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365 祖宗一百零八代

遠處,煙塵沖天,巨大的蘑菇云籠罩四野,一股恐怖的強大波動穿透而來。
  縱然紅鉆骷髏相距遙遠,也感覺到了一股毀滅xìng的氣息,被無形的能量浪濤沖擊的連啃了數口泥土。
  他瞠目結舌,同時心生恐懼,一股輻shèxìng的微妙能量在整片天地間浩蕩,他急忙以火種之能量籠罩自己的骨體,晶瑩的骨體上閃爍出點點光輝。
  如此,才隔斷了那毀滅xìng的氣息。
  紅鉆骷髏一蹦老高,沖著遠方大叫著:“七殺城主你再不死就沒天理了。”
  這個時候,蕭晨從天空中搖搖晃晃的墜落了下來,他方才被一股強大的氣浪掀飛了,還好及時以火種的能量擋住了毀滅xìng的輻shè。
  “大哥你那是什么法寶,太夸張了吧,鬧出這么大的動靜。”紅鉆骷髏大獻殷勤,絲毫不記得剛才自己逃之夭夭的事情了。
  “進里面去看看七殺城怎樣了。”蕭晨指著遠處籠罩著蘑菇云的地帶。
  紅鉆骷髏二話不說,嗖嗖向前沖去,但不多時又亡命般逃了回來。
  “救命啊救命,才一接近我就差點散架,還是等邪門的云朵散盡再進去吧。”
  兩人靜靜等待,直至過去很久,天地間漸漸平靜下來,他們這才共同上路。
  當來到事發地點,紅鉆骷髏當時就傻眼了,大叫著:“七殺城呢?七殺城哪里去了?”
  眼前所見無疑是震撼的,強烈的輻shèxìng能量在天地間激蕩,原七殺城所在地已經化成一片廢墟,徹底從大地上抹去了。
  如果不是還有些瓦礫,證明著七殺城存在過,很難想象片刻中前這里曾經有過一座非常出名的死者城池。
  這個可怕的結果讓紅鉆骷髏徹底懵了,傻呵呵的在立在那里,過了好久才驚叫道:“太邪門,太恐怖了!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今后還怕誰?”
  說到這里他熱切的看著蕭晨,道:“大哥這種武器太恐怖了,還有嗎?”說到這里,紅鉆骷髏雙眼冒賊光,道:“大哥,干脆我們一不做二不休,給巨人城來也來這么一下,斷劍王那個家伙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實在該殺……”
  眼前的廢墟非常寂靜,唯有輻shèxìng的能量在蕩漾,七殺城徹底成為了歷史,永遠的消失在了地平線上。
  “搜索一下,然后我們趕緊離開。”
  聽到蕭晨如此說,紅鉆骷髏不敢耽擱,知道確實該如此,畢竟將一座城池徹底毀滅了,如果被其他人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妙事。
  廢墟中早已沒有一具完整的火種生物,全都崩碎了,大多都已經化成粉塵。
  蕭晨他們兩人搜尋了很長時間,在廢墟外一片地帶發現了半具奇特的殘骨,有點點晶瑩的光澤在閃爍。
  “是七殺城主那個王八蛋。”
  蕭晨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家伙真是強大的離譜,如此毀滅xìng的打擊,都沒能夠就將它徹底殺死,竟然被它逃到了城外。
  不過,此刻七殺城主與死并無兩樣了,下半身已不知道去向,可能早已在城中灰飛煙滅了。而上半身也殘缺不全,甚至頭骨都少了大半部分,只留下部分殘余的火種在騰騰跳動。
  看到七殺城主如此破敗不堪,紅鉆骷髏不自禁又打了冷顫,強大的七殺城主就這樣被毀了,那武器堪稱猛的一塌糊涂,讓他心中陣陣發毛。
  “大哥不是我說你,那么強大武器你悠著點用啊,你看多么強大的火種就被這樣毀去了大半,實在太可惜了。”紅鉆骷髏滿是遺憾之sè。
  蕭晨將那殘碎的雪白頭骨撿起,當場開始煉化起來,強大的威壓頓時向著四面八方傳蕩而去,紫sè火光自蕭晨的骨體上爆發而出,他通體猶如紫sè神玉一般神光四shè。
  “轟”
  當最后一點火種被蕭晨煉化吸收后,一股鋪天蓋地般的強大的氣息爆發而出,當場將紅鉆骷髏掀飛了出去,這里零星散落著的一些白骨頓時崩碎,化成了沙塵。
  蕭晨周圍神火騰騰跳動,紫sè霞光一道道迸發而出,紫鉆神骨綻放出漫天光芒,猶如紫氣東來,令這里瑞彩千萬條。
  紅鉆骷髏當場目瞪口呆,道:“晉階了……達到紫鉆二階了,難道說七殺這個王八蛋真有三階的實力,不然部分殘余火種怎么可能有如此效用呢?”
