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66 重掌本源天音

海水卷起重重白色浪濤,巨大的石像如山岳一般矗立在海岸邊,似乎在鎮壓著九州外的怒海,手中的那把戰劍遙指dìdū,透發出一股強大的無形氣勢。
  而此刻一個身材高大魁偉,眸綻冷電的青年,黑發飛揚,如神似魔般站在石像的頭頂之上,俯視著下方,大有睥睨天下,惟我獨尊之氣概。
  大笑聲震動的海水都連連咆哮,囂狂不可一世,對面的九頭神蛇與葉九重明顯吃了大虧,嘴角掛著絲絲血跡,臉色皆有些蒼白。
  “傳說中死去的蕭晨竟然還活著,如果傳到九州去,必然會天下震動。”九頭神蛇周身忽然忽彌漫出蒙蒙白色神光,像是銀色的熾烈神火燃燒了起來。
  似乎不甘于方才交戰失利,九頭神蛇傳蕩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一片白茫茫的光芒自他身體綻放而出,他一步數百丈遠,自原地消失,剎那就出現在石像頭頂上方,一拳轟向那有血有肉的蕭晨。
  石像上的身影更快,騰空而起,左手探出,猶如天魔爪一般竟然透發出一道道可怕的烏光,搭向九頭神蛇劈來的右手的腕部,如果被他抓住定然骨斷筋折。同時潔白如玉的右手,劃出一片圣潔的光輝,直接斬向九頭神蛇的頭顱。
  九頭神蛇一驚,右拳加速轟出,直取“蕭晨”的心臟部位,同時左手五指并在一起,如刀般切向那斬向他頭顱的右手。
  “砰砰”
  劇震!
  天空中像是有小行星碰撞一般,爆發出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動,兩大強者在天空中錯身而過。
  九頭神蛇心中震驚,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人嗎?沉寂多年,眾人都以為他已經殞落,但卻在若干年后突兀強勢歸來,打的他都險些吐血。
  刷刷空中兩人如風似電,在虛空中邁步,留下一道道殘影,再一次沖向一起。
  “蕭晨”攻擊凌厲而又霸道,左手烏光爍爍,天魔爪影不斷撕裂天空,而右手晶瑩如玉,猶如上蒼的手刀,摧枯拉朽,破滅一切。
  這是完全不同屬性的力量,但卻都被他發揮到了極致,并不相沖突。
  九頭神蛇心中驚疑不定,在過去他雖然未曾與蕭晨見過面,更未交過手,但是卻對其成名戰技知之甚深。可是眼下所見,卻超出了以前掌握的資料。
  這個“蕭晨”展現出了極其玄奧復雜的古戰技,那烏光閃閃,猶如天魔爪的左手,看似擊向九頭神蛇的右拳,但實際上卻籠罩了他半邊身子,竟然包含有空間的變化。
  同時,那如羊脂美玉般的右手掌刀,似乎能夠未卜先知,封擋了他所有退路,隱隱有時間的力量充盈在內。
  這是一種極其恐怖的戰技!
  九頭神蛇心中的震驚是無以言表的,不死九蛇神通再無保留,死亡的氣息頓時浩蕩四野,他的銀色長發似熾烈的火焰般舞動起來,整片海域都在跟隨搖動。
  他一身化出九身,分處不同次元空間,向著“蕭晨”發動猛攻,白茫茫的罡氣籠罩了這片空間。
  時間與空間相相結合的力量,那是非常可怕的!不說破盡萬般神通也差不多。
  這個“蕭晨”雖然并沒有以左右雙手真正將時間與空間的奧義發揮到極致,但是已經了有這種兩種力量在內激蕩,九頭神蛇最終還是被禁錮了,而后被一掌劈飛了出去,連續咳血不斷。
  “有我無敵!”這個“蕭晨”僅說了這四個字,獨自一人站在那里,猶如磅礴巨海般,仿似永不可戰勝。
  不過在外人看來,卻是非常的欠扁。就連在大海中觀望的紫鉆骨體蕭晨,都感覺這個家伙欠揍。
  不遠處,葉九重爆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波動,“鏗鏘”之音不絕于耳,青銅戰甲不斷自體內浮現而出,覆蓋在了他的體表,他的周身籠罩上一層青銅寶衣特有的金屬光澤,沖天的殺氣更是剎那透發而出,天空都在顫栗。
