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49 火種

兩個“王”大戰了起來,巨大的腐爛羽翼鼓蕩起猛烈的罡風,就連那參天大樹都被扇動的連根拔起,亂葉紛飛。
  它們舞動著粗大的古劍,不斷碰撞,激烈交鋒,而左手臂上更是掛著厚重的石盾,抵擋著有時無法躲過的致命攻擊。
  “砰”
  一個“王”不敵,被兩米多長的骨劍劈中,左臂齊肩折斷,它發出一聲驚天怒吼,無盡黑霧沖天而起,扇動著腐爛的羽翼在幽林中飛起,逃遁而去。
  蕭靜靜的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他已經覺醒四年有余了,很想去外面的世界,遙遠的星空下似乎有什么呼喚著他。
  它常渴望陽光,想生活在光明之下,但是當有一次它在白日爬上樹冠,被那透過幽林霧氣的陽光灼燒成重傷后就再也不敢了。它下定決心要變得更強,強大到可以無懼陽光,闖過那些“王”的領地,去外面的世界。
  接下來的一個月,他持著骨刀,游走在危險的邊緣,開始對一些強大的生物出手,擊殺了兩頭土龍魂骨,火種在一天天壯大。
  直到三個月后,他覺得自己的火種足夠強大了,才再一次回到沼澤旁,準備對水塘中的龐然大物出手。
  那是一只兇殘的惡蛟,雖然無法和這個區域的“王”相比,但相對來說也非常強大了,絕對是方圓數里內的強撼生物之一,火種明亮,如果將之吸收,蕭無疑會攀升到另一個境界。
  惡蛟每隔四五天外出一次,蕭已觀察它四年多了,對這一切了如指掌。
  惡蛟形如巨蛇,長達七八米,生有四只鋒銳的利爪,當然遠比同樣長短的蛇類粗壯的多,足有兩扇門粗,身上覆蓋滿了腐肉與鱗甲,猙獰無比。
  “嘩啦”一聲水響,它又如往常那般上岸了,巨大的頭顱先探了出來,壓的岸邊的淤泥都深陷一大片,警覺的向著四周望了望,才朝岸上爬去。
  就在它剛剛放松,沿著經常走的路線前進幾米時,淤泥下突然暴起一道寒光,一把堅硬的骨刀直刺而上,插入了它那巨大的頭顱中。
  骨刀猛力震動,將它顱骨中的火種自雙眼中震出一片,骨刀傳來的力量巨大無比,而后更是震裂了它的頭顱,生生卸去四分之一。
  惡蛟驚懼而又憤怒,急忙倒退,蕭則從淤泥沖出,將那四分之一的頭骨抱在了懷中,快速將里面的火種吸收,而它自己的頭骨中的火種頓時明亮了不少。
  當看清敵手后惡蛟暴怒,這個形體弱小的生物,雖然火種還算強大,但也無法和它相比,竟然敢偷襲它,實在不可饒恕。
  它雖然體形龐大,但并不是很笨拙,快速向前撲來,蕭不想與它硬碰,敏捷的倒退而去,同時挑釁的將手中的那塊頭骨砸向惡蛟。
  龐大的蛟龍果然被激怒,頭骨中的火種騰騰跳動,雙目中射出兩道可怖的光芒,如壓路機一般所過之處,林木不斷倒折下來,落葉飄舞。
  遠離了水塘,進入了古木參天的區域,這里的巨木難以被惡蛟撞斷了,且由于古木密集,空曠地域有限,嚴重限制了龐大的惡蛟,它的速度被迫慢了下來,有時甚至會被卡在巨樹間。
  直到這個時候,它被怒火燒昏的頭腦才漸漸冷靜下來,但是為時已晚。蕭已經開始反擊,手中的堅硬骨刀,迅疾如雷電,短暫的剎那就將惡蛟的巨尾卸掉了二十幾段骨節,惡蛟雖然在極力扭動,想以腐肉下的巨大尾骨抽斷對方的軀體,但是它失望了,這個敵手比它以往遇到任何強敵都要敏捷,行動如風,出手如電,根本不像一個骷髏,倒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蒼鷹在飛擊。
