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63 戰劍指九州

強大的實力是擺脫死亡世界的關鍵,這一次由虛凝實后,蕭晨在九州停駐的時間延長到了二十個呼吸長短。
  骨井中,色彩斑斕,霞光閃耀,彩鉆寶藏如夢似幻。九州之行,歷歷在目,蕭晨在井底靜靜站立良久,才向上攀爬而去。
  這次的經歷,喚醒了他心中的萬千思緒,親人、朋友、敵人……恩怨情仇,往昔種種,仿佛就在昨日。
  自骨井中出來,蕭晨沒有在這座城池耽擱多長時間,快速返回了神村。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剛到村口,就感應到了紅鉆王者的精神波動,這個家伙的精力還真不是一般的旺盛,和一幫神族少年勾肩搭背的混在一起,對不遠處一個神族少女賣弄詩歌。
  可惜,神族少女非常不領情,直接端起洗衣的水盆向前潑來,神力蕩漾,水花四濺,將紅鉆骷髏淋成了落湯雞,引得一群神族少年哄笑。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紅鉆骷髏像是有所感應,回頭正好看到蕭晨走進村中,立刻熱情無比的跑了過來,道:“大哥你終于回來了,一去就是半個多月,真是讓我擔心啊,生怕你在外面掛掉。
  看到這個家伙口無禁忌,搖頭晃腦,一副自命風流的樣子,蕭晨斜了他一眼,道:“你還真是悠哉游哉。”
  “那是當然,人生最快樂的事情莫過如此,朝看少女,暮看蘿莉,悠哉游哉,有美女自前方走來,不亦樂乎。”
  旁邊的一座小木樓上,一個小蘿莉推開窗戶,直接將一桶水倒了下來,“嘩啦”一聲,紅鉆骷髏再次渾身濕漉漉。
  “看來不管是少女還是蘿莉都不怎么待見你啊。”
  “唉,天才總不被世人欣賞,人生最大的悲慟不過如此。”
  蕭晨懶得搭理他,打開空間戒指,為圍上來的神族少年們分禮物,都是自交易市場以彩鉆碎骨換取來的,當中不乏武器、吃食等他們感興趣的物品,讓一幫少年都非常高興。
  “看來你這幾天你在這里過的不錯啊。”
  “那當然了,像我這么拉風的人,無論放在哪里,都像那黑夜中的星辰一般,璀璨奪目,高大出眾。”紅鉆骷髏一副自戀的樣子。
  當蕭晨將禮物分發完后,問道:“我讓你辦的事情怎樣了?”
  紅鉆骷髏一聽到這個,立刻精神十足,道:“有我親自出馬,當然沒問題,縱然是黃金頭骨,也照樣找到了買家。”
  “好!”蕭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我來,好好商量商量。”
  一群神族小子嘻嘻哈哈的散去了,唯有小天涯屁顛屁顛的跟了過去。
  這些天以來,紅鉆骷髏確實盡心盡力,利用自己掌握的資源,在東西部地域都聯系到了強大的火種生物買家。
  西部地域的“水”很深,外界強者一般不敢輕易過去,因為那里已經形成了一個強大的聯盟,整片西部地域都被一座古老的巨城統一了,凝聚起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據說西部地域的盟主隨時可能會殺進大陸最深處。
  “那是怎樣的一個巨城?”蕭晨問道。
  “非常古老而又悠久的巨城,也不知道傳承多少年代了,歷來都是西部地域的重城之一,名為天使城。”
  蕭晨皺了皺眉頭,光聽這個天使城這個名字,就知道那里不是一個簡單之地。
  紅鉆骷髏道:“我不建議在天使城交易,畢竟那邊的‘水’很深,且據說那個買家是天使城城主手下的一員大將,萬一出了問題,我們根本沒有一點辦法。”
  蕭晨點了點頭,道:“那就說說東面的一些情況吧。”
  “近百年來,都沒有強大的火種生物再次統一東部地域,不是沒有王者出世,而是因為幾大巨城實力相近,誰也奈何不了誰。”
  蕭晨想到了上次交易時被七殺城主追殺的事情,問道:“七殺、破軍、貪狼三城向來是同盟者,它們的實力如何?”
