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393 流血殺場

茫茫四野,非常寂靜。漆黑的山林中,伸手不見五指。
  蕭晨在參天古木組成的密林中潛行匿蹤,向著十幾里外的山谷接近而去,格外的謹慎小心。
  以敏銳的靈覺作神眼,四下的一切盡歸心間,可以清晰的“看到”靈氣在古木的周圍繚繞,野鹿、斑羚等在靜靜休眠,甚至能夠清晰的“看到”地鼠在地下活動。
  在臨近蟻族所在的那座山谷時,蕭晨敏銳的發覺了異常。不得不說,蟻族的防御非常強大,幾乎每隔十幾米遠,就有一名蟻族強者在隱伏,且皆藏于地下。
  蟻族是一個人口數量眾多的大族,人海戰術是他們最擅長的戰斗方式。
  蕭晨猶如一道幽靈一般,逃避過了這些蟻族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覺的摸進了山谷內。他想要擊殺遭受重創的蟻王。
  山谷非常的開闊,林木茂密,隱藏數千人不成問題。此刻寂靜無聲,雖然這里有數不清的蟻族高手,但是卻都仿佛陷入了沉眠中,沒有一點聲音發出。
  黃鉆骨體上已經有了一點點血絲,蕭晨已經可以更好的融于這個世界中,在生機勃勃的林木間,他與花草植被仿佛融為了一體,與天地萬物交融合一,似已化成了這個世界的一部分。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自從失去血肉后,他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過這樣空靈寧靜的狀態了。
  此刻,蕭晨似不是為殺人而來,倒像是在追尋大道的體悟,靈覺在不斷的提升,自然而然的站立在這片山谷中。
  明明就在山谷的密林中,但是周身的氣息卻徹底消失了,虛無縹緲起來,縱然是魚躍境界的高手也難以感應到了。
  這是一種體悟,也是一次心境的升華,蕭晨靜靜的站在那里,不過卻也沒有忘記所為何來。神識蔓延而去,與花草同在,與天地合一,尋覓蟻王的蹤跡。
  整座山谷中,竟然有足足千余名蟻族修者,半人半妖,當中不乏強大的戰將,僅次于異族王而已。不過,卻始終沒有發現蟻王,他似乎未在這座山谷中。
  蕭晨并沒有急躁,心中反而一片寧靜,就靜靜的在這座山谷中等待。想必,戰王、蟻王、骷髏王正在密議吧,也許正在討論滅殺他的辦法。
  直至到了深夜,強大的蟻王才回歸,他沒有任何話語,降落在山谷中央的石臺上,開始默默打坐調息,修復遭創的軀體。
  山谷中一片安寧,四方的天地精氣匯聚而來,將蟻王籠罩在內,一片朦朧光輝映射而出。
  蕭晨沒有發動攻擊,任蟻王在緩慢恢復,他靜靜的潛伏在原地不動。
  如此過了一個多時辰,已經到了后半夜,蟻王周身神輝繚繞,傷勢在快速好轉,蕭晨依然沒有動。
  無聲無息間,兩條魔影出現在山谷中,竟然是戰王景蒲與黃鉆骷髏王,降落在蟻王所在的石臺上。
  人身、蟻頭的蟻族王者睜開了眼睛,向著他們點了點頭,而后又開始繼續修復傷體。黃鉆骷髏掃視四方,看向虛空,道:“料他也沒有那種氣魄,不敢前來刺,我們多慮了。”
  戰王景蒲凝望遠空,道:“小心一點為好,就算是給蟻王護法了,而他若是來的話就就讓他有死無生。”
  蕭晨不得不承認,異族王沒有一個善類,個個心機深沉,居然在設局等他入甕。不過此刻的他并無精神波動,仿佛已經化為了一株草木,與花草合一,與大地融為一體,縱然是異族王也難以感應到。
  這種奇妙的狀態一直沒有破壞掉。
  刷刷戰王與黃鉆骷髏如兩道幽靈一般遠去,消失是漆黑的夜空中。蕭晨依然沒有動,他還在等,等待最佳的時刻到來。
  黎明將要到來,此刻的蟻王,傷體已經好了大半,被至人境界的天王擊成重傷,一夜間就有這樣的結果,可想他的恢復力有多么的恐怖。
  但就在黑暗將要破滅時,蕭晨出手了,無聲無息逼近,似那流動云,似那拂動的風,心中一片空靈,身體與天地萬物不分彼此。
  周圍的蟻族高手全都無知無覺,被他這種近乎自然的狀態蒙蔽了,沒有一個人被驚醒。甚至是蟻王也沒有覺察到危險在暗中臨近。
  暴動!
