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396 滅王

從戰王景蒲的種種表現來看,這絕對是一個陰沉的家伙。如果刻意將戰王景蒲引來,那等若是自露馬腳,種種算計必將大打折扣。
  蕭晨與兩個惡王并不急躁,他們選擇的地域乃是戰王的必經之路,無論是再去聯絡魔猿王還是天蝎王,都要從這個方向路過。縱然是天空中,也都被死靈王與僵尸王布下了空間陷阱,如今他們所需要做的只是一個字————等。
  時間流逝,如此過去了一天一夜,戰王景蒲終于出現了。他覺得黃鉆骷髏王多半出現了意外,不然怎么可能消失這么長時間還不回歸呢?為此想他出來尋找。
  戰族乃是天生的斗戰圣者,戰王景蒲高大的戰體沉凝如山,猶如一顆璀璨魔星劃破長空,透發出的氣息讓遠古遺跡中的生物皆在顫栗。
  “來了……”
  蕭晨與兩個惡王消失在虛空間。
  戰王景蒲眸綻冷電,似刀芒一般迫人,極速飛行,滿頭綠發狂亂舞動,猶如蓋世妖魔一般,讓人恐懼的氣息彌漫四野。
  他不僅戰力驚世,且心思陰沉,可以說是一個極其難對付的異族王。
  但是縱然他心機深沉,此刻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在可極目遠眺、一片空曠的天空中飛行,也會遭遇死亡陷阱。
  就在這一剎那,他突然間感覺身體宛如重達萬鈞,以極其恐怖的速度墜落而下。且,周圍的景象的大變樣,碧藍的天空陡然間變得漆黑如墨,空曠的四野剎那白骨遍地,煞氣沖天。
  完全像是換了一片天地!
  戰王景蒲感覺身體不受控制了一般,死亡的氣息籠罩了他,萬千惡魂咆哮的聲音響在耳畔,無敵戰體在快速的虛弱,生命精元在這片刻間被剝奪出去足有一成。
  莫名其妙就吃了個大虧,這是亡靈詛咒,遍布空間陷阱中,端的是惡毒無比,專門吞噬人的生命能量。
  “啊……”戰王景蒲滿頭綠發倒豎了起來,仰天咆哮,聲音穿金裂石,撕裂了虛空。他憤怒無比,竟然遭遇暗算,讓他吃了如此一個大虧,怎能善罷甘休。
  周身光芒萬道,爆發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狂霸氣息,眸子中的射出的光芒足有數米長,冷冷的掃視八方。而后,一拳轟碎了虛空,他騰空而起,想要沖出這片神秘的天地。
  但是面對他的是死亡吼嘯,剛剛擺脫出空間陷阱,戰王景蒲又沖入了死亡陰影中,霧氣翻涌,黑暗籠罩一切,無盡的亡靈在哀嚎與嘶吼,一起向著他撲來。
  成千上萬道惡魂前仆后繼,將他所立身的天空淹沒了,黑暗中無盡惡靈在咆哮,讓人靈魂都在顫栗。
  “都給我滅!”
  戰王景蒲震怒,惡靈在撕咬他的靈魂,想要瓜分他瀚海般的魂力。璀璨光芒繚繞在他的軀體外,無匹戰力爆發而出,周圍的惡魂被掃滅一片片,被打的灰飛煙滅。
  沖出這片死亡陰影,戰王景蒲感覺前方血浪滔天,無盡的鮮血像是瀚海一般奔騰咆哮而來,竟然發出陣陣風雷之響。漫天都是凄艷的血紅色,血海將他淹沒在里面,要腐蝕他的戰體。
  毫無疑問,這完全是針對他設計的連環殺局,洶涌的血海中竟然有死亡生物。“砰砰”抓住了他的四肢,扭住了他的五體,想將他撕裂開來。力大無窮的五具血尸,險些將戰王撕碎,血光沖天,血海劇烈翻騰。
  “都給我去死!”
  隨著戰王景蒲的大吼,五具血尸崩碎了開來,但是戰王體內的血液像是沸騰了一般,自他的肌膚中不斷溢出血跡,血海自他的軀體中生生抽出部分精血。
  戰王的臉色陰沉的可怕,眸光像是野獸一般掃視四野,尋找暗中設殺局暗算他的敵手。
  “轟”
  他以狂霸無匹的戰力,生生轟開了血海,劈裂高天,血海分成兩半,為他閃現出一片空曠之地。
  戰王景蒲再一次破碎虛空,沖天而上,但是在沖出的剎那,他發現又進入了一片新的戰場,這里尸氣滔天,黑壓壓的僵尸大軍噴吐尸毒,讓這片天地昏暗無光,所有僵尸都揮舞著鬼爪,一起向他撲去。
  怒極!
