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56 骨井通幽神臨人間

聽聞那些兵丁議論,蕭晨感慨頗深,也不知道到底過去多少年了,昔日的朋友與仇敵如何了?
  蕭晨繞過他們,前行十幾里,來到黃河邊。
  奔騰的大河,黃水滔滔,猶如巨龍在咆哮。
  蕭晨凝望滾滾長河,仿似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直至很久以后才大步離去,他決定游遍九州,看看這些年來的變化。
  就在這時,大地忽然傳來隆隆之響,前方大路之上一片人馬像是烏云般飛來,鐵騎馳騁,蕩起滾滾煙塵。
  最前列的那些騎士鐵甲閃耀寒光,懷抱赤血龍旗,大旗獵獵作響,好不威風。后方那些騎士更是神武不凡,一個個身著鐵衣,擎著光芒森然的戰戟。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騎著龍駒,在正中央大路上馳騁,身穿黃金甲,腰懸赤龍劍,如眾星捧月一般被護在中央。
  那個少年似是皇族人,來死城附近巡視嗎?蕭晨看清了這一切,邁步走入路旁的林間,不想與之遭遇。
  “停!”
  身穿黃金甲的皇族少年大喝了一聲,所有馬匹都迅速減速,停在大路之上。
  “我方才明明看到一道血影,怎么轉眼不見了,給我搜尋出來,邪魅鬼物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來沖撞本太子,尋到定然要讓他灰飛煙滅。”
  這些明顯是訓練有素的兵士,快速沖入林間,搜尋血影。
  蕭晨本想回避的,但是看到如此飛揚跋扈的太子,他自林間邁步而出,走到了大路之上,倒要看看對方能如何。
  “妖物竟然敢自動顯形,不知死活。”
  旁邊一個戰將,掌心翻向天空,默念了一句咒語,而后向著蕭晨劈來,喝道:“五雷轟頂。”
  “轟隆隆”
  閃電雖然并不粗大,但憑空劈落而下,倒也聲勢驚人。只是,這怎能奈何的了虛幻的紅鉆骨體呢?直接穿空而過。
  蕭晨點了點頭,這名戰將本領不弱,恐怕已經接近半神領域了,是一名有些潛力的修者。想來九州靈氣濃郁后,修煉起來比以前容易多了。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眾多鐵甲騎士皆拔出了刀劍,寒光照鐵衣,向著蕭晨圍攏而來。
  “七太子請退后,這個妖物似乎很不一般。”打出神雷的戰將喊道,他催馬向前沖來。
  “無妨。”七太子冷笑著向前而來,道:“肯定是九頭蛇請來的妖人,但是我身為沿海煉氣士五強之一的后人,怎么會怕他呢。”
  多年過去后,人間九州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女皇趙琳兒為拉攏天下強大的修士,收了十名義子,被封為十太子。
  他們的親生父母自然都是各方最富盛名的修士,包括無敵于西南的九頭神蛇以及沿海的煉氣士五強等。
  十太子間自然有矛盾,彼此間暗動作不斷。
  七太子名為葉凌云,其父為東海煉氣士五強之一的葉九重,傳言乃是當年的半祖三嬰太君的最強后代。大太子名為許昌,乃是九頭神蛇的后代,與七太子葉凌云素來不睦,經常爆發爭斗。
  葉凌云凝視著前方的紅鉆骨體,道:“九頭小蛇太過下三濫,這等邪物不值一提。”說到這里他手中多了一個玉葫蘆,打開瓶塞,對著蕭晨喝道:“收!”
