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379 黃金盛世

幾個雅間的房門都被推開了,分別走出幾人,雖然沒有強大的能量波動爆發而出,但是那種無形的氣勢依然讓人感覺顫栗。
  自然有人認出了他們的身份,驚呼與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
  最先出現的人乃是神圣巨龍族的年輕王者,金色的長發猶如一輪驕陽一般燦爛,就連眸子都金色的,帶著淡淡的笑容,掃視著煙雨樓上的眾多修者,他如一個帝王一般,似有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勢。
  第二個出現的人更讓人恐懼,一頭綠發閃爍著妖異的魔光,他仿佛是天生的斗戰圣者,眸子中充滿了高昂的戰意,正是戰族四大王脈中的一個戰王,名為景蒲,有著一股睥睨天下惟我獨尊的氣概。
  第三個雅間的房門被推開后,主人并沒有走出,不過眾人已經知道那是誰。因為在朦朧的光輝中,一名顛倒眾生的少女如夢似幻,雖然無法看清那張絕世容顏,但是一對如美麗絕倫的黑玉神翼證明了她的身份————墮落天使王。
  另外兩個雅間的房門也被推開了,不過沒有人知道里面的主人是過,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是異族的王者,不然怎敢在神圣巨龍王與戰族的王者面前擺出平等的姿態呢。
  任誰也沒有想到煙雨樓,竟然聚集了五個異族的王,實在是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他們同聚長安第一樓真是巧合嗎?
  神圣巨龍王在原地留下一道金色的殘影,瞬間出現在另一座雅間前,將兩名倒在血泊中是夜叉提了起來,金色的的光芒猶如水波一般向著兩人體內涌動而去。
  “啊……”
  “啊……”
  兩名相貌丑陋、皮膚呈深青色的夜叉痛苦的大叫出生,從死境中蘇醒了過來。
  “好強的靈魂攻擊。”神圣巨龍王金色的眸子中,射出湛湛神光,道:“**幾乎崩潰了,靈魂險些灰飛煙滅,如果不是我出手,必死無疑。”
  “多謝神巨龍王相救。”兩名夜叉急忙拜倒在地,此刻早已沒有了方才的兇殘之色,其中一人,道:“請神圣巨龍王為我們做主……”
  “夜叉王在相鄰的豫州大開殺戒,想必就要進入雍州地域了吧?”就這個時候,戰王景蒲突然開口,滿頭妖異的綠發讓他顯得氣勢迫人。
  “是的。”
  兩名夜叉族的高手雖然在人族強者面前盛氣凌人,但在面對戰王景蒲時大氣都不敢出,他們對于這名恐怖魔王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懼意。要知道就在數日前,戰王景蒲屠掉了巨人族的王者,漫天血雨紛飛,十米高的巨人尸體倒在地上時,樹立起了戰王景蒲的大兇之名。
  前有馬巴奧大戰黃金獅子王,后有景蒲屠掉巨人王,戰族王者的實力堪稱驚世。
  “我想見見夜叉王。”景蒲的聲音很冷漠。
  “夜叉王明天就會達到長安城,到時候我們聚一聚。”金發金眸的神圣巨龍王露出淡淡的笑意,他與夜叉王乃是盟友,自然知道其行蹤。
  煙雨樓上眾多修者聞言莫不變色,近來夜叉王兇名震九州,擊殺了眾多人族高手,實乃百族中對人類強者最殘酷無情的異族王,他竟然要來長安城了,實在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戰王景蒲無聲的點了點頭。
  在這個過程中,顛倒眾生的墮落天使王以及另外兩個房間的王者都沒有走出來。
  神圣巨龍王冷冷看了看老許幾人,而后掃視煙雨樓上的眾多強者,道:“出手的朋友出來一見。”
  眾人心生懼意,神圣巨龍王要插手此事,誰可抵擋,方才出手相救老許的人恐怕要殞落在此了。
  煙雨閣頓時靜悄悄,并沒有人站出,但氣氛卻緊張到極點。
  神圣巨龍王聲音寒冷,逼視著所有人,道:“等著我將你揪出來嗎?”
