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70 黃鉆

“準提道人是誰?”紫鉆骷髏狐疑的問道。
  “說了你也不知道。”蕭晨岔開話題,道:“當初,斷劍王囂張不可一世,以黃鉆頭骨與它交換火種,它卻想奴役我們兩人,這一年來你可曾留意它?”
  “那主厲害的邪乎,我雖然一直在關注巨人城的動態,不過卻沒聽說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紫鉆骷髏活動著骨節,自那人形大坑中走了出來,以不太肯定的語氣,道:“不過,我懷疑最近出現在七殺、破軍、貪狼三城周圍的可疑人物與巨人城有關。”
  “怎么回事?”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唉,天才總遭人嫉妒……”紫鉆骷髏仰天長嘆,一副天驕獨寂寞的樣子,要多臭屁有多臭屁,道:“我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風頭太勁,引得其他勢力坐不住了。”
  “不就是掌控幾個城池嗎,這點實力不至于讓那些巨城的主人不安吧。”
  紫鉆骷髏點頭稱是,而后又嘿嘿笑了起來,道:“都怪小弟一時沖動。”
  “你到底做了什么?”蕭晨問道。
  “這片地域有些城主對破軍等幾城虎視眈眈,我怕它們聯合起來攻打我們的領地,便秘密對幾個城池施行了斬首行動……”說到這里,紫鉆骷髏腰板挺的倍兒直,道:“也不看看我們是誰,超級進化者,同階為王,它們也敢虎口拔牙,真是活膩歪了。”
  “嘿嘿,我收集到了數顆同階火種,本來想送給大哥的,但現在看到大哥晉階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回去后立刻煉化掉。”
  蕭晨斜了他一眼,道:“看來你混的不錯啊……”
  “唉,剛才不是說了嗎,最近有數名強者總在這片地域轉悠,估計實力與我不相上下。一般的城池怎么可能有如此實力,必然是東部地域的巨城遣出的人,說不定就是巨人城斷劍王那個王八蛋。”
  蕭晨點了點頭,道:“超級進化者何其稀少,當日你我兩名紫鉆強者大破破軍城,必然讓東部地域許多勢力格外忌諱,許多人恐怕都非常害怕我們的成長速度,這才是遭人嫉的主要原因。”
  “天才的成長道路是坎坷的……”紫鉆骷髏毫不臉紅,一副無比自戀的樣子。
  蕭晨頓時賞了他一巴掌,道:“斷劍王肯定已經知道破軍、貪狼等幾城的主人是當日與它做交易的兩名紅鉆強者進化的。”
  “這個王八蛋……總是招惹我們。”紫鉆骷髏咒罵道。
  “那幾名強者主要在哪里活動?你在前方帶路,我卻滅掉它們。”
  蕭晨的話語很平靜,但是聽在紫鉆骷髏耳中,確很震撼。出手便要滅殺巨人城斷劍王的手下,這需要很大的勇氣,除非有面對斷劍王怒火的實力。
  “好,大哥既然不怕,小弟立刻帶路,這幾個王八蛋總是在破軍、貪狼城周圍晃悠,如果不是顧忌我是紫鉆強者,能夠一個人對付同階強者數人,恐怕它們早就出手了。”紫鉆骷髏忍那些人很久了,自然樂意除掉那幾大高手。
  半個時辰之后,來到破軍城,紫鉆骷髏讓人搬了兩把白骨靠椅,放在城門樓上,他與蕭晨靜等那幾名高手出現。
  “估計快到了,每天這個時候,那幾個混蛋都來這里耀武揚威,如果不是顧忌它們可能是某些巨城的人,我早各個擊破,斬了它們了。
  紫鉆骷髏話音剛落,地平線上就出現了幾個強大的火種生物,如風似電一般沖來,并沒有進城,只在城門外轉悠,對那些守城的白骨生物不屑一顧。
  沒有任何話語,蕭晨站起身來,在虛空中邁步,一步數十丈遠,化成一道黃光,一步就到了那幾個強大的火種生物的近前。
  晶瑩的黃玉掌通亮透徹,一掌拍下,快如閃電,最前方的那名巨型白骨獅子根本躲閃不過,“噗”的一聲正印在頭骨之上。龐大的白骨獅身當場粉碎,瞬間散架,像是雪白的面粉一般墜落在地。
  白骨巨獅被一掌打成了飛灰!
