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68 變天

武夷山位于九州東南部,素有“碧水丹山、奇秀甲東南”之美譽。奇峰怪石,數不勝數,或如直立刀劍,雄峻險要,或如圓潤陶筍,亭亭玉立。更有清泉、飛瀑、山澗、溪流,流水潺潺,充溢靈氣武夷山中,戰族強者一頭火紅色的長發,猶如烈焰在燃燒,雙目綻放出奪目的光芒,他一步數十丈遠,迫到近前,道:“你縱然是虛無的,我也有辦法逼你出來。”
  他的雙眼射出兩道妖異的光芒,射向蕭晨的虛幻身影,空間竟然在塌陷,如蜂巢般的黑洞出現在蕭晨周圍,將那里籠罩、淹沒了。
  看破虛空,直視本源,似乎可以斬斷蕭晨與死者世界的聯系,猶如一把天刀一般劈斬在了蕭晨的身上,頓時讓他的虛幻身影如遭雷擊,顯化出了真身。
  這絕對是一個異常恐怖的強者,第一次有人可以逼得蕭晨由虛凝實,他沖出那片虛無的所在,立身在一塊巨石上,驚異的看著這個紅發青年。
  戰族,一個古老而又強大的種族,堪與最古老的神祗媲美,已經消失在天地間無盡歲月。
  他們是天生的戰斗者,具有無以倫比的天賦,幼時不用自主修煉,他們的戰力也會與日俱增,只要成年便有半神境界以上的實力。當然如果艱苦修煉,成就會更佳,這一族最不缺少的便是強者。
  上天是公平的,也許是因為他們太強大了,比不龍族弱多少,所以歷來他們的人口數量都極其稀少,最強盛時也沒有超過萬人,最少時則區區數十人,瀕臨滅族。
  紅發青年像是一尊上古的神祗,完全看不出修為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境界,立身在那里已經與天地融為一體。
  他明明就站在一塊巨大的山石之上,但是身體仿佛消失了一般,讓人無法感應到,唯有一雙眸子,綻放著犀利光芒,證明他立身在那里。
  他將蕭晨逼出來后默默打量了很長時間,才開口道:“你不屬于整個世界,但我不知道你究竟來在哪里。我的敵手快到了,現在給你一個開口的機會,說出自己的來歷,不然只有一個下場————毀滅。”
  這幾日的所見所聞對蕭晨的觸動很大,有血有肉的蕭晨已經足夠強大了,但是現在卻有一頭神圣巨龍可與之抗衡,殺到了極西的荒苦之地,而現在又出現一名根本看不出深淺的戰族高手,不得不讓他感嘆,天下間人族的主角位置恐怕將要變換了。
  要知道百族將要出世啊,現在不過只有兩個強大的種族剛剛走出兩三名強者而已,更多的不世高手定然會接連出現。
  “馬巴奧,我來了。”
  就在這時,遠空傳來一聲長嘯,一道黃金神光猶如神虹般,劃破長空而來,璀璨奪目,漫天都是金色的光彩。
  這是就戰族強者等待的敵手嗎?強大的能量波動讓整片武夷山都在顫動,可想而知這個人有多么可怕。
  紅發的戰族強者馬巴奧,感應到遠空的強大波動后,整個人猶如一座巨山般爆發出無以倫比的恐怖能量波動,不是針對遠空的高手,而是面向蕭晨,道:“賜予你死亡。”
  像是一個無上王者在宣布審判一般,一指向前點來,一道妖異的紅色光芒,瞬間撕裂天空,直接將蕭晨籠罩,可謂快到極致。
  這是蕭晨所見過的最為凌厲與恐怖的指法,像是一條紅色的祖龍絞殺了過來,如今沒有八相極速在身,他竟然無法躲避而過。
  這絕對堪是與上蒼之手相媲美的指法,但是蕭晨失去血肉后卻無法打出打出上蒼之手,不得不震動本源八音的嗡字天音對敵。
  他不想暴露身份,沒有浩大的天音響徹天際,有的只是靈魂的震動,一股無形的毀滅波動向著那紅色的妖異光芒卷去。
  無聲無息的碰撞,兩股能量相遇后仿佛發生了湮滅,周圍的空間連續塌陷、毀滅,崩裂出一片片漆黑的“蜂巢洞穴”。
  嗡字天音破滅了紅色的光束,向著戰族青年馬巴奧推進而去。
  “咦”
