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89 天王火種

巨大的石爪籠罩而下,五彩骷髏天王難以掙脫,被牢牢的抓在了掌中,周身頓時似要崩裂了一般,五彩骨體也難以承受那種莫大的壓力,咯吱咯吱作響。
  “啊……”它發出驚恐的神識波動,吼道:“怎么會這樣?!”
  明明只是一座石像,卻打不破、擊不碎,還有如此邪異的魔性力量,僅僅是追殺一個黃鉆骷髏而已,難道要因此而毀滅了嗎?
  五彩骷髏驚懼無比,不斷發生精神嘶吼,它從一個弱小的骷髏成長為超級進化者,能夠走到今天,實屬不易,在千萬火種生物中脫穎而出,經歷了太多的考驗。
  “不要毀滅我……”它恐懼無比,經歷重重磨難,才有今日的成就,它不想一朝間形神俱滅。
  但這個世界很殘酷。
  “喀嚓”
  堅硬如五彩骷髏,超越黃鉆極致境界的骨體,也難以承受巨爪的恐怖力量,晶瑩剔透的五彩骨體碎裂了。
  可以看到五色神光在暗淡,隨著骨粉飛揚,彩光不斷飄溢而出。
  僅余的一顆晶瑩的頭骨,被石化的巨爪輕輕一彈,也是四分五裂,五彩火種騰騰跳動,像是一片絢爛的神虹碎裂了。
  黃鉆骨體的蕭晨快速沖出石像,猶如一道黃金神光出現在天空中,將那裂開的五彩火種收集到一起。他萬萬也沒有想到險死還生后,居然得到了天王級火種。
  并沒有急于煉化旺盛的天王火種,他開始以神識讀取五彩火種的記憶。
  但凡強大的火種生物都有如此能力。因此,火種生物每完成一次進化,不僅火種得以壯大,且繼承了被毀滅者的種種戰技與秘法。
  不過蕭晨一直以來都沒有那樣做,他始終覺得繼承死者的記憶后,等若延續了另一個人的部分生命,長此以往,龐雜的記憶集于一身,那還是他自己嗎?
  五彩骷髏乃是死者世界極其罕見的超級進化者,千百萬中也難以出現一具,且是一個追隨在君王身邊的強者,自然有超凡之處,毫無疑問它的記憶是一座寶藏。
  盡管如此,但蕭晨也想不想吸收對方的記憶,他不愿自己承載另一個人的一切。為此,他不是吸收,而是像翻書一般,查看對方的神識海。
  直接略過它的生平事跡,很快就發現了很多有價值的東西,火種生物也有可怕的戰技,那是君王伊天中傳下來的,不過蕭晨并不多么看重,他已經掌握到了足夠的古戰技,奈何失去血肉后難以發揮。
  很快他有發現了修煉神魂的法訣,果真與嗡字天音有異曲同工之妙,實乃火種生物的毀滅性必殺技,玄奧而又可怕。但是,這也不是他所需要的,本源八音對于他來說足夠了,到現在為止他也不過修成了一音而已。說到底縱然是現在實力強盛于當年,也無法修煉其他七音,還是因為沒有血肉。
  蕭晨快速“翻閱”天王級火種的記憶,終于在最不顯眼的一片神識海中發現了一段驚人的信息————血肉重生要訣!
  這乃是傳承于君王伊天中的秘訣,但是從五彩骷髏殘留的情緒來看,這個天王骷髏根本不重視。
  事實上在死亡大陸,幾乎所有火種生物都不在乎血肉能否重生,因為在這樣的世界縱然有了血肉也改變不了什么。與其白白付出巨大的代價,僅僅修出一具無用的血肉之軀,還不如努力修煉骨體,讓自己變得更強。
  在死者的世界,只有憶起了前生今世的強大火種生物,以及達到了君王境界的蓋世強者,才會格外的在意能否重新凝聚出血肉之軀,只有他們才知道到了那一境界后血肉之軀有多么的重要。
  蕭晨是懷著激動的心緒讀取這段記憶的,他時時刻刻都在想著血肉再生,真正復活過來,多年來這已經成為一種奢望。
  他的心緒久久不能平息,在陰霾的天空中終于看到了一縷圣潔的霞光照射而下,他感覺前路充滿了光明。
  達到君王境界根本無需刻意凝聚血肉,一念間就可以實現,但是在這之前,想要血肉重生,只能以秘法才可以實現,那是君王為有潛力的部下創出的法訣。
  蕭晨直欲仰天長嘯,在五彩骷髏天王的記憶中,有詳細的秘法,血肉再生不再渺茫,機會就在眼前。
  想要再生,首先要洗髓,需以強大的火種能量滌盡死髓,以精粹的火種能量填充進骨骼中,將海量的火種能量熔煉出生氣,激活死骨。