  一道白光飛來,想要將蕭晨收入法寶葫蘆中,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因為蕭晨不過是一道虛影而已,可謂片葉不沾身。
  蕭晨靜靜的站在那里,但心中卻不平靜,當年他獨闖皇宮,逼得趙琳兒只能裝死。現在這個所謂的七太子如此飛揚跋扈,可想而知趙琳兒現今的強勢。
  如果他知道葉凌云乃是煉氣士五強的后人,心中就更加難以平靜了,當年他打的修真界最強十杰都死的死傷的傷,現在冒出的煉氣士五強的后人都敢對他動手了,世事果真難料。
  “你是什么人?”七太子葉凌云見保命的法寶竟然無半點功效,終于有些發慌了。
  蕭晨并不答話,邁步向前走去,他雖然不過是一道虛影,但是曾經打遍天下,凝聚出的那種氣勢天下少有,竟然逼得這些兵士不由自主后退,戰馬更是驚慌跑動起來,鐵騎大隊頓時一片大亂。
  七太子葉凌云的坐騎更是受驚,人立而起,將他甩了下去。
  大笑聲傳來,遠空一道人影逼近,道:“可笑,這就是所謂的太子嗎?不過是仗勢而已。”
  一個黑衣青年身體雄健偉岸,衣衫隨風獵獵作響,在虛空中邁步走來,看起來英姿勃發,最為奇異的是,他的頭上竟然生有一對龍角。
  蕭晨大吃一驚,那竟然是……小倔龍!想要有所表示,但最終他又忍住了,現在不是相認時。
  “你是……逆龍王!”七太子葉凌云顯然非常震驚,那些兵士也都露出了懼色,但還是在第一時間將七太子護在了中央。
  “你……是來殺我的嗎?”七太子心神不寧,說話都有些慌亂。
  逆龍王名震天下,與死去的“那個人”關系匪淺,經常找女皇的麻煩,天下間能奈何逆龍王的人少有。
  “我若出手也是滅殺趙琳兒與你的父親,殺你這樣小蝦米何用?”逆龍王之強勢一覽無余,讓所有人魂魄都在顫動,生怕他踏出那讓天下所有修者都談之色變的逆龍七步。
  就在這時,冷漠的聲音傳來,道:“逆龍王果然好氣魄,多年來我一直想會會你,今日希望能夠得償夙愿。”
  刷銀色光芒一閃,天空上方多了一道人影,一頭銀發隨風舞動,雖然是中等身材,相貌普通,但是卻透發著讓人感覺戰栗的強大壓迫感,這個人仿似一尊太古魔山一般矗立在那里。
  “九頭神蛇?”小倔龍面色不變,古井無波,非常平淡的道:“如你所愿,那就來一場龍蛇之戰吧。”
  下方,七太子葉凌云不禁變色,剛才他還在大罵“九頭小蛇”呢,不想“神蛇”在此。
  “如此甚好。”光華一閃,九頭神蛇一分為九,天空中九個一模一樣的銀發青年立身在那里。
  戰云密布,兩大強者氣壓云霄,蘊含無盡恐怖威壓,宛如兩片不同的天地在對立一般,懾人心魄,讓人心膽皆寒。
  戰意在凝聚,氣勢在攀升,兩大強者雖然未動,但是他們的軀體竟然沖起凌霄的神光,像是兩座巨大的光山矗立在天地間一般。
  如此威勢,驚天動地。
  蕭晨被兩大強者氣勢所激,似乎回想到了當年大戰天下諸雄的情景,就在這一刻他的身體突然爆發出無盡神光,他感覺自己仿佛由虛凝實了,雙腳用力跺在大地之上,一拳向著天空中的九頭神蛇打去。
  紅鉆骨拳竟然撕裂出強勁的罡風,蕭晨心中悸動,這不是幻覺,是真實的。
  但就在這個時候,光芒忽然一閃,紅鉆骨體突然憑空消失,這讓現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剛剛凝實,不過打出了一拳而已,就在瞬間化為虛無,蕭晨感覺無可奈何,眼前像是有無盡七彩琉璃在閃耀光芒,他穿越重重空間,離開了九州。
  不多時,他回到了骨井之底,清楚的看到一具紅鉆骨體,躺在無盡彩鉆碎骨之上。
  碎裂的彩鉆骨堆積無數,霞光閃爍,沒有一絲陰森感。
  那躺在井底的紅鉆骨體竟然是他自己,蕭晨的虛影沖了過去,兩者合一,晶瑩剔透的頭骨中火種由近乎寂滅狀態忽然爆發出強烈的光芒。
  仿似南柯一夢,蕭晨自井底坐了起來,回想方才的一切,他心中很激動,方才是大夢一場嗎?曾經回了一次九州!
  在井底靜坐良久,想了很多,他才向上攀爬而去。
  骨洞壁并不是特別的光滑,蕭晨足足爬了半個時辰,才漸漸看到上方有光暈透發而下。
  “嘩啦……”
  當他自青碧色的井水中露出來時,上方頓時傳來驚呼聲。
  “骷髏先生……你終于出來了,太好了。”小天涯擦了一把眼淚,破涕為笑,到底還是個孩子,哀喜轉換的特別快。
  李牧領著一群神族年輕人也在井口附近,當下相助于他攀爬了上來。
  李牧也露出了笑意,道:“你終于上來了,不然我正想下去呢。”
  方才,骨井爆發出神光,將所有圍在井口的人都撞飛了,而后光芒不散,似乎阻止眾人接近。直至過了很長時間,才漸漸收斂,這些神族方再一次靠近到井口,也就是這時蕭晨自己攀爬了上來。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蕭晨猛力震動,將全身的井水全部震落在地。
  “都怪天涯不懂事,幸好你平安上來了。”李牧揉了揉天涯的小臉,道:“以前曾對你說過,這個地方很邪,不要來此,真是太頑皮了。”
  “我知道了……”小家伙表現的很乖。
  “其實主要怪我自己。”雖然這樣說,但是蕭晨感覺太值了,骨洞于他來說意義重大。
  這片古老建筑物周圍陰氣彌漫,眾人沒有再耽擱,穿行了出去。在外面的街道上聚了不少火種生物,它們深知此地的邪異,故此沒有敢貿然進入。
  “小孩子亂闖亂鬧,沒發生什么事情,大家散了吧。”
  盡人皆知的超級神族高手李牧這樣一說,火種生物都退走了。
  而后,李牧帶著神族的少年們走出了這座城池,向神村回返。
  直至遠離身后的城邦,李牧才向蕭晨詢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蕭晨略作猶豫,而后決定據實相告,神村的人是他唯一能有認同感的同類,不想有什么隱瞞。
  “什么?”當聽聞蕭晨的經歷后,李牧目瞪口呆。
  小天涯就跟在他們兩人的身邊,驚訝的瞪圓的了大眼,小臉憋的通紅,道:“九州……我做夢都想去,下次我也沉入井底試試看。”
  李牧快速瞪了他一眼,道:“不許亂說。”
  后方的那些神族少年趕了上來,問道:“九州怎么了,你們在說什么?”