  “七殺城主確實有紫鉆三階的實力。”這個時候,蕭晨收斂了漫天的紫光,紫鉆骨體通透光亮,晶瑩如玉,內蘊有強大的力量。
  “大哥你都紫鉆二階了,我還在紅鉆混呢……”紅鉆骷髏酸溜溜。
  “我會想辦法幫你的。”蕭晨注視遠方,感覺到了有強者在接近,道:“趕緊來開這里。”
  “好。”紅鉆骷髏不再廢話,咬牙切齒的將七殺城主的殘碎骨體抓在手中,向著遠方飛快遁去。
  蕭晨退到遠空,注視著廢墟,不多時他就看到破軍城主帶著一批人感到了此地,而后貪狼城主從另一個方向也趕到了。
  七殺、破軍、貪狼三城向來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辱俱辱,看到眼見這可怕的景象,兩大城主頓時驚的目瞪口呆。
  “難道大陸深處的恐怖王者來到了外部地域,不然怎么可能一擊毀滅一座城池?”
  “查,一定要徹底查清。”
  兩大城主震怒無比。
  蕭晨無聲無息的退走了,去追趕紅鉆骷髏。
  兩個始作俑者消失了。但是,整片東部地域徹底沸騰了。一擊徹底抹平了一座城池,這需要多么大的力量?恐怕就是東部地域的第一強者也做不到。
  在那遙遠的過去,不是沒有發生過如此可怕的事情,但那都是因為大陸深處的王者爭鋒波及到了外部地域所致。
  難道說,有大陸深處的無上王走出來了不成?
  一時間整片東部地域人心惶惶,所有強大的火種生物都有了不安的感覺。
  同一時間,大陸深處竟然再一次傳出少女的飄渺歌聲:“魂兮歸來!去君之恒干,何為四方些?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魂兮歸來……”
  一首招魂曲震動整片東部地域。
  招魂曲響起后,外圍地域不少火種生物不由自主向著大陸深處走去,它們像是失去了自我意識,朝著著一個方向前進,以朝圣之心晝夜不停前行。
  縱然是許多強大的城主竭盡所能阻止,也難以起到任何作用,最終各大城池最起碼少了四分之一的火種生物。
  一望無際的白骨大軍,懷著朝圣的心態,進入了大陸深處。
  這絕對是多年來少有的大事件,在那些強大的火種生物的記憶中,類似的事件似乎在數百年前一個強大君主崛起時曾經發生過。
  難道說那猶如少女般的歌聲,乃是一個強勢崛起的君主發出的不成?她……在召喚自己的大軍,將要組建一個強大的死亡王朝?
  但是,其他君主會置之不理嗎?大陸深處多半又要爆發大戰了。
  歌聲繚繞三rì才停下,大陸外圍地帶的火種強者均非常不安。
  “七殺你牛叉,起來啊,跟我大戰三千回合,保準打的你連南北都分不清。”已經過去多rì了,紅鉆骷髏每天都還要對著七殺城主的殘骨咒罵一番。
  這也難怪,直到現在他骨盆上還有三個小洞沒有愈合呢。
  蕭晨是相當的無語,這個混蛋也就是這個時候敢大言不慚,真正面對七殺城主時比兔子跑的都快。
  看到蕭晨眺望死亡大陸深處,呆呆立了多半rì了還一動不動,紅鉆骷髏奇道:“大哥你不會也受那招魂曲影響了吧?”
