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378 王的時代

具骷髏將近來發的大事。}對眼前的黃鉆骷髏認真遍。
  百族同出。九州的勢力格局徹底改變。雖然各族都沒有對尋常人出手。★更新迅速,小說齊全★但是對人族當中的修者卻并不客。如夜叉王已經在開始誅殺人類強者。
  此外。百族強者爭鋒。大戰連連。人族強者被打的抬不起頭來。很多人竟然開始選擇投向各族王者。
  人族似乎已開始走向沒落……
  從大局看。修煉界將迎來一個黃金盛世。百族同出。頂峰王者交戰。必然會碰撞出最為絢爛的火花。黃金血液無敵肉身靈魂神源絕世神通最強戰……各族的王將紛紛覺醒。必將鑄就一個照耀千古的輝煌時代。
  但是。這似乎并不屬于人族。種種跡象已經表明。人類即將淪為天的間的配角。甚至會發生更壞的事情。
  三具骷髏陪著一具黃鉆骷髏走進長安城。雖然并沒有引起恐慌。但還是不時引人側目。
  “你們可有辦法讓可以融于人類中而不被發覺嗎?”蕭晨想到了當年魔鬼送給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的皮蛻。從而讓它們可以混跡于人類社會中。
  三具骷髏對具有黃鉆骨身的蕭晨非常敬畏。對于他的隨口一說的要求也的非常重視。很快就有了解決的辦法。其中一具骷髏道:“我去剝一張人皮。”
  看著它們似乎將命當場了草芥。蕭晨心情很沉重。如果人族真的沒落了。最后恐怕真的當成牲畜般奴役。
  “你們去給我打造一套寒鐵戰衣。然后再給我準備幾套合身的衣服。”他不可能披上人皮來偽裝。只能退而求其次。全以裝束掩藏起骨體。
  一天后蕭晨披上了寒光四射的衣。連頭顱都被鐵盔罩在了里面。而后他又穿上了人類的布衣。
  鐵衣相當于血肉讓軀體“豐滿”起來。且遮擋住了黃鉆骨體的光芒。再罩上布衣差不多可以掩蓋他的本體了。
  不過由于帶著鐵盔。讓他看起來很怪異。最終他又披上了大氅。且帶上了垂掛黑色面紗的斗笠。
  雖然很明顯可以看出他在刻意掩真容但是這夠了。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為了至于總被人當成一具發光的黃鉆骷髏而已。
  如今達到黃鉆極致界。縱然是由虛凝實。蕭晨也可以長時間的停留在這個世界了。他對于魂力的運用越來越心應。輕易間就抹去了三具骷髏中關于他的一切記憶而后就此與它們分別。
  月華如水。長安城凝聚千古帝王氣。在皎潔的月色下竟然升騰起陣陣紫霧。隱約間有一道龍影在盤旋飛舞。
  蕭晨站在長安城一座高大的建筑物上。一番嘗試。將天的精氣引導過來。竟然可以緩緩煉化吸收。
  這是一次巨大的突。蛻變到黃鉆極致境界后。他竟然可以在九州煉化靈氣了這意味他可以跨界修行了!
  皓月當空。潔白的輝灑落而下。整座長安城都仿佛被蒙上了一層神圣面紗。
  在這個寧靜的夜晚。蕭晨立身在大的建筑物上。不斷引導天的精氣入體。當中以月輝最以清晰的看到點點月華凝聚而來猶如細流在天空中滑淌。
  時間不長。蕭晨周圍已經靈氣氤氳月華聚在一起。漸漸形成一片乳白色的圣潔光幕。將蕭晨籠罩在了里面。
  仿佛又回到了從前。然可以利用天的精氣淬煉魂力與骨體。
  當一道朝霞自東方來時。蕭晨驚異的發現由虛凝實大半夜。耗費這么長時間竟然沒有被拉回死者的世界。難道說只有戰斗時才會有時間限制嗎?而這種凝聚天的精氣的修煉。并不受影響?