  這個結果無疑是震撼的,紫鉆骷髏驚的目瞪口呆,而白骨巨獅身后的幾個強大的火種生物也是震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蕭晨像是在拍蚊子一般,瞬間將一個超級強者打的灰飛煙滅,實在太震撼了。
  守城的那些火種生物,更是徹底傻掉了,目眩神馳,它們深深知道,經常來示威挑釁的幾名恐怖強者到底有多么可怕,縱然比自家城主也弱不了多少,但現在就像個面團一般被打碎了,讓它們對黃鉆王者的威壓心膽皆顫。
  來挑釁的幾個強大火種生物,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一齊倒退,就想亡命飛逃。
  結果最先動的一名五米多高的巨人,被蕭晨一步追上,淡黃色的晶瑩手指,用力一點,金色光芒綻放,龐大的白骨巨人當場粉碎,無一絲還手之力。
  這就是黃鉆王者的實力,足可以俯視這些白骨強者。
  在這一刻,另外三名白骨生物靈魂都在顫抖,面對無敵黃鉆強者,深深感覺到了自身如螻蟻一般弱小。
  這還怎么打?想逃都逃不掉,生死皆在黃鉆強者一念間。
  看到那通體都籠罩著淡黃色光芒的黃鉆王者向前逼來,三名白骨生物恐懼無比,想要拼盡魂力,忘死一搏。
  但是,他們絕望了,那晶瑩的黃玉掌,瞬間化成了磨盤大小,劈頭蓋頂般壓了下來,如巨山一般沉重,根本無法抵擋。
  三雙上揚的骨掌,瞬間崩碎,接著三具骨體也在剎那間化成骨粉,簌簌墜落在地。
  這是絕對壓倒性的實力,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堪稱無敵的黃鉆王者。
  紫鉆骷髏縱然沒有血肉,也覺得熱血沸騰,道:“這就是超級進化者的潛力嗎,哇哈哈……看來隨著骨體顏色的變化,每提升一個大境界,實力將會有難以想象的飛躍,期待啊……”
  這個家伙手舞足蹈起來。
  守城的火種生物極其虔誠的對著黃鉆蕭晨跪拜下來,火種生物等階森嚴,面對如此恐怖王者,這些弱小的白骨生物不由自主開始膜拜。
  蕭晨能夠輕易打殺幾名超級強者,一是因為他具有黃鉆骨體,實力確實要比同階強者更加恐怖,二是因為他方才使出了上蒼之手,毫不保留的打了出來,完全是在拿幾名挑釁者“試水”。
  所以,看起來就像是拍蚊子一般,一擊必殺,將幾名與紫鉆骷髏同階的白骨生物打的灰飛煙滅。
  大致估量出了在黃鉆骨體狀態下的上蒼之手的威力,蕭晨覺得應該有與黃鉆二階強者一戰的實力。
  這個時候,紫鉆骷髏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地上雖然多了五堆骨粉,但是它們的火種并沒有被徹底毀滅,而是四分五裂在地,被蕭晨保留了下來。
  這對于黃鉆王者也許并不重要,但是對于紫鉆骷髏來說,實在是大補,如果收集夠三十顆同階火種,他也可以晉升入黃鉆境界。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并無任何變故發生。
  蕭晨坐鎮破軍城,讓紫鉆骷髏膽氣大增。
  “我雖然名為長生,但是早已殞落多年,魂在死亡世界,遠離九州,已不慕長生,從此我以七殺、破軍、貪狼三城為名,就叫做殺破狼吧。”
  紫鉆骷髏為自己起了新的名字————殺破狼,讓蕭晨感覺相當的無語。
  此刻,蕭晨正坐在破軍城的城主府,向紫鉆骷髏問道:“斷劍王應該得到消息了,還沒有人任何動作嗎?”
  殺破狼搖了搖頭,道:“說也奇怪,并未見斷劍王有何動作,不過他雖然不是巨人城的城主,但是應該是那座巨城有數的高手之一,如果大哥你真想對他出手,不會將巨人城的城主惹怒吧?”