  “在很久以前的過去,七殺三城非常有名,但是近百年來可謂由盛而衰,再無法與真正的巨城相比。”
  蕭晨點了點頭,道:“我若出手,必先滅七殺城。”
  紅鉆骷髏接著,道:“東部幾座巨城當中的巨人城歷來風評不錯,很少有交易者在那里被誅殺,我通過一些過去的故交,聯系的買家就在巨人城的一個恐怖王者。”
  “既然你已經優選過了,那么就選東部地域的巨人城吧。”蕭晨自空間戒指中將黃鉆頭骨取了出來,晶瑩剔透的頭骨宛如一件藝術品,透發著淡黃色的光芒。
  如果交易成功,那么他便可以迅速晉階為紫鉆強者了,而巨人城也將出現一個黃鉆骨體的王者。各取所需,非常公平。
  “你去安排一下,我想盡快交易。”蕭晨確實迫切想提升自己的實力。
  “好,我也等著晉階呢。”紅鉆王者知道,只要蕭晨晉階成功,那么他也會跟著晉階。
  正在津津有味的啃著一個青色果子的天涯也高興的喊道:“哦哦,我也要去。”
  死者的世界中綠洲非常罕見,且死氣過重,很少能夠結出像樣的靈果,像天涯當寶貝般捧著的果實,在人間界只能算是普通的野果而已。
  蕭晨心中一動,不知道能否用空間戒指將九州的一些靈果帶入這個世界,如果可以的話貌似可以大肆運作下。
  紅鉆骷髏沒有什么廢話,轉身離去,開始詳細安排。
  而就在接下來的幾天中,大陸深處不時傳來暴動,恐怖王者的嘯聲直接傳到了外圍地域,顯然有絕世王者在大戰。
  浩瀚無垠的大陸,也不知道有多么的廣闊,如此波動跨越空間傳來,可以想象對決者強大到了何等程度,縱然不是君王,恐怕也相去不遠了。
  而最人讓驚異的是,在第三天大陸深處竟然傳來了非常飄渺的少女歌聲:“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歌聲宛轉悠揚,似天籟之音在飄蕩。而最讓人震驚的是,那是真實的聲音,并非火種生物的精神波動。
  此天音一出,頓時讓大陸外圍地域的強者震動,所有火種生物都感覺到了一股無上威壓。
  歌聲雖美,但是卻絕非一個嬌嬌女所唱,那是真正的絕世強者的音波,之所以傳到了遙遠的外圍地帶,那是在宣示著其成為一方君主了。
  縱然是神村中的李牧與趙英兩位老人,也都露出驚駭之色,他們比一般的火種生物了解的更多。
  “那名女子強大到極致境界,已經由死而生了,天籟之音預示著她近來成功完成了一次質的蛻變,血肉重生,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復活。”
  這是兩名神族老人的結論。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歌聲整整繚繞了一日,而后女子發出一聲重重的嘆息,天籟之音才消失。仿似在追憶往昔一切,充滿了遺憾。
  竟然逆轉死亡,血肉重生,真正復活,這對蕭晨的觸動非常大,那個女子是誰?他的靈魂都隨之共振,仿佛對歌聲深有同感一般,要盡快變強,要早日逆轉死亡,這是他追求的目標。
  十日后紅鉆骷髏回來,已經安排好一切。
  為此,蕭晨專門相請神族的兩位老人李牧與趙英同行,這關乎他將要進行的一次重大蛻變,容不得半點輕視。
  李牧和趙英答應了,不過卻是暗中保護,他們不愿真正露面。
  就這樣蕭晨上路了,廣闊的東部地域無邊無際,好在有紅鉆骷髏這個曾經的流浪詩人,不用擔心找不到目的地。
  當路過七殺城時,蕭晨觀看了好長一段時間。
  紅鉆骷髏道:“七殺城當年走出過超級牛人,殺向大陸深處了,不過現在已經沒落了,等兄弟我也晉階到紫鉆境界,咱們來開了這座城池。”
  一路向東前行,縱然蕭晨他們的速度非常快,也足足走了六七日,遙遠的地平線上一座巨城遙遙在望。
  而巨城外是一片古戰場,繚繞著無盡的煞氣。
  無盡歲月前這里曾發生過數不清的大戰,縱然有些白骨都已經腐朽了,但是那種慘烈的氣息卻依然保留了下來,長久不消。從那許多龐大如小山的遺骸來看,有不少極其強大的火種生物殞落于此。
