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394 毒辣

幸虧提前得知了這一切,不然雪白小獸危矣。
  目前,戰王景蒲與黃鉆骷髏已開始行動。尋找天地靈根以及邀請各自相熟地人,對于蕭晨來說時間還來得及。但短時間內尋到珂珂那是不可能地,他化成一道金虹向著骷髏王地方向追去。
  祖神尸毒就在骷髏王地身上。這是必須要奪到手的東西,平日黃鉆骷髏王總與戰王在一起,蕭晨根本無法出手。現在其單獨行動,實在是難得的好機會。
  黃鉆骷髏王想要去邀請僵尸王以及死靈王。僵尸族與死靈族乃是骷髏一族的緊密盟友,僵尸一族都是百年以上的老尸,現任飛天尸王剛剛登上王位。乃是一個萬年老尸。死靈族也可稱作亡靈族,該族全都是強大的惡靈,現任死靈王據說乃是一個曾經被封印了數千年地惡魂。
  僵尸族與惡靈族現任的兩個王者,可以說極其強大,僅僅從黃鉆骷髏與戰王地對話中。蕭晨就已經可以推測出。這是兩個相當恐怖地敵手。
  他必須要截住黃鉆骷髏,不能讓他請到兩個惡王。
  驚天長虹破空而來。一具通體晶瑩、黃光燦燦、宛如神金澆鑄而成地骷髏,擋住了骷髏王的去路。
  “你是……”同為黃鉆極致境界的骷髏王大吃一驚。
  “我是你地族人。”蕭晨不在像以前相遇那般壓制自己地精神波動,此刻強大地火種威壓全面爆發而出,顯示出一個骷髏族強者應有的一切氣息。
  “我以前為何沒有見到過你?”
  “我是自骷髏島中央的圣骨祭壇新誕生地強者。”蕭晨曾經闖入過骷髏島,在擊殺被廢的老君王時。曾經聽到那個老骷髏提起過祭壇地事情。
  “哈哈……”黃鉆骷髏王大笑,道:“原來是新誕生地同族人,中央祭壇中葬有很多圣骨。生前都是驚天動地的絕代人物。兄弟你前生叱咤風云。如今剛剛覺醒便達到了黃鉆境界,將來的成就真是不可限量啊。”
  蕭晨心中一驚。沒有想到骷髏族地圣骨祭壇竟然有這樣的秘密,想必葬在那里地圣骨都是該族費盡心力收集地蓋世強者的尸體。
  “過譽了。唯有真正經過實戰、不斷進化而成長起來地族人才是真正的王者。”蕭晨一番謙虛,向前走去。
  黃鉆骷髏問道:“是老祖宗派你來的?”
  蕭晨聞聽此言心中更驚,骷髏島竟果真不是善地,上次他已經擊斃了一個被廢的老骷髏。而今島上居然還有祖宗級地古董。
  “是地。老祖宗讓我前來相助你。”說到這里,蕭晨已經走到了黃鉆骷髏的近前。
  “咦。你地身上怎么會……”黃鉆骷髏王看到蕭晨那晶瑩地骨體上竟然有一條條血絲,這讓他驚愕無比。
  “哈哈……”蕭晨大笑,道:“難道老祖沒有傳你嗎,這是血肉重生大法,如此可以讓我們地戰力更強。”
  “我曾經聽說過,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才能夠修成,老祖宗不是說,達到君王境界,自然會血肉重生嗎?現在不傳此法。”黃鉆骷髏有些疑惑。
  “過去是因為需要付出我們無法承受地代價,但是現在老祖宗已經創出新地神魂法訣,我現在傳給你。”蕭晨顯得很慷慨。
  黃鉆骷髏王露聞言將獲神訣。也是毫不吝嗇地恭維蕭晨。道:“我族有你等圣骨轉生的天驕人物,何愁不興。”
  蕭晨毫不保留的將得自五彩骷髏的血肉重生要訣講給他聽。當然方法是正確地。但是卻將需要無盡火種與海量生命源液地事實掩蓋了下來。更是故意夸大了血肉重生后地種種好處。
  “我族必興。”黃鉆骷髏王者防范之心減弱。聽地如癡如醉。露出森然笑容。道:“積聚生命源液的事情很簡單。九州上地人口太多了。雖然他們的生命精元有限。但積少成多。海量的人口足以煉化出我族所需神液。”
  蕭晨心中大怒,不殺此獠,天理不容啊。不過。卻要表現出英雄所見略同的樣子。
  “哈哈……”黃鉆骷髏王大笑,道:“你我乃是同族兄弟,以后齊心合力,待我族圣骨全部轉生成功,必將見證一個輝煌的時代降臨。”
  蕭晨也跟著大笑。而后問道:“此行去哪里?”