  他過去雖然未曾見過蕭晨,但是關于這個人的傳說太多了,簡直就是修真一系的噩夢,多年過去后傳說中已經殞落的人物再次出現,讓他心中戰火熊熊燃燒,縱然方才已經吃了一次虧,但是依然忍不住再次殺來。
  修真法寶圣潔如月輝,璀璨如朝霞,一座十八層寶塔從天而降,向著“蕭晨“籠罩而去,葉九重并指如刀,隨著他的指點,寶塔光芒千萬道,越來越大,就要將“蕭晨”籠罩在里面。
  “蕭晨”似乎知道厲害,雙手托天,生生抵擋住了壓落而下的巨塔,而后爆發出如同黃鐘大呂般的宏大聲音。
  八個重疊的世界浮現而出,輪轉起來,大海中浪濤沖天,卷上高空,白茫茫的浪花如千堆雪山在搖動一般。
  八相世界的力量無比可怕,當場就將天空中的十八層寶塔削去了三層,這還是葉九重戰斗經驗豐富,瞬間令寶塔避過的原因。不然,恐怕這座寶塔會遭受更為嚴重的破壞。
  葉九重臉色蒼白,連續噴出三口血浪,帶著十五層寶塔倒飛了出去。
  這就是傳說中已經殞落的那個人嗎?如此戰力恐怕天下間已經沒有幾個人是其對手,葉九重與九頭神蛇退在遠空,凝視著已經落在巨像頭頂上的蕭晨。
  “付出一定的代價,我完全可以擊斃你們,但是我不想那樣做。你們的修為很強大,今后可以作為我的手下。”站在巨像頭頂上的高大身影,看著遠空的兩大強者,如此說道。
  “你在說夢話。”葉九重手托縮小的寶塔,聲音很冷漠,道:“不以一時勝敗論英雄,你還不能列入天下十強,卻如此狂妄自大,能殺你的人超過十指之數。”
  “閑看庭前花開花落,漫隨天外云卷云舒。我坐看九州這么多年,如果沒有相應的實力,怎么會出現?這個世界將因為我而多姿多彩。”
  這個“蕭晨”可謂狂到極致,讓兩大強者都想一刀斬了他。
  九頭神蛇話語冷漠,道:“我真名為九頭龍,并非九頭神蛇,黃金獅子王都怵我三分,有朝一日你會見到我的龍身的。”
  “這樣說來我是不是先滅掉你呢?!”“蕭晨”冷笑著,背負著雙手,雙腳不動,卻快速朝著九頭神蛇飛來。
  “沒有人可以真正殺死我。”九頭神蛇說到這里,化成九道銀光,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縱然此“蕭晨”雙手如電,但也只攔下三道而已,雖然狠狠的碾碎在了空中,但遠空中很快又重新凝出了三道銀光。
  “有點意思……”他并未追趕,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像是絕代高手在點評小輩的手段一般。
  九頭神蛇與葉九重算是徹底敗了,當下不再多說什么,向著遠空飛遁而去。
  “等一等。”背負雙手的“蕭晨”沖著遠空傳音,道:“你們傳話趙琳兒,我與她有緣,他日當進dìdū迎親,身為九州女皇,倒也與我相配。”
  遠空,兩大強者身形一頓,顯然被這則消息短暫的驚了一下,而后快速消失。
  而在更加遙遠的海域中,骨體晶瑩燦燦的真正蕭晨,則如被九道天雷劈中了一般,迎娶趙琳兒?真是瘋了!
  在這一日,天下震動,一個傳說中殞落多年的強者竟然再現于世,讓所有人都感覺不可思議,修煉界一片沸騰。
  dìdū皇宮中,趙琳兒得知消息后,先是拍碎了一張寒玉桌,而后又笑了起來,道:“好啊,既然他有此心,那就看看他有沒有那樣的實力了。將秘密武器都給我預備好,看他的**強悍,還是毀滅性的武器強悍。”
  近幾日來,東海之濱熱鬧非凡,不斷有有修者尋來。
  巨大的石像已經矗立在海邊一年有余,沒有人可以將之損毀,任誰也沒有想到傳說中那個殞落多年的蕭晨在此再現于世,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消息屬真,將會引發何等的“地震”。
  連續多日來,海岸邊不斷有流血事件發生,立身在石像頭頂上的“蕭晨”無情出手,打殺了一批冒犯者。可謂狂名遠播,再撼九州。
  蕭晨靜靜觀察了半月有余,他發現這個人有著完整的靈魂,并非殘魂,就像他一般早已將魂魄補全。
  像要與之融合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兩人相見,恐怕必然要殞落一人方可!
