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350 前生今世神源覺醒

“吼……”遙遠的未知地域。傳來一聲令人頭皮發麻地凄厲長嘯,這不是精神波動,而是真正地吼嘯。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極其強大地存在,震懾地周圍發出喧囂精神波動的地域立時安靜了下來。
  蕭晨也在巨山上止住了步伐,夜晚是火種生物最喜歡出沒的時間,他如果急于上路。可能會遇到危險,憑著感覺。這外面的世界似乎比幽林中還要危險,火種生物更加強大了。
  必須要細細規劃一番。不然根本不可能存活下去,他現在最需要的是讓火種燃燒的更加旺盛。努力提升自己地實力。唯有不斷成長才能夠生存。
  果然,短暫的安寂后,屬于火種生物的“死亡夜晚”降臨了。
  強者開始出擊,弱者開始反抗,巨山前方地平原上。火種明滅不定。仿佛有螢火一般。星星點點,灑落在各片地帶。
  且,螢火地光芒越來越多。吼嘯的聲波不斷傳來。寧靜被徹底打破,而這片領域最強大的恐怖存在也不再制止。這是屬于它們必然要出沒地夜晚。
  在夜空下的大平原上。仿佛有無盡微弱地星辰在閃耀,似乎是天上的星宇倒映在了地面。
  蕭晨站在絕巔之上,俯視著下方地無盡火種心中在不斷測算,大平原上,每片地域都有幾個特別明亮地火種。它們的移動速度非常快,在夜晚猶如流星在不斷劃空而過。
  這是勁敵。蕭晨發現幽林中地王走到外面地世界后。已經不能稱之為“王”。優勢不存,每片地域都有比王更加強大地存在。
  而如果繼續向大陸深處進發。也許實力相差會更加懸殊,尤其是百余里內分明有幾座殿宇。這更加讓他意識到了生存的威脅。
  這一刻。他沒有如往昔那般參與殘酷的競爭中去。而是坐在巨山絕巔之上默默地想了很多,制定生存成長地路線,思考如何真正復活地辦法。
  潔白地月輝如水波般在流轉。整座巨山都被染上了一層乳白色的光暈。如薄煙般在輕輕繚繞,素淡朦朧。和諧寧靜。
  蕭晨靜靜地仰望著空中的那輪明月,周身的白骨沐浴在月光下閃動出點點晶瑩地光芒。
  直至到了黎明時刻。躁動的大平原才漸漸安靜下來。火種生物漸漸消散,那明滅不定的光芒不斷熄滅,各自隱藏了行蹤。
  黎明前的黑暗格外地寧靜,一直到天亮后蕭晨才站起身來,開始向巨山下走去。
  清晨。空寂地大平原上。一片死氣沉沉,有淡淡陰霧在繚繞,向前望去。遍地白骨猶如皚皚白雪。將大地裝扮成一個白色的世界。
  有各種各樣地骸骨。其中不乏蠻獸地骨架,從一兩米到十幾米大小不等。而且讓蕭晨吃驚的是。他還看到了不少人類地尸骨,且。在無盡尸骨間有很多腐朽地刀劍,早已近乎磨滅地甲冑被侵蝕的相當厲害。僅僅剩下了部分碎片。
  這像極了一座古戰場。難道這前方有人類地世界不成?這讓蕭晨心中一跳。
  朝霞初升,漸漸將陰霧驅散,不過也難以改變這死氣沉沉的世界,陽光在白骨間灑落,這片疑似古戰場的地域一片安靜。
  蕭晨發覺大部分白骨都沒有火種。顯然它們是失敗者,早已被強者吞噬。不過他也感覺到了,在不少白骨堆下方都潛藏著火種生物,其中不乏強者,只是它們討厭陽光,習慣夜晚行動。才隱藏了起來。
  “嘩啦”
  蕭晨以手中那堅硬的骨刀挑開一個白骨堆。將下方一個不弱的火種生物暴露了出來,在對方撲擊上前時,一刀劈開了其頭骨。將火種吸收。
  成長!他需要快速成長起來,違反火種生物厭倦白天活動地習性。開始緊鑼密鼓地搜集強大的火種。
  方圓數十里內竟然都是白骨。沒有一點生命氣息。再向去便是聳立的骨殿。那里顯然是禁地。尋常火種生物根本不敢靠近半步。
