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55 死界之城

古井中,蕭晨在不斷下沉,他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禁錮了,無法阻擋。墜落向井底深處。
  井壁上有很多刀印斧痕,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的,在下降的過程中他甚至看到一具碎裂的紫鉆人骨掛在井壁上。
  驀然間,蕭晨大吃一驚,當他認真觀看井壁時才發現,這似乎……不是石壁,倒像是蒙塵的白骨打磨而成的。
  古井……骨洞!
  怎么會這樣,這將是何等的巨骨,開鑿出這樣一個幽深的古井?如若是真的,可謂驚世駭俗。
  越是仔細觀察,越是加深了他那種猜測,這似乎真的是一口古老的骨井!
  神秘莫測,充滿魔性的骨井!
  也不知道墜落了多長時間,蕭晨終于到達井底,觸目驚心,碎裂的骨頭堆滿了井底,也不知道有多少,光華閃爍,大多數竟然都是彩鉆骨,讓人眼花繚亂。
  蕭晨心中升起一股寒意,這簡直就是強者的墳冢,也不知道多少恐怖的火種生物葬送在了這里。依然一動不能動,躺在五顏六色的彩鉆骨上,他更加強烈的感覺到了九州的氣息。
  這實在太邪異了,為何會這樣?在充滿魔性力量的骨井中,為何感應到了人間界?
  青碧色的井水寂靜無波,仿似亙古如一,永遠將要這樣的沉寂下去。
  蕭晨頭骨中的火種騰騰跳動,映襯的井底一片通明,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神火漸漸熄滅了,趨于寂滅。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蕭晨感覺意識漸漸模糊,而九州的氣息更加強烈了,仿佛就在眼前一般。
  城主府邸,荒涼寂靜,古老的建筑物連綿成片,平日沒有幾個火種生物愿意接近這處邪地。
  小天涯正在大哭,淚眼婆娑,大叫著:“骷髏先生……你快出來呀,不要嚇我,嗚嗚……”小家伙真的害怕了,恐蕭晨遭遇意外,抹了一把眼淚,他撒腿向著交換市場跑去。
  神族的一群年輕人差不多都已經交換到了滿意的武器,有幾人手中是稀有的隕鐵匕首,堪稱神兵,鋒利無比,另幾人手中則紫光閃閃,是非常罕見的紫鉆短劍,堅硬程度更強盛于隕鐵一籌。
  老人李牧交換到了一把白骨斷刀,不過半尺多長而已,看起來就是個廢品,但是這把白骨斷刀卻一點也不比紫鉆骨劍差,竟然可削斷隕鐵。
  一群神族老少都很滿意,準備再換些器物,但就在整個時候,天涯大哭著跑來,快速說明了一切。
  “什么,你們去了那個府邸?”李牧臉色驟變,略作猶豫,帶領一群年輕人向西區沖去。
  如此舉動,自然讓很多火種生物大感意外,畢竟李牧算是這個區域的超級強者,不少火種生物跟來湊熱鬧,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古老的城主府邸,也不知道荒廢多少年了,每代城主都莫名毀滅,這里是不祥的邪地。
  “傳說,當年可號令天下的君王,曾經殞落在此,此城便是建立在君王城廢墟之上,這片城主府邸不是善地……”李牧自打步入這片古老的建筑群后就皺起了眉頭。
  君王何其強大,吼聲一出,天下皆動,八方莫不相從,縱然是大陸深處的巨城之主,都不敢輕易招惹。
  來到古井旁邊,李牧當時就是一驚,道:“這口古井有古怪,以前我來過此地,從未見過,難道是自地下破封而出的?”
  十幾個神族少年全都圍了過來,他們謹慎的打量著古井,當然不會認為是蕭晨是失足落下去的。
  小天涯抹著眼淚,詳細訴說了一遍經過。
  李牧皺起了眉頭,伸出兩指輕輕彈了彈井壁,露出驚容。他急忙擦凈井口,頓時如遭雷擊,好半天才自語道:“竟然是蒙塵的巨骨鑿穿的骨井。”
  “嘩啦……”就是這時,那本死寂的青碧色井水竟然翻涌起來,同時陣陣陰霧沖涌而上,巨骨鑿穿的古井更是有道道烏光閃爍而出。
  “后退,所有人都后退!”李牧大驚,首先抱起天涯,倒飛而去。
  神族少年各個如風似電,遠離骨井。
  蕭晨意識模糊,仿佛將要陷入沉睡中,但就是在剎那間九州的熟悉氣息沖涌而來。
  骨井通幽,難道真的通向夢中的九州嗎?
