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86 戰諸王

戰族與斗神族乃是宿敵,戰王景蒲敏銳的覺察到了危險的氣息,在海島邊止住了步伐。
  夜叉王縱然戰力驚世,也皺了皺了眉頭,他曾經與斗神王交過手,深深知道對方的可怕,無故跑到對方的地域是犯忌諱的。
  眼前的島嶼大概有兩三萬平方公里,并不算小,但是如果與其他種族降臨在海外的巨島相比,那確實顯得有些玲瓏了。
  島嶼上郁郁蔥蔥,參天古木高高聳入天空,像是一把把巨傘般矗立在海島上,千年老藤如虬龍般蒼勁,一株藤就可以爬滿少半個山峰,這里猿啼虎嘯,一派原始景象。
  似乎只是一座蠻荒島嶼,怪獸毒蟲橫行出沒,根本看不到人跡。
  “這個小子很狡猾,居然跑到了與我等不睦的斗神族的島嶼,如果就此放過他非常可惜,但是眼下……還去追殺他嗎?”雪白的骷髏王在月夜下白晃晃,眼窩中火種騰騰跳動。
  夜叉王周身黑霧繚繞,眸光中射出兩道駭人的綠芒,僅僅吐了一個字:“殺!”
  說罷,他第一個沖進了島內,當然卻也不是莽撞硬闖,留下一道道殘影,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沖了進去,他不想放過蕭晨。
  戰王景蒲有些猶豫,他們這一族與斗神族是死敵,如果真的闖進去,等若在宣戰。最終,他飛回了海中,沒有跟進。
  骷髏王遲疑片刻后,跟在夜叉王的身后,潛入了進去。
  蕭晨一路飛騰,逐漸接近島中央,但是一路上他沒有發現斗神族強者,仿佛是一個無主的的島嶼。就在這時,他敏銳的覺察到夜叉王快要追上來了。
  在路徑過一片山巒地帶時,前方一條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去路,背對著蕭晨這個方向,周圍霧氣朦朧,他靜靜的站在那里,猶如一尊石像般一動不動。沒有一點能量波動,與天地合一,與萬物一體,似乎已經融入了這方天宇間。
  “為何闖入我族的禁地?”平靜而又冷漠的聲音不包含任何情緒,傳蕩而來,高大的身影依然背對著蕭晨。
  “我無意冒犯斗神族,實乃是被人所逼。”蕭晨沖入斗神族的島嶼,不是慌不擇路,而是有意如此,道:“夜叉王與戰族的王者已經殺到了貴族的領域內。”
  “你想利用我族為你除掉大敵?”前方那個斗神族強者的聲音漸漸冰冷下來。
  蕭晨自然不會認為自己的計策別人看不透,他想借力抗敵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因此也不做作,直截了當的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斗神族與戰族是死敵,現在有一名戰王就在附近,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若是把握住可以將之擊殺。”
  “除與不除何需你來說,我們自會有計較。倒是你無故闖入進來,該當何罪?!”
  如此足可以看出斗神族的強勢。
  “我是真的抱有誠意而來,在這個世界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強,我若是聯合一些朋友,殺幾個異族王還是能夠做到的。”
  斗神族強者沉默了片刻,道:“你過去吧。”
  蕭晨聞聽此言,持著七寶妙樹從他身邊沖過。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夜叉王到了,當他看到這背對他的高大男子時,頓時吃了一驚,道:“斗神王你也回來了……”
  遠處,蕭晨一驚,那個人竟然是斗神王,出乎他的意料。
  “夜叉王你很過分,擅自闖入我族島嶼內,難道想開戰嗎?”
  “斗神王我無意冒犯,但今日有些特殊,我在追殺一個想挑起百族紛爭的危險人物……”
  “百族紛爭?百族不是一直在爭斗嗎?”斗神王驀地回轉了身軀,盯住了夜叉王,道:“請你立刻退出此島,不然后果自負!”