  連環殺招不斷,如此下去,耗也能耗死他。
  戰王景蒲亂發飛揚,手中驀然爆出一道驚天虹芒,一桿赤紅如血的戰矛閃爍著妖異的光芒,上面不斷有神血淌落而下,斜指高天,透發出震動天地的殺氣。
  巴斯的古矛在手,戰王景蒲橫掃四方,大開大合,當成巨刀使用,淌有半祖血液的戰矛,無堅不摧,綻放出漫天妖異的血光,所過之處,那些僵尸紛紛崩碎,而后又徹底灰飛煙滅,什么也沒有剩下。
  “暗中的人你們一個也活不了!”戰王景蒲大喝著,他知道布下如此多的禁陣絕非一人所能為的。
  但是,死亡禁陣遠比他想象的多,當他剛剛沖出僵尸死陣后,漫天熾烈的光芒向著他掃殺而去,這竟然是滅神禁術……強大無比的戰王像是陷入了死循環中一般,殺出一座絕陣,又陷入另一座死亡殺場中,生命之能與戰力在不斷消耗。
  足以看出戰王景蒲的強大與可怕,巴斯德古矛在手,他大殺四方,幾乎每次揮動古矛就會擊潰一座殺陣,在死亡殺場中沖來殺去。不過他卻始終難以逃離而去,這片天地幾乎到處都是殺陣,到處都是死亡陷阱,完全將這里淹沒了。
  不得不說,死亡系的禁術非常的惡毒。戰王景蒲的力量不斷被消弱,精血不時被抽離出軀體,生命之能也在逐漸流逝。
  足足在死亡殺場中困了半個時辰,戰王景蒲才終于看到了殺出去的曙光。
  但就在這個時候,蕭晨、僵尸王、死靈王出手了,三人如三道鬼魅一般迅疾。
  死靈王果真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就沖到了戰王的背后,陰柔的掌力無情的按了上去。僵尸王更是噴出一口烏黑的尸氣精華,正面對上了景蒲。蕭晨也是震動本源天音,轟殺戰王的頭顱。
  赤紅血矛巴斯德,綻放出可怕的血光,橫掃八方。
  “砰砰砰”
  三大王者從三個方向同時沖來,但是卻又都被掃了回去。那毀滅性的力量逼得他們不得不退,滴血的巴斯德古矛通體赤紅,上面刻滿了古老的神文,射出一道道耀眼的血芒,將整片天空都染紅了,生生擊退三大高手。
  可怕的戰族至寶!
  不過,三人早有心理準備,并沒有多么震驚。
  此刻,四大高手處在了一片特殊的天地中,天空中魔云籠罩,地表上白骨遍地,這便是他們將決生死的戰場。
  戰王景蒲手中古矛雖然銳不可擋,但是他自己的戰力早已銳減到了一個低點。因為在方才的死亡殺場中,他飽受死亡咒術,也不知道被施加了多少詛咒。
  最為明顯的是,他的一條手臂已經烏黑,似乎難以承受中過猛的力量,且因為詛咒的原因他的動作明顯沒有往昔那般迅疾了。
  死靈王最為陰柔毒辣,他可以在死亡陰影與現實世界中穿行,幾次突然出現在戰王景蒲身后,施出可怕殺手。
  生死激戰真正開始。
  戰王景蒲滿頭綠發亂舞,他猶如蓋世妖魔一般,眸光似刀芒般迫人,讓人膽寒,厲吼道:“縱然是死,我也要拉上你們。”本來想算計雪白小獸,將之毒殺,但是不成想現在卻遭別人暗算,他心中窩火到極點。
  但不得不說,縱然中了多重死亡詛咒,戰王景蒲手握巴斯德古矛依然很可怕,尤其是那種舍我其誰、惟我獨尊的氣概爆發后,他像是浴火重生了一般,戰力狂猛提升。
  “啊……”
  戰王景蒲大吼著,拼著挨了死靈王一記陰掌,手持赤紅血矛竟然將僵尸王洞穿了,將其挑到半空中,猛力一抖動,“砰”的一聲,僵尸王四分五裂。
  死靈王感覺大事不妙,這戰王未免太強大了,這讓他立時生出了退意。
  但就在這時,光華一閃,一條高大的尸影出現在戰王背后,鬼爪揮出,縱然是景蒲快速躲避,依然被從后背撕裂下一把血肉。
  那竟然是僵尸王,大吼著:“竟敢廢掉我一條傀儡身,我與你不死不休。”
  聞聽此言,本想逃走的死靈王立刻飛回,蕭晨心中也是大定,開始圍殺戰王景蒲。
