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69 黃金獅子王的來歷

戰族、龍族、麗人族、墮落天使族、古神族……百族將要強勢盡出,每一族縱然只出一個王者,也足以在九州攪動起無邊風云,一個強者輩出的黃金盛世將要到來。
  蕭晨坐在骨井井底,并沒有立刻離去,在默默思量今后的道路。攻城掠地,奪取火種,還是默念嗡字天音,靜靜隱修呢?兩種提升實力的方法或許該同時進行。
  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一股奇異的力量忽然籠罩而來,緊接著九州的氣息撲面而至。
  他忘記了時間的飛逝,不想卻因此再一次進入了九州,出現在雍州的死城前。
  只要是身在骨井內,每隔十二個時辰,就可以實現一次世界穿越,但這一次他是被動回到九州的。
  “本想達到黃鉆境界,再履九州,不想瞬間又回來了……”既然心中早有決斷,他不想在九州浪費太多時間,因為目前百族將出世,強者輩出,他在這個世界駐留過長時間只會遭挫。
  既然來了,他想去看看紅發戰族青年強者馬巴奧與黃金獅子王那一戰到底誰勝誰負了,兩名戰族王者的戰果對于他來說是一個重要參考系數。
  武夷山中,一片蕭索,枯枝敗葉,遍地皆是,滿目瘡痍。山脈間最為盛名的九曲溪,靈氣盡散,再不復往昔清澈靈動的景象,死水渾濁,里面的魚蝦全部死亡。
  這片洞天福地,大部分地域都都一片死寂,孕育的靈氣仿佛散盡了。
  蕭晨清楚的記得,黃金獅子王與紅發戰族青年并未在山中激戰,而是飛上了天空,卻依然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后果,足以說明他們戰斗之激烈,以及必有瘋狂掠奪靈氣的恐怖神通。
  好在山脈并未被毀,散掉的靈氣經過一年半載還能重新凝聚而來。
  戰場在昨rì就已經轉移,黃金獅子王與馬巴奧殺入了南海深處,沒有人知道這一戰的結果。
  蕭晨在此仔細觀看過戰場,深感戰族的強大與可怕,他并沒有耽擱過多的時間,便向著東海之濱飛去。
  他知道石像內部已經出現了問題,不知道下次再履九州時,這尊巨像是否還能挺立,想這次離去時最后看一眼。
  海浪拍岸,巨大的石像手持戰劍,矗立大海中,俯視著海洋與前方的大地。令紫鉆骨體蕭晨頗為驚異的是,他竟然在這里看到了有血有肉的蕭晨在面對石像自語。
  “我終于明白,你并沒有徹底消亡,既然你還有可能重現于世,那我將名字還給你。我僅有少部分殘魂屬于你,但我已經補全魂力,靈魂得到了一次全新的蛻變,如今我已經是一個全新的人!是武之印記造就了我……”說到這里,他的身體骨骼不斷作響,血肉更是在快速蠕動,他竟然在重塑**,徹底變換了容貌,最后大吼道:“這才是最適合我的**,從此我的名字就叫武戰魂。”
  有血有肉的蕭晨,此刻長發如墨,雙眸犀利如劍,看起來英氣逼人。
  他重新為自己起了個名字,目光漸漸轉冷,凝望遠空,囂張、不屑、狂妄、不在乎……不可一世,表情極其豐富,最后冷聲道:“那頭該死的神圣巨龍又來了,我早晚會親手殺死它。”
  就在這個時候,遠空一頭神圣巨龍追趕而來,巨大的身影如烏云一般鋪天蓋地,自大海上空飛過,雙翼扇動間,讓海中涌起陣陣大浪。
  武戰魂身上有不少血跡,這些rì子以來他一直在與這頭神圣巨龍進行生死大戰,戰衣殘破,此刻他不想纏斗,一聲冷哼飛向遠方。
  神圣巨龍如一道流光般追了下去,它的軀體上也有點點血跡,有些地方的龍鱗都脫落了,顯然這些天與武戰魂勢均力敵,并未占到太大的便宜。
  兩大強者眨眼消失在了天際,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追殺大戰。
  蕭晨自海中現出虛影,一陣沉默,的確,那個人已經是一個全新的人,沒有必要生死相向了,他們有著不同的靈魂。
  從此,世上依然只有一個殞落的蕭晨,不過卻從此多了一個武戰魂。
  這是武之印記的選擇!