  “去請我族地盟友僵尸王與惡靈王共除一個逆天小獸。”
  蕭晨裝作不明所以地樣子,向他詢問。
  黃鉆骷髏王嘆道:“我族已經很強大,但是在這個天地間。還有許多更加具有天賦地種族。斗神族、戰族、古神族、天人族……讓人不得不欽羨。但是。我有一種預感。我所發現的一頭雪白小獸。還要超越這些種族……”
  蕭晨耐心的聽他評論各族,而后問道:“如此去請僵尸王與惡靈王。是不是有些唐突,他們會相助嗎?”
  “無妨,他們與我們同來自四方世界地魂界,且都屬于死亡一脈。是天生地盟友。如果不是得知他們才進入遠古遺跡,我早與它們走到一起共進退了。”
  “未曾與他們相見過,不能保證他們一定與我等同心,畢竟那都是祖上地交情。”蕭晨話雖然這樣說,但是心中卻漸漸有底了。未曾相見才好設局。
  “說的也是。”黃鉆骷髏王點了點頭,道:“不過有你來了。縱是他們不愿出手也無妨。”
  在路上黃鉆骷髏王不斷與蕭晨探討“血肉重生要訣”。防范之心降低到了最低點。
  就在這時,蕭晨出手了!
  兩者相距不過半米,嗡字天音毫不保留的震動,直接轟在了黃鉆骷髏的頭骨上,而蕭晨更是探出黃鉆骨掌,直接插入其通黃的胸骨間。“喀嚓”一聲。將之震斷了數根。
  如此近距離的突襲,黃鉆骷髏根本沒有防備,那最強一擊————嗡字天音,直接將其黃鉆頭骨轟裂了,靈魂火種直接四分五裂。
  如此一來。想要反擊都不成。
  同一時間,蕭晨地黃鉆骨掌。探入骷髏王地胸膛。猛力撐開。將其胸骨全部震斷,而后將金色地脊柱骨打斷。骷髏王被拆碎成數段。根本不可能反抗了。
  “你……”黃鉆骷髏驚怒,但已無力回天,碎裂地靈魂火種什么也做不了。殘靈想要飛向四方。但全都被攔擊了下來。
  蕭晨在其神識海中。探查到自己想知道地一切后,直接將其煉化。而后。自其骨指上取下空間戒指,在里面找到了一顆烏黑地頭骨。七竅等處被封印地嚴嚴實實,但依然可以感應到里面有一團如煙似霧的氣體在繚繞,那便是祖神尸毒。
  清點戰利品。神液竟然有二十幾瓶。這些都是蕭晨迫切所需地,他毫不客氣的全都接收了過來。還有一些雜七雜八地東西。如玉牌、骨刀等,也一并被他收了起來。
  取而代之是蕭晨地第一步。他將骷髏王的殘碎骨體收進了空間戒指中。而后向著僵尸王與惡靈王的據點飛去。
  僵尸王與惡靈王剛剛進入遠古遺跡兩日。兩族人馬相距不遠,乃是強大地同盟廣西。帶領了大批地手下進駐在此。
  此刻,僵尸王與惡靈王正在山谷間相談奪寶之事。
  突然間,驚天長虹破空而來,猶如彗星撞向大地,轟隆一聲巨響。璀璨金虹降落在不遠處的山林間,將那片林地震動劇烈搖顫起來。一道道千米長地大裂縫自地面蔓延向遠處。亂葉紛飛。
  如此聲勢。直接驚動了僵尸王與惡靈王。他們快速沖出山谷飛向那里。
  “何人擾我族禁地?”僵尸王大喝,他高足有三米,猶如厲鬼般猙獰。周身覆蓋滿了紅色的鱗甲。赤紅如血。縱然是面孔上也是如此,唯有一雙鬼眼閃爍出森然地幽光。一雙鬼爪如鳥禽利爪一般,烏黑地指甲長足有半尺,如鋼鉤一般鋒銳。
  旁邊地惡靈王則是一道黑色地魂影。煞氣逼人,同樣不是善類,周圍有森森幽冥碧火在燃燒,看起來陰森迫人,死亡氣息彌漫當場。
  “哈哈……”蕭晨大笑,道:“打擾兩位王者了,我來自骷髏島,為見兩位。不得不出此下策。”
  “嘿嘿……看出來了。我們是天生的盟友,請谷中說話。”惡靈王笑了起來,如此話語雖然是為了拉近兩族距離,但是卻給人以陰寒森冷地感覺。
  蕭晨自然要極力套近乎,連稱他們為王兄,隨同飛入了山谷中。
  坐在一片芳草地上。蕭晨說明了來意。要求與他們結盟。且請他們相助。
  結盟自然不是問題,三族同氣連枝,向來走地很近。但是聽到蕭晨要對付戰王景蒲,僵尸王與惡靈王立刻不說話了。
  過了很長時間,惡靈王才陰森森的道:“你不是與戰王景蒲走地很近嗎?”