  “沒有,我在想是不是應該現在就去大陸深處看一看。”
  “啊,危險的想法,千萬不要自殺啊。歷來,都是外圍地域的最強者才敢深入大陸深處,不然境界不到,進去有死無生。”
  蕭晨沒有言聲,轉身回到了石洞中。
  這是一片古戰場,僅有一座石山,是他們目前的據點。
  紅鉆骷髏暗暗嘀咕,蕭晨這幾rì太怪了,總是擺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姿勢,偶爾還會發出奇怪的jīng神波動,讓他難以理解。
  如此,蕭晨靜靜在石洞中盤坐了多半個月,突然以火種震動出一股極其神異的波動。
  “嗡”
  巨大的天音像是黃鐘大呂一般莊嚴、正大、高妙、和諧。
  直震的紅鉆骷髏一個趔趄,險些翻倒在地,他吃驚的望著石洞。
  “嗡”
  又是一聲浩大威嚴的jīng神jīng神音波,震動的整座石山都顫動了起來,緊接著洞口直接崩裂了,蕭晨大步而出,頭骨中火種騰騰跳動,似乎比這之前旺盛了不少。
  “大哥你又jīng進了?”紅鉆骷髏露出不可思議的神sè,蕭晨雖然沒有晉升入紫鉆三階,但火種明顯盛烈了一些,他不解的嘀咕道:“可是你并沒有煉化任何火種啊……”
  “并非僅僅煉化火種才能提升實力。”蕭晨心中也很激動,本源八音當中的“嗡”字天音,終于被他再一次發揮了出來,這本就是需要靈魂震動才能夠發出的奇學。
  “嗡”字天音主宰生與死,正是目前他最缺乏的力量。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蕭晨不斷震動“嗡”字天音,以生的力量修復他的靈魂,火種頓時變得強盛了不少,照這樣下去縱然是進入紫鉆三階也不是不可能。
  這一些列變故驚的紅鉆骷髏目瞪口呆,叫道:“我聽說大陸深處流傳有凝煉神魂的法訣,但都掌控在至強的君王手中,大哥你怎么也可以凝練神魂啊?”
  “好好努力,虧待不了你。”蕭晨丟下這一句話后一個閃縱便消失在了地平線上,像是在穿越空間一般快到極速。
  直至傍晚,夕陽染紅了古戰場,蕭晨才回歸。
  紅鉆骷髏遠遠的看到蕭晨托著一個雪白的頭骨而回,頓時激動的大叫了起來,他感覺到了頭骨中蘊含的強大氣息,他知道蕭晨履行諾言,要幫他晉階了。
  “大哥,小弟對你佩服的五體投地,以后大哥讓我打狗我絕不罵雞,大哥讓我往東我絕不向西……”
  “別肉麻了。”聽的蕭晨都快起雞皮疙瘩了,將頭骨直接扔給了他。
  紅鉆骷髏原地打坐,開始煉化強大的火種,只是剛剛開始便又大叫了起來,道:“大哥救命啊……我要被反煉化了。”
  蕭晨一指點在那顆頭骨之上,頓時令之崩裂成數半,如此紅鉆骷髏才心有余悸的擺脫危境,道:“竟然是一顆堪比紫鉆的強大火種,太太太棒了。”
  跨階進化,縱然身為超級進化者,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紅鉆骷髏整整盤坐在古戰場中半個月有余,才完全煉化那強大的火種,晉升到了紫鉆一階。
  此后,或許該稱呼他為紫鉆骷髏了。
  直至這時他才站起身來,屁顛屁顛的跑到蕭晨的近前,再一次表達謝意。
  “大哥你殺的肯定不是無名之輩吧?”