  這是紅發強者第一次露出驚異之色,這一次他伸出兩指點了出來,血色光芒熾烈耀眼,赤紅一片,猶如鮮血染紅了這片天地一般。
  嗡字天音破滅第一道血芒之后,沖擊到近前已經開始衰弱,與這兩道血色光束相遇,頓時被擋住。
  “轟”
  這一次不再無聲無息,而是激烈大碰撞,天音與那片赤紅血光相遇,一股毀滅性的氣息爆發而出,湮滅一大片空間。
  蕭晨以極速倒退,躲避過了那片死亡風暴,紅發青年馬巴奧如此手段讓他震驚。難道一指不是集中釋放戰力,而是每疊加一指增加一倍戰力嗎?他不得不承認,這個紅發戰族青年比他當年巔峰狀態時要強大很多。縱然是新出世那個有血有肉的蕭晨,恐怕也抵不住這個人十指齊出之力。
  方才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天空中傳來一道冷哼聲,刺目的金光照耀在武夷山間,紅發戰族強者馬巴奧的敵手來了。
  在絢爛的金色光芒中,一條挺拔的身影緩緩降落而下,滿頭金色的長發猶如熾烈的陽光凝聚而成,光亮奪目。最為引人矚目的是他生有第三只豎眼,英姿勃發,強者氣息逼人,周身籠罩著神圣的金色光輝。
  竟然是那潛力無限的黃金獅子王!
  紅發青年兩指并出,不過截斷了嗡字天音的余波而已,并沒有真正毀滅蕭晨,這讓他稍感意外,不過如今等待的敵手來了,他沒有再分心,轉過身軀面對黃金獅子王。
  黃金獅子王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紫鉆骨體蕭晨,而后對著紅發青年道:“馬巴奧你們戰族逼人太甚。”
  馬巴奧站在一塊巨石之上,話語很平靜,道:“你何必這樣說,你本是戰族四大王脈之一的傳承者,你我同為戰族,何分彼此?”
  黃金獅子王冷喝道:“住口,我是我,你是你,我與你們戰族無關。”
  紅發青年氣高深莫測,似乎與天地合一了,靜靜的站在那里,聲音很平緩,道:“何必自欺欺人?戰族有四大王脈,你們這一脈最為特殊,向來單傳,人丁最稀。當年你的祖輩為救佛陀,因意氣之爭,離開了戰族,但你要知道你的根在戰族這里。”
  “我們這一種族是獨一無二的,在天地間是唯一的。祖輩早已脫離戰族多年,你現在找我說這些無用!”黃金獅子王非常冷漠。
  紅發戰族青年強者馬巴奧凝視著獅子王,道:“縱然你們這一脈離去了,但是戰族何曾虧待過你們?你自出生時便有戰族高手守護在旁,若無族人派遣高手守護,你能有今日的成就嗎?”
  “我不想聽你說這些陳年舊賬,我只知道自己是唯一的,不屬于戰族。”
  “你要背棄自己的族人嗎?”紅發戰族青年的眼神漸漸凌厲起來,逼視著渾身都籠罩在黃金神光中的獅子王。
  “我不想再多說,我只想告訴你,我是獨一無二的,不屬于其他任何種族。”黃金獅子王異常強勢,周身耀眼的光芒照耀十方。
  “獨一無二……戰族有哪一王脈是庸碌之才?”紅發戰族青年強者馬巴奧話語轉冷,目光冷酷,道:“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四大王脈孰弱孰強,你贏了我隨你離去,如果輸了的話,立刻跟我走。”
  “連天都收不了我,你又能奈我何?”黃金獅子王可謂強勢到極點,根本無懼紅發戰族青年強者。
  “好,那就憑實力說話!”馬巴奧說完,一步邁出,與天地合一,真身融入大天地中,仿似帶動著整片世界的力量,向著黃金獅子王打去。
  天地顫栗,黃金獅子王怡然不懼,背后騰起千丈黃金神光,直入云霄,迎向紅發戰族青年強者。
  紫鉆骨體蕭晨就立身在不遠處,將方才的話語聽的清清楚楚,黃金獅子王竟然來自戰族,這真是讓人吃驚的消息。
  黃金獅子王潛力無限,當年小倔龍沒成長起來時都不是其對手,只有雪白小獸珂珂能夠穩穩的壓制他,外界關于他的傳說很多,但是竟然沒有一個人真正猜對其來歷。
  這確實是一則重大的消息!