  在它被卡住的短暫片刻間,它的巨尾以及一條后爪就給骨刀卸掉了,它的行動能力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當惡蛟終于沖出時狹窄的空間后,它悲哀的發現形勢并未變得樂觀,三足無尾的它行動大受限制,而對手卻行動如風,攻擊更加凌厲。
  “喀嚓”
  又一只后爪被卸掉了,惡蛟瘋狂了,但是卻無可奈何。
  敵手太富有戰斗智慧了,始終與它游斗,根本不靠近,慢慢卸掉它身體的重要部分,想徹底讓它失去行動能力。
  雖然現在識破了,但是它卻無力改變什么,僅剩兩只前爪的它,速度慢的讓它自己抓狂,眼睜睜的看著對手慢慢將它肢解,最后只留下一顆龐大的殘缺頭骨在林間。
  惡蛟憤怒到極點,對手明明實力遠不如它,但卻造成了這樣的結果,它覺得很憋屈。不過,它倒也并沒有絕望,如果對方以骨刀近距離劈它的頭骨,它會毫不猶豫的讓火種全部沖出,將對方吞噬。
  但是,可惡的骷髏再次讓它意外了,搬動起一塊數十斤堅硬石塊敏捷的攀上一株大樹,而后猛力自上方砸了下來。
  “砰”
  惡蛟的殘破頭骨雖然沒有碎裂,但是卻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紋。如果能夠吼嘯,此刻它一定會發狂的大吼,并且要狠狠的咒罵,這是他媽的什么骷髏啊。
  “砰”、“砰”、“砰”……一次、兩次……數十次后,惡蛟的頭骨終于被被砸的四分五裂,火種也分裂了開來,直到這時蕭才開始汲取那強大的火種。
  明亮的光芒充斥在蕭的頭骨中,騰騰跳動,同時它的軀體也得到了強化,變得更加堅硬,尤其是那原本就屬于它自己的頭骨,更是有光澤在閃動。
  旺盛的火種猶如明燈,預示著蕭已經成為這片地域中一個強大的存在,是除了“王”之外的前列高手。此后,它大可光明正大的與強者激戰了,而不用總是提心吊膽。
  隨著火種越來越旺盛,蕭成為這片地域的強者后,它的行為越來越不像同類了。
  蕭經常會在月夜攀到樹冠,仰望著天空中那輪月亮,任皎潔的月光灑落而下,它久久的陷入沉寂中,有時一望就是整整一夜。
  可有如歌往事?
  可有輝煌過去?
  怎能把你憶起?
  它有時失落,有時迷茫,更有時痛苦,似乎本已消散的記憶還在心底。
  朝朝暮暮,悲歡離合,如何憶及往昔?
  它越發堅韌不拔,從來不放棄,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即便這片幽林危險重重,它卻努力成長了起來。
  殺死惡蛟已經過去幾個月了,在此過程中蕭又擊殺了幾名同級的強者,不過卻沒有發生質的蛻變,火種在緩慢壯大。到了現在蕭漸漸知道,殺死一個火種旺盛于自己的強者,將之吞噬后就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強,但如果吸納同級強者的火種,則需要量的累積。
  如此整整過去了半年,蕭使用各種方法,將與眾不同的戰斗天賦發揮到了極致,擊殺了將近三十名同級的生物后火種才再一次突破,變得進一步旺盛起來,猶如一團跳動的神火在顱骨中燃燒。
  自蕭覺醒之日起到現在始終回避著這個區域的王,沒有被它發現。蕭覺得再過三五年,也許就有向“王”挑戰的實力了。但是,它真的很想立刻獲得這樣的機會,為此它開始遠遠的觀察起“王”的習性。
  “王”經常外出去收集火種,這個地域的生物都弱于它,無法滿足它的晉階需要。收割同級者三十顆火種,才能勉強晉升入更高一階,而如果意外戰勝一位上階者,一顆火種就足夠下階者晉階了。
  幽林中的生物很少有敢越級挑戰的,因為那等若在自殺,發生最多的是同階間的大戰,殺死三十個同階者晉階相對來說較為保險。
  當然,也僅僅是相對來說而已,誰可以平安無恙的殺死三十個比自己弱不了多少的強者?
