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46 毀滅

原始死了,就這樣被殺死拋入魔井中,點滴痕跡都未在死城中留下。身為天地間有名的半祖,坐鎮昆侖,弟子門徒無數,被他眼中的千萬螻蟻膜拜,到頭來卻是這樣一個下場。
  天空中那只抓著通天死橋的巨手,與那疑似燧人氏的高大身影短暫對峙后,憑空消失,而后突然出現在蕭晨頭頂上空,雷霆出擊。
  “砰”
  通天死橋落下,狠狠的將蕭晨拍向魔井,一股毀滅性的力量讓他的形神都近乎消散。但是,在這一刻黃泥臺瑞氣綻放,將他包容在里面,八盞明燈也同時照耀,定住了通天死橋,護住了他的性命。
  于一瞬間,他分明感受到了祖神的偉力,是的,那完全是一種直覺,黃泥臺中透發出的祖神偉力讓他將崩潰的形神穩定了下來,而后迅速脫離了魔井。
  通天死橋再次砸來,不過此刻裹尸布獵獵作響,那高大的身影一步邁至,封困天宇,再一次擋住了通天死橋。
  突然間,遙遠他天外傳來陣陣滅世般的恐怖氣息,浩大的波動讓九州的山川大地都搖動了起來。
  天空中抓住通天死橋的巨手,一陣顫動,而后猛的破空而去,沖向天外。
  遙遠的天外戰場,似乎有變故發生,讓他不得不退走。
  遠空,老子、刑天、大禹、莊周等人也感覺到了天外的異常,全都身化長虹,想要沖向天外。但是,一股強絕的力量封困天宇,擋住了所有人的路,他們根本沖不過去。
  明知道天外將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是縱然是半祖也無能為力,只能眼看悲劇發生。
  “當……”
  喪鐘再次鳴響,正在大戰的通天教主,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四分五裂,被魔井生生吞了進去,眨眼消失不見。
  死城中十萬大軍仰天吼嘯,他們的力量更加的強盛了。
  虛幻大破滅,四方幻界盡毀,唯有真實地域留下。隨著喪鐘鳴響,半祖更是不斷殞落,一切都將到了盡頭。
  但是,虛之極盡萬古難滅,天之盡頭,正在激烈大戰。
  天下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難言的悲意,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仿似有至親至近的人將殞落了。
  這是源于血液的悲喚,那是……一脈相承的血緣,很多人都已經感知到,有祖神將殞落了。
  “啊……”
  死城中疑似燧人氏的高大身影,濃密黑色長發亂舞,狀若瘋狂,裹尸布蕩起無盡黑霧,雙目中青光爆射,淚光涌動。他沖天而起,但是剛剛升騰千丈,他的身體便將瓦解、崩潰,猛的墜落下高空,重重的摔落在死城中,砸出一個人形的大坑,過了很久才緩緩站起。
  他離不開始死城!
  遠空,刑天一聲大吼,沖向了天外,雙手舞干戚,殺氣動霄漢,猛力劈天,老子、孫武、莊子等也都身著銅衣鐵甲,舞動上古兵刃,開始合力破天。
  但是,天宇被封,無人可撼動。
  死城中竟然有片片晶瑩在閃動,那是什么?
