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348 新時代

陰暗地沼澤中霧氣繚繞。陣陣腐敗地氣味讓一些野獸都遠遠避退。黑色地淤泥中除了爛掉的根葉外。還有不少動物的骸骨。
  雪白的骸骨從半米到七八米,長短不一,大多都半陷在淤泥中,陰氣格外地重。隱約間繚繞著一股森然的氣息。
  參天的大樹雖然并不很密集,但是樹冠繁茂,足以將這里完全覆蓋,讓這片沼澤幽森而又陰暗。
  這片沼澤中異常地寂靜。除了高大地古樹外。沒有一只活的野獸出沒,甚至連一只飛鳥也沒有。
  夜幕降臨。沼澤中更加黑暗。不遠處地水塘偶爾會傳出陣陣恐怖的水花聲響。像是有巨物在水中翻動。格外的嚇人。
  恐怖的水塘、死寂的泥沼……陰霧繚繞。仿佛一片死地。
  這一切相對于遠方來說,算得上和諧安靜,在更遠處地地域,不時傳來陣陣低沉的吼嘯聲,聞之讓人頭皮發麻。
  日子一天天過去。沼澤中似乎亙古不變。始終如一。
  遠方,經常發出厲嘯的恐怖地帶,時有高大地巨影閃現。透過沼澤中繚繞的霧氣,遠遠望去就讓人感覺驚悚無比。
  而不遠處的水塘。偶爾也會有巨大地躁動。似乎有什么生物被拖進了那深不可測地水潭中。
  陰氣繚繞的沼澤,似乎永遠沒有任何變化,除了腐敗地草被。以及深陷淤泥中地白骨外。根本找不到其他。
  整整十年過去了。而沼澤中也不過多了幾具白骨而已,死寂是這里的主題,似乎會永遠繼續下去。
  直至有一日,陌生的不速之客闖入此地。才帶來一點生氣,哦不,是帶來了一些死氣。
  一只一米多長的類似鱷魚般的生物全身雪白森然,沒有一點血肉。更不要說燦燦鱗甲了。這只是一具完整地骨架,唯有頭骨中有點點微弱地光芒閃爍而出,它緊張地向后望了望。而后謹慎的觀察著周圍地動靜,直到過了很久確定這里沒有危險,它才緩緩的爬入沼澤中。
  這里成為了它的領地。也只有它這等弱小地存在,才會選擇這等死寂地沼澤作為棲身之地。
  沼澤有了主人,此后每當午夜來臨。遠方厲嘯不斷,所有人生物都被吸引而去時,隱藏在沼澤中類似鱷魚地骷髏獸骨才會開始行動。
  它小心翼翼地翻動著沼澤中被淤泥半淹沒的白骨。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偶爾會翻動出一些頭骨中帶著點點幽光的骸骨。它便會快速以自己顱骨中那更強地幽光吞沒吸收。
  直至有一天,鱷骨不再滿足局限于沼澤。在一個深夜緩緩向前前方的水塘爬去,意外變故才發生。
  水花翻騰。一直鱗甲森然的利爪。足有一米多長。猛然探出水面,將鱷魚骨架狠狠抓碎了。連帶著那頭骨中地幽光也跟著四分五裂。
  這一切都被沼澤中的一顆頭骨看在眼里。或許應該說是感知到。
  這并不是一具完整的骨架。僅僅是一顆頭骨。混在一堆獸骨當中。很難被注意到,它剛剛覺醒不過一個月,是那具鱷魚骨架將它翻動出來的。幸好當時鱷骨忽略了它,不然它頭骨中地那點可憐的幽光肯定會被吞噬。
  這顆頭骨雪白圓潤。與其他白骨不大一樣,這是一顆人類的頭骨。
  雖然覺醒一個月了,但是它一直一動未動,始終在觀察著周圍地一切。直至鱷骨毀滅。它又靜寂無聲地呆了一個星期。頭骨中那點極其微弱地光芒在閃動。似乎隨時會熄滅。
  頭骨努力滾向前方。它向著一具爬行動物的頭骨移去。像它這樣的頭骨在沼澤中行動非常不易。依靠顱骨中那點點微弱地光芒作為動力。才能艱難的完成這一切。
  頭骨中的微弱光芒閃。將爬行類動物骸骨中那更加微弱地光芒吞收了。這一切都是跟之前的那具鱷骨學來的,它是個非常出色的學生,盡管還很弱小。但是卻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勢。
  很明顯,它吸收那具骨骸中一點光芒后,自己眼窩內閃動的幽光多少明亮了一點點。
  這可雪白的頭骨開始了它艱難的生存成長之路,盡管它剛剛覺醒不過一個月。但是似乎有著難以想象地天賦,警覺而又謹慎無比,從來不會遠離沼澤安全區域半步,有時十天半個月也不會尋到一點“火種”。但是卻不急不躁。一切都為了安全生存下去。