  而后才是進行血肉再生的過程,這個過程中除了需要強大的火種能量外,更需要無盡的生命精元來補充所需,提煉生命源液為己用是最為有效的手段。
  種種秘法所需條件非常苛刻,這也是一般的火種生物敬而遠之的原因。
  徹底記下君王秘秘訣后,蕭晨懷著激動的心情沉入了水下,在海底世界中開始了洗髓的過程。天王級火種足夠強盛,想來足夠他滌盡死髓,煉化出生氣,激活死骨。
  這是一個無比痛苦的過程,洗盡死髓很簡單,但是以火種煉化出生氣、激活死骨,卻是一個無比殘忍而又可怕的經過。需要生生震碎自己的骨體,將靈魂火種煉化出的生氣完全融入進去,而后再慢慢的熔煉碎骨,重組骨體。
  每一分火種都融入進打碎的黃鉆骨體間,與它們無分彼此的凝結在一起,真真切切的感受著這一切,痛苦可想而知。
  激活死骨,宛如在經歷煉獄般的苦痛,一般的火種可能會因此而崩潰。但是想到血肉重生,蕭晨不得不咬緊牙關,忍受著這超越死亡般的折磨。
  超乎他的想象,為了煉化出生氣,激活死骨,天王級火種竟然近乎耗盡,且在這個過程中分散在海底的白骨天王的火種碎片也被凝聚了過來,結果毫無意外的被骨體吸收。
  這是一種奢侈的“揮霍”,如果單純的吸收掉天王火種,他足以提升一個等階了。
  但是,這個代價必須付出。
  如果吸收火種晉升一個等階,成為天王級火種生物后,再想激活死骨,耗費會更大。到那時想要血肉再生,就需要耗費更加強盛的火種了,無疑需要擊殺超越天王級的存在才行。
  這一切都很值得,只要血肉重生,他便會重掌許多神通戰技,那時修煉法門也會更多,提升實力的速度將會加倍。
  這種激活死骨,修煉骨身的過程,似乎并不耗費他呆在這個世界的時間,整整持續了半個月,他在海底世界不斷打碎骨體,反復熔煉。
  如此痛苦的堅持,一個月后才徹底結束。
  如果說以前蕭晨神魂無垢,有神圣氣息透發而出,那么現在就是神韻內斂,有了一股返樸還真的味道。無論怎么看,都不再像是一具黃鉆的骨體,而是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此刻的他已經有了生命的波動,晶瑩骨體發出陣陣生者的氣息,血肉再生已不再是奢望。
  同時蕭晨驚訝的發覺,他的靈魂火種多少還是壯大了一些,且已經不再局限于頭骨中,而是充盈在整具骨體內,不再是凝聚的火種,而是一個人形的靈魂。
  蕭晨仔細體悟著自身的變化,而后又發現了一個讓他吃驚的事實,靈魂之上竟然有點點光芒閃耀,像是微弱的星辰點綴在蒼穹中一般。
  那竟然……與有血有肉時的穴道對應,仔細觀看它們的位置竟然與曾經那些神化的穴道重合。
  這個發現讓蕭晨相當的震驚,天碑古法的修煉成果難道沒有被徹底毀去嗎?如此,他更加迫切希望血肉重生了。
  當蕭晨踏出海面時有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眼前的一切景物都是那樣的生動,他感覺靈覺提升了一大截。
  這就是生命的力量!
  蕭晨在站在碧海中,嘗試運轉曾經的天碑古法,發現竟然成功了,人形靈魂中出現一條條模糊的神脈,天地精氣融入進來后在緩緩流轉。
  在巨大的石像前靜靜修煉數日,蕭晨才停止下來,開始思索當前的局勢。
  不久前他在海外挑起一場風波,已經在一些種族間埋下了猜忌的種子。想來某些種族的關系已經相當緊張了,如巨人族與戰族、夜叉族,還有斗神族、骷髏族、神圣巨龍族等恐怕也難以安寧。
  百族間的強勢種族如果發生大戰,那么結果是非常可怕的,不過對于九州上的人族來說卻是個好消息。
  蕭晨看了看矗立在碧海中的巨大石像,有些無奈,石像內部已經出現很多大裂痕,徹底崩潰是早晚的事情。
  不過,他決定在石像真正碎裂前要充分利用起來,如果可以的話,將百族中那些野心勃勃、敵視人類的強者引來……徹底來一次狠的,掃殺諸王!