  巨人城名不虛傳,此城要比蕭晨以前見到過的城池要高大很多,且出入的火種生物身高普遍都在四米左右,比尋常的火種生物高了一大截。
  古城宏偉,占地極廣,城墻綿綿如長城一般,城樓高大巍峨,透發著一股古老磅礴的氣息。
  城門口站立著兩排火種生物,戰力不容忽視,順利進入城中,蕭晨與紅鉆骷髏一起沿著寬闊的大街向前走去,路上有各種各樣的火種生物,奇形怪狀,皆高大無比,不愧巨人城之名。
  紅鉆骷髏曾經來過這里,事先接觸過買家,那位強者一直都想交易到一具黃鉆骨體,早已懸賞十幾年了,可以一直未能如愿。
  許多強者縱然是有了紫鉆級、甚至黃鉆級強者的實力,但是骨骼依然是白骨。如果,他們得到這樣一顆黃鉆頭骨,將會徹底改變他們的實力,必將再上一個臺階,或許會改變一生命運也說不定。
  “嘿,兄弟又見面了。”就在這時,一個四米高的巨獅走了過來,對紅鉆骷髏開口道。
  這讓紅鉆骷髏很臭屁,大言不慚的對蕭晨道:“像我這樣的天驕人物,即便是放在茫茫人海中,也能夠被人一眼認出,沒辦法,誰叫我這么出名呢。”
  “砰”
  巨獅一只巨大的骨爪拍了下來,落在了紅鉆骷髏的肩頭上,咬牙切齒,道:“小子你忘的真快,當年你追殺了我三天三夜,早晚向你算賬。”
  “啊,有這回事?”紅鉆骷髏頓時尷尬無比。
  “走吧,我家主人等你們很久了。”巨獅指了指前方的一座巨大府邸。
  “沒錯,就是這里。”紅鉆骷髏說著,瞟了瞟巨獅,道:“上次我來時怎么沒看到你?”
  “放心,一碼事歸一碼事,我家主人不會參與到我們間的陳年舊怨當中,你們的交易不會受到影響。”
  蕭晨立身在那里,思索了片刻,才向里走去。
  巨大的府邸中,有不少強大的火種生物,有一具正在巡視的白骨巨人似乎不比紅鉆骷髏弱,且竟然另有兩個藍鉆骷髏在守護府邸主門。
  當走進府邸深處,明顯感覺到了數股強大的氣息,就連蕭晨都難以揣測深淺。
  這里真是藏龍臥虎。
  當他們被帶入一座巨殿中,一股強大的威壓立刻鋪天蓋地的涌動而來,壓的蕭晨與紅鉆骷髏的骨骼“咯吱咯吱”作響,仿佛隨時會崩碎一般。
  這絕對是高手,火種生物本是靠骨體戰斗的,而此人竟然可將威壓發揮到如此境界,可想而知多么恐怖。
  威壓凝聚成的無形巨山,壓迫的兩人無法抬頭。
  “我是來交易的,不是來決戰的。”蕭晨很不舒服,毫不畏懼的發出精神波動。
  過了一會兒恐怖的壓力才如潮水般退去,直到這時他們的骨體才能夠動彈。
  大殿的中央寶座上,端坐著一個近五米高的火種生物,除卻四肢與頭顱為白骨外,胸腹間長滿了青色的鱗甲,看起來格外的邪異,像是惡尸通靈了一般,頭骨中那恐怖的神火自雙目透發出讓人不敢正視的光芒。
  “很好,彩鉆火種生物不愧為超級進化者,如果是同階的白骨生物,方才恐怕已經粉身碎骨了。”
  如山似岳般的強大神火波動,在整座大殿中動蕩,這對于下位的火種生物來說,絕對是震懾靈魂的力量。
  敢懸賞交易黃鉆骨體的火種生物,絕對是整片東部地域的最頂級強人之一。
  不過,蕭晨沒有露出絲毫懼色,平靜的道:“我們是來公平交易的,王者如此做,恐怕有失風度。”
  一聲懾人心魄的冷笑聲自上方寶座傳來:“強者為尊的世界,能力有多大,支配的世界便有多大,我喜歡,所以我這樣做。”
  蕭晨非常的不爽,但是卻也不得不沉默,死者的世界是名副其實的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切都都要靠實力來支撐。
  “驗貨吧。”端坐的恐怖王者,掌中出現一個裂開的紫鉆頭骨,里面的神火在騰騰跳動。
  但是,蕭晨卻并沒有凝視那顆紫鉆頭骨,而是望向了那張巨大的寶座,由于恐怖王者起身,那里暴露出一把斷劍。
  就在寶座之上,一把凝聚著七彩霞光的斷劍,讓蕭晨感覺如此的熟悉,驀然間他心中劇震,那竟然是————準提道人的七彩兇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