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342 流血千里

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縞素。
  蕭晨帶領數百古兵,橫掃聯合大軍,伏尸無盡。可謂暴士,撼動天下,半祖門徒惶然。雖非天子,但一樣征戰千里,血流成河。
  追殺了一天一夜,半祖門徒死傷難以計數,流血漂櫓,一場大敗,聯軍潰散,逃亡向十方。
  數百天兵與陰兵始終合一,并不散開,戰力無匹,沒有任何傷亡。蕭晨戰敗十方強敵,撼動天下,威名之盛,天下無出其右者。
  大戰過后,他額頭正中央的的魔紋不斷跳動,幾滴鮮紅的血水滴落而下,漆黑的空間再一次被打開。數百“活兵俑”揮動青銅兵器,仰天吼嘯,而后大步向著黑暗的空間中走去,遠處,城門推動時的“隆隆”聲響傳來,天兵與陰兵回歸了死城。
  數百古兵可橫掃天下,對上他們,半祖以下莫不戰栗。
  金陵城外的殘山中,留下滿地死尸,鮮血染紅了那片山谷,蕭晨回來后并沒有搜索到蘇瀅的下落,一戰過后他并沒有任何成就感,有的只是沉重。
  他殺人盈野,名副其實的魔王,只是他已經沒有退路,只能殺向前方,踏著敵人的尸體走過去,才能最終為半祖“送終”。
  到了現在還有什么不明白?虛幻與真實逆轉,九州大地與四方世界,許多東西都是虛幻的,即將要到了還原真實、破滅虛幻的時刻了。
  那些由人心而生、卻視人如螻蟻的偽神終將消失,即便他將隨之而死,但也義無反顧。
  遠處,清清與珂珂飛來。
  清清不染殺戮,但也出手了,打退不少強者。從某種意義來說,她等于救了那些人,不然大半都要被死城古兵殺死。
  珂珂大發征戰之財,失樂園撐開后,收八方潰兵的寶物,幾乎所有逃兵都被洗劫了個遍,身上的靈丹瓶罐、空間戒指、儲物手鐲等全部被打劫。
  當然,更是將漫天飛舞的法器等收了一大堆,在失樂園中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僥幸逃過一劫的修者暗罵不止,這年頭連看起來無害的小獸都逆天了,讓一干人成為光溜溜的窮光蛋。
  流血千里,伏尸無盡,清清并沒有說什么,只是輕嘆了一口氣,她不喜流血,不愿看到殺戮,但知道并沒有辦法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蕭晨也要活下去,是敵人主動算計他的。
  遠離了這片可怖的戰場,來到一片平原之上,風吹草低見牛羊,一條清可見底的玉河自原野上流過,周圍景色秀麗,花草芬芳。
  蕭晨他們在這里稍作休整,最高興的莫過珂珂,小東西很容易滿足,似乎永遠沒有煩擾。
  它獻寶似的掏出所有戰利品,在河邊堆起一座法寶大山,對此它并不在乎,而是興奮的在另一堆瓶瓶罐罐間打滾,芳草地上充滿了小獸高興的咿呀聲。
  這些法寶多以飛劍為主,也有仙索、神盾、寶旗等其他法器,但占的比例相比飛劍來說少了很多。
  蕭晨笑了,如果缺錢花,去專門賣法寶,一定發大財。不過珂珂卻不是那么高興了,在瓶瓶罐罐間翻騰了好長時間,發現真正的仙丹不多,許多靈丹還不如失樂園中的尋常果子靈力充沛呢。
  小獸不樂意的哼哼唧唧,最后將這些靈丹當成了糖豆吃,似乎感覺味道不錯,如此才露出笑臉。
  看著它憨態可掬的樣子,蕭晨與清清都笑了起來。
  “補品啊補品,將這些廢銅爛鐵破玉都送給我們吧。”穴道空間內烏鐵印與黃金神戟的精神波動同時響起,它們對小山般的法器似乎在流口水。
  蕭晨心中一動,將他們都召喚了出來,直接扔進了法器堆中。
  “豐盛的大餐,哇哈哈……”
  一般修真的法寶在他們眼中是補品,這也難怪,畢竟它們的品級太高了。
  龜裂的烏黑鐵印和黃金神戟,沖入法寶堆中,頓時閃爍出陣陣光芒,開始瘋狂蠶食眾多法寶的靈力。
  “喀嚓喀嚓”的聲響傳來,不少飛劍當場就碎裂了,精華部分被吞掉,無用部分化成碎鐵迸濺了出來。
  如果其他修者看到如此景象,一定要破口大罵,這真是敗家的行為,這么多的寶物竟然如此毀去,實在太浪費了。
  可以明顯感覺到龐大的靈力在凝聚,被兩件上古魔寶瘋狂吞噬,它們本體上的裂紋在慢慢愈合,似乎在借助法寶山的力量修復創傷。
  小珂珂一邊嚼“糖豆”,一邊羨慕的看著兩件魔兵,恨不得也過去咬上幾口嘗嘗。
  “哈哈……小東西老老實實的吃你的糖豆吧,這種大餐不是你能享受的。”烏鐵印大笑不止,說話間又消融了數十柄飛劍。
  “咿呀……”珂珂非常不滿,似乎在說這都是它收繳來的,它自失樂園中抓出一把戰劍,向兩件魔寶捅去。
  戰劍刺來,還真嚇了兩件魔兵一大跳,趕緊閉嘴。
  小山般的法寶不到半個時辰便被烏鐵印虎黃金神戟全部吞食了,留下一地的廢銅爛鐵破玉,精華靈力早已不存。
  蕭晨想了想,將封在穴道空間內的不滅皇天神鐘取了出來,而后對兩件魔寶,道:“你們能吞食它的靈力嗎?”