  蕭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當年武之印記沒有看上他,最終卻選擇了的他殘魂作為傳承者,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是最終看透了他的潛力,還是因為武之印記覺得殘魂有著太多的可塑xìng呢?也許是后者吧,武之印記補全了殘魂的魂力,等若重新造就了一個它自己滿意的完美傳承者。
  毫無疑問,武戰魂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當年獨自從廬山進入龍島,而后前往長生大陸,想來經歷了很多磨難。但是這一切,真正的蕭晨也只能稍作推想,不能得知。
  天際,傳來陣陣波動,顯而易見有強者在毫不掩飾的接近,正從碧海深處飛來。
  身影漸漸接近,一條高大魁梧的身影,像是一段巨大的木樁一般,竟然足有十米高,他御空而來,能量波動極其強烈。
  這竟然是一名巨人,二十幾歲的樣子,滿頭土黃sè的頭發如野草般亂糟糟,剛毅的臉頰兩側,是鋼針般的濃密胡須,手中提著一把半間房屋寬的巨斧,真是威風凜然。
  如此高的的巨人,天賦神力,在加上其后天的恐怖修為,簡直就是一尊無敵斗神,御空而來,恐怖威壓比之那頭神圣巨龍有過之而無不及!
  百族中又一個種族的強者出世了。
  巨人的雙目猶如兩把璀璨的火炬一般,定定的看著石像好一會兒,而后向著九州中飛去。
  蕭晨在海中顯化出虛影,望著巨人的背影蹙了蹙眉。神圣巨龍由武戰魂擋住了,紅發戰族王者被黃金獅子王擋住了,不知道這名巨人誰人可擋,恐怕在九州中找不出幾名那樣的強者了。
  就在這時,碧海中忽然響起了悅耳動聽的歌聲,聞之令人心醉。
  一條曼妙的身影自大海深處飛來,極具美感,猶如翩翩舞動的玉蝶一般。
  越來越越近,已經漸漸看清,烏黑亮麗的長發,如同瀑布般在飄動。雖然無法看清其真正容貌,但是那魔鬼般的身材,實在是透發著無限的誘惑。
  玲瓏起伏的嬌軀半裸著,近乎透明的黑sè衣裙,將那挺秀的雙峰、纖細的蠻腰、渾圓的豐臀、修長與雪白的**,映襯的極具魅惑之姿,當真有顛倒眾生之態。
  當然,最為引人矚目的還是那婀娜嬌軀的背后竟然生有一對黑sè的羽翼,透發出陣陣幽冥之光,強大的能量波動在空中激蕩,猶如一只美麗妖嬈的黑玉蝶在起舞。
  竟然是一名墮落天使!