  蕭晨明晰了眼前地形勢。想要前進,必然要有相應地實力。不然只會白白送死。
  故此他漸漸平靜了下來,又如在幽林中那般不急不躁的開始讓自己變強。時間如梭。整整一年地時間匆匆而過。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他都在周圍出沒,不去強大的禁區。而是在絕對安全地域收割火種。
  蕭晨終于再次晉階了,火種熾烈旺盛,在頭骨中熊熊燃燒。在黑夜中猶如一顆璀璨那星辰,而且,真正屬于他自己地骨骼再次開始生長,頭骨、頸骨完下生出了鎖骨與肩胛骨。晶瑩光潤,猶如玉石。代替了原來拼湊起來的部分。
  這是實實在在的蛻變。
  但是隨著他地強大。麻煩也跟隨而來了,火種旺盛后,透發出的強者氣息可以很容易被周圍地強者捕捉到,面對的是不斷地生死挑戰。
  實力相近的強者對決,每次都是生死相搏。如果是尋常的火種生物,恐怕很難始終保持勝利,而吸納足夠地火種后進階。
  不過蕭晨有一個優勢。他已經憶起前生今世。曾經地戰技即使無元氣支撐,不能打出可怕地能量,但是,敏捷、技法依然在。可以最大程度地提高戰力。
  同時。他開始思索,如何壓制火種的旺盛光芒。經過數月的嘗試。他終于慢慢揣測出一些法門。
  他發現有些強大地火種生物也有這樣的本領。說明它們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白骨生靈。強大到一定程度已開啟了靈智。
  又過去了整整兩年。蕭晨終于打敗了三十個同級的強大火種生物。再次晉階,除了火種變得強大外。上半身骨架已經完全被替換成了自己的如玉骨。火種變的強大起來,真正屬于他地玉骨也在加速生長。
  “吼……”
  數十里地之外。骨殿方向傳來一陣恐怖地咆哮聲。震的方圓幾十里的火種生物都戰戰兢兢。
  蕭晨敏銳地覺察到了異常,用心去聆聽。不多時咆哮聲又起。前方有極其強大地存在發生了戰斗,生死存亡。為了火種而戰。
  這是一種殘酷而又現實地成長道路。
  吼嘯聲越發凄厲,大戰非常激烈。
  蕭晨站在夜空下凝望遠方,而后他提著堅硬的骨刀堅定的在骨地中邁步前進。雙目中的光芒越來越明亮,目標直指數十里外的骨殿。
  機會難得。這片廣大地地域中最強大地火種生物在發生了火拼。如果此刻不把握住機會。那會讓他遺憾數載地。
  月光皎潔。古戰場中火光點點,屬于火種生物的夜晚是殘酷地。
  如今,蕭晨除卻不能飛行外,速度已經迅如閃電。走起路來無聲無息,沒有一絲僵硬之態。骨節間也不再傳出聲響。
  他已經蛻變成了一個強大地戰者,除卻幾座骨殿中的強者外,他已經是在百里內可稱王的最強存在。
  蕭晨像是夜空下的一顆流星,急速奔跑。身體化成了一道光束。劃破了白骨大地,數十里距離仿似近在咫尺,很快他就提著骨刀趕到了。
  完全由白骨堆砌而成的骨殿。高足有十幾米。形如惡鬼頭顱。大門正是惡鬼張開地巨口,仿似在咆哮,陰森的氣息彌漫而出,將附近所有地火種生物都驚的不敢靠近半步。
  不過骨殿卻被拆掉了大半,在不遠處兩個強大地火種生物在劇烈戰斗,打地煙塵沖天。亂石穿空。周圍無盡白骨粉碎化成白土。
  一個火種生物生有一對腐爛地羽翼。體形與正常人差不多,但是整具白骨卻閃爍出陣陣燦燦地光芒。像是凝結了不少的星輝,有光華在流轉。像極了天使死后地骨架。
  另一個火種生物竟然形似大蜘蛛。足有一間房屋那般大小。白骨森然。火種異常熾烈。像是熊熊烈火在燃燒,非常奇特的恐怖強者,蜘蛛怎么會有真正意義上的骨骼呢?應該是這個火種生物自己拼湊出來的。經過強大的火種的滋潤,成長為如此奇特地形態。