  依然沒有人應答,這個樓層一片安靜。
  所有人心中都很驚訝,似乎……神圣巨龍王并未真正確認出是何人出手,足以說明那個人實力之強大,恐怕比神圣巨龍王也弱不了多少。
  “不出來的話,我就將滿樓的人族修者殺死……”神圣巨龍王帶著淡淡笑意,但是語音說不出的寒冷。
  “要殺你就沖著我來吧……”老許站了起來,拍著胸脯,道:“找不到人家,出此下作招數,算什么異族的王者,沖我來……”
  老許的那個朋友,身軀在顫抖,扯了扯他的袖子,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神圣巨龍王出奇的鎮定,并沒有因此而發怒,他猶如一個君臨天下的帝王一般,緩緩向前走去,無上威壓充斥在整座煙雨樓中。
  “想死還不容易嗎,我便先斬了你……”他話語平靜,但是強大的神識卻已經籠罩了整座樓層,他猜測動手殺老許時暗中的人多半會阻止。
  “賜予你死亡!”神圣巨龍王一指點出,金色光輝照亮了整座樓層,向著老許額頭印去,如果被擊中定然會形神俱滅。
  蕭晨本不想過早暴露而出的,如今百族出世,似乎對人類很不友好,他想暗中行事。但是他又不想看著這個老許死亡,覺得他是個性情中人,想出手相救。
  “慢!”就在這時,老許自己突然叫了起來,道:“停下,我有話說。”
  神圣巨龍王聞言一頓,金色的手指距離老許額頭已經不足一寸。但就在這個時候,驚變發生了,原本扶著老許的那個人,身上爆發出一道絢爛的刀芒,橫斬向神圣巨龍王。
  這實在太意外了!
  強如神圣巨龍王都沒能完全躲避開,他一直在以神識掃視酒樓上其他人,被老許叫停后也未將心思放在這里,根本沒有想到老許那個朋友突然間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
  這絕對是一場精心謀劃的刺殺!
  一切都是因為老許的激憤言行而引起的,但是真正的“主角”確是他的身旁那個朋友,這竟然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恐怖高手。
  雪亮的刀芒,瞬間割破了神圣巨龍王的衣衫,所有人都吃驚的發現,在這最為危險的一刻,神圣巨龍王的軀體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龍鱗,令他看起來格外的恐怖。
  “哧”
  但是刀芒太鋒利了,強如神圣巨龍王的龍鱗甲也被斬碎了,血光迸濺而出,一股血浪沖了出來,灑在樓層上。
  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聲,沖出煙雨樓,直上九霄。
  金光大盛,神圣巨龍王暴退,在這個過程中那慘烈的刀芒連續劈出成百上千道,不過卻已經被遭創后緩過神來的巨龍王以手掌擋住了。
  近身搏殺,僅僅相持了瞬間,兩道人影就快速分開了。
  神圣巨龍王的腹部幾乎被徹底破開,血水汩汩向外而流,險些被腰斬,碎裂的龍鱗與大片血跡灑在樓板上。
  這驚人的變故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你……卑鄙無恥……找死!”神圣巨龍險些氣炸肺,竟然有強者刺殺他,遭受如此重創,對于他來說是一種恥辱。滿身覆蓋的龍鱗快速斂去,而后他的腹部不斷蠕動,血肉開始重組,很快修復好了創傷。
  襲殺者不慌不忙,將老許以及為其出頭的青年自窗口扔了出去,而后提著一把大號菜刀,極度猥瑣的沖著神圣巨龍王的下體比劃了一下,才結結巴巴的道:“很很很……很遺憾,砍砍砍……砍高了點。”
  神圣巨龍王雖然修復好了**,但是已經遭受了重創,大怒道:“你到底是誰?”對方明顯是有預謀的,完全是沖著他而來。
  “我是誰?信信信……信三哥,得得……得永生。”
  此言一出,煙雨樓眾多高手嘩然,竟然是傳說中的猥瑣王金三億。
  就連不遠處的蕭晨也愕然,這個家伙偽裝的太好了,改變容貌,驚心設了這個局,他都未能識破。
  “這就是與空間王柳暮、牛魔王牛仁并列的猥瑣王?”
  “太不可思議了,竟然是他。”
  “我們人族還是有幾個高手的,不過真的有點……猥瑣,最是難忘那一雙桃花眼。”
  金三億掂量著大號的菜刀,扭頭看向眾人,道:“我叉,誰誰誰……誰說哥猥瑣?哥是瀟灑圣王!跟誰他似的,一臉衰相。”說著他指向神圣巨龍王。
  神圣巨龍王鼻子都快氣歪了,這個混蛋在亂七八糟的說些什么,他寒聲道:“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為什么刺殺我?”