  絕美的墮落天使,翩翩然向著九州飛去,又一個強勢種族出世了。
  百族同出,頂峰強者,絕世佳人,盡顯于世。
  這個世界風云際會,百族王者爭鋒,對于真正的修士來說,具有太大的誘惑力了,縱然戰死在這個黃金時代,也無可悔恨。
  蕭晨斬斷誘惑,強迫自己立刻返回了死者的世界。
  攀上骨井,走出這片死寂的府邸,蕭晨邁開大步離開了這座城池,他沒有回歸神村,而是選擇走向最為邊遠的外圍地帶,在一處荒涼的古戰場開始隱修。
  這里離最近的死者城池都有兩千余里地,周圍最強的火種生物也不過是幾座古堡的堡主而已,沒有人可以打擾他修煉。
  如此,蕭晨可以毫不顧忌的震動嗡字天音,即便是如黃鐘大呂般響徹天地,也無需擔心招致強敵殺來。
  盡管如此,如此浩大的天音,每rì間都繚繞在古戰場上也夠驚人的,整片古戰場都在顫動。周圍的幾個強大堡主以及不少火種生物初時還敢小心翼翼的窺視,到了后來看到貿然闖入者都在那天音下形神俱滅,化成塵埃,再無人敢窺視。
  這片地域成為了一片禁區,縱然是黑夜,也沒有火種生物敢出現于此。
  不了低調行事,蕭晨打穿了古戰場旁那座大山,自山腹進入了大地深處。
  盡管極力控制,讓天音盡量繚繞在在他身旁,只溢出去了微弱的一部分,但是依然造成了可怕的后果,大山每rì間都會崩塌一部分。像是有一把鋒利的天刀每天都將大山斬去一小截,一rì矮似一rì。
  rì復一rì,月復一月,終于在半年后,那座大山徹底的灰飛煙滅了,仿佛那里從來有沒有一座高山。
  想低調也不行了,浩大的天音震動古戰場,繚繞不絕,數月過去后,可怕的靈魂音波,將整片戰場都削去數丈深。
  周圍的火種生物戰戰兢兢,紛紛遠離,縱然是幾個強大的堡主,也都在一夜間逃之夭夭了。
  整整一年,蕭晨靜坐古戰場,半步未曾離開,苦修嗡字天音。
  直至一年零一個月,他才停止修煉,自古戰場中站立而起。
  就在這一刻,一股強大的火種波動自這里爆發而出,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瞬間席卷十方,方圓數百里的火種生物頓時顫抖著跪伏了下來,一動不敢動。
  在這最為邊緣的地帶,已經有數千年未曾誕生出如此強大的王者了,火種生物對這種可主宰它們生死的王者的氣息最為敏感。
  蕭晨仰天發出一聲靈魂咆哮,十方俱寂,萬千火種全部膜拜在地。
  此刻,他通體彌漫著一層朦朧光霧,紫sè光輝盡退,骨體晶瑩中透發著淡黃sè的光芒。
  一年過去后,他已經蛻變出黃鉆骨體,金sè的光芒充溢在外,頭骨中那旺盛的火種璀璨如芒,令人不可正視。
  他終于晉階,成為一名黃鉆強者。
  如此強大的火種生物誕生在遠離城池的最為邊遠的地域絕對是一個異數。
  “終于晉升入黃鉆境界了……”
  修煉沒有捷徑,依靠嗡字天音,默默苦修一年有余,他雖然晉階了,但是再想以此提升,速度明顯慢了很多,因此而出關。
  不過此刻的他,無疑是強大的!
  淡黃sè的光芒,繚繞在體外,強大的火種猶如明月懸掛,透發出一道道光芒,將他的晶瑩骨體籠罩在內。
  自頭骨中流轉的光芒包裹著骨體,猶如有形的血液靈力一般。蕭晨揮動拳腳,他驚喜的發現,竟然勉強打出了上蒼之手!
  骨掌晶瑩透明,似淡金sè的黃玉一般,并無yīn森氣息,相反有陣陣神圣氣息透發而出,黃鉆骨掌所過之處,虛空都被割裂了,輕輕向著地表下的巖石按去,瞬間灰飛煙滅。
  如此戰技再加上嗡字天音,蕭晨覺得縱然是遇到黃鉆二階的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蕭晨向著大陸深處走去,進入黃鉆境界后,他如一道金sè長虹般,劃過大地,速度非常快。
  終于進入了有城池的地域,而后蕭晨一路向東,尋找七殺、破軍、貪狼三城的方位。
  當一個黃鉆強者出現在破軍城外時,無疑是震撼的,守城的火種生物當時就被鎮住了。在它們的認知中,如此強大的王者到來,毫無疑問破軍城又要易主了。這對它們來說,絕對比一年前那兩個紫鉆強者還要恐怖很多倍,畢竟這是多年未曾在外圍地域現世的黃鉆王者。