  至于御使石像走向海外去大殺四方有些不現實,石像內部已經出現了不少大裂痕,怕是走不到海外就會崩潰。且,百族中萬一跳出來幾個老古董那就更麻煩了,他不相信百族間沒有活祖宗般的存在。
  蕭晨自碧海中走入九州發現近段時間很平靜,百族強者沒有惹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蕭晨了解到了很多,這么多過去后九州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蛻凡、識藏、御空、涅槃、長生五大境界,乃是人世高手劃分而出的。至于其上的大境界,過去很少有人關注,因為那個層次的修者不是俗世人可以見到的。
  但現在百族同出,于修者來說一個黃金盛世到來了,超越長生境界的高手時時出沒。百族的王者可輕易殺死長生者,人們把這一恐怖境界稱之為魚躍。
  魚躍是長生之上的一個大境界,雖然有遠超長生者的實力,但是魚躍九重天有魚躍九重的考驗。
  顧名思義,魚躍跳龍門,逆天而行,磨難重重。魚躍九重天,不進則退,形神俱滅。但如若成功,便等若騰躍龍門,過而為龍。
  目前,異族王大多數都是魚躍境界的高手,最低也有魚躍四重天的實力,遠遠超越長生境界的高手。
  至于夜叉王就更加可怕了,毫無疑問,已經魚躍過九重天,破入到另一個大境界,不然怎敢以天王自稱。人們把這一境界的強者稱之為至人。
  夜叉王與斗神王都是至人,逆天而行,魚躍成功,從此修煉的道路更加廣闊,縱有意外發生,也很難毀滅,這便是至人,一個強大而又可怕的境界。
  蕭晨進化為紫鉆骨體時,已經算是長生境界的高手。進化為黃鉆骨體后,實力與魚躍境界的高手同處一層。若是進化出五彩骨體,那么便是至人境界的高手了。
  不戰斗的話根本不浪費在這個世界停留的時間,蕭晨一路走下來了解了很多事情,最后他來到了海邊的一座小鎮,準備臨近大海修煉,隨時關注百族的動靜。
  他準備隱修一段時間,而后出擊,去煉化神液,為真正復生做準備。
  到了這座海邊的小鎮后,他敏銳的發覺這里不簡單,有超級強者留下的印記!
  他走出小鎮在海邊修煉時,發現懸崖峭壁上有很多的劍孔,各種礁石更是真實記錄了一道道驚天的劍氣余波所造成的可怕結果。
  當蕭晨一拳轟開瀚海,發現海底狀況后就更加的吃驚了,海底那巨大的劍痕猶如大峽谷一般,綿延出去二十幾里,這完全是隨手一劍造成的可怕結果。
  經過仔細觀察,他發現方圓數百里的海底世界被驚天的劍氣摧殘的不成樣子了,雖然未曾親眼見到那種可怕的劍芒,但是可以想象有多么的恐怖。
  有如此驚世戰力,會是誰呢?
  當回到海邊的小鎮向人打探時,居然真的問出了一些情況,一個老漁民告訴蕭晨,曾經有一個沉默寡言的青年經常在附近出沒,似乎在追逐著一頭雪白小獸。
  蕭晨當時便是一驚,雪白小獸,難道是珂珂?
  “很有靈氣的雪白小獸,不少人都看到過它,以前常在西邊的山崖間出沒,據說那里栽滿了天地靈粹……”
  不少人都看到過雪白小獸,有時候小家伙還會迷迷糊糊光顧一些酒樓,丟下一株天地靈粹卷起一堆好吃的就跑。小東西大半時間都在山中呼呼大睡,但有時候也會嗚嗚大哭,聞者莫不感覺心傷。
  蕭晨已經確定,那絕對是珂珂無疑。
  “你可知道追逐它的青年是誰?”
  “好像有點印象,我們的小鎮周圍似乎隱居著不少奇怪的人,有一次我看到一個美若天仙般是少女曾經稱呼那個沉默寡言的青年為趙重陽。”
  “趙重陽?!”蕭晨一驚。
  “似乎是。”
  “那個少女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雪舞。她似乎也在追尋那頭雪白小獸。”
  蕭晨心中很激動,珂珂曾經就隱在附近,不知道現在是否已經離去。
  “海哥,好好好……好巧,你你你……你也來這里了。”
  蕭晨很驚訝,在前方的一條街道上,他看到了金三億的身影,還有一條熟悉的影跡,正在向一座酒樓走去,那似乎是……多年未見的海云天。
  猥瑣男金三億一雙太花眼泛著賊光,結結巴巴的道:“海海海海哥,我上次真真真……真的沒有說你長的漂亮像女人。”
  向酒樓走去的俊美少年果真是海云天,身材修長,豐神如玉,比之女子還要俊美與漂亮很多,稱之為風華絕代也不為過。
  “海海海……海哥,別記仇好不好。”金三億眨了眨桃花眼,道:“好好好,我賠罪,收收收……收回以前說的話。海海海……海哥純爺們,鐵血真漢子,胸口碎大石,臂上能跑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