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380 初動

“殺胡令?好大的口氣!”戰族王者景蒲聞聽此言,雙目中射出兩道冷冽的光芒逼視蕭晨,道:“殺完夜叉族,是不是也想殺戰族、殺墮落天使族、殺神族、殺神圣巨龍族呢?!”
  此話可謂誅心之言,將蕭晨置于百族對立面。
  蕭晨凝視戰族王者景蒲,道:“你們這一族戰力無匹,何必挑撥離間,這樣只會讓人輕看。我何曾說過要要滅百族,只是那夜叉族欺人太甚,大肆屠戮人族高手,實乃當誅!”
  旁邊的墮落天使少女,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道:“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閣下還是保住自己在說吧……”
  “砰”
  旁邊那早已被打開、但卻沒有人走出的雅間,此刻傳出一聲巨響,一扇房門飛了出來,而后一個怪人大步走出,高足有兩米,帶著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具有人類的軀體,螞蟻的頭顱,顯得有些猙獰。
  “我來看看到底是誰在口出狂言。”竟然是蟻族的一位年輕王者,雖然被稱作蟻族,但是此刻他卻散發著堪比山岳般的沉重壓力,徑直來到近前將逼視著蕭晨。
  蟻王、戰王、墮落天使王三大王者圍住了蕭晨,整煙雨樓都被一股無法想象的強大力量禁錮了,在這一刻沒有人可以走出與進入,這里被徹底封鎖禁錮了。
  蕭晨并不懼怕,非常平靜,道:“百族同出,實乃九州幸事,修煉界必然迎來一個黃金時代,百家爭鳴,這是有識之士樂意看大的。但是夜叉族殘暴兇戾,欲滅亡人族修者,如此惡族,今日可滅我人族,他日足夠強大時說不定會滅戰族、滅墮落天使族、滅蟻族等。我所說的殺夜叉令,只不過是反擊而已。”
  如果只為他自己,蕭晨不會說這么多,大不了開戰就是,即便是這百族王者同出的在亂世之中,他也可以自保。但是如果不解釋一番,恐怕就會被有心人挑撥,讓百族共同敵視人族,而大開殺戒。
  這番話語一出,蟻族王者頓時不出聲了。夜叉族向來強大而又殘暴,很少買其他種族的賬,如果真讓他們迅猛發展下去,在九州大地之上扎根下來,恐怕當海量夜叉族出現時,對于其他種族來說真的是一種災難。
  墮落天使族少女輕笑,在朦朧的光輝中花枝招展,一對黑色的羽翼輕輕扇動,修長雪白的**若隱若現,格外的性感妖嬈,她沒有說什么。
  “其實,論若威脅,還是人族最大,如此大的人口基數,根本殺之不過來。目前隨處低谷,但一旦走向出困局,誕生出一批高手,休養生息不需多長時間,就將是最為恐怖的一族。”景蒲話語低沉,但是目光卻如劍一般犀利。
  蕭晨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戰族王者,景蒲這個人不光戰力驚世,同時心思陰沉可怕,如此對人族充滿敵意,似乎總想置人類修者于百族對立面,這絕對是一個危險的敵手。
  “戰王的針對性未免太強了,若論戰力,除卻九州百姓外,百族中哪一族不是天生異稟?相對于人類來說,稱之為神祗也不為過,不用修煉,正常成長起來就是半神高手。人族對于百族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蕭晨看著眼前的幾個異族王者,不緊不慢,道:“倒是你們自己……似乎忘記了真正的宿敵。我聽說百族中有一斗神族,與戰族可是死敵啊,據說并不是像傳言那般被滅族了,焉知不會死灰復燃。我聽說古天堂可是也沒有毀滅,據說在那遙遠的過去,曾經嚴重威脅過墮落天使族。蟻族,同樣需要擔心……”
  蕭晨漫不經心的說著,雖然明知道他是故意如此挑撥,但是三個異族的年輕王者卻無法反駁,各族確實都有可怕的對頭。
  三個異族王顯然被破壞了心情,他們的宿敵絕非等閑之輩。
  蕭晨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就是想向他們心中扎根刺,免得他們一致針對人族修者。現在一個夜叉族,就已經讓九州談虎色變了,如果百族一致屠殺人族高手,那被滅族是早晚的事情。
  事實上,他心間已經有了一些打算,游走與百族間,游說一些種族,令他們不能團結起來,最好讓一些強勢種族大戰起來。