  竟然是……帶血的晶瑩花瓣,蕭晨感覺心中大慟,淚水不自禁流了出來。
  他抬頭望天,無盡蒼穹之上,似乎有一幕悲劇正在上演,但是他卻無力改變什么,只能任天地大悲灑滿人間。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平息死城中的一切。十萬英靈暴動,死城沸騰,半祖一個接一個的隕落。
  蕭晨在虛空中邁步,手中提著滴血的戰劍,追上了大魔王撒旦,八相、八燈、八音齊顫,手起劍落,撒旦的頭顱飛進了魔井中,無頭的身體噴出沖天血浪,而后四分五裂,跟隨墜入深淵中。
  在這一刻,喪鐘連續鳴響,魔井自主吞沒虛幻半祖。
  “神農何苦呢?何必呢?只剩殘魂的你,如何與我爭鋒。不若歸去,封神作祖,安守一方。”浩大的聲音自天外傳來,竟然響徹九州,震動的河山都在搖動。
  神農平靜的聲音沒有絲毫喜怒哀樂,道:“生作祖神,力盡身殞,死亦無憾。”
  “為螻蟻而死,可悲復可嘆。”無情的聲音,震動天宇。
  “道不相同,我本是死身,無需再殘喘。世上沒有不死的人,也沒有不死的神,無論是絕代天驕,還是蕓蕓眾生,到頭來終究不過是一掊黃土。”
  “誰說這次是虛幻大破滅。所謂不破不立,我不滅虛不滅,我萬古長存,今日將顛倒乾坤。”浩大的聲音震動九州,冰冷無情的話語自天外傳來:“神農殞落。自今日起,天下再無祖神,盡是螻蟻,我將重整天地秩序,建立地上神國。”
  “為我子民盡最后一分力……”神農最后的話語戛然而止,磅礴神圣光輝在天宇外爆發了開來,沖向虛之極盡。
  “轟”
  遙遠的星空中,傳來道道絢爛的光束,而后整片天地間飄起了花雨,天地同泣。
  在這一刻,天下皆慟,所有人都仰望想蒼穹,縱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由于體內流淌著祖先的血液,本能讓他們心中無比劇痛,每一個人都有淚水滾落而下。
  天地間漫天花瓣在凋零,每朵晶瑩的花瓣上沾染這點點血跡,凄艷的紅格外的觸目驚心,讓人心有悲傷,目蘊熱淚。
  死了,祖神死了,神農消逝了。
  天地間無盡草木,似乎也跟著在心死,竟然在凋零在枯萎,悲涼的秋意充滿人世間,染血的落花到處飄零。
  悲戚一片,讓人神傷心碎。
  一代祖神神農身殞!
  驀地,無盡霞光沖天而起,綻放出千萬道瑞彩,祥瑞沖天!
  就在這個時候,天地間灑滿無盡神圣光輝,這是……祖神剛剛消失,怎么又有瑞彩沖起呢?
  “轟隆隆”
  九天雷動,萬物逢春,凋零的花木,此刻竟然抽出嫩芽,再獲新生。
  這是為何?
  驀然間,所有半祖醒悟。
  祖神!
  天地間有新的祖神誕生了!
  祥和仙樂響徹天宇,無盡光輝普照十方,漫天瑞彩灑滿人間,朝氣蓬勃的希望漾滿每個人的心間。
  這是一個極其怪異的場面,所有有人都在微笑著流淚,心中既有悲慟又有喜悅,交融在一起,傷悲與祥和并存。
  一把圣劍閃爍著出璀璨光輝,斬向天宇,頓時破開了封困的高天。
  “軒轅圣劍!”
  “黃帝,是黃帝!”
  “軒轅大帝成為祖神了!”
  ……在這一刻,所有修者都明白發生了什么,就在神農祖神殞落之際,軒轅大帝晉升祖神之境。
  上古時期,黃帝本就已經無限接近祖神之境,但是當年一戰卻殞落死城中,只有一魂逃了出去。無盡歲月過后,軒轅大帝終晉升祖神。
  他于絕望中帶來了希望,軒轅圣劍斬破天宇,沖入天宇。老子、刑天、人外人、莊周等跟隨圣劍,沖向天外。
  “神農死的很是時候,算準你在這個時候晉升祖神……”
  “虛幻的終將破滅!”
