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58 晉階

殺、破軍、貪狼三城規模算不上宏大,但是在東部地tt有名,皆因當年這里曾經出現過三位超級強者,進化到了極其恐怖的境界,帶領無數火種大軍殺向了大陸深處,逐鹿中央死者世界。
  七殺、破軍、貪狼三城同氣連枝,向來共同進退,這是一個牢不可破的同盟。三座死者城池以三大強者的名字命名,一直傳承至今未變。
  蕭晨已經走出七殺城數里,前方是一片空曠的平原,紅褐色的土壤像是血染過的一般,殘破的骸骨隨處可見,淡淡的黑色霧氣在涌動。
  前方,七名火種生物攔住了他的去路,當中竟然有六具紫鉆骨體,無陰森氣息,倒顯得貴氣十足,閃爍出道道光華。
  不過,唯一的一具白骨火種生物卻被擁簇在當中,顯然以他為主,殺意是不加掩飾的,可以清晰的感應到陣陣殺氣沖天而上。
  蕭晨自然之道他們在打什么主意,財不外露,這二十天來他連續在七殺城交易出去十一具紫鉆骨體,顯然早已被人盯上了。
  一條紫鉆蛇骨長近十米,足有水桶粗細,周身紫光閃耀,昂首自游走向前來,傳出精神波動,道:“我們的城主在此,還不過來見禮。”
  蕭晨認出了眼前這條紫鉆大蛇,名為杜斯,實力并沒有那么恐怖,與他不過同階,這具貴氣十足的紫鉆骨體乃是在他手中交易過去的。再仔細打量,其余五具紫鉆火種生物中有兩具與他同階,有三具比他高了一階,并非真正具有紫鉆階實力,都是與他進行過交易的火種生物。
  “見過七殺城主。”紅鉆骨體的蕭晨抱了抱拳,不過并沒有向前移動半步。
  具有紫鉆骨體的杜斯,長大的蛇骨游動著,逼上前來,道:“敢在我們的城池毫不顧忌的拋售珍稀的紫鉆骨體,想來你實力強大,根本沒有將我們的城主放在眼中。”
  “直接說目的吧,不要拐彎抹角了。”蕭晨看著眼前這個名為杜斯的火種生物,眼窩中射出兩道強烈的光束,殺氣彌漫而出。曾經愉快的進行過交易,但現在幾人卻將七殺城主引來,想要殺人越貨,還真是心狠手辣。很顯然修煉到這等境界,這些火種生物都早已具有了不凡的智慧,有些很狡詐。
  “我們城主想請你去七殺城主府小住幾天。”杜斯在距離蕭晨三十幾米時。定住了身形。
  “對不起。我還有事。改日定然登門拜訪。”
  聽到蕭晨如此回答。唯一地白骨生物發出重重一聲冷哼。道:“在東部區域。我七殺想留人。沒有人可以拒絕。”恐怖地殺氣透發而出。強勢盡顯無遺。可怕地實力難以測度。
  七殺、破軍、貪婪三城地每代城主都以城名為己名。
  “割掉他地頭顱。帶回城中。”七殺氣勢迫人。雪白地頭骨中。旺盛地神火猶如太陽一般刺目。他雖然為一具白骨。并非優勢明顯地彩鉆生物。但是實力極其恐怖。透發著一股強大地威壓。令旁邊地幾具換了紫鉆骨骼地火種生物異常恐懼。一齊向著蕭晨沖去。
  最前方地杜斯自然第一個動起來。他急于在七殺城主面前表現。十米長在紫鉆蛇骨猶如一道紫色地閃電一般橫著抽向蕭晨。
  他的動作不可謂不快,如風似電,紫鉆蛇骨那是名副其實的一道紫電神鞭,如果被抽中的話,蕭晨的紅鉆骨體恐怕會立刻崩碎。
  蕭晨并沒有退避,如果想逃的話他早就動身了,手中光華一閃,一把泛著淡淡黃光的白骨刀猛力劈出。
  “喀嚓”
  那猶如紫電神鞭般橫抽而來的十米長的晶瑩蛇骨當場被被劈為兩段。
  “啊……”杜斯慘痛大叫。
  刷(手機閱讀16k.cn)
  淡淡黃光又一閃,白骨刀立斬而此,“喀嚓”一聲,那顆紫鉆蛇頭應聲而落,蕭晨以骨刀挑起蛇頭飛快倒退。
  出其不意,攻敵不備,兩擊得手!