  就在下一刻,他感覺自己仿佛飄起來了,一陣熾烈的光芒籠罩而來,他步入了一片七彩琉璃映射的世界,如夢似幻,在前方有一片飄渺浩大的世界。
  巨山蘊偉力,大河含靈韻。浩瀚大地,山河壯麗,靈氣濃郁。
  那不就是九州嗎?山川大地盡在前方,光芒明滅不定,不時閃現而過。
  蕭晨激動無比,但又怕這是夢一場,雄偉的泰山、險峻的華山……名山大澤一一在其眼前浮現而過。
  他竭盡所能向前沖去,若是夢一場,便就此打破,若是真實的,那便徹底融入進去。
  如夢似幻般的七彩光彩碎裂了,蕭晨感覺自己穿過了阻擋,出現在了久違的大地之上。
  一股亙古長存的氣息迎面撲來,是的,這是九州的氣息,不是錯覺,他竟然回來了!
  匪夷所思,山川景物不斷變換,他似乎在穿越空間,最后竟然穿梭向九州西部的雍州地界。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現在究竟是何年代,蕭晨真的怕滄海桑田,一切都磨滅在無情的歲月面前。
  如果曾經熟悉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了,那么他回來還有什么意義呢?
  景物終于定住,他穿越空間而出,腳下蒼茫大地傳透來熟悉的力量,大地盡頭山影連綿,近前是一派荒涼的景象。
  一座巍峨高大的巨城,通體烏黑,矗立在前方,寂靜無聲,仿似長存了萬古歲月。
  那……竟然是死城!
  重返人間,竟然回來了?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于死城殞落在罪惡深淵下,竟然有重見天日的一天?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清晰,絕對是死城無疑,只是……洪荒古村呢?為何消失了。
  蕭晨一陣失神,生他養他的村子去了哪里?他如泥塑木雕一般,靜靜站立良久。
  很久之后才挪動身體,向前走去,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身體,紅鉆骨體!
  山河依在,故土未變,但早已物是人非。
  蕭晨想向天大吼,但是卻發不出聲音,他不過是一具骨架。
  死城周圍很荒涼,人跡罕至。巨大的城門緊緊關鎖,縱然有陽光灑落而下,但是到了死城上方卻化成了一片陰影,那里陰氣彌漫。
  不過洪荒古村外卻有些人類活動的痕跡。蕭晨大步向前走去,那里竟然有很多的紙灰,似乎經常有人來此憑吊燒紙。
  荒涼沉寂的洪荒古村,這里成為了一片不祥之地。
  遠處,古槐林間火光跳動,又有人來此祭奠。蕭晨剛想過去看看,但卻在另一個方向的槐林間看到了一條熟悉的身影。
  是他,三頭黃金獅子王!
  已經成長為一個魁偉的青年,滿頭金發光華流轉,如陽光般熾烈耀眼,英姿勃發,正是風華正茂時,高大的軀體充滿了恐怖的力量,縱然沒有接觸,也可感知他修成了無上戰體。
  三頭黃金獅子王,其左眼代表輪回,右眼代表毀滅,可謂禁忌神則。現如今兩眼都是睜開的,未像過去那般緊緊閉合,可想而知已經完全掌握了輪回與毀滅的力量,可自如控制。
  不過,其額頭正中央的那只豎眼卻依然緊緊閉合,那是最恐怖的力量,至今沒有人知道有多么的強大與可怕。
  “可惜可嘆,諸神盡葬于此,天下再無蓋世高手。”黃金獅子王氣勢迫人,獨自面對死城,似乎心有感慨,嘆道:“世上誰人能不死?任你風華絕代,艷冠天下,到頭來也是紅粉骷髏;任你一代天驕,坐擁萬里江山,到頭來也終將化成一抔黃土。”
  說完這些,他冷冷的向著蕭晨這個方向看來,似乎可以穿透樹林的阻擋,看清一切。
  黃金獅子王大步而來,當看到紅鉆骷髏后,他冷笑道:“竟然有怨魂不散。”他一指向前點來,一道金色的光束,像是一條長虹般絢爛。