  “我將萬古長存,今日破而后立,創永恒神國,誰也無法阻擋。”
  天宇外連連大碰撞,每一次交擊,都迸發出一片片黑洞,那是屬于祖神的巔峰對決,外人無法揣度。
  九州之上,染血的落花與漫天的瑞彩同時飄舞,大悲中蘊含希望。
  而此刻,死城中一片寂靜,城內的半祖全部殞落了,十萬英靈如化石般矗立城中。
  蕭晨感覺虛弱無比,魔井中有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正在召喚他,難以自制,他的靈魂似乎隨時將離體而去。
  不滅古燈離開了他,飛到魔井上方,緩緩旋轉起來。石化的軀體慢慢復原,殘破的石人重現出現在體內,他失去了強大的力量。
  黃泥臺也不在護佑他,蕭晨無力軟倒在臺上,距離魔井很近。大戰過后,失去重寶,他似受到了重創,咳嗽出一口鮮血,大笑自語道:“這個世界哪里有什么神,只有一些實力強大的人,只不過想神的人多了,也就誕生了所謂的神。”
  天外的大戰還在繼續,不過卻與他無關了,他想幫忙都不能。
  不遠的天空中,一個宛似精靈的少女,白衣勝雪,帶著一只靈動的小獸輕笑著飛來。
  “蕭晨你終于平安活了下來,一切都結束了……”清清淺笑著,美麗的臉頰上漾起兩個小酒窩。
  “咿呀咿呀……”珂珂眨動著大眼,高興的嘟囔著。
  她們目睹了這一切,大戰時幾次要沖過來,但看到蕭晨有驚無險才忍住了沖動。
  “我……”蕭晨擦凈嘴角的鮮血,想笑卻笑不出,他被魔井鎖定了,隨時有被吞沒進去的可能。
  十萬英靈無聲無息間消失了,空曠的死城大街上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傳蕩出很遠很遠。
  燧人氏渾身被云霧籠罩,一步一步走到魔井前方,一指點向空中。
  清清周身頓時爆發出千萬丈光芒,像是在夢囈一般自語道:“我是……已逝祖神的生命霞光凝聚而成。黃泥臺是祖神血肉所化,如今只欠缺生命霞光澆灌,來徹底封印封印深淵。”
  “你在說什么?!”蕭晨感覺身體有些冰冷。
  “咿呀咿呀……”小獸珂珂也驚叫了起來。
  燧人氏終于傳出精神波動,道:“深淵必須徹底封住,不然禍患無邊。”
  “我……明白了。”清清被燧人氏點醒靈光,剎那了然,沒有傷悲,卻帶著一絲笑意,自語道:“原來……我也這樣偉大。”
  “不可能!”蕭晨驚道:“我不相信!”
  “我相信了,我本由天地精氣凝聚而生……”清清輕笑著,道:“無需傷心,要是有來生,我們還會相見的。”她是如此的灑脫,全然無懼。
  “她的精氣,你的血魂,與黃泥臺合一,永封深淵。”
  “我的血魂?”蕭晨望向燧人氏。
  “是的,你生于黃河古村,早與被黃泥臺契合。”
  清清甜甜的笑了起來,道:“這樣我不會寂寞了,想不到我們會同死……”
  “可是……我不想你死。”蕭晨失落無比。
  “咿呀咿呀……”珂珂驚慌大叫了起來,它可不希望一日連續失去兩個親人。
  “以黃泥臺吸納她的生命霞光……”燧人氏的精神波動有些低沉。
  蕭晨終究還是駕馭黃泥臺緩緩飛騰而起,本源八音齊震,天空中的清清慢慢虛淡,化成點點霞光飛來,沒入黃泥臺中。
  雪白小獸大哭,咿呀之聲聞之悲切,燧人氏牢牢定住了它。
  清清在淺笑,畫面似乎永遠定格在一瞬間。
  蕭晨感覺臉上有淚水滾落而下,竟然是他殺死了清清,現實很殘酷與無情,他喃喃著:“有女名清清,**而空靈。黛眉凝華韻,秋水蘊詩菁。紅唇柔嫵媚,貝齒玉晶瑩。萬丈紅塵動,戰劍錚錚鳴。魂盡虛消散,我死亦無憾。只因清清殤,我心孤凄涼。冰肌蘊玉骨,紅粉化黃土。今日別清清,來生再相逢……”
  “砰”
  蕭晨的血肉之軀突然四分五裂開來,血光崩現,尸體墜落向深淵中。
  鮮血染紅黃泥臺,祖神的血肉吸納生命霞光后,光芒大作,飛向深淵。
  “轟”
  罪惡的深淵被永封了。
  “咿呀咿呀……”小獸大哭,被燧人氏死死的抱在了懷中。
  只是,很快的,燧人氏便化成了一堆黃沙。他的生命在上古時就走到了盡頭,完全是一股不滅的信念在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