  絢爛的紫色光華閃耀,一對宛如紫水晶般的神翼出現在蕭晨背后,整個人化成一道紫色光束沖天而起,來到了高天之上。
  后面那五具紫鉆生物大吼,但是卻無可奈何,他們不能飛天。七殺大怒,頭骨中的神火沖出,剎那間籠罩了雪白的骨體,而后竟然騰空而上。
  蕭晨大吃一驚,這七殺城主的實力與他得到的信息不相符,對方竟然沒有仰仗羽翼就可以飛天了,實力真是可怕。
  不過他并不懼怕,背后的一對紫翼乃是神族的兩位老人親手幫他祭煉過的,刻畫了一些神族秘傳的法陣,可令其具有極速。
  蕭晨瞬間遠退上千米,明顯要比七殺城主快。
  如果真正激戰,七殺城主相信可只手滅敵,但對方卻擁有一對神翼,令它殺意彌漫的同時又很羨慕。它對那些紫鉆骨體并不在意,但是對于這對紫羽根根晶瑩的神翼卻是非常心動,如果能夠搶到手中,無疑可讓其實力提升一大截。
  蕭晨看著對面的七殺城主,道:“發現不好的苗頭后我選擇忍讓退走,但是你們不留余地追到城外想殺我,這堅定了我的信念,今天先收割一個同階火種,不久的將來我會把這里當做狩獵的樂園。”
  蕭晨的話語讓幾個強大的火種生物震怒,他的意思很明顯,以后要獵殺這里的強者來晉階。七殺城主騰空飛向前來,地面上的五具紫鉆生物也同時吼嘯,恐怖波動震蕩十方。
  “我給你們帶來了紫鉆骨體,有了超級計劃的希望,你們卻不知好歹!請你們記住,不久后我會回來狩獵的。”蕭晨身化一道紫電,劃破長空而去。
  蕭晨如此離開了東部地域,在實力未提升前,短時間內無法回來了。
  選擇在七殺三城進行交易前他已經調查過,得知三城沒有擅于飛天的強大火種生物。但顯然七殺城主是個意外,居然可以飛天,幸虧準備的還算充分,不然就危險了。
  其實最主要的是他過于急切,如果慢慢交易,肯定沒有這么危險。不過,自從發現進入九州的骨洞后,他迫切想快速蛻變到最強狀態。
  不過這樣也好,以后實力夠強時,他可毫無顧忌的來此獵殺敵手來晉階,若是攻下幾座城池,擁有一批死者大軍倒也不錯。
  死者的世界中,綠洲真的不多。
  前方綠意盎然,佳木蔥蘢,藤蔓疊繞,鮮花綻放,無意間蕭晨發現一個神族的村落。但是,當他走入進去時,卻發現這是一片被棄多年的死村,遺留有一些神族的骸骨,數十年前似發生過劇烈的慘戰。
  這真是一個殘酷的世界,連強大的神族也有全村覆滅的噩運。
  蕭晨曾聽李牧老人講起過,神族異常稀少,在無盡地域中僅僅發現幾個村子而已。
  爭斗多半是因生命源液而起,有些火種實在太強大與恐怖了。
  從東部地域而歸,蕭晨沒有仰仗那對紫鉆神翼直接回到神村,而是一路步行而回,他在尋找強大的同階火種生物,以期湊足三十之數。
  擊殺杜斯后一路行來,他挑了三座陰森的古堡,已經煉化二十九個同階火種,如今僅差最后一個。
  月夜下,蒼涼的大地上騰起陣陣陰煞氣息,明月高掛天空,在陰森大地之上灑下點點圣潔的光輝,沖淡了地面上的陰氣。
  夜晚是火種生物出沒的時間,猶如點點螢火在跳動,遠離城池走在野外中,蕭晨絕對是這片地域內火種生物中的王者,所有跳動的神火都遠遠的避開他,不敢靠近分毫。
  這是一幅讓恩驚訝的畫面,月夜下大地上一具具白骨在走動,一具紅鉆寶骨所過之處火種生物猶如潮水般退向兩旁。
  驀然間,蕭晨像是有所感應一般止住了腳步,有強大的火種生物在附近,他捕捉到了危險的氣息。
  遠離城池,于夜間在荒涼古戰場長出沒的強者最為可怕,那是獨自行動的恐怖狩獵者,猶如狼族中的獨狼一般可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蕭晨目前就是這樣的獨行者,為了進化到更強,而在荒野尋找獵物。
  突然間他看到了那位危險的狩獵者,月夜下一座百余米高的石山坐落在空曠的平原上,周圍沒有一個火種生物的的神火在跳動,全都遠遠避開了。
  在那石壁之上,一個高大的身影赤紅如血,站立在石山峭壁上,正在冷冷的凝視著蕭晨。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獨狼般的同階紅鉆強者在狩獵,可謂兩強相遇。
  “吼……”紅鉆王者的吼音震動夜空,這種精神波動尤為恐怖,周圍不少弱小的火種生物全部跪拜在地。
  蕭晨沒有止住步伐,邁開大步向前走去,附近的地面滿是白骨,但是在他的腳步下,不斷碎裂,化成骨粉。
  “月夜如此美麗,盛宴開始了……”紅鉆王者非常的自信,俯視著下方的蕭晨,眼窩中透發的光芒如狼的眼神一般。
