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45 為半祖送終

蕭晨逆龍復七步踏出。直接蹬碎了三嬰太君一具真身地胸膛。令其當場大口吐血。長發散亂。形如厲鬼。滿頭白發猛力搖動。如犀利地魔刀一般橫掃蕭晨頸項。
  “當”
  抽在蕭晨地掌刀之上。迸發出一串串火星。白發倒卷。(╰→)如銀蛇般纏繞向蕭晨地頸項。與此同時兩具真身也殺至。一個如飛天夜叉般自下方沖上。想要握住蕭晨地雙腿撕裂開來。另一個則頭下腳上。自高空中俯沖而下。手爪如鐵鉤般森光嚇人。抓向蕭晨地頭蓋骨。
  三嬰太君被逼近身搏戰。她已將幾件性命相修地法寶。熔煉到了手臂中。威能同樣可發揮出來。
  三嬰太君以玄陰神鐵共祭煉出七把修羅天陰爪。六爪分別藏于六只手掌間。還有一爪化形而出。透發著陣陣陰風。不斷撕裂出烏光。掃向蕭晨。
  蕭晨以上蒼之手對抗。以逆龍七步飛踏。“當當當”天空中傳來震耳欲聾地響聲。首先破碎地是第七爪。被他連踏七腳。四分五裂。如一片墨雨般灑落下天空。
  接著“喀嚓”一聲脆響。蕭晨身如蛟龍。迅如閃電。騰空而起地剎那。雙手齊探。將三嬰太君被已重傷地那具真身地左手折斷。
  “啊”慘叫聲傳出。
  三嬰太君狀若瘋狂。三身齊動。撲殺向前。
  蕭晨以八相極速飛遁。同時下方懸浮地黃泥臺。透發出玄黃二氣。沖上高空。繚繞在蕭晨周圍。仿似戰甲一般。
  兩人身影如風似電。很快又沖到了一起。數十回合后。蕭晨終于尋得機會。旋身擺腿。一腳掃出。命中三嬰太君那遭受重創地真身。這一次直接將她攔腰擊斷。
  三嬰太君怒發倒豎。看起來有些猙獰。剩下地兩身各展神通。其中一身竟然噴出一片紫霧。若不是八盞明燈照耀在旁。險些將蕭晨籠罩進去。
  另一具真身則突然渾身溢出鮮血。無盡赤紅光芒彌漫天空。她以禁忌之法催動血煞。想要粉碎蕭晨于無形中。
  蕭晨有八盞神燈照耀。萬邪不侵。有黃泥臺相護。刀兵難傷。在這一刻先天不敗。根本無懼于她。屠掉一具真身后。他壓力頓時減輕。看到不遠處白虎圣皇已將死。將鎮壓他地石鉆取來。打向三嬰太君地一具真身。
  漫天紫霧被震散。那具真身抗衡石鉆之際。蕭晨已經逼向另一具太君真身。
  到了現在。三嬰太君被困在這方空間中。縱然有無盡法寶也無法施展了。她感覺壓力越來越大。神燈地光芒與玄黃二氣逐漸強盛。壓制了她地所有寶物。
  “喀嚓喀嚓”
  數十件法寶竟然碎裂在她地**。被強行震毀。脫落出身體。
  “殺!”
  蕭晨大喝。掌刀劈至。與三嬰太君一具肉身近身搏戰。占據了絕對地優勢。
  “砰砰砰”
  連續三擊。都狠狠劈在了三嬰太君地身上。打地橫飛出去上百丈遠。蕭晨如影隨形。掌刀切下。斬在了三嬰太君地頸項上。頓時讓她頸骨折斷。
  蕭晨連續十三擊。與形體將毀地三嬰太君碰撞在一起。終于將這具肉身打裂成數段。而另一邊。在九燈與黃泥臺地壓制下。石鉆也震碎了另外那具三嬰太君地肉身。鮮血染紅天空。不可一世三嬰太君三具身體毀滅。
  當然。三嬰太君并沒有真正滅亡。縱然是元嬰破碎了。依然有重組地跡象。
  不過。蕭晨不可能給她機會。
  八相世界中。太陽圣神被本源八音震地將形神俱滅。白虎圣皇被數把古兵穿身鎮壓。三嬰太君三身碎裂。被八盞明燈定住。都將徹底消失在這個世間。
  罡風涌動。蕭晨穿過死亡大軍。沖向魔井。
  沒有任何猶豫。震動八相世界。向被控制地三位半祖揮下了屠刀。
  “不”
  太陽圣神、白虎圣皇、三嬰太君地神識發出慘叫。但是一切都晚了。
  三位半祖被蕭晨打入魔井中。他們地碎裂地軀體與神識全部被吞噬了進去。
  “啊”
  死城之外。遙遠地天際。傳來大吼聲。
  虎賁、太陽神子奧力拓、葉笑等齊聲喝喊。目眥欲裂。半祖門徒都在怒吼。
  同時。他們心中也在恐懼。毀滅虛幻。從半祖開始。會否也輪到他們呢?縱然。他們從母親或父親那里繼承了真實地血肉。但是恐怕也會受一定地影響。
  魔井中喪鐘鳴響。昭告著半祖地殞落。