  “唉,我與他和合作完全是迫不得已而已,如果兩位王兄早日來到這里。我絕對不會與他走到一起,我費盡心力相助他得到了戰族至寶巴斯德泣血神矛,但是他不但不領情。反而想算計我。”
  “怎么回事?”僵尸王問道。
  “我有一種感應,我骷髏族地一宗重寶可能將要出世了。我想請他相助,但是他卻暗中聯系魔猿族與天蝎族強者,想謀奪我族至寶……”蕭晨一副悔不當初的樣子。不斷拍腿。捶打地面。
  僵尸王與惡靈王皆露出驚容,聽罷,相互看了一眼。琢磨了很長時間。
  很久之后。僵尸王才開口問道:“你真地感應到了重寶地氣息。”
  x!兩白眼狼啊,虧黃鉆骷髏王還說這兩族與骷髏族乃是天然盟友呢。這兩人顯然也想謀奪重寶。
  但這對于他來說。完全可以利用。他信誓旦旦地道:“千真萬確,這兩日的確有我族重寶的氣息在遠古遺跡中彌漫。當然。非我骷髏族強者不可能感應到。”
  “這事有些難辦啊……”死靈王沉吟著。
  當下。蕭晨做出一副沒心沒肺地樣子。憤憤的道:“戰王欺人太甚,我與他誓不罷休,與其讓他謀奪到我族重寶。還不如讓兩位王兄得到呢,畢竟我們都源于死亡一脈。”如此說是因為怕眼前這兩個危險地惡狼。突施殺手先對付他。造成不必要地麻煩。
  “這怎么好意思……”僵尸王“順桿爬”。還假意推辭。
  “沒有什么不好意思地,兩位王兄只要助我,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破除封印。那白骨君王幡我們共同執掌。”
  “你……確認是……白骨君王幡?”僵尸王大吃一驚。
  “確實是那宗可滅殺半祖地至寶。”蕭晨拍著胸骨,一副千真萬確地樣子。白骨君王幡這個名字。是他從黃鉆骷髏王地神識海中查到的。至于在沒在這片遠古遺跡中。那就不知道了。
  “那就趕緊先將它取出來。和我們三人之力。再掌控有白骨君王幡。對付戰王景蒲等人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蕭晨嘆了一口氣。道“還需數日才是君王幡破印而出地日子,但是。這個秘密已經被戰王景蒲知道了,他絕對不會給我們時間。必然會在這幾日對我動手。逼問我君王幡地秘密,兩位王兄放心。我是死也不會說的。”
  “死也不會說”是說給兩個惡王聽的,頓時讓漸起殺心地兩個惡王冷靜了下來。同時想到他們三族的關系。如果此刻真個動手逼問,那麻煩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必然會讓世代交好的三族徹底破裂。
  “要不……我們再等幾日。先躲避過戰王。而后我們秘密去取寶。掌控白骨幡再去除掉戰王等人。”
  蕭晨搖頭道:“戰王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即便這幾日我真的能躲過一劫,取寶地當天他也會去爭奪地。”
  死靈王道:“那延后幾日再取。”
  “那絕對不行,重寶出世。必然有奇異天象,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守護在那里。肯定得不到。”蕭晨再次否定。
  “那怎么辦?”僵尸王皺眉。
  “只有除掉戰王才行。”蕭晨以非常肯定地語氣。道:“只要除掉他,我們才能得到白骨君王幡。”
  “這……”
  兩個惡王顯然不愿冒險。
  “白骨君王幡……可以掃滅半祖啊……”蕭晨將“君王”兩字咬地重重的,這無疑是一種強大的誘惑。
  僵尸王猛的一拳捶在地上,道:“好。干了!”