  高大的斗神王一頭紫發狂亂舞動了起來,迎面正對著夜叉王。
  夜叉王眸光冰冷,氣勢如魔山一般迫人,但是僵持了片刻鐘他最終選擇退走,斗神族雖然人口稀少,但是每位族人都是超級強者,實乃一個可怕的種族。
  此刻在斗神島上他不敢托大,萬一此島有不世高手坐鎮,他恐怕要飲恨在此。
  看到夜叉王遠退而去,蕭晨急忙向斗神王傳音,道:“為表合作誠意,我愿拖住夜叉王半刻鐘,王者可以去島外擊殺戰王景蒲。”
  “我們還沒有做好與戰族死戰的準備。”
  蕭晨不愿放棄,嘗試勸說,道:“不死不休的兩大種族,先下手為強,除掉一個戰王,對未來影響甚大啊。”
  “如果擊殺掉一個戰王就可以斗敗一個種族,我們何需隱忍呢。”斗神王拒絕了蕭晨的建議,他背對著蕭晨,看著夜叉王離去,道:“不過我不出手,不代表別人不出手,那名黃金巨人快來了……”
  蕭晨愕然,發現斗神王果真不是簡單人物,想讓其與夜叉王、戰王發生火并,根本不可能。
  戰王景蒲曾經殺死了一個巨人王,而更加強大的黃金巨人王卻也在同期出世,難道斗神王方才以特殊的方法通知了巨人島的強者?
  “你走吧!”斗神王下了逐客令。
  蕭晨沒有說什么,向島外飛去。
  斗神族的島嶼真的很神秘,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恐怖強者,但蕭晨根本沒有探查到,只發現了一個斗神王而已。
  “巨人島離此不遠,一路向北五百里就到了……”這是蕭晨將要飛離島嶼時,斗神王傳來的聲音。
  “這個家伙不是易于之輩,自己不想出手,卻想讓巨人族出頭。”蕭晨心中一凜,沒有耽擱,快速向北飛去。
  大海中夜叉王、戰王、骷髏王強大的神念橫掃四方,分三個方向一直守候在島外,發現蕭晨的行蹤后快速追了下來。
  “轟”
  浪濤沖天,一個通體金黃的巨人突然沖出海面,手中持著一口巨大的板斧,像是一道雪亮的閃電一般,撕裂虛空,向前劈來。
  直接鎖定了戰王景蒲!
  流淌有黃金血液的巨人王出現了。
  “砰”
  最前方的夜叉王一掌劈出,硬抗下了這驚天一斧,神光沖天,大浪翻涌。夜叉王與巨人王皆倒退了幾步。
  “夜叉王沒有你什么事情,這是我與景蒲的戰斗。”黃金巨人高足有十幾米,立身在海面上,俯視著三大王者。
  不遠處蕭晨也停了下來,他感覺北方有強大的能量波動傳來,有巨人族高手在接近,當下向回飛來,道:“巨人王我來助你殺敵。”
  “無需!”黃金巨人王持著巨斧再次向著戰王景蒲殺去。
  “好,我就與你來個了結!”戰王景蒲戰意沖天,殺向巨人王。
  而夜叉王與骷髏王再次追殺蕭晨,一路向北殺了百余里。這個時候,巨大的能量波動自北方傳來,十幾名巨人出現在海平面上。
  “巨人族的朋友這里有你們的死敵戰族的盟友……”蕭晨大喝。
  “殺……”十幾名巨人大吼著殺來,這些神力蓋世的家伙舞動著大棒與巨斧就出手了,想要劈殺夜叉王。
  “不要聽他亂說,我們與你們并無恩怨。”骷髏王發出精神波動解釋。
  “那戰王是與他們同來的,很顯然想要對你們不利。”蕭晨喝道:“此時不拿下他們更待何時?”
  “全都拿下!”其中一名巨人一揮大手,將夜叉王、骷髏王、蕭晨三人都圍在了當中。
  一時間混戰爆發!
