
  城門推動的聲響發出,遙遠的漆黑空間內,死城門戶大開,數百名天兵與陰兵仿佛受到了召喚,出現在現實世界中,圍聚在黃泥臺周圍。
  死城并沒有真正降臨,但是蕭晨額頭正中央的魔紋竟然召喚來了“活兵俑”!
  “殺!”
  蕭晨立身在黃泥臺上,揮動手中戰劍向著天空中指去,數百天兵與陰兵舉起銹跡斑駁的青銅古兵,發出一聲震動天地的吼聲,組成一個戰陣殺向了天空。
  這像是一股鋼鐵洪流,縱然是天空中高手無數,也無法阻擋,數百名死城古兵沖起的剎那,天空中頓時血雨紛飛,死尸不斷墜落而下。
  這簡直就像是粉碎機一般,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擋,古兵為殺而殺,為戮而戮,血染天空。
  數百古兵合一,所向無敵!
  虎賁、太陽神子、葉笑、闡教某金仙都逃之夭夭,不敢與之正面爭鋒。
  形勢逆轉如此之快,讓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簡直就是一個無敵戰隊,斬神滅仙,所向披靡。
  翻天印如山岳一般壓落而下,將數百古兵全部被籠罩在下方。
  但是,讓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那仿佛不是什么可撼天動地的靈寶,倒像是一堆稻草一般,古兵各舉青銅兵器,劈向空中。翻天印翻著跟頭,被橫掃了出去,撞向遠山中,震碎一片山嶺。
  落魂鐘也沖了過來,不斷震動,但是對古兵無效,他們仿佛沒有魂魄一般,不受任何影響,銹跡斑斑的青銅古兵高舉,險些讓這靈寶直接崩碎,驚的控鐘者急忙后退。
  捆仙索纏縛而來,在青銅戰戈斬下后,寸寸斷裂。
  修真法寶漫天飛舞,但是無數仙劍被青銅古兵震碎,根本難以難以靠近分毫。
  形勢徹底扭轉了!
  現在蕭晨立身在黃泥臺上,手持戰劍根本不用親自動手,數百“活兵俑”所向披靡,無人可擋!
  但有攔截者,莫不被斬,古兵橫掃天空,縱橫無敵。
  這似乎比太陽教可撼動半祖的太陽神騎士戰團還要恐怖。
  洛陽神光被黃泥臺收走,九天十地誅神滅魔古陣崩潰,通天死橋與半祖圣器已破空而去。死局已破,各大教派被死城古兵殺的血肉橫飛,再也支持不住,大好形勢一去不返,所有人都開始荒亂逃走。
  “給我殺……”蕭晨額頭魔紋騰騰跳動,他立身在黃泥臺上手持戰戰劍,沖到了最前方,帶領數百死城古兵追殺眾強。
  血染長空,橫掃四方,聯合大軍徹底崩潰了,天空中無數尸體墜落而下。
  千里大追殺,伏尸無盡,血流成河。
  這一戰,震驚天下,在修煉史中留下了濃重的一筆,成為后世修者談之便要色變的流血殺戮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