  這是一場慘烈的大戰,四野都在搖動,四大高手皆是重傷。如果不是戰王遭受了詛咒,行動大受影響,不然其掌控有巴斯德古矛,蕭晨與兩名惡王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跟我一起去下地獄吧!”戰王景蒲持著赤紅血矛,刺向死靈王的胸膛,眼看無法躲避。
  死靈王撐開英靈空間,閃身而入,戰王知道今天恐怕兇多吉少了,絲毫不停留,直接追殺了進去。
  哧哧戰矛那鋒利的血刃射出璀璨奪目的血光,一下子將死靈王的一條手臂絞碎了。不過這時,英靈空間內一條條圣魂撲來,將戰王淹沒。
  “吼”
  戰王景蒲大喝,竟然震碎了那些魂影。要知道魔猿王之前就是死在這里的,可想而知英靈空間內的惡魂有多么強大。不過此刻卻沒有在戰王身上體現出來,揮動巴斯德古矛,竟然崩碎虛空,打殺了一片惡魂,殺了出來。
  “詛咒的力量在發揮作用,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一起上殺了他!”死靈王被震碎一條手臂,驚怒的渾身都在顫抖,再次殺向戰王景蒲。
  蕭晨被巴斯德古矛抽中了數次,黃鉆骨體都出現了可怕的裂紋,但是依然沒有退縮,他在等待最后一擊必殺的機會。
  就在這時,僵尸王大吼著直沖了上去,“哧”的一聲再次被巴斯德古矛刺穿,但是僵尸王的軀體卻依然向前沖去,一雙鬼爪狠狠的印向戰王。
  不可謂不狠,但是伴隨著戰王的一聲:“時間倒流。”僵尸王最終還是崩碎了。
  當然,這又是僵尸王的傀儡身,真身在不遠處顯化而出,他暴跳如雷。三大傀儡身猶如真身一般,可代他受死,不想這一戰卻連毀二身。
  “時間倒流!”戰王大喝。
  沖上前去的死靈王與蕭晨不得不快速飛退。
  既有巴斯德戰矛,有掌控有時間神則,想要殺死戰王真的非常難。不過,蕭晨三人都不遠退走,戰王已經很虛弱了,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錯過的話很難再有了。
  艱苦的大戰再次開始。
  四人皆身負重傷。
  當死靈王與僵尸王對抗時間倒流神通以及巴斯德古矛時,蕭晨終于尋到了機會,將七寶妙樹取了出來,化成一道金虹沖了上去。憑著感覺,他知道七寶妙樹不如巴斯德古矛,因此直至到了這關鍵時刻才突然亮出,用以襲殺。
  戰王景蒲感覺到了危險,拼著挨了死靈王與僵尸王的轟擊,以時間倒流神通打向蕭晨,同時巴斯德赤血兇矛兇狠刺來,血色光芒籠罩了這片空間。
  但同一時間,七彩光華閃耀,這一次蕭晨并沒有逼退,以寶樹擋住了巴斯德古矛,以嗡字天音抗住了時間倒流神通。
  他快速逼近,黃鉆骨掌如刀一般劃來,直取戰王景蒲的頸項。
  戰王驚怒,以掌迎出,劈了上來。但是死靈王與僵尸王也發現了這大好局勢,怎么會放過呢?分別自左右攻殺而出,直接轟在了他的雙肩之上。
  “噗”
  血光迸濺,蕭晨的黃玉骨掌劃過了戰王景蒲的咽喉,一股血浪噴灑而出。同一時間,戰王的左掌也插入了蕭晨的胸膛,但那本就是骨體,縱是插入也無礙。不過戰王不可謂不狠,猛力震動,當場折斷了兩根胸骨。
  蕭晨忍痛倒退,將兩根斷骨收入空間戒指中。
  而戰王景蒲的眼神則有些渙散了,他的頸項近乎被截斷,僅僅連著一層皮肉了,鮮血汩汩噴涌。但是,他依然不死,死死的抓著巴斯德古矛逼視著三大王者。
  死靈王與僵尸王吃驚的看了看蕭晨,又看了看他手中的七寶妙樹,眼中的貪婪光芒是不加掩飾的。不過最終他們卻是同時沖向了垂死的戰王,想要搶奪那巴斯德古矛。
  就在這時,魔云籠罩的天空被擊碎了,一只金色的大手探進了這片被封鎖的戰場中,鋪天蓋地,也是向著那巴斯德古矛抓去。
  戰王憤怒了,發出最后一聲不甘的咆哮,雙手擎赤血戰矛刺向死靈王與僵尸王以及天空中那只巨大的金色手掌。
  蕭晨不想有意外發生,到了現在誰也不能阻止他殺戰王,化成一道璀璨的金虹直沖而過。
  血光沖天,垂死的戰王的頭顱被蕭晨摘了下來。