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343 天下無敵極盡時

蕭晨正立身在九州上空,家傳紫玉手鐲忽然間爆裂了開來,金光乍現,沖入下方的黃河水中,黃河咆哮,如巨龍在舞動。
  黃河水奔涌入東海之后,無盡璀璨金光在瀚海凝聚,那是當初崩碎在海中的祖龍龍珠,從四面八方向著龍島匯聚而去。
  到了現在,跨界而來的巨城、深谷、大漠、麗山等都漸漸出現在了海外,唯一沒有真正浮現而出的龍島也在此刻降臨了。
  萬龍咆哮,龍島解封了。
  所有跨界而來的巨大陰影都真正降臨人世間,在這一刻人間界仿佛放大了很多,許多從來沒有的地域出現在海外,有些地方甚至與九州連接到了一起。
  在這一刻,靈氣鋪天蓋地,不光九州,而那更加遙遠的西方也全都如此,曾經的封印在這一刻松動了,靈氣充斥天地間,再現了上古時期人間修煉圣地的景象。
  同一時間,天空中九盞長明古燈在快速向一起聚集而去,而后共同沖向雍州。
  天空中一面巨大的石碑若因若現,如巨山般矗立在那里,云霧涌動,大地之上的人不可能看到。
  蕭晨如被召喚一般,來到了此地,他認出了這竟然是黃河古碑,他感覺到了歲月的滄桑感,仿佛萬古歲月都凝結到了眼前,而后飛逝而過。
  心有悸動,言語難表,默默靜立,凝視天碑,最終蕭晨眼看著天碑越發虛淡,而后徹底消失了在天地間。
  緊接著,他感受到了雍州方向傳來異動,死城上方的天碑似乎正在騰空而起,將要遠去了。
  果然就片刻后,一片巨大他天碑沖上了九州最高處,矗立在蕭晨前方,也即將虛淡消失不見。
  罡風吹動,天空中竟然下起了花雨。
  片刻后一個身披八卦圖,羽扇綸巾,飄逸儒雅的中年文士踏云而來。
  蕭晨認出,這是那名曾經在dìdū相遇的算命先生。
  他徑直來到蕭晨近前,道:“我是來為你送行的,一路走好。此去死城招英靈,十萬死軍滅偽神。”
  蕭晨沒有說什么,不過已經知道眼前此人到底是何人物,身披后天八卦者也只有上古年間的周文王。
  伏羲氏創造了先天易,也叫先天八卦;神農氏創造成了連山易,也叫連山八卦;軒轅氏創造了歸藏易,也叫歸藏八卦。
  周文王姬昌總結前人經驗,創下周易六十四卦,若以推算能力而言,除卻祖神之外,天下少有人能及他者。
  “還有什么心愿未了嗎?”
  蕭晨搖了搖頭,什么也沒有說。眼看著天空中的石碑慢慢消失,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自雍州方向席卷而來,似乎在召喚他前去。
  “轟!”
  遙遠的東海,戰族那里爆發出萬丈光芒,殺氣直沖天宇,似乎感覺到了天地有劇變。而龍島之上更升騰其讓瀚海狂暴的龍嘯聲,蠻龍覺醒,恢復了神性,解除龍族封印的不是新祖龍,而是已逝的黃河祖龍的力量。
  九州各地以及海外,各處密地都沖起無盡光芒,這是強者對天地異常的本能表現,所有人都感知到了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在雍州方向爆發了開來。
  蕭晨額頭滲出點點鮮紅的血水,正中央的魔紋騰騰跳動,而后打開了一片漆黑的空間,被黑霧籠罩是死城顯現出朦朧的虛影,似乎就在前方。
  他一步上前,剎那消失在了天際,九州大地一陣顫動。
  下一刻,蕭晨出現在了死城的城墻上,天地仿佛陷入了黑暗中,仿佛一塊巨大的黑色天幕遮攏了一切,伸手不見五指。
  九盞古燈長明不滅,自蒼穹降落而下,定在了死城的上空,將黑霧翻涌的巨城映照的模模糊糊,顯得有些陰森可怕。
  云霧涌動,死城內在暴動,各座建筑物都在搖顫,似乎每一間中都有囚徒想要脫困而出。
  至于大街之上,早已是密密麻麻的影跡,似乎有無盡死神在走動。更有許多龐然大物在邁著沉重的步伐,透過微弱的燈火可以看到那如山岳般的影跡鱗甲異常森然,竟然是蠻龍與各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巨獸。
  而死城正中央似乎有著恐怖的魔性,一道烏光直沖天空,透發出陣陣巨大的波動,悠悠鐘聲傳來,喪鐘在鳴響。
  那里正是當初天碑鎮壓的所在,顯而易見烏光來自魔井,也就是所謂的“罪惡深淵”。
  鐘鳴天地間,九州大地在搖顫,人世間諸強惶惶然。
  天地震動,仿似萬古歲月在今朝重演,重重幻影再現人世間。
  那矗立天地間的巨人,劈開了凄寂的蒙昧,世界煥發出了生命的希望,他是大地的脊梁。祖先在蠻荒中掙扎,拋頭顱灑熱血,延續生命的希望,斬荊棘,拓生路,前仆后繼,血肉之軀浸入泥漿,如山的尸骨,通向明亮的前方……古老的歌謠在遠方響起,凄涼的泣血之歌,響徹九州。
  “那斷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那干硬的黃泥是大地的血漿,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涼。
  千百年后,琴瑟和鳴,絲竹悠揚,贊頌至圣大道永昌。
  還有誰記得,燧人氏點亮了人族的前路。
  怎能忘記,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
  還有人是否知曉,女媧泣血補天,以血肉之精讓我人族得以延續昌旺。
  盛世歡歌,大道在上,一首虛幻神曲將祖先萬載功績埋葬。
  眾生如螻蟻,大道在前方,和諧永高唱,只字不提炎與黃。
  莫名心傷。
  宏偉的殿宇,磅礴的巨宮,偽神列前方,祖先的悲涼,小小的牌位都早已遺忘,半尺神翕都無處安放。
  可否記得有個名字叫炎黃?