  此刻,馬巴奧與黃金獅子王在天空中正在激烈大戰,他們似乎不想毀去武夷山,越飛越高,在天際展開了舍生忘死的大對決。
  戰族人以戰聞名,戰力無雙,兩名戰族王脈傳承者交手,自然是天崩地裂般的神戰,兩人化成一金一赤兩道光芒,絞碎天空,劇烈戰斗在一起。
  黃金獅子王勇猛無敵,如風似電,古戰技層出不窮,最后更是下了殺手,其左眼代表輪回,右眼代表毀滅,可謂禁忌神則。毀滅之眼綻放出死亡光束,向著地強大的敵手掃射而去。
  昔日的毀滅之眼早已不能與現在相比,黃金獅子王蛻變至今,已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無敵進化,天地都仿佛因為這種可怕的力量出現而在顫動,兩道光束破滅一切阻擋。
  紅發戰族青年馬巴奧,雙目猶如利劍,雖然并沒有恐怖能量爆發而出,但是卻看破虛空,直視本源,竟然短暫的斬斷了那道死亡光束。他雙手十指齊張,十道血色光束,直插云霄,熾烈耀眼,立劈而下,向著黃金獅子王掃去。
  天空中爆發出刺目的光芒,無盡血光將黃金獅子王淹沒,隆隆巨響不絕于耳,仿佛有萬丈雷電降落而下。
  “砰”
  黃金獅子王被擊的倒飛了出去,嘴角溢出一絲金色的血液,他方才以毀滅之眼對敵竟然吃了一個小虧,足以說明紅發戰族青年馬巴奧的強大與可怕。
  兩大強者靜靜對立,這一次的交鋒不過是一個序曲而已,并不能說明孰弱孰強,真正的大戰才剛剛開始。
  “你修煉的是天缺指……”黃金獅子王面無表情,凝視著這個強大的敵手。
  戰族青年高手馬巴奧與天地合一,紅發猶如烈火在燃燒,點頭道:“不錯。”
  “日中則移,月滿則虧。物盛則衰,天地之常數也。故有缺,才能無限達至圓滿……天——缺——指。”黃金獅子王在自語,道出了天缺指的可怕。
  毫無疑問,這是一門恐怖到極點的戰技。
  遠處,蕭晨默默目睹了這一切,他知道縱然現在有血有肉,以上蒼之手對上天缺指也是必敗無疑。
  并不是說天缺指穩壓上蒼之手,而是紅發青年的絕對實力要強盛于他。同是最杰出的戰技,就要看施展者的修為如何了。
  他殞落后,這么多年過去了,他剛剛恢復往昔的力量而已,但如今已經不是過去的天下,百族將同處,王者出世,別人這么多年來都在進步,已經不再是他當年的天下,必須要變的更強才可以。
  蕭晨多少有些失落,他需要盡快升入黃鉆境界,提升自己的力量,同是要開始凈化神魂了,不然本源八音中的嗡字天音難以發揮到極致。
  就在這時,戰族強者馬巴奧左手五指突然齊張,向著他掃來,五條赤紅血光,像是五道巨大的閃電一般劈下,但卻比閃電可怕的太多了。同時,馬巴奧竟然也打出一道恐怖的神通,紫色光芒鋪天蓋地而下。馬巴奧想要先解決掉這個旁觀者。
  蕭晨的骨體閃爍出晶瑩的光澤,就要反擊,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而來,他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
  由虛凝實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一到,他被自動拉回到了死者的世界。
  骨井井底,到處都是彩鉆碎骨,光芒閃閃,蕭晨回到這里后,充滿了斗志,他需要變強、變強、再變強。
  世界已經大變樣,百族盡將出世,最為璀璨奪目的黃金盛世將要到來,強者輩出的時代,如果再固步自封,必然會慘遭淘汰。
  戰族、龍族、麗人族、墮落天使族、古神族……太多的強勢種族,每一族縱然只出一個王者,也足以在九州攪動起無邊風云了。
  最先出現的戰族與神圣巨龍族對蕭晨來說是一種鞭策。
  死者的世界雖然枯燥而又單調,但對于目前的的骨體蕭晨來說,卻是一個修煉圣地。
  不修煉到黃鉆境界不再履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