  “不用怕,有什么事他們都會沖著我這個黃鉆王者來,只要我不被滅掉,你很安全。”
  如此又過了幾日,一只白骨夜梟自黑暗的天空,飛入城主府中。
  這種不祥的惡鳥是死者世界最好的信使。
  殺破狼大叫:“大哥斷劍王出動了,就在今夜離開了巨人城。”他抓著夜梟,跑到蕭晨的房間外。
  “知道了。”蕭晨應了一聲,而后推開房門走了出來,道:“我去半路截殺他。”
  他估測斷劍王多半有黃鉆二階的實力,如果將其打殺,煉化那顆火種,便可在最短的時間內再次完成一次蛻變,那時也許可以再履九州了。
  已經過去一年多了,不知道現在九州變成了什么樣子,百族出世,影響定然非常巨大。
  蕭晨需要強大的實力,不然無法面對那些種族的年輕王者。
  與斷劍王一戰,對于他來說,意義非常重大。
  在夜幕下,蕭晨離開了破軍城,化成一道黃光,向著東部地域沖去。
  死亡的世界真的很荒涼,大地赤紅,如被血水侵染過一般,分布著許多古戰場。
  蕭晨常常猜想,在那遙遠的過去,多半發生過驚天動地的君王大戰,也許整片死亡世界所有火種生物都慘戰了。
  在一片荒寂的平原上,蕭晨停了下來,這里是通往破軍幾城的必經之路。
  僅僅等了一天,斷劍王的身影就在地平線上出現了,身邊僅僅有五個強大的白骨生物跟隨。
  此刻的斷劍王早已大變樣,不再是那個數米高的白骨巨人,與正常人一般高矮,通體閃爍著淡黃色的光芒,黃鉆骨體顯得格外與眾不同。
  它得到那顆黃鉆頭骨后,果然蛻變出了完成的黃鉆骨體,實力大幅度增長,通體被黃色光芒籠罩。
  它們遠遠的也看到了蕭晨,在初升的朝霞照耀下,那獨立平原上、攔住它們去路的黃鉆骨體金光閃閃,異常醒目。
  兩尊黃鉆王者相遇,必然會爆發震動整片東部地域的大戰,這是百余年未曾有過的超級進化者間的大對決。
  彩鉆骨體生物如鳳毛麟角般稀少,黃鉆骨體更是少見,兩個黃鉆王者大戰自然是震撼的。
  “你果真自信,竟然主動出擊,想在半路上截殺我。”斷劍王手中手中七彩斷劍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彼此,彼此,你也很自信,居然敢離開巨人城,要知道出了那里,我殺你便無任何顧忌了。”
  “狂妄!”斷劍王身后的那幾名強大的火種生物同時喝道。
  斷劍王大步向前走來,露出森然的笑容道:“你不過是黃鉆一階而已,居然敢口吹大氣,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當接近時,他已經感應到了蕭晨的火種強弱,同一時間他露出驚容,道:“竟然是你……當日與我交換火種的小小紅鉆骷髏竟然成長到了如此境地,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當日真該殺了你!”
  蕭晨大笑,道:“我做事從來不后悔,你如此作態真是好笑。”
  斷劍王將斷劍舉起,道:“黃鉆一階也敢與我爭鋒,現在我便取你火種。”
  猶如一道金色長虹自大地另一端沖來,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強大的黃鉆二階火種帶著無上威壓,縱然是強如蕭晨面對它都有一點心悸的感覺。
  七彩斷劍綻放出億萬道霞輝,當年準提道人的圣劍豈是凡鐵,不過在一名骨體生物手中,完全被當做成了殺伐之兵器,根本沒有發揮出半祖至寶的威力。
  不然被注入靈力后,光芒所過之處,恐怕這片大地早已崩裂了。
  縱然如此,蕭晨也格外慎重,避其鋒芒,黃鉆骨體留下一道道殘影,圍繞著斷劍王大戰起來。
  “我要讓你明王者不容冒犯……沒有人能夠以下犯上。”斷劍王手持七彩兇劍,讓蕭晨格外顧忌,而在這個時候,斷劍王頭骨中更是沖出一道讓太陽都黯然失色的神火,向著蕭晨席卷而去。
  斷劍王以七彩兇劍開道,想以旺盛的黃鉆二階火種直接吞噬蕭晨的火種。
  就在這時候,蕭晨終于喝出了嗡字天音,等待這個機會已經很長時間了,他的靈魂不斷顫動,浩大的天音震動天地。
  毀滅性的天音,剎那間向著斷劍王淹沒而去。
  “啊……”
  斷劍王飛出頭骨的那部分旺盛的火種,短時就被打散了,它痛苦的仰天大叫,提著斷劍倒飛而去。
  蕭晨第一時間斬斷天音波動,快速沖向前去,將那散裂開來的璀璨神火收了起來,而后就在當場開始煉化。
  失去了部分神火的斷劍王大怒,這真是前所未有的恥辱,居然被低他一階的弱者占盡便宜,它立刻提著斷劍再次沖了上來,同時沖著五具白骨生物當中的一人大喝道:“你還等什么,還不快過來幫忙,這個家伙有古怪。”
  一尊看起來很普通的白骨骷髏,驀然間綻放出奪目的光芒,頭骨中的神火異常旺盛璀璨,這……竟然是一個隱藏的高手,不在斷劍王之下,果真是有備而來。
  兩名黃鉆二階的強者聯袂出手,蕭晨轉身就逃,他可不想送死,勉強對付一個黃鉆二階就已經是極限了,再來一人的話他必死無疑。
  兩大強者在后緊追不舍。
  “不要逃,我來助你。”平原盡頭,一具如玉般的白骨生物透發著強大的威壓,風馳電掣辦而來,手中七彩光芒綻放,霞輝萬道,瑞彩千條,圣潔光輝格外引人注目。
  蕭晨大吃一驚,那個白骨生物手中握著的竟然是……七寶妙樹!