  你的血液中流淌著祖先的希望。
  只言大道與和諧,民族精神被埋葬。
  蒼穹之血,大地之精,陰陽交戰,泣血玄黃。
  祖先的血淚,能否打動你鐵石心腸?”
  一幅幅畫面浮現人世間,古老的歌謠若斷若續,猶如天地泣血。
  蕭晨站在死城之上,不知不覺間,已經淚流滿面,喃喃自語道:“可否記得有個名字叫炎黃,你的血液中流淌著祖先的希望……”
  黃泥臺內八種天音齊鳴,自穴道空間中震動而出,載著蕭晨沖入死城內。天空中九盞神燈俯沖而下,環繞在他的身旁,璀璨光芒直沖霄漢。
  “轟隆隆……”
  死城在搖動,十萬死亡大軍在吼嘯,震動九州。
  宏偉的巨城中,所有街道上都閃爍著寒光,古老的戰甲雖已蒙塵,但戰者的氣勢依在,手揮銹跡斑駁的青銅古兵,殺伐之氣在各條古街上凝聚。
  這是曾經失落在死城中的真實強者,不過此刻似乎忘記了曾經的一切,成為了死亡大軍中的一員。
  遠空,周文王聆姬昌聽完古老的歌謠,淚水滿面,道:“無盡歲月前,陰陽逆轉,真實世界大傷,祖先黯然遠走他鄉。死城再現,今次將逆反,死的將是虛幻。”
  死城不再沉寂,像是復活了一般,盡管云霧深鎖,但是依然可看到那無盡戰影在走動。
  烏光沖霄漢,死城最中央的魔井噴薄而發,這是一個無底的深淵,像是有著無窮無盡的魔力,傳蕩出可怕的招魂曲。
  喪鐘響徹大地,所有半祖都受到了死亡的召喚。
  “原始……”
  “通天……”
  “太陽神……”
  “白虎……”
  ……悠悠鐘聲,震動天地。雖未真個發出真正的喝喊聲,但是眾多半祖卻感知在被一個聲音召喚。
  在這一刻,不光人間界大動蕩,就是長生界與修真界亦是如此,且更甚一步,天地似乎將要四分五裂。
  所謂一切虛幻都將不復存在,還遠真實,除卻人間外,到頭來各界將剩幾許?
  不可抗拒的力量自死城魔井中浩蕩而上,將白虎圣皇、三嬰圣君、太陽圣神等強行召喚而來。
  原始、通天、準提等都沒有抗拒,全都應召喚而來,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這個時刻諸多半祖聯手抗衡,也許還有希望。
  白虎圣皇與太陽圣神最先沖至,兩人什么話也沒有說,遠在死城外的天空中就對著蕭晨出手了。
  一輪太陽爆發出萬丈光芒,向著蕭晨撞擊而來,而漫天咒文更是鋪天蓋地壓落而下,將蕭晨籠罩。
  黃泥臺玄黃二氣沖天,擋住了所有攻擊,并未能讓他們傷到蕭晨分毫。
  當然,這僅僅是開始,通天死橋浮現而出,又有半祖降臨了。
  巨大的死橋從天壓落而下,向著蕭晨與黃泥臺撞擊而來。當然不可能撞上,但是古老的石橋真正目標是魔井,筆直的撞了下去。
  “轟”
  雍州震動,像是打爆了火山口一般,魔井中磅礴能量猛烈沖擊而出,通天死橋自然被震飛,無盡云霧在翻涌。
  九盞古燈搖曳出絢爛的光芒,蕭晨清晰的看到一條身影被從深淵中震出,魁偉的身軀早已僵硬,直挺挺的摔倒在魔井旁的空曠之處。
  “有巢氏!”
  天空中傳來驚叫聲,有半祖認出了那具尸體的身份。
  失落深淵無盡歲月,今朝重見天日,祖神早已殞落。
  虛幻的半祖覆滅前,真實的祖神尸體卻先顯現了,這可不是什么號兆頭。
  遠空,周文王皺眉道:“怎么會是這樣,還有活著的祖神嗎?即便活了下來,那還是他們嗎?”
  片刻間,半祖已經來了十幾人,他們一齊盯著有巢氏的尸體。而后一聲吶喊,全都沖了過去,想要搶到手中。
  “那干硬的黃泥是大地的血漿,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涼。千百年后,琴瑟和鳴,絲竹悠揚,贊頌至圣大道永昌。還有誰記得……”
  古老的歌謠響起,那僵硬的有巢氏尸體,臉上竟然有血淚滾落而下,而后轟的一聲爆碎了開來,崩碎的血肉沖向黃泥臺,凝聚在上,化成了黃泥。
  蕭晨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心情沉重,難言的壓抑感讓他有一股想要大哭的感覺,他喃喃著:“祖先的血淚,能否打動你鐵石心腸?”
  就在這一刻,蕭晨體內的殘破石人似乎被古老的歌謠震醒了,從盤坐的狀態中醒來,站立而起!
  蕭晨的四肢發出陣陣“喀喀”的骨碎聲響,殘破的石人由內而外與他融合在一起,他的手臂與雙腿徹底石化,四把戰劍自主從穴道空間中跳出,綻放出沖天的劍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