  “可以,不過你得幫忙。”
  “它現在處于封印中,沉睡不醒,唯有一點本能在自護。”
  烏鐵印與黃金神戟似乎非常期待,話語很激動。
  蕭晨沒有說什么,上蒼之手猛力拍落而下,光芒沖天的神鐘“當”的一聲巨響,聲音傳出去上百里。
  接著聲音狂震,蕭晨的上蒼之手不斷落下,打的鐘體終于出現裂痕,最后轟的一聲爆碎了開來。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一宗難以想象的靈寶,每被打碎一次,重組后都變得堅固許多,且蘊含的恐怖的力量也在逐步釋放出來。
  滿地黃金碎鐘片,燦燦生光,像是有一顆顆明珠在滾動。烏鐵印與黃金神戟激動到長嘯,全都沖了過去,瘋狂吞食起來,無盡靈力被他們吸納。
  這再次令小珂珂羨慕的不得了,讓清清忍俊不禁,將一株仙芝送給了它。
  靈力吸進,所有黃金碎片都變得暗淡無光,不過緊接著又爆發出沖天的神芒,所有碎片齊動,竟然快速重組起來。
  “難道永遠不滅嗎?”蕭晨問道。
  黃金神戟答道:“此鐘名為不滅皇天神鐘,縱然是半祖也難以毀了它。一直處在封印中,每一次被打碎,雖然流逝了靈力,但也等若在破除它的封印。有一天它會徹底覺醒過來,靈力可以再補充。”
  “那我豈不是在相助它?”
  烏鐵印道:“不錯,除非你慢慢煉化它,待它覺醒時,你也完全掌控了它。不過,你有那個時間嗎?”
  “我確實沒有時間了,不然怎么想毀去一宗靈寶,讓你們盡快復原呢。”
  “我們就知道沒好事,我¥#%¥#%……”
  其實,兩件魔寶早有心理準備,知道大戰不遠了。
  不滅皇天神鐘果真是圣物,接連粉碎幾次,提供的龐大靈力難以想象。到了最后,蕭晨逆龍七步、上蒼之手、戰劍齊出才能將它打碎。
  烏鐵印與黃金神戟汲取到了足夠的力量,本體上的裂紋都將愈合了。而也就是這個時候,不滅皇天神鐘化成了金水,融入大地之下,消失不見了!
  “估計這個家伙再粉碎一兩次,就徹底覺醒了。”這是黃金神戟的推斷。
  一戰過后,天下人談蕭色變。雖非戰力無敵,但天下卻無人可抗,無人敢戰,天下間沒有人出手再與之爭鋒,也算的上另類的天下無敵。
  蕭晨并沒有耽擱過多時間,直接駕臨dìdū皇宮中,手持黃金神戟殺氣騰騰,擺明是殺人而來。
  但是,皇宮中一片白色,所有人都穿素衣,哭泣聲籠罩整座皇家重地。
  趙琳兒竟然死了,一夜間暴斃而亡!
  蕭晨自然不信,大步向著陵宮走去,無人敢攔其路。到了現在,天下誰人不知殺星蕭晨,半祖親傳弟子都要回避,更遑論他人。
  直接以神戟劈開棺木,蕭晨在里面發現按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女性尸體,他皺了皺眉,以靈識探索,發現點滴殘靈都沒有剩下,被徹底抹殺了。
  “趙琳兒是怎么死的?”