  “我#@¥……”蕭晨有罵臟話的沖動,這不是準提道人的另一件重寶嗎?怎么也出現了?斷劍王與這最后趕來的白骨王者到底誰是準提道人?或者說……兩人都不是。
  現在平原上是四強對立。
  手持七寶妙樹的白骨王者很顯然也有黃鉆二階的實力,它沖上來后的攻擊手段讓蕭晨目瞪口呆,竟然抓著七寶妙樹橫劈豎砸,將斷劍王旁邊的白骨王者擋住了。
  兄弟你會用不?那是七寶妙樹啊,不是用來當刀劍劈砍用的,貫注靈力可以一刷百刷,掃落敵手。蕭晨想說什么,但張了張口,什么也沒有說。
  不管怎樣說,突然出現的強者是幫忙而來,需要感謝才對,雖然有暴殄天物之嫌……蕭晨二話不說,頓時就向著斷劍王沖去,上蒼之手強悍出擊,左右雙手光芒綻放,金色的光華彌漫而出。
  “當當當”
  不敢硬碰劍刃,但卻可以力撼劍體,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響聲。
  與此同時,蕭晨再一次喝出了嗡字天音,直接攻擊靈魂。周身璀璨神火沖天,他的火種在猛烈的震動。
  嗡字天音如黃鐘大呂般莊嚴、正大、高妙、和諧,整片天地都在顫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對付火種生物最強大有效的手段,直接作用在靈魂之上。
  威力超乎了蕭晨的想象。
  縱然斷劍王火種異常強大,爆發出璀璨神光抵擋,但終究還是被震破了,旺盛的火種碎裂成十幾塊,如果不是蕭晨第一時間止住了天音,恐怕最終會徹底讓那璀璨神火湮滅。
  沒有任何猶豫,蕭晨第一時間自那完整的黃鉆骨體中將火種收取了出來。
  另一邊,手持七寶妙樹的白骨王者也早已占據了上風,手中的寶樹被他舞動如風,橫劈豎砸,生猛的“一塌糊涂”。
  既然幫了自己的大忙,蕭晨不可能袖手旁觀,化成一道黃光沖了過去,連續七記上蒼之手拍了出去,而后更是震動嗡字天音,直接將這名強者打碎在地。
  至于斷劍王帶來的另幾名手下早已逃之夭夭了。
  “多謝出手相援。”蕭晨真心感謝眼前這名白骨王者。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與斷劍王有舊怨,一直水火不容,沒有想到今日竟然借你之力除掉了它。”白骨王者很直接,沒有虛偽的邀功。
  “不管怎樣說,你相助了我,我依然要感謝。”蕭晨將斷劍王的那具黃鉆骨體拖了過來,道:“這具黃鉆骨體送給你。”
  這絕對是一份大禮,對于這個級數的火種生物來說,強大的黃鉆骨體是它們夢寐以求的寶物。
  “多謝……”顯然白骨王者很激動。
  隨后兩人坐地分贓,最終一人得道了一顆強大的黃鉆二階火種。
  蕭晨當場就開始煉化,旺盛的神火照亮了這片死寂的平原。他不怕前方那名白骨王者攻擊,眼下他絕對有正面對抗黃鉆二階王者的實力。
  如此,整整持續了大半日,蕭晨將斷劍王那碎裂的火種完全吸收了,通體金光大盛,此刻已經不再是淡黃色的光芒,骨體猶如黃金澆鑄而成的一般。
  黃鉆二階強大的威壓頓時向著四面八方浩蕩而去,恐怖威壓籠罩十方。
  十方具寂!
  東部地域,萬千火種頂禮膜拜在地。
  平原上像是升起了一輪金色的太陽一般,新蛻變出的黃金骨體,讓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
  縱然是不遠處那名白骨王者也是極度震驚,他深深感受到了蕭晨的強大與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