  蕭晨暗探倒霉,這幫家伙頭腦簡單,都是一群沖動的大力神,稍不留意就有可能被他們拍成肉醬。
  那一只只巨大的狼牙棒每條都足有近十萬斤重,舞動起來猶如泰山壓頂一般,將這片地域打的驚濤千重,駭浪滔天。
  但就是在巨人族這些大力神的狂霸攻擊下,夜叉王還是表現出了極其恐怖的戰力,一聲大喝:“給我退!”他橫掃八方,竟然將十幾名巨人震的全部倒飛了出去,那近十萬斤重的狼牙棒打穿虛空,在大海中激起萬丈浪濤。
  不過他倒也沒有擊殺這些巨人,以免惹出無法化解的仇怨。
  十幾名巨人氣的暴跳如雷,再次向前殺來,這次主要攻殺夜叉王。
  “巨人族的兄弟你們沒事吧?”蕭晨問候著,而后大喝道:“你們盡管攻殺那個夜叉,我來擊殺這名白骨骷髏。”
  骷髏王大怒,居然當著面挑撥離間,不過他也很無奈,這幫大家伙們一根筋,認準的事情很難改變。它與夜叉王目前被巨人族格外“關照”,那十萬斤的大棒不斷轟來。
  “這不能改變什么。”夜叉王冷冷的凝視著蕭晨,而后再次展現出可怕的戰力。
  他神威蓋世,雖然不過兩米高,但是戰力驚天,在接下來的片刻間竟然將十幾名巨人全部打的口吐鮮血,摔倒在大海中,再次殺向蕭晨而來。
  “巨人族的朋友我將他們引走,你們要保住身體啊……”蕭晨再次向北逃去。
  骷髏王大怒,這個家伙胡說八道上癮了,如果這幫巨人族真的信了他的話,以后肯定會有麻煩。
  “兄弟我們相信你了,你一路向北,去我們的島嶼……”十幾名重傷的巨人喝喊道。
  這讓蕭晨很慚愧,巨人族實在太“樸實”了。但眼下也沒有辦法,夜叉王實在變態,戰力強橫的無法抗衡,只能借助外力才能擺脫。
  他風馳電掣,一路上仰仗七寶妙樹化解了幾次危局,向著前方的巨大島嶼逃去。
  一股洪荒巨獸的氣息迎面撲來,巨島像是一塊天生的百戰之地,竟然繚繞有無盡的殺意與煞氣。
  “何人敢闖巨人島?”甕聲甕氣的聲音傳來,七八名巨人或持巨斧,或持狼牙大棒,出現在海岸邊。
  “巨人族的朋友這些人打傷了你們的兄弟……快來援救。”
  看到蕭晨又開始胡說八道,骷髏王大怒,如果被這些人相信的了話,必然會引起天大的麻煩。但是未容他解釋,后方那十幾名受傷的巨人已經追了上來,喊道:“兄弟們殺掉那個夜叉還有那個骷髏,他們是是戰族的盟友。”
  夜叉王似乎根本不屑解釋,只轉身對蕭晨道:“今天上天入地我也要殺了你。”說到這里,他的眼神突然如利劍一般凌厲了起來,喝道:“封絕十方!”
  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浩蕩而出,在剎那將蕭晨與他同封在一片奇異的空間內。
  “這是屬于你我的戰場,再也不受人打攪,不死不休!”
  天王夜叉在這片空間中透發出的能量波動猶如瀚海一般,無法揣度,懾人心魄,像是有十座大山同時下了下來,讓蕭晨感覺黃鉆骨體都將破碎了一般。
  外界,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一切,但是卻無法殺進去。
  蕭晨持著七寶妙樹被動迎敵大戰。
  “兄弟們打死這個骷髏,將那個小兄弟救出來。”一群巨人們呼喊著,全都舉起了十萬斤的精鐵兵器,同時砸向那奇異的能量空間。
  “砰砰砰”
  猶如在打鐵一般,封困的空間不斷遭受狼牙棒擂打、巨斧立劈,不時爆發出沖天的光芒,引得汪洋發生了海嘯,但就是無法打開。
  蕭晨在里面苦戰夜叉王,以七寶妙樹將對方刷了幾個大跟頭,但這并不能保障他的安全,天王夜叉的戰力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竟然慢慢壓制下了七寶妙樹的光芒。
  “是誰在我巨人族島外放肆?!”島內又有高手殺到了。
  當聽到島外的巨人說完經過后,那個似乎有一定地位的巨人喝道:“以‘破天力’同時攻擊,打碎這空間禁錮!”
