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364 巨人城

恢宏高大的殿宇中,中央寶座上那柄斷劍七彩光華繚繞,劍體雖然斷折了,但是剩余的那半截如一汪秋水般晶瑩透亮,實乃古往今來少有的絕世名劍。
  蕭晨知道這名白骨巨人名叫“斷劍王”,不想卻是因為手中掌控有這樣一把兇劍,他心中震動,難道眼前的巨人是準提道人不成?
  紅鉆骷髏也是雙眼放光,道:“好劍啊好劍,我從來沒看到過如此神兵。”
  “此劍乃是稀世珍品。”五米高的恐怖王者抓起斷劍,摩挲著,道:“縱然有人拿數座城池與我交換亦不可能。”
  “請問王者是如何得到此劍的?”蕭晨想確認下它到底是不是準提道人。
  “嗯?!”斷劍王當時就透發出了一股如山般的威壓,頭骨中神火騰騰跳動,雙目中射出兩道數米長的可怖光束,道:“我的事情哪里輪得到你來問?”說話毫不留情面,但是它確實有這個資格。
  大殿中的氣氛頓時無比緊張起來,殺氣在彌漫,斷劍王一言不如意就可能要殺人滅火種。
  蕭晨與紅鉆骷髏也只能沉默,不再出聲,形勢比人強,眼下他們確實沒有和斷劍王平起平坐的實力,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
  殺氣在大殿中震動了很長時間,讓人心悸的可怕威壓才漸漸散去。
  “驗貨!”斷劍王冷喝了一聲,如千斤巨錘一般敲在了蕭晨與紅鉆骷髏的心間,讓他們身形皆一晃。
  恐怖王者大步從高高在上在中央寶座那里沿著臺階走了下來,手中托著的近乎半裂的紫鉆骷髏頭骨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蕭晨沒有說什么,眼下他沒有那個實力,想與眼前的的斷劍王對等談話根本不可能。他自空間戒指中取出了那枚黃鉆頭骨,大廳中頓時漾起一道道燦燦光芒,淡淡的黃色光芒柔和而又神圣。
  黃鉆骨體乃是大陸外圍地帶火種生物們最向往的絕世骨體。
  斷劍王雙目中頓時射出兩道數尺長的神光,像是兩把璀璨利劍一般,直直的凝視著蕭晨掌中的頭骨,他已經懸賞十幾年了,直到現在才有收獲。
  “哈哈……”他大笑著伸開了巨掌,向著紅鉆頭骨抓來。
  蕭晨不動聲色的退后了一步,將頭骨放低了一些,道:“我們同時驗貨。”
  斷劍王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將紫鉆頭骨遞了過來,同時間蕭晨也將黃鉆頭骨遞了過去。兩人皆倒退,各自檢查自己交易來的珍品。
  半裂開的紫鉆頭骨中,火種雖然碎成了幾半,但是依然異常旺盛,并沒有摻假的跡象,蕭晨點了點頭,就要收到空間戒指中。
  “慢!”斷劍王珍重的托著黃鉆頭骨,欣賞完畢后喊住了蕭晨,道:“我的紫鉆火種貨真價實,但是你的頭骨有問題。”
  蕭晨聞言頓時一驚,這個家伙要賴賬,明顯是在找借口。
  “王者這樣做有失風度,你盡可將頭骨拿到府邸外,讓全城的人來檢驗,看到底有沒有問題?”
  “我說有問題就有問題。”白骨巨人王者低頭凝視著蕭晨,透發出的精神波動很陰冷,道:“我要的黃鉆頭骨是那種金光燦燦,猶如黃金鑄造而成的那種。而你們帶來的頭骨,猶如水晶般透明,只泛有淡淡的黃光,并非那種熾烈耀眼的金光。”
  初時,紅鉆骷髏以為這顆頭骨真的有問題,但是聽聞此話后也立刻得知,這個恐怖王者明顯是在找茬。他忍住不道:“王者所說的透發出熾烈金光的頭骨,恐怕就是東部地域的第一高手也斬不下那種級數的強者的頭顱吧?”