  當然,能殺掉的自然要直接殺掉,殺夜叉族勢在必行,有時立威的效果是難以估量的。
  戰族王者景蒲冷笑道:“人族雖然看似很弱小,但是潛力卻是無限的,古往今來,也不知道誕生了多少強者,那些震古爍今的絕世人物,人類修者足足占了一半有余。”
  “盛衰更替最是自然不過,人族鼎盛時期過去了,如今那些蓋世人物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全部耗盡在偽神之劫中,現如今正走向衰敗沉淪。不想戰族的王者真是心懷千古啊,難不成你已經有了博弈千古的實力,已經開始為千百世之后布局了?”蕭晨的精神波動很平緩,但明顯語帶諷刺,道:“我聽說景蒲戰王數日前曾與巨人王一戰,打的血雨漫天飛灑,令神力蓋世的巨人族強者當場殞落。戰族在防備斗神族再現于世時,也要小心巨人族的報復啊,據說巨人第一王族中流淌有黃金血液的真正王者覺醒了。”
  心懷千古,不若考慮眼前的危局,這就是蕭晨對景蒲的諷刺,為千百世后布局,還不是他現在這種層次的王者該考慮的事情。
  戰王景蒲凝視著蕭晨,道:“我在考慮現在是不是先除掉你,對于危險的人事物,我一項喜歡扼殺在搖籃中。”
  蟻族王者沒有說話,墮落天使王卻拍起了手掌,真如一個天真爛漫的少女一般,興奮無比,道:“好啊,有機會看戰王出手,那真是一件幸事。”
  “我不懼你,要戰便戰。”這就是蕭晨的回應。他雖然沒有一絲把握,但是也想冒險干掉景蒲,這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敵手,不僅戰力驚天,且心思陰沉,對人族修者懷有敵意,除掉是最好的選擇。
  “好,今日我便斬了你!”戰族王者霸氣十足,那種舍我其誰,睥睨天下的姿態是不加掩飾的。
  “你當我是擺設嗎?!”就在這個時候,三眼黃金獅子王站了起來,同樣為戰族四大王脈這一,戰力驚世,如歷經百戰的戰神一般,強勢一覽無余。
  景蒲沒有想到黃金獅子王徹底要與戰族決裂,這種情況下居然要對付他,讓他非常憤怒,道:“有人想對付神圣巨龍王,請你來擋我,沖著你的面子我并沒有離去。但現在我要殺眼前這個人,你為何還要出手?沒有人要你這樣做。”
  “我答應別人的條件是不能使你出手。”黃金獅子王只有這樣一句話,魁偉身軀擋住了戰王景蒲,戰意高昂,滿頭金發猶如黃金神火在燃燒。
  兩大王者對峙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若隱若無的龍嘯聲傳來,那是屬于神圣巨龍王的。身為翼龍族的年輕王者,其實力毋庸置疑,可謂橫掃一方無敵手,嘯聲如此微弱,說明最起碼在百里之外。
  從方才的一系列事件中,蕭晨已經知道神圣巨龍王與夜叉王似乎是同盟者。他很驚訝,看來金三億等人似乎早有布置,今日想除掉神圣巨龍王。
  墮落天使族的少女輕笑道:“有意思,我去看看……”說著翩翩然自窗口飛了出去。
  不過,剛剛沖上天空,遠空一道烏光便如驚天長虹般橫貫而來,一個黑衣青年攔住了她的去路,道:“墮落天使王請留步。”
  煙雨樓不少人都自窗口看到了天空中的英武的黑衣青年,當發現他黑發中的兩根祖龍角后,所有人都吃驚無比,那是一名龍王。
  墮落天使族的少女笑語嫣然,道:“為何攔我去路?”
  “不想女王卷入是非中。”
  “呵呵,你攔得住我嗎?”墮落天使族的少女周圍的朦朧光輝漸漸明亮起來。
  “試過才知道。”黑衣少年鎮靜而又從容,“鏗鏘”一聲,一把圣劍竟然自的脊背中緩緩自動拔出,明亮刺目,讓人無法正視。
  “龍族的圣劍,那是黑龍王!”這個時候不少人驚呼出聲。
  墮落天使王頓時露出凝重之色,她早已聽說過那些龍族的王者都不是易于之輩。赤龍王暴烈無比,若戰必狂,摧枯拉朽,難逢抗手。逆龍王以自我封印之法修煉,還沒有人可以逼他解除全部封印對敵。黑龍王深不可測,更是掌控龍族圣劍,無堅不摧,至今未嘗一敗,沒有人可以接下那驚天劍芒。
  黑龍王當初追隨了牛仁,很顯然牛魔王也參與了這次的行動,蕭晨猜測,那幾人恐怕是動真格的了,最終目的一定是為了對付夜叉王。
  想必這個夜叉王相當的恐怖,不然金三億他們不可能如此大動干戈先對付夜叉王的盟友神圣巨龍王。明日夜叉王就要到長安城了,金三億他們是想搶時間先解決巨龍王,還是以此為餌釣大魚呢?