  周圍眾人如臨大敵,一個侍衛戰戰兢兢,道:“昨夜一道神光從天而降,陛下當場遭創,駕崩而去。”
  “死的這么巧?我不相信!”蕭晨重重哼了一聲。
  一日間,消息傳遍九州,一代女皇身殞,天下縞素。
  趙琳兒突然身殞,幾乎沒有第二種猜測,所有人一致認為,是被蕭晨斬殺的!
  強大的修者雖然無懼大地上的君主,但是一般情況下也不會輕易出手擊殺,畢竟影響實在太大了。
  而如今蕭晨大殺四方,所向披靡,半祖門徒死傷無數,流血千里,而后又孤身闖入皇宮,天下縞素,殺氣直蕩九重天,兇威冠絕天下。
  魔星之名堪比古之巨擘。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蕭晨再次突破一道死劫,晉升入涅槃境界七重天,身體寶藏之門大開,潛力大釋放。修為提升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戰劍劈神殿,九州大地之上的神殿被他在短短的數日間全部劈碎了,徹底鏟除。
  同時,他搜索半祖門徒的去向,征討四方,可謂睥睨天下,膽敢迎戰者,莫不敗亡,雖非蓋世強者,但卻真正無敵天下。
  整整三個月來,天下寂靜無聲,蕭晨打的各大教派失音,再無人敢出手與之相抗。
  對于眾多修者來說這是一個黑暗的年代,一個人橫掃天下,竟然打的天下人沉默,實在是一段恐怖的歲月。
  這是屬于一個人的時代!
  九州大地之上再無一抗手出現,蕭晨打遍天下無敵手。
  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感覺時間不夠用,未能將那些敵手全部找出來,他想為珂珂以及那些朋友掃出所有隱藏的危險,因為他知道時日不多了。
  虎賁當誅、太陽神子該殺、葉笑也應該鏟除、闡教金仙……真正的大敵還有很多,但全都躲藏了起來,讓他深感憂慮。
  此外,像趙琳兒之流也未能除盡,不能說不是一種遺憾。
  敵人殺不完殺不盡,這是他的感慨,縱然此刻可橫掃天下,但也無力全滅敵手。
  九州之上九盞古燈長明,人間界靈氣大盛,似乎九州封印徹底解封了。
  蕭晨已經明顯感覺到,劇變不遠矣,似乎隨時將要到來。他嘆了一口氣,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但是他無能為力了。
  這一日他很沉默。
  清清從來都面帶笑容,但此刻卻嘆了一口氣,道:“四方世界很多地域都屬于人間,現在正在慢慢回歸,真實世界在逐漸還原。太昊師傅說,虛幻與真實逆轉,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在洪荒天界。”
  蕭晨想了想,道:“清清你去找太昊前輩,我有事情要與他講。”
  清清搖頭,面露笑意,道:“你不要騙我了,我知道你想支開我,劇變即將開始,我不想錯過。”
  清清太聰明了,蕭晨無法支開她,只能實話實說,道:“太危險了……我不想你發生意外。”而后他又將睡的迷迷糊糊的珂珂搖醒,道:“以后不許惹禍,找個地方隱藏起來,不達到半祖境界不許出世。”
  他對這個小東西很擔心,縱然半祖殞落后,天地間能傷它的人很少,但是畢竟它還是個孩子,而這個世間最可怕的不是力量,而是復雜的人心。
  “當心那只三頭黃金獅子王,我始終覺得是個大患,它極有可能也早已來到了人間界。”蕭晨面有憂慮,他深深知道那只黃金獅子王有多么的可怕,論潛力來說似乎并不比珂珂差多少。
  “黃毛毛?”小獸揉了揉大眼,徹底清醒了過來,道:“咿呀咿呀……”那意思是我不怕。
  “清清以后你要好好管住它……”
  清清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再見!”
  說話間蕭晨憑空消失,不見了蹤影。走的是如此的突然,縱然是清清與珂珂身具極速,都沒能夠追的上他。
  “咿呀咿呀……”小獸焦急的叫著,穿越空間追趕,但卻早已失去了蕭晨的影跡。
  清清也在輕喚,不過哪里還能追到。
  蕭晨想獨自面對死亡,不想徒增她們的感傷。
  “虛幻的半祖我為你們送終來了!”
  九州之上,九燈耀九天。
  死城、龍島等降臨人間的陰影全部震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