  “沒有什么。”李牧給小天涯使了個顏色,讓想說話的小家伙不得比噘著嘴,不再說話了。
  此事關系重大,他不想惹出風波,畢竟這些神族少年都是膽大包天之輩,有時非常沖動,告訴他們的話恐怕會惹出亂子來。
  一路之上,都不再談方才的話題,直至回到了神村,李牧單獨留住了蕭晨與小天涯,被帶到了他的家中。小家伙被留下自然是為了封口,許諾下次給他買十枚朱果后,小家伙才痛痛快快的答應,而后跑去請他的奶奶趙英了。
  兩個老人讓蕭晨詳細說明了一遍,聽聞后皺起眉頭,久久不語,思索了很長時間,也未理清頭緒。
  “難道那里真的與九州有著一些聯系不成,或許那是我們去九州凈土的希望所在。”
  “當年一個君王殞落在那里,莫不是與此有關,或者是因此造就了那里?”
  兩個老人提出了各種猜想,但都覺得差了點什么。
  不管怎樣說,這是一個重大發現,兩個老人決定過段時間與蕭晨重新去探測一番。
  “呵呵……”李牧老人笑了起來,對蕭晨道:“這是你的一次蛻變的大機緣。”
  “你是說那些彩鉆?”今天見識到了交換市場,彩鉆可是搶手貨,蕭晨自然在第一時間明白了那口骨井的價值。
  “當然,在這個死亡世界,對于你這一境界的人來說,那里等若一個寶藏。”老嫗趙英也笑了起來。
  “如果沒有天涯,我根本發現不了,這也是屬于神村的。”蕭晨不想吃獨食。
  李牧笑著搖頭道:“不用這樣說,寶藏于我們來說并無多大用處。別看我們也去交換市場,不過是為了滿足那些孩子的興趣而已。”
  蕭晨頓時明了,這兩個老人的修為恐怕非常恐怖。
  當兩名老人離去后,蕭晨仔細回想今天的經歷,他久久不能平靜。終于看到了回到九州的希望,縱然不能真正回去,也可讓自己的靈識去感知故鄉的一切。
  也許今后他可以穿行于兩界間,一邊在這個神秘的死者世界修煉與探索,同時也可隨時回到九州。
  十幾天之后兩名老人一起帶隊,領著神族的少年們再次來到了數百里外的城池中。
  古老的城池內自然有高手坐鎮,強大的城主具有震懾這一方的實力,不過很顯然兩名老人可以與之對抗,不然這里的火種生物不可能如此恭敬。
  神族少年們興高采烈的在城內轉悠,而兩名老人與蕭晨則快速分散開來,而后從不同方向進入了西區的古老建筑群中。
  骨井周圍很寂靜,唯有陰森的宮殿環繞,沒有任何火種生物愿意接近這里。
  看著幽深的骨井,李牧道:“我與蕭晨一起下去探索。”
  “你們要小心。”老嫗趙英叮囑,同時遞給蕭晨一枚戒指,道:“這是一枚空間戒指,將你的寶藏轉移到里面。我想今后操作得當的話,你可能因此免去很多生死之戰,直接可以以此交換到所需的強大火種。”
  “我也去九州看一看。”李牧似乎比蕭晨還要心急,當先跳了下去。
  蕭晨緊隨其后,再入骨井內。
  過了一段時間井口開始漾出光芒,生生將趙英推拒了出去,這令老人感覺很驚異,憑她的修為少有人能夠撼動,不想這口骨井放出的光芒就做到了。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光芒才慢慢收斂,就在這個時候嘩啦一聲水響,李牧沖了上來,臉色不是很好看。
  “怎么了?”趙英驚問。
  “太可怕了,這口骨井……似乎是一個人的脊椎骨所化!”
  “什么?!”
  “多半是超越君王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