  外圍地域的一些巨城肯定有黃鉆級實力的強者,但是卻多年未曾見到骨體也是黃鉆的超級進化者了。
  “將你們的城主找來……”
  “是……是是……”守護城門的那些火種生物顫抖著回答,而后扭頭就跑。
  蕭晨稍一琢磨,這樣不行,按照紫鉆骷髏那種滑溜的xìng格,聽說有黃鉆王者在外,恐怕會立刻舍棄破軍城逃之夭夭。
  想到這里,他大步向城中走去,沒有一個人敢阻攔,而且大街之上所有火種生物在剎那間潰散,一瞬間逃了個干干凈凈,全都戰戰兢兢的隱藏起來。
  黃鉆王者威壓一出,不由它們不恐懼逃避。
  蕭晨很無言,無疑間透發的強者氣息,造成了如此大的威風,還真是讓他感嘆不已,火種生物的等階制度果然森嚴。
  剛一接近城主府,就看到紫鉆骷髏如一道紫光般自后門沖出,比兔子跑的還要歡,一路逃之夭夭,想要出城而去。
  蕭晨這個氣啊,這個混蛋果然膽小如鼠,他并不說話,一步邁出就有數十丈遠,不緊不慢的追了下去。
  紫鉆骷髏看到一道黃光兜著屁股追了上來,頓時嚇得哇哇大叫:“黃鉆大哥咱不能這么不講究,這座破軍城我當做大禮送給你了,咱不能趕盡殺絕,要給小弟留條生路啊……”
  蕭晨沒說話,直接又逼近了十幾丈,嚇得紫鉆骷髏連竄帶跳,竟然鼓搗出一對羽翼,背負起來沖天而去。
  結果剛剛一回頭,立刻又嚇得亡魂皆冒,一道黃光也沖了上來,且一只大手朝著他的頸項抓來。
  “我X,黃鉆哥們你敢殺我,我那些大哥饒不了你,知道他們是誰不?是天使城的城主、巨人城的第一強者、獸王城的獸王……”
  “轟”
  紫鉆骷髏感覺天旋地轉,被拎著頸骨,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塵煙沖天,砸出一個深深的人字形大坑,好半天才爬起來,暈頭轉向,道:“黃鉆哥們緣分啊,咱都是超級進化者……”
  蕭晨未容他溜須拍馬套近乎,直接傳出jīng神波動,道:“瞧你這點出息……”
  “我¥#@%¥#……”紫鉆骷髏使勁搖了搖腦袋,似清醒了過來,感應到熟悉的氣息后,再看到那具黃鉆骨體,頓時yù哭無淚,道:“大哥咱不能這樣玩人啊……兄弟我三魂七魄險些只剩下一魂一魄。”
  “大哥你也太夸張了吧,再次見面居然成為黃鉆強者了……”
  “老大你不要敝帚自珍,隨便傳授兄弟幾篇煉魂法訣吧……”
  “要不送給兄弟一顆黃鉆級火種吧……”
  ……這個家伙似乎感覺方才很丟人,開始嘻嘻哈哈的忽悠起來。不過對于一年未見的蕭晨晉升入黃鉆境界,他確實非常吃驚。
  “你的膽子也太小了吧,稱之為鼠膽也不為過。”
  奈何,紫鉆骷髏平靜下來后一點也不覺的害臊,振振有詞,道:“這叫睿智,這叫果斷。大哥你難道想讓我跟一年前那個倒霉的破軍城主一般貿然迎戰?那不是找虐嗎?我一聽是一個黃鉆王八蛋來攻城,我立刻果斷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說到這里他尷尬的解釋道:“說錯,是黃鉆強者……”
  其實,蕭晨覺得這個家伙做的很對,便沒有再數落這個滑溜的家伙,問道:“一年多的時間,你拿下幾座城池了?”
  說到這個,紫鉆骷髏頓時眉飛sè舞起來,道:“破軍、貪狼皆在掌控中,此外另外四座城池已經臣服,以我們為主導。一年來,我遠交近攻,先和距離遠的城主友好往來,而后進攻鄰近的城池,不急不緩的擴大了疆域。”
  “掌控了數座城池還算可以了。”蕭晨點了點頭,道:“大陸深處的君王都唱出了招魂曲,召喚外圍的弱小火種生物,自然是有道理的,因此我們必須要拿下更多的城池,擴大統治區域……目標要在大些,巨人城……不能放過。”
  “大哥你是想對那斷劍王出手?”
  “希望他不是準提道人……”蕭晨凝望著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