  黎明破曉的剎那,蕭晨暴動!
  那種空靈自然的氣息徹底消失,在這一刻有的只是毀滅與殺戮!
  八相極速讓不足十米的距離化成了咫尺,蕭晨一步就邁上了高大的石臺,手中七寶妙手被當成闊刀劈了下來,口中嗡字天音更是以最兇狂的方式震動而出。
  戰王景蒲曾經讓蟻王小心,防范襲殺,但一夜過去,什么事情已沒有發生,他暗笑堂堂戰王太過謹慎小心了。但是沒有想到就在黎明到來時,他最為松懈的時刻,毀滅性的殺氣突然而至,打的他措手不及。
  傷體好了大半,但還未恢復到巔峰境界,倉促出手,為時已晚。
  蟻王的神通被嗡字天音全部擋住了,且那七寶妙樹以不可阻擋之勢劈落了下來,血光迸濺,直接劈掉了他的頭顱。
  七寶妙樹掃落萬物的能力根本沒有發揮出,因為無需發出,此刻它的作用僅僅是一把戰刀,蕭晨的攻擊力太強大了,一擊功成,換作是他物也有如此效果。
  蟻王在尸首分離,但是蕭晨還不放心,黃鉆骨掌連連拍動,蟻王被打的四分五裂。不得不說,蟻族的王者非常強橫,毀滅性的攻擊并沒有讓其殘尸灰飛煙滅。
  但到底還是讓其飲恨而終。蕭晨沒有再大肆破壞,空間戒指光芒一閃,將四分五裂的蟻王尸體收了進去,沖天而去。
  山谷中眾多蟻族高手已被驚動,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當真是目眥欲裂,但卻根本來不及阻止。無數人影沖天而起,追殺了下去。
  而不遠處的山峰上,戰王與骷髏王更是震怒,他們并沒有走遠,就在周圍護法,但不想蕭晨早已潛入谷中,躲避過了他們的神識搜索。
  兩大王者怒極,追殺了下去,誓要滅敵,他們瞬間超過了所有異族的修者。
  蕭晨沒有回頭,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境界,目前復活契機再現,將重掌往昔的神通戰技,他可不想在這個充滿希望的時期拼命。面對兩個強大的異族王,絕不會迎戰。
  蕭晨的八相極速雖然沒有臻至昔日的圓滿境界,但畢竟恢復了,兩大王者雖然同樣具有恐怖極速,但是半個時辰之后還是跟丟了目標。
  屠掉了一個異族王,蕭晨多少還是有些成就感的,在一片無人的山地中停了下來,就地開始煉化蟻王的軀體。
  強大的生命精氣被源源不斷的提升而出,蟻王的殘靈竟然沒有徹底殞滅,在蕭晨以魂力煉化他的時候,他徹底知道了蕭晨的身份,憤怒的咆哮著,但縱然知道這個秘密也沒有辦法傳出去了。
  “你還有那頭雪白小獸必死無疑……”蟻王的殘靈惡狠狠的詛咒,這是他最后的怨念,而后徹底自這個世間消逝了。
  數個時辰在才完工,一瓶晶瑩的神液光芒燦燦,蟻王的生命精華被完全提煉了出來,其中的磅礴生命元氣比之往昔的一瓶也不知道強盛了多少倍,強者的命元果然豐厚無比。
  蕭晨將這股王者的生命本源全部吸納,煉化在了骨體間。一道道血絲像是蛛網一般,遍布在蕭晨的骨骼上,他在復生之路上再次前進了一大步。
  遠處,戰王景蒲與黃鉆骷髏正在帶領大批人馬搜尋他的下落。這一切蕭晨都能夠預料到,但是沒有什么可擔憂的。
  就在檢驗自身戰技時,來自死者世界的力量撕扯著他由實化虛,他被強行拘回了死亡世界。
  只在九州修煉的話并不耗費時間,只有戰斗時才會耗去他在九州停駐的光陰。
  自古井中攀上來,謹慎的飛出這座城池。大陸中的君王們還在征戰,大陸外部地域也是陰云密布,氣氛緊張無比。
  看著死者世界中的遍地的白骨,蕭晨心中一動,將強大的火種分離出微弱的十幾道細芒,進入了那些骸骨中。空曠的平原上,十幾具白骨直立而起,骨節發出陣陣響聲。
  達到的一定的境界后,火種的運用法門繁多,這不過是小道爾。但是,這種類似于分身術的法門,對目前的蕭晨格外有用。