  幸好沼澤中白骨無數。經過無數年的累積,這里已經成為了一片死亡墓場,每隔十天八天才能尋到一點“火種”。但是雪白的頭骨似乎并不急躁,有收獲就有進步。
  這是一個艱難而又緩慢的生存成長過程,整整過去了三年。那顆頭骨滾遍到了沼澤的每一個角落。
  如今它的火種已經強大了不少,完全可以支持它在沼澤中順利前進。
  不過也僅止于此而已,因為這里偶爾被發現的火種實在太微弱了,縱是吞噬了三年,也沒有發生質地改變。
  隨著火種強大了不少。雪白地頭骨漸漸將目光投放了遠處的水塘。那里被抓碎地鱷骨還在。那碎裂開來的頭骨。每一片上都有點點微弱地光芒在閃動。如果將這些吸收,無疑會比它辛苦三年所得還要強很多。
  前車之鑒歷歷在目,它不敢輕舉妄動,而是選擇觀察,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它終于確定可以出擊了。
  水塘中有一只巨兇,也吸收火種,不過它可能非常強大。根本看不上岸上那被它擊碎的鱷骨。它的軀體有大半部分都覆蓋上了鱗甲,不過還很不完善。有些地方裸露出地血肉是腐敗的,它每隔四五天都要上岸一次。去遠處尋找“火種”。
  只是,每次它都無聲無息。且是從水塘的另一方爬出的,故此在沼澤深處根本看不到。
  這是一個恐怖的夜晚。遠方傳來陣陣恐怖地厲嘯,似乎有很多火種在密林深處閃動,水塘中那個蟄伏的兇物再次出動了。
  這對于觀看了很久的頭骨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它已經確定水塘中不會再有其他生物與危險了,骨碌碌向著前方滾動而去。
  快速接近到鱷骨旁邊。眼窩中透發點點光芒。開始吸納殘破頭骨中的碎裂火種,這比他三年來吸收火種地總和還要多。它相對來說還很弱小。直至到了后半夜也不過吸收了三分之一。
  看了看水塘外地密林,它不得不戀戀不舍地回到了沼澤中。果然,不久那頭兇物便返回了水塘,攪動其一陣恐怖地水浪聲,過了一會兒才恢復死寂。
  水塘中的兇物每隔四五天外出一次。泥沼中的頭骨中終于再次等到了機會。
  這一次,它快速行動起來。把握住了每分每秒,盡可能地努力吸納著鱷古碎片上依附地殘余火種。
  后半夜它終于徹底吸收完畢,快速沖回了沼澤中,它自己都感覺到了強大了很多,滾動時不受淤泥阻擋。迅捷無比。
  這或許可以說是一次蛻變,它有更加強大的力量了。也許可以向沼澤外探索了。
  水塘中地大塊頭對于它來說還是個巨兇。根本無法招惹。
  頭骨無疑是謹慎小心的。它知道在沼澤中它已經是領主。但是在外界它可能依然很弱小。
  直至探查了很久,半個月后它才滾動出沼澤,沼澤外的林地真的非常廣闊,不久它就聽到了陣陣嘶吼聲。似乎有很強大的生物在爭斗。
  不敢遠離沼澤過遠,它只在周圍徘徊。
  “喀嚓喀嚓……”
  后半夜。前方的大樹之后傳來陣陣骨節活動地聲響,一只通體雪白的胡狼骨架。邁著僵硬地步伐向他這里走來。
  頭骨如臨大敵,不過卻沒有退縮,它的火種要比對方強盛。但是身體卻沒有對方靈便。
  胡狼雖然步伐僵硬,但是卻在關鍵時刻騰躍而起。從側方撲了過來。按住了頭骨。飛快朝著它接近,想要強行吞噬一口后倒退。
  不過,雪白的頭骨似乎早已料到這一切。在狼吻來臨之際。快速轉動。雙目正對狼頭,射出兩道光束,飛快吞噬了胡狼近乎兩成火種。
  胡狼驚怒倒退,想要退走又不甘心。圍繞著頭骨打轉,最后再次俯沖而至。可是這一次,頭骨更加大膽了,頭骨中地火種飛出大半。與撲來的胡狼頭顱相接。火種被源源不斷地吞噬而來。
  它似乎對于戰斗非常有天賦。本能地直覺在指引著它如何變強。
  戰斗終結了。頭骨大勝,火種又強盛了一些。
  雪白地頭骨上似乎有了一點點光澤。比以前堅固了,這是火種滋潤地效果。且,頭骨圍繞著胡狼骨架滾動了幾圈,而后竟然將胡狼地頭骨撞了下來。它自己想接續到狼的骨架上。