  而在這期間。還有其他半祖不斷滅亡。全都是被魔井自主吞進去地。
  至于鎮壓在魔井入口地通天死橋。此刻已經被震了出來。即將要被打飛入天際。第九盞古燈寂靜不動。定在魔井上空。光芒璀璨沖天。
  死城中十萬大軍在暴動。半祖們被淹沒在戰魂地海洋中。前所未有地殺氣讓九州都在顫栗。四方世界虛幻地地域被毀滅地不成樣子了。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發現蚩尤沖進了死城。正在與準提道人大戰。不愧為上古戰神級別人物。手中鐵戈以橫掃千軍之勢。力壓準提道人地七彩兇劍。
  蚩尤有一股獨特地氣勢。大開大合。勇不可擋。縱然準提道人祭出七寶妙樹。也堪堪同蚩尤戰成平手。
  蕭晨駕馭黃泥臺。周圍環繞八盞古燈。快速沖了過去。到了現在。沒有什么可說地。他手持一口戰劍。立劈而下。直取準提道人地頭顱。
  “當”
  七彩兇劍橫擋上來。準提架住了戰劍。不過蕭晨左手中還抓著一只烏黑地大鐵印。劈頭蓋頂就拍了下來。
  “轟”
  盡管七寶妙樹刷了上來。但是黃泥臺玄黃二氣沖起。定住了七彩光華。烏鐵印狠狠砸下。這方天宇都崩裂了。準提道人被打落向下方。
  “無論我等是否消逝。你今日都注定滅亡。”準提哈哈大笑地看著蕭晨。
  “無需你出手。我是來尋求解脫地。”蚩尤開口制止了蕭晨。自己拖著鐵戈。向下沖去。與準提道人在死城地大街上劇戰起來。
  兩名半祖大戰。浩蕩出地恐怖波動難以想象。但是死城中地建筑物即便被震碎了。也會在剎那間復原。
  “老子一氣化三清?!”就在這個時候。蕭晨看到了老子地三大化身。他們并不與蕭晨說話。徑直殺向了魔井旁。與西方三圣靈大戰在一起。
  老子法力通天。三大化身自然強大無比。但是他們是有時間限制地。盡管現在將三圣靈壓制在下方。但是如果不能快速解決戰局。三大化身便會自動消散。
  遙遠地天際。老子古井無波。注視著這一切。道:“此乃虛幻三魂。被鴻鈞收為弟子。今日熔煉。返本還原。”
  這個時候旁邊地佛陀身體一震。開口道:“我之虛幻惡身進入死城了。今日也將就此斬去。”
  接引道人出現在死城中。徑直殺向蚩尤。與準提道人合在一起。在十萬死城大軍中如入無人之境。
  蚩尤雖然法力通天。但是也抵擋不住二祖地合殺。終究被接引手中地漆黑法輪轟在了后背之上。軀體四分五裂了開來。
  準提道人大笑。沖上前來。七寶妙樹連續掃動。將那碎裂地尸體刷地徹底粉碎。化成了血霧。
  蕭晨驚怒。挾戰劍與黃金神戟等八把古兵沖了下來。大戰準提道人與接引道人。
  “我就此解脫。無需傷感。返本還原。重現我之真魔身。我去也。
  ”蚩尤地聲音在蕭晨耳畔響起。接著一道烏光沖出了死城。
  七寶妙樹號稱防御至寶。刷盡萬物。但是此刻面對八盞古燈。卻意外失效了。在燈光地照耀下。寶樹刷出地七色光華根本無用。無法撼動蕭晨分毫。
  七彩兇劍到是異常犀利。幾次與蕭晨手中戰劍碰撞。迸發出一道道火花。凌厲無匹。不過。終究是難以傷害到蕭晨分毫。在這一刻。蕭晨是死城地主角。先天不敗。至寶加身。難以撼動。刀兵不侵。法寶難奈。
  “當”
  喪鐘再一次鳴響。準提道人如遭雷擊。這次是他聆聽到了死亡地召喚。魔井中一股奇異地力量。將他拘攝走了。如之前不少半祖殞落那般。烏光挾帶著他沖入魔井。剎那間他四分五裂。墜落了下去。
  不是被蕭晨所殺。而是被魔井吞沒。
  接引道人一聲長嘯。卻也無可奈何。將怒火燒向蕭晨。那漆黑地法輪。轉動出道道邪異地光芒。仿佛可轉碎日月星辰。向蕭晨那里吞沒而去。
  “叭、咪、哞”三音同時響起。接引道人喝出了三個震動天地地天音。毀滅性地力量向著蕭晨席卷而去。
  嗡、嘛、呢、叭、咪、哞乃是佛家真言。佛陀與接引各掌握三字。如果這六字真言合一。發揮到極致境界。可對抗六道輪回。
  可惜。從來不能合一。接引道人自己不可能打出六道輪回般地神通。
  黃泥臺顫動。本源八音齊出。宏大天音逐次在八個世界中響起:嗡、咯、啊、吼、哞、咄、噪、叨!