  在廣袤無垠的幽林中,生存艱難,想要成長更加殘酷。
  如此又過了將近兩年,蕭不再局限于這個區域,開始在周圍的領地出沒,使用各種手段終于再次擊殺了三十名同級生物,艱難的晉階了。
  頭骨中的火種猶如神焰一般璀璨,旺盛的燃燒著,整個頭骨被映襯的一片通透光亮,變得更加的堅固了。
  那原本不屬于他的軀體骨架,雖然也在變的進一步堅固,但是明顯不如頭骨那般富有流動性的光華。
  到了現在蕭只比這個區域的王低了一階,將附近幾乎所有同級者都擊殺了。“王”顯然也覺察到了異常,經常在這片區域掃蕩,希望除掉自己領地內的未知隱患。
  但是,蕭早已藏入臨近的一個“王”的領地中。直到風平浪靜后,它才再一次回來,開始密切注意著“王”的一舉一動。
  蕭從覺醒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個年頭了,他憑著自己的天賦,經歷過一重重死亡磨練,艱難的生存了下來,且已經成為這片地域僅次于“王”的強者。
  第七年,它終于等到了機會。
  這幾年王每次外出,都是受傷而歸,畢竟是在挑戰同級的強者。不得不說,這個地域的“王”是個天賦極強的存在,這幾年來它已收割了十一顆火種,但每次它自己也都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顯然今天它遇到了強敵,沒有絲毫收獲,它的一條手臂斷去了,身上的腐肉全部脫落,腐爛的羽翼也被撕裂,脊椎骨更是有幾道恐怖的裂痕,身體骨架可能會隨時散掉。
  “王”剛剛回到自己的領地,就開始尋找合適的骨架,想要替換自己即將崩潰的身體,就在這個時候一塊千斤巨石突然猛烈飛來。
  它是一個極有天賦的強者,盡管重傷了,但還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危險,敏捷的躲到了一旁,“轟”的一聲,巨石將一株參天大樹砸斷。
  “呼呼”風響不斷,數塊千斤巨石連續砸來,王的身體出現了大問題,沒有完全躲避過去,只得迎著頭皮揮動獨臂,拍碎了一塊避無可避的千斤巨石。
  雖然破碎了巨石,但是它的軀體卻承受不住了,有裂痕的脊柱嘩啦一聲,碎裂了開來,它一頭栽倒在地上,與下半截軀體失去了聯系。
  接著,千斤巨石不斷砸來,它那本就已經有裂痕的頭骨,隨時可能會被砸開。最終,它的頭部終于被砸裂,遭受了重創。
  而在這個時候,蕭握著骨刀快速沖了過去,沒有敢接近“王”,而是迅如閃電般,用骨刀斬斷了附近所有參天古木,讓那剛剛升起的朝霞照進了林間。
  到了“王”這個級別,它已經不懼怕陽光,但是今日有些特殊,它遭受了重創,盡管陽光短時間無法傷害它,但多少還是起了一些作用,讓它有些束手束腳,能夠活動的獨臂動作遲緩起來。
  蕭渾身都抹上了泥巴,免被陽光照射,近距離以巨石擊砸,偶爾尋到機會,會持著骨刀沖過去,迅速劈上一刀。
  “砰砰砰……”
  “喀嚓喀嚓……”
  王的軀體徹底被蕭分解了,最終更是被打碎了頭顱,旺盛的火種四分五裂,在陽光下畏畏縮縮,蕭晨快速沖過去抓起一片殘破的頭骨,回到陰暗地帶將上面依附的火種吸收。
  這是一頓豐盛的火種盛宴,蕭足足用了幾個時辰,才徹底完全吸收盡“王”的強大火種。
  幸好,這片區域的同級強者都被他擊殺了,不然肯定要有不少生物來與它爭奪。縱然是這樣,周圍也圍聚了不少弱小的火種生物,眼睜睜看著這里發生的一切。
  “吼……”
  遠處傳來一聲暴吼,林木搖動,無盡火種生物嚇得跪伏在地,相鄰地域的王似乎覺察到了什么,飛快沖了過來。
  但是,它終究來晚了一步,正好看到蕭晉階完畢,蕭的頭骨晶瑩璀璨,里面的火種騰騰跳動,猶如盛烈陽光,非常的刺目,直到平靜下來時,火種才猶如一輪明月一般圣潔而又強盛。
  這個地域所有火種生物見證了一個新王的誕生,戰戰兢兢,相鄰地域的王不甘心的發出一聲咆哮退走了,它覺得今天不是戰斗的好日子。