  在屋內又靜靜修煉半日。直至晌午時分他才推門而出。
  想要了解更多自然是去人多的的方。長安城的名樓————煙雨樓無疑就是這種選擇的最之的。
  這里多名流。墻壁上不少文人騷客留下詩詞佳句。實乃長安城第一樓。
  尤其是這二十年來。九州解封。四方世界的高手入人間。有深不可測的強者在這里留下劍痕。致使許多修者慕名而至。
  這么多年來已經有少強者留下記。在此一較高下。因此。這里不僅是文人的雅的。也是絕頂強者的的一處“戰場”。讓煙雨樓更加出名。甚至傳到了九州各的。成為天下排名第四的名樓。
  且。近一兩年來。百族出世。異族的王者聽聞此樓后。也有人在此留下了自己的恐怖印記。讓煙雨樓隱隱有挺入天下前三之勢。實乃一處風云際會之所。
  當蕭晨走上煙雨樓時。立刻感覺到幾股強大的神念在窺視。絕對是超級強者才能夠做到的。此處果然不是凡的。
  神念一閃而沒。瞬無影無蹤。
  蕭晨徑直登上了第七層。選了一處臨窗的座位坐下。點了一壺冰蘭茶。茶雖然是名茶。不他只能做做樣子。并不能夠真飲。
  各個雅間早已被人預定。就是外面的散座也快要滿了。近來喜歡吟詩作畫的文人騷客來比較少。修者來的人數卻在增多。無他。只因修煉界風起云涌。
  正當午時。煙雨樓各層座無虛席。眾人推杯換。談古論今。氣氛極其熱烈。
  蕭晨獨坐一桌。他感覺到這里幾乎九成*人都是修者。其中更有極其強大與深不可測的強者。
  “想我九州人杰的靈。如今竟然被異族強者打的抬不起頭來。實在讓人憋悶……”
  “老許你少說兩句”旁邊有人勸道:“當心禍從口出。”
  “怕什么。我說的是實話。昨夜。夜叉王又在豫'大開殺戒。一夜間連屠二十三名強者。竟然無一人可以在他手下支撐三招。讓人憋屈啊!”老許似乎很激動。亂發擋住了他的面頰。他不斷向口中灌酒。
  “老許不要多說了萬一被異族|者聽到。麻就大了。”旁邊的人不斷勸他。怕惹出什么亂子。
  “我心里難受為什么會這樣。難道那些異族的王真的強大到如此境的了嗎?我人族連一個硬撐三招的修者都找不到嗎?!”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很多人族強者都已經投靠異族的王了。這是一個屬于王的黃金盛世。老許你不要多說了。”旁邊人就要拉他離開煙雨樓。
  金盛世……盛世歌。這是誰的盛世?這是一個弱|世界哪還有真正的人立之的。狼當禽獸高居堂。都是異族的強者啊。盛世……是他們……是各個禽獸王者的盛世!”
  “老許你喝多了。我們走吧。”旁邊的同伴用力架著他。想要盡快帶他離開此的。
  “站住!”旁邊一個雅間的門被推開了。一名高大的修者走出。似乎是一個衛士。擋在樓梯前喝道:“你竟敢在此胡言亂語。實乃當誅。”
  “我胡說什么了?我說的都是說話!”醉的老許搖搖晃晃。旁邊的人急忙拉住了他不斷使眼色。示意他不要意氣用事。
  “大膽居然還此嘴硬。什么是“豺狼當道。禽獸高居廟堂”?一介狂夫。妖言惑眾。竟然妄論國事。處你極刑都不為過。”
  “哈哈……我說的些難道不是真的嗎?”老許大笑搖晃著軀體點指著眼前的衛士。道:“你該不是一個禽獸吧?”