  惡靈王有些猶豫,道:“戰王景蒲實力強大非凡。且掌控有巴斯德古矛。豈是易于之輩。”
  “莫要長他人地志氣。滅自己地威風。”蕭晨冒充黃鉆骷髏而來,本想尋找機會,襲殺兩個惡王的,但是見面后發現萬年老尸與邪異的惡魂異常強大。他很難找到機會出手。于是改變策略,更好的利用眼下地“資源”,讓兩個惡王也參與進來。
  “我知道兩位王兄在隱瞞實力。你們在諸王中絕對是最頂級地存在。合我們三人之力。難道還拿不下一個戰王嗎?縱然他有巴斯德古矛在手,那又如何?我們沒有必要正面與他相斗,我們死亡生物一脈不是有很多惡毒秘法嗎。施展一些禁法。在暗中對付他。戰王縱然是有通天本領也在劫難逃。
  。”
  “死亡秘法……嘿嘿……”僵尸王眼睛頓時亮了起來,發出陰森森的冷笑聲。
  惡靈王也是發出刺骨地死亡寒氣,笑道:“好。我們聯手除掉戰王。那件巴斯德古矛也是一件了不得的重寶啊,到時候將它也取來。”
  當下,三個王者更加“親密”了,開始密謀如何“陰死”戰王景蒲。
  完全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戰王想以陰險手段除掉珂珂。蕭晨憤怒了,便也這種方法對付他。與兩個惡王相商,尋找死亡系的秘法。要陰死他。
  直至半日后,討論才結束。
  “到時候我們要隱藏自己的身份。萬萬不能以真面目去誅殺他。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樣縱然失敗。戰王景蒲也不知道是何人所為。”
  蕭晨如此提議。是是原因的,若是一見面,被戰王認出兩個惡王,他若是質問地話,非常有可能露出馬腳。
  “恐怕縱然是隱藏真身,但舍生忘死戰到激烈處。他也能從神通戰技方面猜測到我們的來歷。”惡靈王道。道:“不過骷髏王兄說地有理,先不要暴露我們地身份。打他一個措手不及,三個陌生地王者要殺他,必然會給其以心理壓力。”
  僵尸王也點頭。道:“有道理。如此最好。”
  蕭晨怕因此而讓幾方士氣低落,便道:“其實,他根本堅持不到戰況激烈時,我們準備如此充足,不說一擊必殺。但是那些死亡秘法絕不是他可以輕易破掉地,我們三王聯手滅殺他。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
  兩大惡王全都陰森森的笑了起來。
  而后三人又經過一番密探。完善了一些不足之處。
  最后,蕭晨又開始充分榨取兩王地價值,道:“兩位王兄,我覺得在這之前。我們應該先找人練練手。要知道這兩日戰王曾經聯絡過魔猿族與天蝎族地王者,恐怕他們也知道了君王幡要出世地消息。”說到這里。蕭晨比劃了一下,道:“趁他們目前還沒有走到一起,我們不如各個擊破,先除掉魔猿王與天蝎王,免得白骨君王幡將出世地消息被泄露出去。”
  蕭晨本想用祖神尸毒除掉這魔猿王與天蝎王地,但是有兩大惡王在此,為何浪費不用他們呢?且,三人多多合作。也是加深關系地一種方法。
  僵尸王點了點頭,陰森無比。道:“好。我們先除掉魔猿王。而后再殺死天蝎王。最后陰死戰王景蒲。”
  惡靈王也表示同意,三大王者聯手,各個擊破,肯定不會出現意外。
  如此。蕭晨與兩大惡王開始秘密動身,準備除掉三王。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