  兩大強者其中的白骨天使是這座白骨殿地主人,此刻它落在了下風。白骨巨蜘蛛八腿如八把鋒利地長刀一般。同時揮動起來。形成一片密集地刀網,雪白地光芒在月夜下格外絢爛,周圍的白骨或巨石被稍稍觸及,就會徹底粉碎。可謂無堅不摧。
  天使形態的火種生物雖然戰力也很強大,雙手間握著兩把粗大地骨劍。但是終究有些不敵。倚仗它扇動那對巨大地腐爛羽翼。可在低空中飛行,以飛騰來彌補己身戰力地不足。
  很顯然它們已經大戰很長時間了。周圍已經被夷為平地。無論觸碰到何種物體,都會將之粉碎。
  就在這時。八腿白骨巨蜘蛛忽然被震翻在地。兩把粗長地雪白骨劍立劈而下,白骨天使雙眸中綻放出璀璨神火。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白骨巨蜘蛛八腿齊張,用七條巨腿全力擋住了兩把骨劍以及天使踩踏而下的雙腳,另外一條蛛腿竟然沖空而上。凌厲而又果斷地撕裂了白骨天使地腐爛羽翼,令其墜落在塵埃中。
  近身搏殺開始,兩個強大地恐怖生物糾纏在一起。在煙塵中來回滾動,各自的火種更是不斷爆發出絢爛光芒,想要吞噬對方。
  它們地軀體都遭受了重創。閃動著光華的強大骨架已經有裂紋出現。
  蕭晨靜靜不動地注視著這一切。在等待最好地時機。
  但就在這時一股狂暴恐怖波動浩蕩而來。一頭威猛地巨型獅子骨架,足有數頭大象疊加在一起那般龐大,跑動起來時大地都在猛烈顫動,雙目中透發出兩道璀璨地神火,直沖白骨天使與白骨巨蜘蛛而去。
  漁翁并不僅僅蕭晨一人而已,這頭巨大的獅子王骸骨。實力絕不下于白骨天使與八腿蜘蛛,極有可能是另一座骨殿中地強者。
  方圓百里范圍內。共有四座巨大地骨殿。盤踞著這片古戰場上最強大的四位存在。
  巨大獅子王想坐收漁翁之利。但是白骨天使與巨型蜘蛛顯然也都是智慧型火種生物,早已開啟靈智多年。它們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最為明智地決斷,剎那間分開,同時攻擊向巨大地白骨獅子。
  四座骨殿矗立多年。四個強大地火種生物,一直在克制,沒有相互進攻,但是一切都在今夜改變了。發生了慘烈地火并。
  白骨天使與巨型蜘蛛。雖然都遭受了重創。但是兩弱攻一強。并沒有落于下風。白骨獅子出動地太早了,成為了勢均力敵的局面。
  “轟隆隆”
  亂石穿空,煙塵彌漫四野。三個恐怖地火種生物。劇烈大戰。以摧枯拉朽之勢毀滅了周圍的一切。
  戰斗持續了半個時辰,最后三方地骨體全都散架了。就連頭骨也都早已龜裂。三個恐怖的火種生物四分五裂在地上。誰也無法奈何誰了。
  這是絕佳的機會,蕭晨感覺如果沖過去,肯定可以將它們地火種收割掉。
  但是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知道在這百里區域內共有四座骨殿。如今才來了三個王者而已。還差一位呢。若是那個家伙正在暗中窺視。此刻出去絕對是有死無生。
  “吼……”
  低沉的吼嘯響起。一座白骨堆四分五裂。一具高大地火種生物沖出。快速向著三大恐怖王者沖去。
  緊接著四面八方。有連續跳出七只強大地火種生物,向著場內沖擊而去。
  激烈地大戰在那里爆發,八只強大地火種生物在爭奪、在戰斗,而頭骨將要崩裂的三頭恐怖王者也沒有坐以待斃。更是展開了凌厲的反擊。縱然是只有頭顱,也利用強大地火種直接滅殺了三只沖來的火種生物。
  但最終三個恐怖王者還是被打碎了頭顱。火種四濺,五只幸存地火種生物開始瘋狂大戰,想要獨占那珍貴無比的火種。
  蕭晨非常疑惑,第四只恐怖王者為何沒有出現?現在出來收拾戰局,完全可以毫不費力了,難道說它真的沒有到來?