  “大膽我乃大太子的護衛。現賜予你死亡!”衛士說到這里。口中竟然噴吐一道雷電。
  不想。披頭散發的老許竟然身手了的。快速躲避了過去。他醉的點指向雅間。道:“原來真被我說中了。被女皇收為義子的大太子不就是九頭神蛇的長子許嗎。我說的有何錯誤。就是你們這樣的禽獸子女橫行。才讓這個天下烏煙瘴氣……”
  “老許你在胡說什……”旁的人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巴。而后對著雅間走出的護衛賠禮就想繞過。下樓離去。
  “既然都已經說了。還想一走了之嗎?!”雅間沖出七八名強大的衛士。團團將老許兩人圍困。
  樓上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那里。
  老許抱著一壇酒。指著這些護衛。道:“你們有種去和各族的王征戰啊不過是狐假虎威的廢物罷了。”
  這些護衛大怒。各手段。劈出一道道光芒。向著老許襲去。但是。都被老許硬擋了下來。
  “哼”
  雅間中傳出重重一聲冷哼。一道銀芒射出。擊中老許。頓時讓他栽倒在的上。
  “大太子神武!”護衛齊聲恭贊。
  “殿下怎么處置他'”
  “拉出去斬了。”清冷的聲音自|間內傳出。
  “殿下高抬貴手開,*。”老許的朋友并沒有逃走。而是沖過來求情。
  一道銀芒射出。將他也擊倒在的。
  “拉走!”大太子清冷的聲音透發著厭煩。
  “好大的威風啊。比他父親九頭神蛇都要威風十'|。”酒樓之上有人看不過。傳出忽左忽右的聲音。故意讓人尋不到源頭。
  “誰。出來?!”一名護衛喝道。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九州人而已。|不過你們的作為。有種去沖著夜叉王威風。有種去與戰族王者爭鋒。有種去與巨人族的黃金血液覺醒者叫囂……你們也僅能夠欺負同族的修者罷了。除此之外你們還能做什么?!”
  一道紫光掃來。頓將七八名衛士掃飛。而后拂過老許兩人。讓他們恢復了行動能力。
  冷哼聲再次傳來。大太子許昌走出雅間。掃視著四方。而后盯住了一個年輕人。道:“我知道方才是你出手。既然如此。光明正大的過來吧。”
  “怕你不成……”點指的年輕人站起身來。道:“你父親當年威風無比。但是百族同出后。他隱忍了起來。你卻依然如此狂傲。不知道你憑的是什么。或者只是敢欺壓人族而已。”
  太子沒有任何多余的話語。直接出手。銀芒與紫光在剎那間哧哧作響。波及的范圍很窄。人在控制力。并沒有損壞任何桌椅。雷霆般出手交鋒。
  最終雙雙悶哼后退不過太子最終多退了兩步。顯然落于下風。
  就在這時。另一個|間的門被推開了。冷笑聲傳來。道:“有人似乎不滿我夜叉族啊……”
  眾人大驚。竟然是兩名夜叉族的強者。兩人盯著老許以及出手對付太子的年輕人。道:“既然你們這么有血性。我就剖開你們的軀體。看看你們的血液有何不同。”
  太子后退了幾步。兩名夜叉族的人上前。走到了老許與那名年輕人的近前。
  “那不是幾個夜叉族的人嗎?”
  “堂堂太子竟然在夜叉族面前后退。剛才的威風哪里去了。真是諷刺啊!”
  “夜叉族太可恨了。真是狂妄到了極點。”
  ……
  一名夜叉一指點出。|名年輕人當場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摔倒在的上。
  眾人激憤。但是沒一個人敢上前。
  “可悲可嘆啊……老許擋在年輕人的身前。攔住了兩名夜叉族。道:“你們有種去東海走上一遭。我人族昔日的強者的石像就足以掃平你們!”
  他的朋友急忙拉住。示意他不要再說。
  “別拉我。我不離開。我心中憋悶。就想在這里說說。”他掙脫了后又搖晃著身軀邊灌酒邊道:“堂堂九州。不能讓四方來朝拜。卻引來異族凌辱。恨欲狂……仰天長嘯……”老許披頭散發。抱起酒壇向口中不斷倒去。而后猛力摔在了的上。道:“想殺就殺吧……”
  夜叉族的人就要動手。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金光掃來。兩名夜叉族人頓時狂噴鮮血。摔倒進雅間中。
  “靈魂的力量!”
  “強大之極的恐怖力量!”
  所有人方才都感應到了一股無匹的狂濤。像是汪洋一般浩蕩而過。隱約間眾人似乎聽到了輕微的嗡字顫音。
  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是誰出手。
  就在這時。另外一個雅間的房門也被推開了。一個金發金眸的年輕人掃視著外面的眾人。道:“有意思……”
  “那似乎是……神圣巨龍族的一個王者!”
  “是他。我曾經看過他與武戰魂大戰!”
  眾人驚懼。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雅間的門也被推開了。
  當眾人看到里面的人后。有人倒吸冷氣。
  “那是戰族四大王脈當中的一個戰王……”
  同一時間。又有幾個雅間的房門被推開。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