  “我叉,井水不犯河水?都騎到哥的脖子上了,你們那一族的鳥龍不僅圍攻我的兄弟逆龍王,還把我的坐騎天下第一神驢差點打死,哥跟你們沒完!”金三億說的很順溜,不再口吃。
  “去你媽的!”神圣巨龍王被氣的直接爆了粗口,眼前這個混蛋完全是在胡說八道找借口。
  “咋地?剛才哥劈你了,不服氣你咬我啊。”金三億笑瞇瞇的眨動著桃花眼,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架勢。
  神圣巨龍王臉色陰沉無比,再也沒有任何話語,直接向著猥瑣的金三億沖去,神圣光輝照亮了整座煙雨樓。
  金三億毫不猶豫,一個倒翻,自窗口跳了出去,掂量著大號菜刀沖后方比劃了兩下,道:“哥先走一步……”
  神圣巨龍王怎肯放過他,化成一道神虹,飛出煙雨樓追了下去。
  戰族王者景蒲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冷漠的道:“巨龍王被激怒了,對方明顯在引他追殺……”
  就在這個時候,那顛倒眾生的墮落天使少女,自雅間中傳出聲音,道:“戰王不去看看嗎?”
  “想去見識一番。”景蒲就想離去。
  但是,就在這時樓梯口傳來沉穩而又有力的腳步聲,一個英氣逼人的金發青年走了上來,額頭正中有一只緊閉的豎眼,周身透發著一股無匹的壓迫感,他的氣質與戰王景蒲太像了,似乎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惟我獨尊的氣勢。
  “黃金獅子王!”
  所有人都心有懼意,這是能夠與另一名戰王馬巴奧戰平的強者,橫掃一方無敵手。據說,近期他將要與馬巴奧在長安城再一次決戰。
  “是你……”戰王景蒲盯著黃金獅子王,表情很復雜,對方本是戰族四大王脈之一,但現在卻走到了對立面。
  “走吧,在這里不方便殺你。”黃金獅子王那睥睨天下的氣態是不加掩飾的。
  所有人都非常吃驚,黃金獅子王與馬巴奧大戰數場,現在居然又來惹另外一位戰族王者,實在太自信了。
  “你是為擋我而來……”景蒲凝視著黃金獅子王。
  此話一出,煙雨樓上的修者立時一驚,看來有人想對付神圣巨龍王,連黃金獅子都被說動來擋戰王了。
  蕭晨也非常驚訝,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神圣巨龍王與我何干,你我本是同族,既然你不讓我去,今日我就坐在這里。”戰王景蒲如此話語,讓所有修者都大吃一驚,眾人終于得知黃金獅子王的來歷,不過卻更加的迷惑了,同族怎么會生死相向呢?
  “不要把我往戰族上扯,不然我們立刻生死相向!”黃金獅子王似乎根本不領情,氣定神閑的在戰王的面前坐了下來。
  敢對戰族王者如此的人,九州之上真找不出幾個。
  景蒲并沒有生氣,反而點了點頭,道:“好吧,你的事情就由馬巴奧去解決。”
  說完這些話他緩緩向著蕭晨走來,冷漠無比,道:“朋友你隱藏的很深,既然有王者的修為,何需如此掩藏……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哪一族的王。”
  “呵呵……”性感妖嬈的墮落天使王也在雅間出傳出蕩人心魄的笑聲,道:“戰王果然強大,竟然一眼尋出了隱藏的強者。”
  蕭晨內穿鐵甲,外罩布衣,身披大氅,帶著斗笠,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為的就是不愿泄露出黃鉆骨體身。聞言他站了起來,發出精神波動,道:“我是哪一族真的很重要嗎?”
  “當然,對我們來說很重要。”這個時候,墮落天使少女終于從雅間走了出來,但是周圍卻有迷霧籠罩,只能看到一條性感而又完美的玲瓏妙體若隱若現。
  夜叉族的兩人看到戰王與墮落天使王似乎有意針對蕭晨,立時開口道:“方才他救了那幾個人類高手,定是人族。”
  “借用你們喜歡說的話語,我賜予你們死亡。”蕭晨說到這里,一步邁出,猶如在穿越空間,向兩名夜叉逼去,戰族王者景蒲與墮落天使少女同時出手,截住了他的去路。
  兩名夜叉本已露出懼色,但是看到兩個王者出手,立刻放松了下來。
  蕭晨不想獨戰兩大王者,瞬間倒退,但精神波動卻傳出,道:“我讓你們兩人死,你能只能滅亡,死!”
  混合了嗡字天音的靈魂攻擊發出,讓所有修者全部震驚,兩名夜叉的**一下子就崩潰了,形神俱滅。
  戰族王者景蒲上前一步,道:“有些手段。”
  墮落天使少女也似乎很驚訝,道:“很是不凡。”
  蕭晨發出精神波動,道:“夜叉族必將滅亡,古時有殺胡令,今后將有殺夜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