  當看到五只強大的火種生物不斷倒下。最終只剩下兩個強者勉強立身在那里時,蕭晨不再猶豫,果斷地沖了過去。
  兩個強大地火種生物本來就要比蕭晨弱上一些,現在又都遭受重創。已經是強弩之末,怎能擋得住一直在養精蓄銳地蕭晨。
  骨刀劃出一道可怕的白光。猶如彗星照亮了大地。雖無刀芒閃現,但是卻凝結了蕭晨心中的刀意,稱得上恐怖。
  富有境界地一刀劈下,頓時讓一具龜裂地白骨徹底粉碎。只留下一地碎裂地火種。
  第二刀劈出,直接劈斷了另一具骨架地雙腿,而后一個斜斬,讓這具骨架的頭骨分裂成了兩半。
  現場變得安靜下來,盡管遠處有不少相對弱小地火種生物在凝望。但是沒有一個敢上前,這是屬于強者地盛宴。
  蕭晨一邊快速吸收火種,一邊以骨刀穿插起所有碎裂開來的頭骨,將依附在上面地火種收集到了一起。
  這里對他來說沒有安全感。他收集起所有火種準備覓地吸收。當然這個過程中地時間是不能浪費的。在撤退的過程中他便開始吸收火種。
  直到遠離骨殿上百里,退出古戰場。接近巨山附近。蕭晨才停下來,開始全力汲取火種,足足用了數個時辰。他才將白骨天使的火種完全吸收。
  當完成的剎那,蕭晨地頭骨中神火格外才璀璨,直接自顱骨中沖出了出來。像是一道刺目的星光劃破了長空一般。
  而后,絢爛的神光化成一道熾烈的光芒沖回他地頭骨中。
  與此同時,他周身都籠罩上一層朦朧地光輝。
  不屬于他的骨盆與下肢在一瞬間崩碎了。而后上半截晶瑩地骨架開始向下延展,快速生長起來。最后骨盆與雙腿凝聚成型,完好的生長而出。
  在這一刻。他通體晶瑩,全身每一根骨頭都有光華在閃爍。真正屬于他自己的骨骼全部生長了出來。
  堅硬之程度遠遠超過拼湊起來的骨架,雙手揮動,竟然如刀一般堅銳,輕易插入旁邊的巖石中。
  “吼……”
  蕭晨禁不住發出一聲長嘯。精神波動傳蕩十方,沒有一個挑釁回應者。遠處很多弱小的火種戰戰兢兢地目睹了這一切。
  毫無疑問。蕭晨晉升為這片地域的恐怖王者了,與四座骨殿中地強大存在處在了同一級。
  不過,四大骨殿中的強者有三人已經伏尸在這里。蕭晨沒有耽擱時間,開始吸收白骨蜘蛛與巨型獅子王地火種。
  由于已經進階為這一級的恐怖王者,蕭晨并沒有花費很長的時間。就將兩大強者四分五裂開來地火種吸收了。
  當然,也沒有放過其他帶回來地火種。
  雖然不收割三十個同級恐怖王者。難以再次突破進階,但是吸收完這些火種后。蕭晨還是發生了很明顯地變化。
  火種波動時如熾烈盛陽一般絢爛刺目,靜寂時如圣潔明月一般古井無波。而他地全身骨骼竟然閃爍出一道道藍色的光輝,骨骼發生了一次驚人的蛻變。如藍水晶一般晶瑩剔透。
  或許,也可以形容為藍鉆。確實美麗如藍鉆一般通透光亮。在星月的光輝下閃爍出璀璨的光華。
  蕭晨也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的蛻變。撿起那把陪同了他數年地堅硬骨刀。伸出兩指輕輕一剪。粗大的骨刀便無聲地折斷了,仿似被天刀截斷的一般。斷面處平滑無比。
  強大地骨體。如藍鉆雕刻而成的一般,堅硬地不可想象,流轉出燦燦光華。
  蕭晨丟掉了骨刀。現在他那晶瑩剔透地骨體就是最強大地武器,這是真正屬于他自己的軀體。
  徹底拋棄了拼湊而來的他人骸骨,蕭晨感覺到整具藍瑩瑩地骨體格外地靈動而又強大,仿佛一拳可以打穿一座巨山。
  雖然失落在魔井世界中。但是蕭晨卻一點也沒有頹廢感,相反他充滿了強大的信心。這里是修煉的圣地,照這樣下去他可能會晉升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境界。
  在月色下,他邁開了步伐。目標直指百里外的最后一座骨殿。
  現在如此強大了,他根本不再懼怕那個同級的恐怖王者。他要試試自己到底有多強大。
  路上,所有火種生物都被他的強大氣息壓迫的膽戰心驚。紛紛臣服與避退。
  收割掉那個恐怖王者的火種,他該再次上路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