  蕭晨看了他一眼,道:“那是破軍城主手下的第四號戰將。”
  “是他,我聽說過。”紫鉆骷髏一驚,道:“大哥是不是要對破軍城出手了?小弟到時候定然會沖鋒陷陣。”
  “等我晉升到紫鉆第三階就動手。”
  蕭晨說完這些便進入了石洞中。而后,每rì都發出震動人靈魂的jīng神波動,依靠本源八音中的嗡字天音強化靈魂火種。
  每rì間,石山都都會崩裂下不少巨石,而落在洞口附近的山石更是會被在第一時間震的粉碎。
  紫鉆骷髏看的目瞪口呆,不敢打擾,就在附近的地域游蕩,倒被他闖出了好大的一片名聲,周圍所有人都知道了這里有個紫鉆王者。
  光yīn荏苒,不知不覺間,整整一年過去了,古戰中的那座石山竟然徹底的消失了,在嗡字天音下灰飛煙滅。
  蕭晨終于起身,站起的剎那,方圓百里內的火種生物全都跪伏了下來,紫鉆骨體在陽光的照耀下晶瑩璀璨,一道道瑞彩沖上高空,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般浩蕩了出去。
  沒有煉化任何強大的火種,他依靠本源八音凝煉神魂,達到了紫鉆第三階,甚至有破入黃鉆境界的趨勢,絕對是這片地域最強大的火種生物。
  “大哥你終于出關了。”紫鉆骷髏第一時間趕了回來。
  蕭晨點了點頭,道:“該活動活動了。”
  兩人離開了這片古戰場,漸漸的紫鉆骷髏發覺有些不對勁,道:“大哥再向前走,就要到達破軍城了。”
  “就是去破軍城,今天我們取而代之。”
  “就……就我們兩個?”紫鉆骷髏有些發呆,道:“不用……尋些幫手嗎?”
  “我們兩個還不夠嗎?”蕭晨沒再多說,大步向前走去。
  “說的也是,城主級別的對決,其他火種生物只能靠邊站。”紫鉆骷髏一路上嘀嘀咕咕,道:“一戰傾城,舉世矚目,萬古流芳,永垂不朽……”
  這個家伙唧唧歪歪,亂七八糟的磨嘰了一堆。
  破軍城在望,兩人毫不掩飾的逼近了過來。
  城門口有不少火種生物在把守,遠遠的看到兩個通體紫光燦燦強大火種生物走來,驚的立刻關閉了城門,慌忙去向破軍城主稟報。
  最近有不少冒牌紫鉆火種生物出現,不過它們縱然有了紫鉆骨體,但是由于不是真正的超級進化者,根本沒有那種強者的威壓。
  而眼前這兩個強大的火種生物,透發出的恐怖氣息,讓守城的所有火種生物都感覺心悸,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絕對是強大的挑戰者。
  就像流浪的雄獅總挑戰有領地的獅王取而代之一般,火種生物亦如此,任何一座城池的主人都不是永遠不變的,所有火種生物都明白這一點。
  在這一刻,紫鉆骷髏表現的很強勢,大喝了一聲,當先沖到城門前,一拳轟出,城門應聲崩碎。
  紫氣狂涌,威壓一方,所有守護城門的火種生物都如cháo水般快速退走。
  城中,傳來一聲厲嘯,破軍城主得到稟報,第一時間殺來。
  聲音未到,它已經化成一道白芒沖至近前,可想而知速度有多么的快。
  紫鉆骷髏頓時一驚,快速退了回來。
  破軍城主的身后另跟著三名強者,頭骨中火光燦燦,冷冷的凝視著兩個紫鉆強者。
  “大哥不妙啊,破軍城主身后那三個白骨強者,似乎都有紫鉆一階或二階的實力,你擋得住破軍城主,我擋不住那三名強者啊,要不我先撤退……”
  蕭晨真想給他一腳,這個家伙典型的鼠膽,發現不妙就想逃之夭夭,從認識他到現在每次都是如此。
  “七殺城主是我們兩個干掉的。”蕭晨直截了當的說道。
  破軍城主一聽,當時就殺機畢露。
  紫鉆骷髏則叫苦不迭,這下沒后路了。
  破軍城主雖然震怒,但是卻沒有立刻動手,畢竟眼前有一個貨真價實的紫鉆三階強者,對于它這樣的三階白骨生物來說威脅非常大。
  盡管它想殺死蕭晨,但是理智告訴它最好此刻退走,不然面對真正的同階紫鉆生物,恐怕有死無生。
  蕭晨剎那間捕捉到了它的意圖,根本不給他機會,化成一道紫光沖了過去,掌刀破碎虛空,直接斬向它的頭顱。
  破軍城主迅如鬼魅,留下一道殘影,躲避過這凌厲一擊。
  但是蕭晨如影隨形,神奇的古戰技層出不窮,瞬間就壓制住了破軍城主。
  不得不拼命,破軍城主大喝,周身全都被熾烈的火種光芒籠罩了,它想燃燒火種提升力量,與蕭晨死拼。
  與此同時,另外三名強大的白骨生物同時撲向了紫鉆骷髏。
  “大哥救命啊……”紫鉆骷髏開始鬼嚎。
  到了現在,蕭晨沒有保留,嗡字天音出口,浩大的聲音震動天地,破軍城主的雙臂當場就化成了塵埃。以仗它速度如閃電般迅疾,躲避過了最強橫的一股靈魂顫音,不然可能形神俱滅了。
  雙臂剎那灰飛煙滅,還是驚的他亡魂皆冒,震驚無比,道:“這是君王才懂得的煉魂神訣,你……你怎么也懂得?”