  斷劍王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扭轉過頭顱,逼視著紅鉆骷髏,透發出的強大壓力,頓時讓紅鉆骷髏渾身骨骼都“咯吱咯吱”作響。
  蕭晨無懼色,平靜的道:“紅鉆有三階,紫鉆有三階,黃鉆亦有三階。你所說的是黃金頭骨乃是黃鉆極致第三階。我提供的黃鉆頭骨是黃鉆第一階,而你與我交換的紫鉆火種不過紫鉆第一階而已,我們的交易很公平。”
  “這么說我如果能夠提供紫鉆第三階火種,你便能夠提供黃鉆第三階的黃金頭骨?”斷劍王逼視著蕭晨。
  “對不起,我僅有這樣一顆黃鉆第一階的頭骨,如果王者不滿意,我們的交易就如此作廢吧。”蕭晨不卑不亢道來。
  斷劍王透發出的精神波動越發陰冷,道:“你說作廢就作廢?拿什么賠償我?”
  “我們雙方都沒有任何損失,如果王者不滿意,我們就此作罷。”蕭晨心中火氣上涌,但是在人家的一畝三分地,面對最起碼有紫鉆三階以上實力的斷劍王,他不得不隱忍。
  斷劍王陰森森的冷笑道:“想取消交易也可以,就將這黃鉆一階的頭骨留下,當作我的損失吧。”
  這真是欺人太甚,恃強凌弱,蕭晨如果有相應的實力,早已一刀斬過去了,但是眼下不得不委曲求全,道:“王者這樣做,就不怕外界非議嗎?”
  “誰敢議我?!”恐怖王者之咄咄逼人,如此強勢作風,讓紅鉆骷髏也感覺難以忍受,道:“王者您這樣做欠妥,如果傳出去有損您的威名啊。”
  “既然傳出去有損我的威名,那你們就兩個就留下來吧,兩個紅鉆超級進化者給我當手下,到也不弱我的名頭。”說到這里,他托著黃鉆頭骨大步向著中央寶座走去。
  此刻,無論是蕭晨還是紅鉆骷髏,都將牙齒咬的“咯嘣嘣”響,欺人太甚,這個王者不僅想要霸占黃鉆頭骨,還想奴役他們,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果真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哪里有什么公平可言?強者簡直是為所欲為,外界傳言來巨人城交易相對來說還算安全,如此可以想象其他城池必是更加黑暗。
  “斷劍王你不要欺人太甚,不了解你的實力我們怎么敢來此交易。”蕭晨大步向前走了幾步,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不過是奉命來此交易而已,你若如此霸道行事,我們的身后的人會來找你理論的。”
  巨大的白骨王者端坐在寶座上,把玩著那柄斷劍,道:“你們是在為他人辦事?你們身后的強者是誰?”
  “沒有必要說出來。”蕭晨昂首面對臺階上的恐怖王者,道:“我們不想惹事,只要帶著紫鉆火種離去。如果你不愿交易,可以把黃鉆頭骨還給我們。”
  “對,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好聚好散。”紅鉆骷髏在旁幫腔。
  “哼哼哼哼……”斷劍王蔑視的盯著下方的兩人,道:“如果你們背后的人足夠強大,還會看得上這紫鉆火種?想誆騙我沒那么容易。”說到這里,他的雙目中射出兩道數米長的璀璨神火,就要向著蕭晨他們吞噬而去。
  “哧”
  破空之響傳來,大殿外快速飛來兩把骨刀,瞬間擋住了那璀璨的神火,寶座上的恐怖王者頓時一震,急忙收回火種。
  大殿中央,靜靜懸浮著兩把白骨刀,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斷劍王是識貨的人,那兩把白骨刀雖然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是他知道絕對是奇寶,縱然是斬開彩鉆骨體也不成問題。這恐怕是修煉到極致境界的恐怖火種生物滅亡后留下的骨體打磨而成的。
  他心生警兆,喝道:“什么人出來?”