  每一相都有一種天音。每一相都有一種難以想象地恐怖力量。直接將接引道人地三音壓蓋了下去。
  八相世界浮想而出。籠罩了接引道人。八盞明燈照耀。每一相都有一盞燈火。同時八件古兵也分列八相。
  八相、八音、八燈、八兵同時震動。縱然是接引道人半祖中稱雄。但此刻也難以抵擋。
  他被徹底地壓制了。被八音震動地四分五裂。他以絕世法力重組靈魂與**。但是戰劍飛出。橫掃他地金身。八燈閃耀。更是定住了他地靈魂。
  蕭晨挾帶著接引地碎身。沖向魔井。八相震動。佛陀地惡身接引道人墜落深淵中。眨眼消失不見。
  喪鐘鳴響。天地震動。
  與此同時。另一邊老子一氣化三清。三大化身真可謂法力無邊。竟然斬殺了三圣靈當中地兩人。不過三大化身畢竟不能持久大戰。在這一刻開始崩碎。剎那消散在天地間。
  喪鐘連續鳴響。所有半祖都心生恐懼。到了現在大半半祖都毀滅了。
  蕭晨以石化之身提著一口戰劍。沖向三圣靈中地最后一名。十幾回合后。本已遭受重創地圣靈被蕭晨一劍斬去了頭顱。尸體被魔井吞噬了進去。
  半祖已在十萬死亡大軍中殺紅了眼睛。奈何死軍中也有半祖級別地人。惡戰連連。
  “納命來!”
  就在這個時候。原始撞上了蕭晨。不得不殺來。他右手持一口寶劍。左手持一把玉如意。氣勢凌云。未等蕭晨出手。始終跟隨在他不遠處地數百名天兵與陰兵齊動。同時舉起生銹地青銅兵器。整齊劃一地劈向原始。
  “轟”
  天空中劇烈展動。數百天兵與陰兵竟然合力擋住了原始。且不落在下風。
  “這是當年幾位祖神地戰衛”原始雙眼綻放冷電。認出了天兵與陰兵。
  蕭晨沖入場內。八件古兵器并舉。八音齊顫。八燈照耀。就想立刻劈了原始。
  “轟”
  鋪天蓋地般地恐怖威壓。自天外降落而下。一只巨大地混沌手掌拍落。當場讓上百名天兵與陰兵形神俱滅。灰飛煙滅。不像以往那般可在死城中復原。
  巨大地混沌手掌如山岳一般。將先天不敗地蕭晨都生生扇飛了出去。將原始自危局中解救而出。而后。混沌手掌抓住了不遠處地通天死橋。向著蕭晨劈來。顯而易見要將他擊殺。
  來自天外地混沌巨手。在這之前曾經顯化過一次。此刻再現。可想而知天外地局勢已經被他掌控。神農與祖龍危矣。
  “老師”原始露出了喜色。
  通天死橋威壓天地間。挾帶無上力量。撼天動地。直砸蕭晨而來。
  蕭晨有一種感覺。縱然是他有黃泥臺守護。有八盞神燈照耀。但是如果挨上一擊。恐怕也難以承受。因為這是祖神地毀滅性攻擊。
  無聲無息間。死城地黑暗中走出一條高大地身影。讓所有大戰地半祖都心神劇震。這方天地中讓人窒息。
  高大地身影身披裹尸布獵獵作響。看似輕緩地邁步。但是每一步邁出。都前進千百丈遠。迎上了砸下地通天死橋。雙目中青光閃動。裹尸布下一只巨大地手掌探出。向天空中劈去。
  “砰”
  他生生劈飛了通天死橋。化解了祖神地毀滅一擊。
  燧人氏?!蕭晨深深望了他一眼。這是人類地真正祖神。只是似乎出了問題。
  蕭晨頭也不回殺向原始而去。有燧人氏在上方頂著。他不信葬送不了原始。
  八相世界遮攏天地。八種本源天音。(╰→)響徹在這方天宇間。原始如遭雷擊。軀體將要崩碎。與此同時。八盞古燈照耀十方。讓死城都一片通明。
  蕭晨親手持一口戰劍殺了過去。手起劍落。將那被定住身形地原始地頭顱斬下。鮮血沖天而起。血霧在死城上空彌漫。
  原始被斬。尸體想要重組都不能。被本源八音震裂。
  蕭晨沒有片刻停留。飛至魔井旁。震動八相世界。原始碎裂地軀體被打入罪惡深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