  蕭晨沒時間與它解釋,化成一道紫光沖了過去,連續劈出一百零八記掌刀,最終“砰”的一聲斬在它的胸前。
  “嘩啦”一聲,破軍城主骨架崩碎,頭骨骨碌碌滾落在地,被蕭晨一指彈裂。
  “大哥救我……”紫鉆骷髏連竄帶跳,狼狽不堪,面對比他強大一階的白骨生物,縱然是紫鉆骨體亦無能為力。
  蕭晨如一道紫芒沖了過去,一拳直接將一名白骨生物的胸骨打碎,穿透了過去,而后猛力一震,白骨碎裂了一地,只余頭骨完好如初。
  而后他一轉身,一腿橫掃而出,將另一具白骨生物攔腰截斷,骨架崩碎在地。
  第三名白骨強者想要逃遁而去,但是蕭晨早已將之鎖定,化成一道紫光后猶如飛來一般,一爪直接將起頭骨洞穿摘了下來。
  斬殺三名強者猶如探囊取物,看的紫鉆骷髏徹底直眼。
  “我們……占領……占領了破軍城?”紫鉆骷髏宛如在夢中一般,他很慚愧,基本上什么忙都沒幫上。
  蕭晨瞥了他一眼,道:“打掃戰場。”
  紫鉆骷髏心有愧意,趕緊屁顛屁顛的行動起來。
  全城震動,破軍城迎來了新的主人,頓時讓城內的火種生物們惴惴不安。
  不過,很快破軍城又平靜了下來,十幾年前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不過是變換了一個主人而已,其他應該不會改變很多。
  紫鉆骷髏發揮了自己能忽悠的本事,開始在城內安撫眾多白骨生物,他的賣相可謂足夠好,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紫鉆王者,再加上忽悠的本領一流,城內的火種生物們很快就放下心來。
  消息在第一時間傳了出去,破軍城易主,震動四方!
  整片東部地域一片喧嘩,兩個強大的紫鉆王者占領了破軍城,這真是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
  畢竟超級進化者非常罕見,而這次竟然出現兩大強者聯手攻城,讓很多城池的主人都感覺事態非同尋常。
  當一切穩定下來后,蕭晨將三階的破軍城主的頭骨丟給了紫鉆骷髏,道:“這次攻城是因為你實力不濟,才沒有任何表現,現在你將它煉化吸收。而后去講貪狼城拿下。”
  “啊,我獨自去拿下貪狼城?大哥你去哪里?”
  “你煉化這顆火種后,就是紫鉆三階的強者了,難道連還怕同階的貪狼城主不成,要知道你是超級進化者。”
  “貪狼城主要是有足夠強大的手下輔助怎么辦,我是不是有些人單勢孤啊?”
  蕭晨將破軍城主的三名強大的手下的頭骨扔了過去,道:“你也造就三個強大的手下。我將遠行,希望回來時你已經拿下貪狼城。”
  說完,蕭晨便離開了破軍城,一路西行,他想回人間去看一看。
  路過神村,蕭晨并未停留,直接來到了骨井所在的城池,他覺得在東部打下一片疆土后,應該首先回來占領這座城池。
  距離上次進入九州已經過去一年多了,他迫切想回去看一看。
  七彩光華閃爍,蕭晨穿越重重空間,再一次出現在九州大地之上。
  在死城外出現后,他一路東行,來到了東海之濱,想看看石像是否出現了問題。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一陣震天的大笑聲:“哈哈……哈哈哈……這個世界將因為我而多姿多彩!”
  蕭晨頓時震驚,聲音是如此的熟悉,而后他看到那巨大的石像上,一個高大的身影睥睨天下,透發出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動,那個人竟然與他……一模一樣!
  而在石像前方的天空中,九頭神蛇與煉氣士葉九重嘴角都掛著絲絲血跡,正在冷冷的凝視著石像上大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