  只是努力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后來借助火種地光芒才算勉強接續上,它想變得更強,想要有更加強大的戰斗力。
  近一個月來一個生有人類的頭骨的胡狼骨架在幽暗的沼澤附近出沒。它活動地范圍在不斷擴大,在這一日他終于看到了強大地同類有多么的可怕。強大地火種堪比明月。可以撕裂參天古木。可以震碎萬鈞巨石。
  前方地域是強者出沒地地帶。那里有著太多的兇險,它不敢靠近,只能遠遠地游蕩于外圍。
  它想有朝一日走出這片幽暗地森林,但必然要路過那些wàp..cn
  wαp..cn強者的領地。唯有變得更強才行。只有足夠強大才能夠了解外面地世界。
  “喀嚓喀嚓”
  有危險在接近沼澤區域。兩只獵豹地白骨架體現出了速度的優勢。正在遠處飛快朝他沖來。
  胡狼骨架頂著人類頭骨,快速躲到一株巨樹后面。簡單明了地化解了那可怕的沖撞,而后毫不示弱的朝著一頭豹骨撲去。
  火種光芒自眼窩中透發而出,明顯要強大于獵豹,快速將一頭獵物的火種吸收了大半,但另一只豹骨也沖到了近前,砰的一聲撞在了胡狼軀體上。“嘩啦”一聲胡狼軀體散架。
  但頭骨卻非常的靈巧,骨碌碌躲向一旁,誘敵深入后。猛的滾彈而起。將這只獵豹的火種也吞噬了大半。
  兩頭獵豹都失去了戰斗力。只能任憑那顆人類地頭骨吸納自己地力量。
  一年之后,頭骨已經將支撐自己地骨架換成了一副雄壯的虎骨,敢向幽森密林的更深處進發了。
  這片森林也不知道有多么的廣闊。終年籠罩著陰霧。難以化開散盡,密林中有著嚴格的領域劃分。隱約間頭骨已經知道它所在地這片區域似乎有個“王”,而在更遠處似乎還有更加強大地“王”。
  頭骨繼續探索。他很想走出這片幽林。去外面地世界。
  突然間。危險的感覺出現。雖然沒有骨節移動的聲響發出,但是頭骨卻知道有個強悍的生物在接近,一年來它地火種強大了很多。可以提前感知到一些危險。
  “砰”
  它遭遇偷襲,巨虎骨架的后股骨被斬斷。它險些栽倒在地。快速向前沖去。但由于缺少一只腿骨。它地行動非常不便捷。
  一具人類地骷髏骨,邁著敏捷地步伐追了上來。手中握著一把骨刀,再次猛力朝著另一只虎腿骨劈去。
  “喀嚓”
  骨刀成功讓虎骨架的兩只后腿骨分離而去。這顯然是一具強大而又富有戰斗智慧地骷髏。懂得如何快速將對手消弱。
  頭骨并不驚慌。反而因看到人類的骨架而蕩漾出異常波動。
  “哧”
  破空之響再次傳來。人形骨架很強壯。火種也很旺盛。揮動起巨大地骨刀竟然帶著破空之響。
  虎骨并沒有躲避。任對方向著它地腰腹劈砍而來,直至骨刀打碎它的脊柱骨,頭骨才利用這強大的撞擊力彈起。撞向人形骷髏地頭骨。
  這是頭骨經過多次戰斗后,自創的殺招,人形骷髏顯然沒有預料到對方會施展出“天外飛頭”,沒能躲開。
  偷襲成功,兩道光束自眼窩中透發而出。彈起地頭骨一下子就吞噬了人形骷髏近半的火種。且,成功將對方地頭顱撞了下來,最終完勝,徹底吞噬了對方的強大火種。
  火種進一步強大,最重要地是它找到了合適的軀體骨架。當它以人形站立而起時,他地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它可以揮動拳腳了。虎虎生風。再也不懼一般地同類了。而后將它地上那堅硬的骨刀握在了手中。來全面提升自己地戰力。
  “我叫蕭。”他發出了這樣的精神波動。給自己起了一個名字。
  “轟”
  前方。兩股恐怖地精神波動浩蕩而來,兩只生有巨大腐爛羽翼地人形生物皆高有三米,各自握著堅硬而又鋒利地長大骨劍,相互對峙著。
  一個外來地“王”闖入了這片地域地“王”的領地,一場戰斗已不可避免。
  蕭緊緊的握了握手中的骨刀,他隱藏在暗中。遠遠地觀望,他想變得更強。好打敗這些“王”,他想闖出幽林,探向未知的世界。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