  這是當年留在石像中的殘魂嗎?他竟然修成了一身絕世神通,似乎非常強大。蕭晨心有感慨,不過總覺得像是遺忘了什么,沉默片刻后他驀然想起,當年自廬山進入龍島的那個人,與他一模一樣。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說早在多年前,殘魂就已經出現在了這個世上?如果按照時間推算的話,當年那個人甚至比他自長生界早回人間一年。
  想到這里,蕭晨便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時間推算成立的話,那就是說二十四劍穿身擋祖神時,他被封困了一年有余才脫困,而那個人確是沒有被封住,當時就進入了人間。
  蕭晨感覺脊椎骨都在冒涼氣。
  這個人也修補好了殘魂,隱伏這么多年,直到這時才現身,回到石像前為了什么?
  蕭晨已經隱隱感覺到,石像內部已有裂痕,恐怕不久的將來會崩碎。眼前的“蕭晨”多半是為了二十四戰劍而來。
  “蕭晨你又活了,這……怎么可能?!”
  “他就是傳說的那個人?”
  海邊又來了一批修者。
  “我千古不滅,萬古長存,世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抹除我。”石像頭頂上的人說不出的囂狂。
  接下來的戰斗是毫無懸念的,闖入者被無情收割去了生命。
  看著石像上那個狂態畢露,一副惟我獨尊樣子的狂徒,紫鉆骨體蕭晨感覺這個家伙真是欠扁。
  就在這時,那如神似魔的身影似乎覺察到了什么,猛的回頭向著這片海域望來,喝道:“出來吧,早在多日前我就感應到有人在窺視了。”
  蕭晨不再躲避,自大海中騰空而起,紫光閃閃的骨體,在碧海中格外的妖異,讓那石像頭頂上的“蕭晨”大感驚訝。
  “你是什么人?”他蹙眉喝道。
  “我……是一個你無法想到的人。”蕭晨的紫鉆骨體,靜靜立身在虛空中。
  這是兩人第一次真正相對。
  “故弄玄虛,在我面前裝神弄鬼,實乃當誅。”有血有肉的蕭晨冷冷的凝視著海中的身影。
  紫鉆骨體蕭晨很平靜,道:“有血有肉要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莫要失去時遺憾,你太狂妄了,恐怕很難善終。”
  “你在作秀嗎,敢裝作世外高手點化我,今天我覺得有必要讓你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有血有肉的蕭晨聲音撕裂了天空,在大海上空隆隆回響。
  “我是過來人,好言相勸你不聽,吃虧就在眼前。”紫鉆骨體蕭晨在虛空中前行,緩緩向著石像走去。
  “哈哈哈……”有血有肉的蕭晨大笑,而后面色轉冷道:“雖然不知道你的來歷,但是我有一種感覺,必須要殺死你,我們間只能有一個人可以活在這個世上。”
  紫鉆骨體蕭晨暗暗吃驚,整個家伙的靈覺太敏銳了,完全繼承了他當年的優點,竟然敏銳的捕捉到了玄機。
  “說的對,你我注定只有一個人可以活下去。”
  “那你就就去死吧,永遠的自這個世上消失。”有血有肉的蕭晨凌空飛來,雙掌劃動,向著骨體蕭晨劈去,左手烏光爍爍,右手晶瑩如玉,蘊含著空間與時間的力量,威能不可想象。
  但是他驚愕的發現,雙手劃破虛空,空間與時間都因他而短暫錯亂,卻并沒有阻擋住那個紫鉆骨體。
  紫鉆骷髏像是一道虛影般,被他的雙手輕易的劃過,穿透了出去。這頓時令有血有肉的蕭晨大吃一驚,身形一動,遠退出去數百丈遠。
  “你現在的實力確實比我強,比當初巔峰狀態的我還要強大。”紫鉆骨體蕭晨邊說邊不緊不慢的走向石像,道:“但這又能如何?眼前就有你無法抗衡的力量。”
  刷紫色光影一閃,骨體蕭晨憑空消失了,但緊接著巨大的石像震動了起來,那遙指九州的巨大石劍驀地調轉了過來,直指大海上空的身影。
  “怎么會這樣?!”這讓有血有肉的蕭晨頓時驚呼出聲,道:“一年前驅動石像到此的人便是你?”
  “不錯。”紫鉆骨體蕭晨再一次與石像融為了一體,巨大的石劍立劈而下。
  雖然并無劍芒爆發而出,但是有一股無形的罡氣已經將大海劈出一條巨大的溝壑,海水翻涌向兩旁,露出了海底,浪濤沖天。
  如此威勢驚天動地,有血有肉的蕭晨盡管第一時間躲避了出去,但是依然被一股狂霸無比的氣浪掀飛了,翻飛出去上千丈才穩定下來。
  “嘿……嘿嘿……”有血有肉的蕭晨不知是冷笑,還是在怒笑,如一道閃電般沖了回來,一雙充滿邪異力量的雙手打破了時間與空間的禁錮,向著巨大的石像頭顱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