  蕭晨橫移半尺,躲避過了一擊,他未曾想到會與這個潛力無限的獅子王相遇,目前這種狀態與之激戰恐怕是有敗無勝。
  但是狹路相逢不得不戰。
  黃金獅子王強勢而又自信,一步十丈,剎那就來到了蕭晨的近前,舉拳就轟,黃金神光璀璨無比。
  避無可避,只能對抗,蕭晨紅鉆掌刀劈出。
  但就在整個時候,讓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黃金獅子王的拳與蕭晨的掌刀互相穿過,都沒有受損。
  蕭晨的紅鉆骨體像是影子一般,不受力、也難以發力。
  “元神暫未消亡,不過是一縷幽魂罷了。”黃金獅子王一步邁出,已經在十丈開外,道:“我送你去輪回。”他的左眼射出一道烏光,天地間竟然伴隨起圣歌與祭祀音,恐怖無比,但是烏光在蕭晨的身體中穿過,在遠處打開了輪回門,根本沒有奈何紅鉆骨體分毫。
  黃金獅子王似乎大感意外,凝視片刻才道:“原來早已灰飛煙滅,只是怨念不散,顯化出了虛幻的影子,這有何意義呢?死的什么都未剩下,怨氣終有消盡時,一切都不復存在。”
  “可惜了一批強者,不然都將是我進軍無上境界的磨刀石。”他大步離去,自語道:“總有一天,整片大地都將在我的腳下顫栗,我將橫掃天下諸王,成為大地之主。”
  黃金獅子王早已遠去了,但是蕭晨卻在發呆,當他嘗試撿起一截枯枝時,卻一下子撈空了,他仿似真的只是一道虛影。
  “我難道真的徹底灰飛煙滅了,只是一縷怨念不成?”蕭晨徹底的呆住了,死亡世界的經歷難道都是虛幻的嗎?只是怨念在作祟?
  蕭晨也不知道槐林間靜立多久,才漸漸回過神來,他默默向著十幾里外的黃河走去。
  走出槐樹林卻發現,通往村外的道路被不少軍兵封鎖了,他們腰間掛著戰刀,周身鐵甲皆刻有咒符,看樣子他們駐扎這里很長時間了,似在看守著不祥的死城。
  這些人正在議論。
  “剛才離去那主你們知道是誰嗎?號稱打遍西域無敵手的黃金獅子王,據說目前沒有幾人可以作為他的對手。”
  “無敵?肯定不是它。睚眥、狻猊、貔貅三大龍子威震南疆,無人敢攖其鋒。他們當中才最有可能出現一個無敵者。”
  “我覺得最可怕的是猥瑣王金三億,作為他的敵人最是悲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一天到晚,猥瑣王不分十年與一天,不把對手折磨崩潰誓不罷休。”
  對此,這些兵將似乎深有同感,覺得身體有些發冷。
  當然,也有很多人不同意,有人道:“我覺得最強大的是九頭神蛇,威震西南,已經開啟了一段無敵的傳說。”
  “沒有真正對決很難說孰弱孰強。”一個老兵抓著酒葫蘆喝了一大口,道:“當年死的強者太多了,尤其是這里……”他又猛灌了一口酒,指著前方的死城,道:“你們是否還記得那個蕭姓青年,如果他還活著,恐怕在他們那輩中沒有人是其敵手。”
  “當然記得。”另一名老兵道:“當年那個人可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如果活到現在,誰能與之相抗?”
  “唔,那個人太可怕了,據說那些殞落的半祖,都是那個人親自動手送上路的。”說到這里,這些兵丁都打了個冷顫。
  “不要說了,那個名字是女皇陛下的忌諱。”
  “對,不要說了,那個人就殞落前方的死城中,我們不要提了,驚動了他的魂魄就不好了。”
  蕭晨就在不遠處,將這一切都聽到了耳中,默默的在林邊站了很長時間。
  想不到還有人記得他,不過這些人似乎連名字都不敢提起,是因為趙琳兒的原因,還是因為他過去的作為呢?
  如歌往事,輝煌過去,似乎就在昨日,但終究一去不復返。
  當年的朋友們還好嗎,過去仇敵是否更加強大了呢,蕭晨很想重新真正降臨到這個世間。
  朝朝暮暮,悲歡離合,回首往昔,怎能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