  三十幾名巨人在這一刻神圣無比,周身爆發出奪目的神光,而后同時大喝:“開!”聲音震動天地,三十幾條都有十萬斤重的重型兵器,狠狠的砸了下來。
  “轟隆”一聲巨響,天搖地動,浪濤沖上了云霄,將大片的云朵都擊潰了。
  三十幾名巨人的“破天力”將夜叉王的“封絕十方”禁錮術打破。
  夜叉王當場噴了一口鮮血,但眼神卻變的更加凌厲了,掃視著四方,道:“別逼我大開殺戒!”
  蕭晨震驚,那是三十幾個神力蓋世的巨人啊,聯手才打破“封絕十方”,夜叉天王不過吐了一口鮮血而已,戰力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真是深不可揣測。
  “小兄弟快進島……”幾名巨人招呼蕭晨,并不在乎夜叉王的可怕殺意。
  蕭晨沖進島中。
  夜叉王仰天冷笑,大步跟了進去。
  “不可!”
  躲在遠空的骷髏王想要勸阻,但是已經晚了,夜叉王已經做了這個決定。
  蕭晨與那些巨人快速向著島內退去,直至到了一座巨大的祭壇附近,他們才停下來。
  “點燃圣火!”
  高大的祭臺上火焰沖天,一個虛無縹緲的巨人影跡浮現而出,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是誰在我巨人島放肆……”
  說到這里,他伸出一只巨大的巴掌向著沖來的夜叉王掄去。
  那只大手鋪天蓋地,竟然包含了極其玄奧復雜的變化,遮攏十方,讓夜叉王無法躲避,只能硬撼。
  “砰”
  夜叉王竟然被一巴掌劈飛了出去,嘴角掛著一絲血跡,他冷冷的凝望著虛影,道:“你是誰?”
  蕭晨更是大吃一驚。
  旁邊的那些巨人卻不以為然,道:“如果是在島中央,將那座神圣祭壇點燃神火,肯定能夠將這個夜叉殺死。”
  “闖入者你冒犯了我巨人族的威嚴……”虛影發出浩大的聲音,再次向前撲殺而去。
  “砰砰砰”
  天空中發出一陣陣驚雷般的響聲,夜叉王不斷與那巨大的影跡硬撼,但最終口吐鮮血敗退,化成一道綠光逃出了巨人島。
  “小兄弟你要去哪里?”
  “他受了重傷,我要殺了他。”蕭晨化成一道電光,持著七寶妙樹追殺了下去。
  “好,我們與你一起去殺他。”海島外圍地域,三十幾名巨人手持大棒與巨斧,仰天咆哮,而后一個個全都騰空而起,追了下去。
  場面極其壯觀。
  在人類世界中,一個尋常的巨人都是極可怕的角色,而三十幾名懂得高深修煉法門的巨人那就更加恐怖了。
  剛從巨人島進入大海中,蕭晨就追上了夜叉王,七寶妙樹奮力劈了過去,頓時就將夜叉王掃了一個大跟頭,口中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遠處,骷髏王急忙趕來援救。
  “殺啊……”三十幾名巨人在后大喊,聲震天地,令骷髏王感覺到陣陣懼意,相助夜叉王轉身就逃。
  蕭晨他們在后緊追不舍。
  一路追殺三百余里,但就這個時候,前方突然傳來陣陣恐怖威壓,一條戰意沖天的人影快速沖了過來,竟然是戰族的另一個王者————馬巴奧。
  蕭晨沒有想到在這里又一次遇到了這個戰族的王者,當年馬巴奧與黃金獅子王在武夷山大戰時,他就在現場,當時還曾險些在馬巴奧的天缺指下吃大虧。
  馬巴奧一頭紅發猶如火焰般在騰騰跳動,整個人像是一尊太古的魔神一般,給人以深淵般不可揣度的感覺,他仿佛與天地融為了一體,靜靜立在了那里擋住蕭晨的去路。
  看到他后蕭晨想起了九州上的一則傳言,馬巴奧為戰族四大王脈傳人之一,居然莫名其妙的被人稱作了和平王。天生的戰族得此封號,相當的讓人感覺無言,也許這個戰王剛剛出世,還沒有過大開殺戒吧。
  “管你馬巴奧,還是奧巴馬,沒聽說過。”三十幾名巨人們揮動著狼牙大棒吼嘯道:“閃開,不要攔阻我們殺那個夜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