  “我們只想公平交易,斷劍王如果你看不上那顆頭骨,我們就一拍兩散,取消交易吧。”精神波動自大殿外傳來。
  蕭晨心中大定,他知道神族的兩名老人到了,展現出了類似煉氣士般的御器術。
  斷劍王快速沖出了大殿,騰躍到了高大的建筑物之上,向著四外打量,但是僅僅看到了兩把白骨刀懸浮在空中,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發現。
  “斷劍王你為了一顆紫鉆頭骨與我們大戰一場,你認為值嗎?”精神波動非常飄渺,仿佛來自四面八方。
  斷劍王陰沉無比,站在一座高大的巨塔頂端,五米高的龐大的骨體,透發出一股驚天的威壓,整座府邸中所有白骨生物全部嚇得跪倒在地。
  直至過了很久,它才飛回大殿中,兩把骨刀如影隨形,也跟了進去,護在蕭晨與紅鉆骷髏的身前。
  斷劍王坐在高大的中央寶座上,抓著七彩斷劍俯視著下方,陰沉的盯著兩把骨刀很久之后,才道:“好吧,交易完成,你們走吧。”
  他方才認真的評估了很長時間,覺得如果開戰的話得不償失。
  蕭晨提著半裂的紫鉆頭骨就往外走,紅鉆骷髏也趕忙屁顛屁顛的跟上。兩把骨刀在大殿中懸浮了很長時間,才突然掉頭飛走。
  平安出了巨人城后,紅鉆骷髏頓時開始破口大罵:“什么玩意兒,真想拿它的頭顱摘下來當夜壺,娘的,等俺成長到紫鉆三階時,非打的它管我叫姥爺不可。”
  走出去數千里之遙后,神族的兩位老人才現身,蕭晨與紅鉆骷髏急忙行大禮表示謝意。
  經此一次,讓蕭晨更加認識到,死者的世界沒有什么公平可言,必須要有強大的威懾力方可,不然只能淪為砧板之肉。
  最終,神族的兩位老人離去了,蕭晨決定稍后再回神村,想要為紅鉆骷髏尋得一顆紅鉆二階的火種。
  他們行動如風,一日便可行數千里,只是再次動身,剛剛走出去兩千里就被人截住了。
  “七殺城的的城主。”蕭晨咬牙切齒,盯著前方的一排人。
  前方站著十一人,除卻中間為首的白骨生物外,其余十具竟然都是紫鉆骨體,無陰森氣息,倒顯得貴氣十足,閃爍出道道光華。
  紫光燦燦,晶瑩欲滴,十具紫鉆生物站在一起,極富有震撼性,頓時就將紅鉆骷髏給鎮住了,他聲音都在打顫,道:“媽媽個姥爺的,平日連想看到一具紅鉆王者都難,今日他媽的竟然出現十具紫鉆祖宗,讓不讓人活了?這里接近七殺城,難道都來自那個城池?沒天理啊!”
  “放心,都是冒牌貨,都是我賣給他們的。”
  聞聽此話,紅鉆骷髏頓時傻眼,結結巴巴的道:“你……你賣的?我暈,十具紫鉆火種生物啊,縱然不是真正的超級進化者,不能以此進化出黃鉆骨體,但是老大……你……整出這么多紫鉆生物,也太……過分了。讓兄弟我們這些真正的超級進化者,臉面何處存啊?不過話說回來了,大哥你哪找的這么多紫鉆骨體啊?”他雙眼放光,這么多的資源,如果好好運作一下,以后必將能夠整合出一股超級勢力。
  “七殺你為何又劫殺我?”蕭晨感覺不妙,他看到七殺的背負了一對晶瑩的白骨羽翼,這完全是有備而來。
  歷來七殺城的城主都名七殺,他冷冷的笑道:“上次放走你,我心難安。自從聽說有人要在巨人城交易黃鉆頭骨,我就是知道是你這個多寶骷髏又露面了。我帶人在這方圓數千里不斷巡視,等候你多時了。”
  “多寶骷髏?”紅鉆骷髏看著蕭晨偷笑。
  蕭晨斜了他一眼,道:“待會有你哭的時候,我雖然說對面的紫鉆生物都是冒牌貨,但是最弱的也有你這般的實力,而那個七殺城主最起碼也有紫鉆階的實力。”
  “昏倒,那還等什么,我們逃吧。”說到這里,這個家伙非常沒義氣的當先逃之夭夭而去。
  蕭晨也不想送死,背負上紫鉆羽翼,騰空而起,七殺城主一展背后的白骨羽翼,猶如一道白色的閃電般,劃破長空,追了下來。
  紅鉆骷髏正撒丫子跑呢,當看到蕭晨輕松的自他頭上飛過,再看到七殺城主兜著屁股追上來時,頓時嚇得亡魂皆冒,氣急敗壞的對蕭晨叫道:“大哥你太不地道了,怎么能這樣欺負人呢,快來救我呀。”
  蕭晨略一停頓,抓起他一條手臂如飛而去。
  七殺城主迅如閃電,化成一道白色光束,快速追了上來。
  “我哭,大哥他追上來了,快飛啊。”紅鉆骷髏被抓著一只胳膊吊在空中,真的快哭了。