  他在這死者的世界耽擱了一天,而后再一次返回了九州。徑直飛向海邊的小鎮,沖進山脈,進入世外桃源————遠古遺跡中。
  這幾日,各族間不斷發生沖突,每天都在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
  就在蕭晨返回的這一日,發生了一樁大事件。
  遠古遺跡深處,驚現一片廢墟,諸王合力打開地下宮殿后,一桿通體赤紅如血的戰矛沖出,上面刻滿了古老的神文,流傳出一道道血芒,最為可怕的是,真的有鮮血不斷自矛體滴落,閃爍著妖艷的血色光芒,血滴始終難以干涸。
  “巴斯德……是真正的巴斯德古矛!”戰王景蒲大叫。
  諸王紛紛出處搶奪,但是巴斯德古矛像是有靈一般,最終竟然飛向了戰王景蒲,被他所得。
  蕭晨回歸后,正好看到這一幕。
  戰王手中的那赤紅如血的古矛,閃爍著妖異的紅光,上面鐫刻的古老神文波光流轉,像是有生命一般,隱約間仿佛在跳動,其上不斷有鮮血滴落,但卻永不干涸。
  “是真品!”其他異族王露出震驚之色。
  “幾件仿品就可以弒殺神靈了,這真正的戰族至寶巴斯德古矛到底有多么恐怖?”
  “據說,曾經殺死過半祖,上面流淌的血水便是屬于半祖的。”
  ……“哈哈……戰族必將走向輝煌!”戰王景蒲大笑,神采飛揚,睥睨天下。
  看到那桿妖異的血矛,蕭晨想到了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它們曾經殺死過佛陀與老子的前世,難道說它們也是屬于百族祖先的兵器不成?
  有的異族王想要搶奪,但是直接被戰王以及血矛掃飛了,巴斯德古矛妖血沖天,其上的神文更是綻放出千萬道奪目的光輝。
  “巴斯德你終將會復活……”戰王景蒲手持戰矛沖天而去,無人敢擋。
  諸王都很遺憾,紛紛散去,向著遠古遺跡深處進發,再次開始尋找自己的機緣。
  蕭晨降落在一座隱秘的山谷中,分化出成百上千道微弱的靈魂光芒,依附在很多動物的軀體中,并不算是奪舍,而是與之共生,讓它們向著四面八方奔跑而去。
  這等若是他派出的密探。
  這些微弱的魂力,即便損失掉,對他也并無多大影響。
  數日后,竟然探到了戰王景蒲與黃鉆骷髏的據點,且聽到了一則讓他驚駭的消息。
  還原那些動物所見情景,蕭晨感覺心底在冒涼氣。
  黃鉆骷髏竟然掌握有一種可滅殺萬物的劇毒,那是被廢的老君王傳給他的,據說是祖神尸毒,是已逝祖神的尸氣所化,雖然僅僅有少量,但也絕對可以滅殺一個半祖了。
  黃鉆骷髏與戰王景蒲商量了很長時間,原本想毒殺斗神王、修羅王這樣的至人境界的天王,但是又怕無法瞞過至人高手的法眼。最終,他們竟然將主意打到了雪白小獸的身上,他們一致覺得這頭小獸潛力無限,將來必然是大患。
  且,小獸現在似乎很單純,毒殺它相對來說比較容易,不至于被看破。
  他們決定以天地靈粹為引,靈根結出的果實上涂滿祖神尸毒,以此來誘殺珂珂。
  太毒辣了!
  蕭晨感覺渾身都在冒冷氣,沒有防備的話,縱然是他也要著道,更何況是天性純善的小獸,那真是必死無疑啊。
  人心險惡,這個世界上,力量不是最可怕的。戰王景蒲與黃鉆骷髏為了以防萬一,更是決定去邀請幾位異族王前來助陣。待小獸身中祖神尸毒過后,諸王同時出手滅殺,不給小獸一絲機會。
  蕭晨憤怒了,這超出了他的底線,他決定要以毒攻毒,要更加的不擇手段,來此一次更狠的殺戮行動。
  將身上的布衣、鐵甲解去,他露出了黃鉆骨體,與那黃鉆骷髏王看起來沒有什么區別。蕭晨決定,縱然是有干天和,也在所不惜,必須要除掉禍魁,不怎手段的誅殺掉幾個異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