  煙雨樓中,戰王景蒲與黃金獅子王對峙,天空中墮落天使王與黑龍王對峙,氣氛極其微妙。
  蟻族王者發出一聲冷笑,而后沖出煙雨樓,想要向著神圣巨龍王發出嘯聲的方向飛去。
  “蟻王請留步。”一道人影快速飛來,猶如流星破空。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因為這個英氣逼人的青年,黑發間也有一對祖龍角,毫無疑問這也是一個龍王。
  “是逆龍王!”有人驚呼出聲。
  蟻王顯然聽說過逆龍王自我封印的傳聞,自然不敢小覷,不明深淺的敵人最可怕。
  三對王者對峙,氣氛非常緊張。
  “吼……”龍嘯聲傳來。
  遠空,一頭神圣巨龍飛來,猶如一片云朵一般。這個龐然大物,雙翼震動,鼓蕩下陣陣罡風,在地面上投下大片陰影。
  這顯然不是方才離去的巨龍王,它從另一個方向而來,路徑長安城,并沒有降落下來,想要去援救發出怒嘯聲的本族年輕王者。
  三眼黃金獅子王在與戰王對峙,逆龍王、黑龍王也在與擋著兩大王者,無法分身去阻擋。
  蕭晨看了看最后那個雅間,無疑那里有一個異族王,但是始終沒有走出。他沒有猶豫,沖天而起,在天空中擋住了路過的神圣巨龍。
  這個龐然大物足以七八十米長,猶如一朵彩云,透發著一股神圣氣息,周身龍鱗密布,光芒閃閃,它發出宏大的聲音,道:“卑微的人類,為何擋住我的去路。”
  它似乎非常憤怒,沒有一點耐心,說話的同時,向前撞來,口中噴出一道熾烈的閃電。
  “卑微……你很偉大嗎?”蕭晨根本沒有躲避的意思,在發出精神波動對答的同時混合了部分本源天音,瞬間震散了那道水缸粗細的閃電,同時形成一股強大的阻力,擋住了沖擊而來的龐然大物。
  罡風浩蕩,神圣巨龍因為沖擊速度飛快,驀然間被一股力量阻住,頓時在天空中一陣搖擺。
  煙雨樓所有人都非常吃驚,一個渺小的人類站立在天空中,竟然生生擋住了一個如山岳般的龐然大物,那需要何等的力量?
  神圣巨龍異常憤怒,龐大的軀體竟然被一個體形小它無數倍的人類生生擋住了,這對它來說是一種恥辱。
  “卑微的蟲子,敢阻我之路,我賜予你死亡……”神圣巨龍在咆哮。
  蕭晨在虛空中邁步,一步步向前走去,點指著它碩大的頭顱,道:“卑微與神圣,不是以你的意念為準,想賜予我死亡,再去修煉一千年你也辦不到。”
  神圣巨龍憤怒咆哮,一展巨大的龍翼,像是一把可怕的天刀一般,劈向蕭晨。
  蕭晨根本沒有躲閃,靜靜的立身在那里,而后右手掌刀高舉,迎向天空中那如烏云般劈來的巨大的龍翼。
  “噗”
  猶如云朵般抽來的龍翼,將蕭晨淹沒在了下面,但是一股血浪卻很快沖天而起。
  蕭晨掌刀沖上,竟然自那巨大的龍翼中穿透出了出來,帶起大片血花。
  “嗷吼……”神圣巨龍咆哮震天,一只龍翼被打穿,痛疼讓它忍不住不斷拍動,血水染紅了天空。
  下方眾人異常吃驚,始一出手,就打傷了一頭神圣巨龍,如此手段實在可怕。
  “按照你的說法,我賜予你死亡……”
  蕭晨騰空而起,像是無堅不摧的刀刃一般,整個人無視神圣巨龍吐出的漫天紫色電光,直沖了過去,竟然從神圣巨龍的另一只龍翼中打穿了過去。
  這雖然是一頭神圣巨龍,但是遠無法和神圣巨龍王相比,相對于蕭晨這個級數的強者來說,不能造成任何威脅。
  嗡字天音被掩藏在話語中,震動而出,當場就讓神圣巨龍靈魂遭創,胸部更是崩潰了部分,被擊穿出一個恐怖的巨洞,血雨漫天飄灑。
  震天的龍嘯響徹長安城。
  對于人族修者來說,這個場景是在太震撼了,這是屠龍啊!
  縱然是戰王、墮落天使王等人也很驚訝,開始重新估測蕭晨的戰力。
  “砰”
  蕭晨逆空而上,上蒼之手拍出,血雨紛飛,碎裂的龍鱗漫天飛舞,凄厲龍嘯聲傳蕩數十里。
  竟然真的要屠龍了!
  有如此實力,殺夜叉令似乎并非虛言,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很多人族修者心中激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