  “不用怕。”就在這個時候,蕭晨背后的紫色羽翼光華一閃,猛然震動起來,飛行速度剎那提升。曾經被神族的兩名老人祭煉過,目前這對紫翼乃是蕭晨的逃命靈寶。
  眼看與七殺城主的距離越拉越大,但就在這個時候七殺城主手中一桿骨矛忽然光芒大作,化成一道驚天長虹飛刺而來。
  “砰”
  狠狠的擊中蕭晨,頓時讓他如遭雷擊,骨矛插在了他的肋骨間,險些震斷一根肋骨,縱然如此也讓那根骨頭出現了裂紋。
  竟然可以將部分火種的力量貫入骨矛,這絕對是對火種力量運用極其嫻熟的境界后才可以做到的,不然根本不可能傷到蕭晨的紅鉆骨體。
  就在這個時候,骨矛不斷自背后飛來,紅鉆骷髏嚇得亡魂皆冒,不斷大叫:“啊……大哥快飛啊。”
  “嗷嗚……”最終紅鉆骷髏發出一聲鬼哭狼嚎般的慘叫,聞之讓人毛骨悚然,他被一桿骨矛洞穿了骨盆,氣的大叫道:“我X你祖宗十八代,你眼睛長在屁股上了嗎?往哪扔骨矛呢?我X!你他媽的不行投準一點啊,我@#¥¥#……痛死我了!”
  最終,蕭晨他們艱難的逃過了一劫。但是卻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蕭晨身中六七桿骨矛,其中四五根肋骨都險些折斷下來,上面的裂痕清晰可見。
  紅鉆骷髏更慘,一路上不斷的鬼嚎,他的骨盆上插了三根骨矛,完全被洞穿了過去。
  當蕭晨降落在一片滿是骸骨的古戰場上后,紅鉆骷髏到達地面時不斷的跳蹦兒,繞著那僅有的一座石山一口氣跑了一百零八圈,最后才將一口怨氣化成一句怒罵:“七殺城主我X你祖宗一百零八代!”
  兩人要多憋屈有多憋屈,剛在巨人城吃癟,回來又遭七殺城主截殺,雖然早已沒有血肉,但是依然有氣炸了肺的感覺。
  尤其是紅鉆骷髏要多郁悶有多么郁悶,艱難的將骨盆上的三桿骨矛拔下后,跳腳對天發誓道:“七殺城主等著瞧,我#¥%¥#……早晚我也要爆你后庭。”
  兩人整整修養了十幾天,才以火種將出現裂紋的骨骼修復,當然紅鉆骷髏的的創傷比較嚴重,不可能好的那么快,當蕭晨復原時,他的屁股上還有三個小洞呢。
  紅鉆骷髏欲哭無淚,每天都在指天發誓,如果誓言有效的話,七殺城主每天都要死上幾百次。
  蕭晨在一個月圓之夜終于煉化了那個紫鉆火種,周身頓時綻放出千萬道紫光,強大的火種自頭骨中四溢而出,將這個地域都照耀的亮如白晝。
  恐怖威壓浩蕩十方,夜空下所有火種生物都跪伏下來,朝著這個方向膜拜。
  看著那通體紫光閃閃,晶瑩剔透的高大骨體,紅鉆骷髏心中也是陣陣發顫,嚴格來說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見到的真正的紫鉆強者,不是沒有見過同等階的火種生物,但是超級進化者紫鉆生物卻是生平第一次見到。
  “大哥你終于晉階了,足可以橫掃同階強者了,一定要把那個天殺的七殺城主拆散。”
  事實上,蕭晨晉階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七殺城主報仇。
  不過,蕭晨的去的快回來的也快。
  “大哥你拆了七殺城主?”
  蕭晨搖了搖頭,感覺很郁悶,強大的七殺城主竟然深不可測,達到紫鉆階也無法奈何之。
  “七殺城不像外面傳言那般虛弱,我感覺七殺城主似乎有紫鉆三階的實力。”
  “啊,這個天殺的,竟然這么厲害,我何時才能夠爆他啊?!”紅鉆骷髏憤恨不已。
  “先回神村吧。”蕭晨心中也很憋悶,連連吃癟,讓他火氣很大。
  數日后,蕭晨他們回到了神村中。
  “骷髏先生你回來了……”小天涯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高興無比的捧著一串晶瑩的仙葡萄,吃的津津有味。
  “咦,這是哪里來的?”蕭晨驚奇無比,他可是知道死者的世界有多么的貧瘠,很難生長出如此靈物。
  “是爺爺和奶奶帶回來的,好多哦,全村每人都有份。”天涯興高采烈的說道。
  “刷”
  蕭晨留下一道殘影,瞬間消失了,快速尋到了兩位老人。
  “前輩你們……是不是進入九州,帶回來了很多靈果?”