  蕭立身在陽光下,感覺暖洋洋,這是從來沒有的感覺,它終于晉升為新王,不再懼怕陽光,附近的火種生物都對它俯首稱臣。
  火種旺盛熾烈,那是一團不滅的神火,擁有了比以往強盛二十幾倍的力量。而他的骨骼也發生了顯著的變化,頭骨晶瑩透亮,猶如美玉,且竟然向下生長出七節晶瑩的頸骨。
  是的,是他自己的頭骨生長出的同樣晶瑩的頸骨,取代了原來骨架的頸骨,比之下面的骨架明顯要堅硬很多倍。
  顯然隨著它不斷變強,完全可以生長出真正屬于它自己的骨骼。
  蕭決定離開這片廣袤無垠的陰森林地,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幽林真的實在太大了,它整整用了一年的時間,經歷不少次生死考驗,才穿過諸王的領地,走出這片浩瀚的森林。而在這個過程中,他見到了更強大的存在,不過他沒有去挑戰,因為那等若在送死。
  穿過幽林后,前方是一座數千米高的巨山,光禿禿一片,寸草不生,像是一個沒有生命的死山,在這個月夜蕭攀上了高山絕頂。
  月光如水,柔和的灑落而下,蕭凝望著那輪明月,火種中的本源似乎被點燃了,“轟”的一聲,它的火種竟然沖出頭骨,像是一只不死鳳凰一般翔飛。
  月輝凝聚而來,融入火種中,讓火鳳凰更加暴動,而后爆發出絢爛的光芒,沖回了頭骨中,像是打開了封印已久的神秘之門。
  蕭凝望著明月呆呆發愣,一幅幅畫面涌上心頭,往昔的一切都自本源中重新浮現而出,它喃喃著發出精神波動,道:“我是蕭晨,我沒有死……我活下來了!”
  蕭晨站立而起,仰天長嘯,雖然不是真正的聲音,但是精神波動穿透的更遠,長空動蕩。
  遠方也傳來陣陣恐怖的精神波動,似乎在回應著他的“長嘯,更加的的宏大猛烈。
  蕭晨在這一刻仿佛通靈了一般,返本還源的剎那,他的靈覺格外的敏銳,一瞬間他“看到”了前方百里內,分布著幾座巨大的魔殿,里面都有恐怖的強者,它們明顯要比幽林中的“王”強大很多。
  而在遙遠的前方,還有更加宏偉的古堡,甚至依稀間他看到了魔城。讓人最吃驚的是,無盡大陸的最深處似乎有著一股難以想象的波動,讓人忍不住去探尋,這是他之前就曾若隱若無覺察到的,仿似在召喚八方強者。
  靈光一閃而逝,蕭晨退出了那種奇妙的狀態,再無法感知到遠方的一切。
  “我沒有死……不,我已經死了。”他如石像一般,久久站立的山巔之上。
  過了很久,蕭晨才伸出一條骨臂,撫摸著這具白骨架,血肉不在,他已經是一具白骨。
  “我要活下去,我要真正復活……”蕭晨攥緊了骨拳。
  距離他殞落魔井已經過去了多少年?
  當初的朋友們還好嗎?
  敵手們是否都已經已經變得更強大了?他們是否還記得那個打得天下強者失音的對手?
  蕭晨仰望蒼穹,陷入沉默中,他失去的不僅僅是血肉,還有魂力,只有完成的神識本源保存了下來。不過,這足夠了!只要他還活著,不斷吸收火種,魂力自然可以快速復原。
  神識境界還在,如今只要向“容器中”輸送力量就可以了。
  “這就是魔井下的世界嗎?”蕭晨遠眺大地,前方會有什么?
  不自覺間,他想到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如今與它們一樣了。三王當初消失在魔鬼平原,不知道還能不能與它們再相逢。
  也許冥冥中早已注定,他將利用這個機會,探清這個魔井下的世界。
  最后蕭晨沉默了,自徹底醒悟一切后他的腦海中始終浮現著清清的身影。清清消逝前,始終在淺笑,畫面似乎永遠的定格在了那一瞬間。
  “有女名清清,**而空靈……”蕭晨遙望明月,蕩漾出陣陣精神波動:“冰肌蘊玉骨,紅粉化黃土。今日別清清,來生再相逢……”
  而后,他猛的站了起來,前進,他需要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