  蕭晨沒有說什么,雖然是骨體,但是敏捷如靈猿一般,幾個騰縱就攀上了百余米高的巖壁。
  這個獨自在月夜下出沒的狩獵者,紅鉆骨體赤紅如玉,與蕭晨那晶瑩剔透的骨體近乎相同。
  這絕對是一名勁敵,這是蕭晨第一次面對超級進化王者,比以前同階的白骨生物明顯要強大的多。
  “我相信
  火種都與天上的星辰對應,今夜一顆明亮的星辰將要)t紅鉆王者揚起了一把白色的骨刀,在石山崖壁上向著蕭晨逼去。
  蕭晨凝視著對方的白骨刀,不敢小視,因為如果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無論是何種顏色的骨頭都堅不可破。他手中就這樣一把白骨刀,是自彩鉆骨堆中挑選出打磨而成的,透發著點點黃光,比之彩鉆骨體還要強硬很多。
  “如夢似幻明月夜,正是無情殺人時。”紅鉆王者持著骨刀,頭骨中神火熾烈。
  蕭晨感覺有些怪異,這個家伙還真有點風騷臭屁,似乎與別的火種生物不一樣,不太像骷髏,倒像是個不折不扣的“人”。
  “我是一個流浪的詩人,名為長生,看你也不凡,請報姓名。”
  “滿足你死前的愿望,我名蕭晨。”說到這里,兩人已經持刀相遇,剎那動作起來,刀光如滾滾白浪,兩把骨刀在一瞬間斬出了千百次。
  激烈的碰撞之音不絕于耳,千百次揮刀劈砍的聲音連接到了一起。
  蕭晨與紅鉆王者在崖壁之上猶如兩道血光在移動,快的不可思議。
  “轟隆隆”聲持續傳出,崖壁上兩把雪白的骨刀劈下數不盡的巨石,骨刀鋒利無匹,切在巖壁上猶如在斬黃泥一般。
  他們迅疾如閃電,留下一道道赤紅殘影,石山上到處都是他們的影跡,紅鉆閃閃,刀光爍爍,兔起鶻落,兩人化成兩道光束糾纏在了一起,激烈交鋒。
  雪白骨刀所向,飛沙走石,山石崩裂。
  蕭晨與紅鉆王者勢均力敵,在石崖之上大戰不停,兩把骨刀很快就將山崖削去了一大截。
  這是蕭晨在死者世界真正意義上的一次大戰,兩人猶如兩道紅色的蛟龍在騰躍,化成兩道紅光縱橫沖擊,而后糾纏著自百余米高的石山上沖了下來,在白骨的平原激烈大戰。
  這讓蕭晨相當的吃驚,畢竟有著前世的記憶,而眼前的紅鉆王者居然不比他弱多少,似乎也精通很多精妙的戰技。
  殺之有些可惜,但是蕭晨不可能手軟,生死攸關,任何猶豫,都會遺憾終生。
  紅鉆王者騰躍而起,足有十幾米高,躲避方才蕭晨絕殺九刀。
  蕭晨頭骨中神火跳動,機會就在這時,他不想再耽擱下去了。
  鷹擊長空!
  也已經沖到了天空中,雪白的長刀猶如一道閃電般劃過,崩開紅鉆王者劈來的數十刀后,猶如神龍一般刺入對方的胸膛,而后猛力震動。
  “喀嚓”
  骨折的聲響傳來,蕭晨手中的長刀,震斷了對方的一根胸骨。
  紅鉆王者果斷倒退,握住那根斷裂下的紅色胸骨,頭也不回的沖向遠方。
  蕭晨緊追不殺,手中的白骨刀在夜光下泛**點黃色的光芒。
  “拜托,我都大敗而逃了,你怎么還追啊?”紅鉆骷髏被追的邊逃邊懊惱的喊道:“有點風度好不好,我都這么慘了,還追著我不放。”
  蕭晨本想背負上那對神翼的,但是聽聞此話后大感詫異,不緊不慢的追在后面。這絕非一般的火種生物,怎么看都覺得像是一個有人類思想的家伙。
  “大哥饒命呀,我承認怕你了還不成?我們都是天才啊,殞落一個都是天大的損失,拜托你別追我了,我要哭了。”
  蕭晨越聽越覺得不是味,這哪里像是骷髏?分明就是一個有性格的人。
  “大哥,我拜你為師成不?別再追了,不能這樣欺負人啊。”紅鉆王者的精神波動帶著哭腔。
  可惜,后面的人一直提著屠刀悶頭追趕,紅鉆骷髏郁悶而又害怕。
  “大哥你別追我了好不好,以后我送你三十個同階火種,不行的話送你百八十個。”紅鉆王者一邊逃命,一邊嘗試與蕭晨溝通,道:“拜托,大哥得饒人處且饒人,你真讓我快哭了。”
  直到這時,蕭晨才問道:“你是不是憶起前生了?”
  “啊,骷髏大哥你也知道前生?我還以為你是個很好糊弄的死物呢。”紅鉆王者說這些話時,蕭晨的骨刀已經快刺到他的盆骨了,結果嚇得它一蹦老高,加速飛逃道:“大哥你悠著點啊,別追殺我了。我來自九州,說不定我們是老鄉,大哥你以前是在哪混的?”
  九州?!蕭晨心中震動,這個人一定要活捉,居然遇到個有性格的“老鄉”。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