  “是,不用擔心,我們知道分寸,不會國度采集的。”兩位老人都笑瞇瞇。相對與人間界來說,神村的孩子實在太苦了,過去從來沒有享受到過如此靈粹,而在九州差不多的大教派都有這樣的資源。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問真的可以將九州的實物帶到死者的世界來?”蕭晨的心很激動。
  李牧老人點了點頭,道:“我們第一次用空間戒指想帶些靈果回來,結果穿越空間回來時數枚珍貴的空間戒指都崩碎了,里面的靈果化成了飛灰。”
  趙英老人接著道:“唯有使用女媧圣祖留下的一枚瑰寶戒指方可以帶靈粹回來。”
  “女媧祖神留下的瑰寶……”蕭晨很驚訝,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問道:“可否借我用一次,我想自九州帶過來一些東西。”
  兩個老人略微猶豫了下,道:“可以,但萬萬不要遺失掉。”
  “多謝兩位前輩。”蕭晨的接過了那枚看起來猶如月輝凝結成的空間戒指,帶在骨指上后光芒點點,甚是不凡。
  最近被斷劍王與七殺城主逼迫的心中特別窩火,他心中有一股沖動,如果能夠將那九州海岸邊的巨大石像帶到這個世界來,那還不橫掃東部地域所有城池?!斷劍王與七殺城主肯定擋不住石人的驚天一劍。
  當紅鉆骷髏看到蕭晨興沖沖的離開神村時,暗暗腹誹,老大受刺激了!
  沉入骨洞底部,蕭晨穿越空間,再一次出現在九州大地之上,沒有耽擱片刻時間,他快速沖向東海。
  遠遠的就望到了那座巍然聳立的巨大石像,手中戰劍遙指九州心臟部位————dìdū方向。
  這對于蕭晨來說,就是一尊蓋世強者,如果帶入死者世界,縱然打到大陸最深處去,恐怕也少有敵手。
  但是,他興沖沖而來,到頭來卻失望無比,縱然是女媧留下的瑰寶戒指,也難以將石像收進去。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壞消息。
  “蕭晨……”不遠處的海岸邊,逆龍王騰空而起,高興的沖過來。
  蕭晨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他知道小倔龍經常來這里巡視,守護石像,以免遭人破壞。
  “跟你說過了,不用守護這尊石像,我會以另一種方式復生的。”
  逆龍王濃密的黑發如瀑布板,他飛到近前,道:“我只是來看看而已,我發現了一樣東西。”說到這里,他劃破次元空間,取出一個奇怪的物體,道:“這便是趙琳兒的秘密武器,不過這個似乎沒有發揮出威力,墜入海中,被我撈取了上來。”
  蕭晨接過來,小心的翻轉著看了又看,他上次可是親眼目睹了這宗器物的威力,知道里面蘊含了極其恐怖的力量。
  “給我吧,我帶回死者的世界去試試。”
  蕭晨來的快去的也快,就這樣又告別了九州。
  回到神村就將瑰寶戒指還給神族的兩位老人,蕭晨拉上紅鉆骷髏就向著七殺城飛去。
  “啥,大哥你就拿這奇形怪狀的鬼東西去破七殺城?真是要笑掉咱的大牙了,老大你是不是受刺激了,腦子有點……有點貴恙了吧?”
  蕭晨沒有搭理他,距離七殺城還有數十里時,直接將他扔了下去,距離地面還有上百米高呢,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摔的紅鉆骷髏暈頭轉向,險些散架,氣急敗壞的叫道:“我說大哥太不地道了,你放心的去送死吧,兄弟我先撤了,百八十年后回來給你報仇。”
  這個家伙非常沒義氣的逃之夭夭了。
  時間不長,遠處轟隆一聲巨響,像是天崩地裂了一般,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起,正在逃跑的紅骷髏被搖動的大地一下子掀飛了出去,嘴巴啃了一口泥土。
  當回過頭的剎那,他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張口結舌道:“我……我¥#%¥#……他媽的這下七殺王八蛋再不死沒天理了,太解恨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